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金尊玉贵(古代架空)——雨掸霜叶

时间:2019-10-23 10:41:35  作者:雨掸霜叶

   《金尊玉贵》作者:雨掸霜叶

 
  文案:
  新开小脑洞:分手后我把渣攻囚禁了
  欢迎来看
 
  黎桑有个软软糯糯又乖又甜的童养媳,他每天最爱的,就是亲亲抱抱吸neinei
 
  提前避下雷:
  1.攻前边有点渣,他有妾室,去过青楼,不过和受上床以后就没有了
  2.童养媳这种东西三观不正哈,一切为了剧情需要
  3.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第一章 
  湘城。
  坐落于群山深处,与世隔绝,环绕一条碧绿色的蔚浔河,山外的人关于这座城的记忆只物化成三种东西,一是据说能包治百病的河水,二是能夜跑三千里的赤骥马,三是漫山遍野的玉矿。
  湘城首富黎家,便坐拥着三样中的两样,传说他们养了数千匹赤骥马,雇着工人日复一日的挖着不知真假的玉矿,跟皇室做着生意。
  而在与世隔绝的湘城,黎家最出名的,却不是他们数不清的财富以及传到山外的首富之名,而是黎家大少爷--黎桑,还有他的童养媳。
  据说这黎大少爷十四岁的时候,生了场大病,昏迷不醒,幸有云游道士路过此地,亲自查看了一番,才算治好了这突发的病症。
  临走时,那道士向黎桑父母叮嘱:若想麟子一生安宁,必得让黎父一人亲自往城北走,找一个永泰年间八月十五日辰时三刻生人,向其求亲下聘。
  黎父黎母自然无不听从,黎母在那道士走的当天便催着黎父去找那命定之人,以免夜长梦多。
  黎父倒是也真的找到了,不过伴着欣喜而来的,却是为难。
  因为他找到的,是个男孩儿。
  那男孩儿与蔚浔河同名,不过八岁,模样虽好,却是父母早亡,靠着邻居的接济和乞讨,才勉强活到今日。
  黎父虽为难,却还是将人带了回去,想询问黎母的意见。
  黎母为了自己儿子,哪里顾得上对方是个男孩子,自然是满口答应。
  于是,黎桑十四岁时,就娶了八岁的小媳妇儿,还是个男的。
  湘城历史上,也少有娶男媳妇的,两人算是因此在湘城出了名。
  彼时黎桑大病已痊愈,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还没享受完少年郎打马花前过的肆意潇洒,就要被迫娶了这么个小媳妇儿,心中自是万般不愿的。
  更何况,他还因这事,受了伙伴们的嘲笑,失了心仪少女的芳心。
  黎桑心知一切都是那狗屁道士的错,可他还是忍不住地去怪罪这个八岁的小男孩。
  往后的日子里,黎桑在家里,从不喊蔚浔的名字,也从不唤他夫人,只当他是个陌生人,即使他是黎桑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进门的小妻子。
  辗转十年过去,黎父黎母双双辞世,黎桑一人担起了偌大的家业,对这个小妻子更是不闻不问,下人从来都是瞧着主人脸色,对他也多有苛待。
  虽然相公不喜欢不待见自己,蔚浔却还是从心底里依恋着这个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未曾同床共枕过的枕边人。他高大英俊,风度翩翩,年少有为,更何况,他为他教训过欺负他的下人。
  只是这一点点的温暖,就足够让吃过很多苦头,自小颠沛流离的蔚浔记在心里,深深爱慕了。
  他知道黎桑不喜欢他,所以不常出现在他面前,实在想得紧了,便偷偷去看他,只是看一小会儿,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日子本是一天天的平淡的过,蔚浔也从没想过去为自己争取些什么,他只要能留在黎桑身边就很开心了,可一切一切却在蔚浔十八岁那天改变了。
  他不喜欢以前那个生日,就又悄悄给自己定了个,就在黎父带他进了黎家的那一日。
  蔚浔每年都偷偷给自己过生辰,每到了那一天,他就会奖励自己喝一点酒,在去厨房偷两只鸡腿来吃,按说年年都这么过,寻常人本该厌倦了的,可蔚浔不是,他每一年都在期待这一天,像是等着过什么重大的节日一般。
  可今年生辰却分明有哪里不一样了。
  蔚浔只吃了一个鸡腿,喝了小半壶酒,还没上床睡觉,脑子便昏昏沉沉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身上难受的很,又热又烦躁,这都深秋了。
  蔚浔将外衣脱了,没盖被子,仅着单衣额上依旧冒着虚汗,他烦躁地翻了好几个身,不仅没把自己弄睡着,就连神智也越来越不清楚了。
  蔚浔小时候吃了很大的苦,挨的打多了,脑子也有点不好使,虽称不上笨蛋,可在一些方面也实在有些不好使,有些死脑筋。
  他身上难受的紧,脑子也混沌,想也不想便推开了房门,要去找自家相公。
  他甚少生病,以往病了也有黎母怜惜他,给他请了大夫,可偏生前年黎母也去世了,他便努力让自己少生病,不给自家相公添麻烦。
  偏偏他近日脑子晕的很,跌跌撞撞地就朝黎桑房里跑去,他衣衫不整的,到了门口,便被看门的侍从给拦了下来。
  蔚浔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也不想便朝着门里喊相公,他喊了两声,没一会儿,里边便传来了一道沉稳的声音,吩咐下人们让他进来。
  蔚浔心中一喜,推开下人便闯了进去。黎桑彼时正在看书,看见他这幅衣衫不整的样子,眼皮忍不住跳了跳,沉声道:“你来做什么?”还穿成这个样子,是想来勾引他吗?
  蔚浔眼中一泡泪终于流下,他小心翼翼地扯了扯黎桑的衣角,声音软软:“相公,你带我去看病好不好?”
  黎桑惊了一下,看见他的脸确实红的有些不正常,眉头不由得皱起来,他俯下身,一只温热的手贴上了蔚浔的额头,仔仔细细地感受了下,又朝着门外喊,让他们去请大夫来。
  家里养的大夫倒是很快来了,看见黎家夫人这个样子,也不由得惊了一下,他平时也见过蔚浔,印象里一直是个没长大的瘦瘦乖乖,见了他会甜甜的笑的孩子。
  现在这是怎么了?
  大夫细细把了脉,没觉出蔚浔有什么异常,他左右看了一遍,不确定道:“约莫……夫人是中了春药?”
  黎桑抬头看了大夫一眼,把他看的浑身一抖,赶紧认错:“我观夫人脉象平稳,不像是服了药,可我、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大夫也看不出究竟是怎么了,黎桑也没责怪他,挥挥手让他出去,又吩咐手下人关上了门。
  他心里清楚,自己这媳妇儿胆小的很,每次看他都是偷偷摸摸的,根本做不出什么给自己下春药勾引他的事。
  所以他究竟是怎么了?
  黎桑有些洁癖,可也不愿看蔚浔就这样难受地趴在桌子上,他皱着眉将蔚浔有些脏的里衣还有亵裤尽数脱掉,然后才将他抱到床上去,盖上被子。
  “哼……相公,我热。”
  蔚浔感受到了周围有黎桑的气息,愈发难耐了,他身上恢复了些力气,便开始踢被子,细长的手臂伸出来,胡乱地摸索着。
  黎桑无奈地抓住他的手,“我在呢,别怕。”
  他没想到,他这一伸手,蔚浔直接将半个身子都攀了过来,瓷白细腻的肌肤不住地在粗糙的衣服上摩擦,激起一阵阵的颤抖。
  黎桑是个正常男人,美人投怀送抱,自然有了欲望。
  他两只手才勉强按住扑腾的蔚浔,一开口声音比往常喑哑低沉许多,“别闹。”
  “相公,我那里……那里好难受……你帮帮我好不好?”
  蔚浔视线被欲望激起的眼泪糊住,什么也看不清,他檀口微张,露出里边嫩红的惹人采撷的小舌,姿态婉娈,容颜清纯却带着不自知的勾引。
  黎桑喉头一紧,他手抚过蔚浔的脸,语气难得的温柔:“乖,睡一觉就好了。”
  他话刚说完的下一秒,身体就僵住了。
  他说话之际,蔚浔侧过脸,将他放在蔚浔脸旁的手指含住了。
  他舌头软滑娇嫩,像婴儿吸乳汁一般舔过他的手指,不断吮吸。
  “哼……”黎桑闷哼一声,他看着蔚浔痴迷于欲望的模样,一直强压下的某种感觉再难按捺,喷薄而出。
  手指作恶地拨弄着蔚浔的软香小舌,他将脸也埋了下去,唇齿交缠之间,偶尔泄出破碎的一句。
  “这是你自找的。”
 
 
第二章 
  黎桑的吻落下的一瞬便带着不可逆转的疯狂,即使他心中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他被面前宛如发情的蔚浔给勾引了。
  这样软,这样甜,还乖的一塌糊涂,谁能忍得住呢?
  更何况他本就是个正常男人。
  黎桑的呼吸愈发粗重,撬开蔚浔的唇齿,在他的口腔里肆无忌惮的搅动舔舐,两人舌头勾缠之间,黎桑的手也摸到了蔚浔的腰上,几乎是一只手便能箍住的纤细腰肢,让他爱不释手。
  不过蔚浔的反应倒让黎桑惊了一下,他不仅对自己的吻没有丝毫排斥,还拼了命地往他怀里钻,光滑的酮体带着火热的温度,烫的黎桑的心也似在热锅里滚了滚。
  两人亲了好一会儿,黎桑暂时分开一些,坐到床上去,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蔚浔已经扑上来了。
  他不等黎桑多言便把他上身的衣服脱了个干净,然后用自己白白嫩嫩的身体去蹭黎桑强壮的胸肌,然而就这样了他还是不安分,竟然一口咬住黎桑凸起的喉结,用牙齿轻轻的磨捻,细细的舔舐。
  “先停、停下。”黎桑勉强按捺住心中的欲火,双手按住蔚浔光裸凸出的双肩,将他带的稍稍离自己远一点,看着蔚浔剪水双眸中含着的一丝愠怒,忍不住轻笑了一声,道:“你倒是挺着急。”
  蔚浔小脸红扑扑的,有些害羞,但还是小声嘟囔着:“我、我难受……”
  说到这里,黎桑握着蔚浔肩膀的手紧了紧,“你的病……我会找人给你看的。”
  蔚浔点点头,又道:“相公……我觉得我没病,就是……”
  “就是什么?”黎桑好奇地问道。
  “就是这里痒的厉害……”蔚浔说着,带着黎桑的一只手往自己身下探去,他小脸蛋红扑扑,眼中的渴求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黎桑低低骂一声,再也不强忍着了,他高大身躯将对坐着的蔚浔的身体笼罩的严严实实,紧接着密集的吻就这样落了下来。
  蔚浔的手也没停着,黎桑忙着扒他的衣服,他忙着扒黎桑的,两人到最后赤裸相对时,黎桑的速度竟然不及蔚浔快。
  黎桑倒也不计较这些,他此刻正借着室内烛光穿透帷帘投射到蔚浔身上的一束束浅光,细细打量着蔚浔的身体。
  黎桑也是第一次发现,男人的身体也能这么美。
  他浑身粉白粉白的,即使是这样暗的房间里,也白的莹润透亮,像深海里留存许久的贝呕心沥血结出的珍珠。
  蔚浔骨架比正常男人要小一些,加上人瘦,身体线条显得愈发清晰明朗,到了腰那里更是收束成窄窄的一寸,不仅如此,他两颗小小的,粉嫩的乳头也圆润的可爱,目光向下探去,有着勃勃生机的粉红性器也让人完全生不出厌恶的情绪来。
  黎桑伸出一只手来,缓缓地握住了蔚浔的性器,有规律地上下撸动了几下,在满意地听到了蔚浔的喘息声后,他半个身子又探了过来。
  蔚浔以为他是要吻他,连忙将唇凑过去,结果却扑了个空。黎桑没咬他的唇,却咬住了他的一个粉嫩的乳头。
  蔚浔没想到男人的乳头被刺激到了也有这样大的快感,他眼神迷醉,下颌与修长的脖子拉成一条优美的弧线,檀口微张,不住地喘息着,手却紧紧按着埋在他胸口的黎桑的头,像是在鼓励他继续。
  黎桑自然深知美人意,将蔚浔一边乳头噬咬的又红又肿之后,又将头埋在了另一边,继续吸吮。
  “唔……哈……相公好厉害……这边也还要……”蔚浔说着说着,又带着黎桑的一只手触上了自己只被冷落了一会儿的红肿乳头,拉扯揉搓,爱不释手。
  两人又亲又摸了好一会儿,黎桑也忍不住了,他的手早就伸到蔚浔后边,找准位置开始轻轻按揉起来。
  令他没想到的是,蔚浔虽未经人事,那地方的水儿却也不少,更是紧致的很,他的手指才只伸进去了一根,就被无数软肉涌着挤着,不仅如此,随着他一下下的按揉戳刺,还能听见一阵阵咕滋咕滋的水声。
  黎桑惊异的眼神掠过一脸享受的蔚浔,不由得轻笑一声,继续往里边探进第二根手指。
  蔚浔十五岁时便被黎母找来的嬷嬷管教过,于房事上虽未真正亲身实践过,却也自觉经验丰富。他觉得夫妻之间在房事上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所以对于自己相公对自己做的一切事,也都能接受,甚至今天因为身体的原因,比他自己想像的洞房花烛夜还要大胆些。
  可当听见黎桑这一声轻笑时,他却又不好意思起来了,白嫩嫩的手臂伸出来揽住黎桑的脖子,蔚浔又往前靠了靠,假意抱怨道:“相公你笑我……”
  离得近了,黎桑看的也更清楚些,他看他眼角的红晕,看他粉嘟嘟的闪着水光的双唇,看他额上被薄汗浸湿的胎发,心中怜爱更甚,黎桑抬起另一只手,将他下巴抬起,吻住,温柔道:“相公不笑你……相公疼你……”
  两人舌头勾黏缠连,吻的不可开交之时,黎桑的手指也伸进去了四根,他觉得差不多了,便将手退了出来,双手抬起蔚浔软软嫩嫩的小屁股,将自己狰狞的性器抵上那温软湿润的入口,一点点的进入。
  “疼吗?”黎桑喘了口气,双唇与蔚浔的微微分开,脸却还是靠的极进,两人的眼睫毛甚至都剐蹭到一起,他鼻尖顶着蔚浔的磨蹭,语气颇带些温柔缱绻。
  蔚浔眼睛亮亮,一边努力适应着身下异物入侵的不适,一边扬起甜甜的笑脸,摇了摇小脑袋:“不疼的,相公。”
  黎桑微笑着吻吻他的唇,下一秒就挺身将自己的性器全部塞进去了。
  “哈……”
  “哼……”
  蔚浔的呻吟几乎是和黎桑的闷哼声同时响起,两人都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满足感,黎桑却没有立刻动作,忍得辛苦却还是问蔚浔:“还行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