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被嫌弃的,卑微爱情(近代现代)——晒豆酱

时间:2019-10-24 13:39:18  作者:晒豆酱

 

 
 
《被嫌弃的,卑微爱情》作者:晒豆酱
 
文案
攻受有性格缺陷互为救赎,酸爽狗血文。不太会写文案又是个起名废……这是一个看起来受一直在倒追,实际上俩人一直在腻股的文。双箭头粗到难以想象。
陶文昌后援会:851736516
薛业:没有叫别人哥的习惯……杰哥。
祝杰:没有哈雷带人的习惯……上来。
冷漠、暴躁、深柜恐同却经常打脸的野攻 和 港风低情商、对外冰冷对内言听计从、痴情小狼狗受
 
提示:
攻受是高中同学,同为体特生的受是攻的迷弟兼小跟班。高考前受表白,被拒,提出做普通朋友,被拒。为何又在校园里一而再、再而三地相遇?
*祝杰是真的又帅又野
*薛业是真的又追又舔
*本文是真的又酸又甜
*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祝杰(攻),薛业(受) ┃ 配角:白洋,陶文昌,孔玉 ┃ 其它:校园,破镜重圆,渣攻贱受
 
作品简评
考过后的暑假,薛业的家庭突逢巨变,从一名师出名门的体育生,变成无父无母因伤退役的废人。而高中倒追三年的男生祝杰,也在高考前拒绝了他。本以为这是一场无疾而终、高不可攀的卑微爱情,谁知爱情的种子已在两人军训时悄然种下。别人眼中薛业的勇敢倒追,秘密藏着祝杰不露声色的卑微。每一种疯狂背后,都有一双温柔至极的眼睛。文章从大学展开,随着祝杰与薛业的重逢娓娓道来,牵扯出他们不为人知的羁绊。看似单恋,实则双向深恋。他不是他,但他中有他。体育生的感情简单粗暴,不带一丝一毫矫揉造作,文风同样简洁,干脆利落直戳心尖。不懂爱的少年被爱情滋养,高考后曾经失约,这一次,祝杰冲破家庭的桎梏和折磨,坚定向薛业跑去。爱让他们卑微,爱又给了他们救赎。
 
 
 
 
 
第1章 物是人非
  9月10号,大学开学第二周。薛业凌晨5点自然醒,下床溜达一圈。
  10岁师从国家队三级跳退役教练罗季同、14岁恩师推荐差一步选入省队、15岁考入体育试点校转攻中距离跑,18岁之前他的生活几乎被学习和体育占满,凌晨5点是每天起床准备早训的时间。
  12年体育生的生物钟百毒不侵。
  再梦游似的躺回去。短短几个月,物是人非。
  明明是最热的季节薛业只感到阴冷,把自己扔进被褥里卷好,从头裹到脚。屋里能变卖的家具全部卖掉,只有一张床、一个大衣柜、客厅的沙发。家破人亡。
  父亲醉驾,母亲坐副驾驶,高速冲出三环辅路,4死7伤。不包括司机和车内人员。
  7月份重大交通事故,尸检报告出来父母血液酒精含量均为超标,全责全赔。
  整整一个暑假薛业如同一具行尸走肉,除了跑医院、跑法院、找律师,脑袋里只有一个问题。这俩人有这么能喝么?
  遗物归还,薛业登录父亲的微信找约酒局的那几个。打电话过去,关机或暂时无法接通。
  已经被拉黑了。
  7月初开庭,薛业同意遇难者家属及伤者索要全部金额,包括后续治疗费用和财产损失,很大一笔数字,他选择公证一次性赔付。4条生命,1个极大可能瘫痪,8个家庭的幸福破灭。还不算上他自己。
  当天他在律师陪同下出庭,休庭期间想和死者家属说一声抱歉,直接被围殴成重伤。是他自己没还手。
  4条命,爸爸、妈妈和5岁女儿、8个月大的儿子无一生还。比起钱,家属更想他以命抵命吧。
  他从7月初足足躺到8月底,有爸妈生前的朋友照顾。住院期间他只让一个高三认识的同学探过病,错过了军训和开学。医生建议留院观察,半年以上理疗,薛业执意要走,落魄地逃离了医院。
  除了姥姥这一套简陋民房,银行卡只剩不到几万块。薛业算了算钱,还要读4年大学还要吃饭。
  电话铃声响起时薛业刚有困意,晃过一眼窗帘掀起的光,天早亮了。身为国宝级教练罗季同最爱的关门弟子,薛业6岁后再没赖过床,可现在只想随便找个地方趴着。铃声没有要断的意思,非逼着他接不可。
  他懒得动,趴着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还是狠狠抻疼了被打伤的腰椎。
  疼起来的时候,1米84的身高恨不得缩成18.4厘米。
  腰椎3、4、5节受伤,身为一名习惯早起训练的体育生,薛业已经废了。
  “嗯?”他疼得抽气,翻到床边捞地上的烟,最便宜的软红梅。体特生涯他一根烟一滴酒都没碰过,现在熟练地磕起烟盒,咬出一支点上。白色的烟吐出来,浓郁围绕着他的脸。
  “薛业你丫还睡呐?”
  声音不熟,薛业习惯性去按挂断。
  “你他妈睡神吧!醒醒嘿,醒醒!”
  还是没印象。薛业努力睁开惺忪的睡眼,回想这人是谁。嗜睡症状半个月前开始出现,连带腰伤,顺便逃避现实。
  “你不爱存别人手机号对吧?”
  “哦。”薛业叼住烟嘴爬了起来,随手捡起床尾打翻的烟灰缸放在身边,竖起唯一一个枕头当靠垫。宽且薄的肩膀有了弧度,锁骨坑深深凹陷,意简言赅,惜字如金。
  “胖成?”
  “你他妈脾气是真的臭。”成超拎着一段麻辣鸭锁骨嘬牙,满嘴的油腻,“过了一个周末,连哥们儿什么样都忘了吧。”
  薛业捏着烟磕掉烟灰,长却不卷翘的睫毛压着一双灰扑扑的睡眼。他错过军训,宿舍另外4个男生已经抱了团,自己又孤僻,和谁也说不来。这时候另一个没参加军训的室友给他递了一根烟,就是成超。
  1米6的身高,200斤的体重,活成了一滩行走的肉。搁从前,薛业跟他废话的次数不会超过1次。别说电话,多聊几句就想把这逼捶飞。
  但现在不一样,别人喜提大学新生活,薛业开始打算生计。他略略缓一缓,醒到七八分翻身下床,撕了两张止痛膏药去厕所贴,同时回忆这人的长相。
  “爸爸!你又睡着了吧!”成超扔掉一节鸭骨头,短粗的手指不断点击另一台手机的屏幕,给一个女主播打赏。
  “没,有话说。”薛业干咳几声开了免提,对好镜子找位置。田径运动员的身材,规整的肌肉很薄,后腰三节格格不入的腰椎微凸。
  回忆起来这逼的长相了。
  操,没这么磕碜的儿子。
  “一会儿来学校再细谈吧,估计你的事能成。虽然兄弟我在公司里股份不多,能帮你一把就帮你一把。”成超擦手,扔掉湿纸巾。
  手机里正和打赏大佬比心的女主播,是他和两个兄弟合伙经营的直播平台近期在推的新人。公司刚起步,签不起名主播只能从新人里挖。给薛业递烟,其实是在打他那张脸的主意。
  那张脸非常能打。
  而且成超看得出来,薛业手头很紧张,他缺钱。唯一难搞的是脾气太臭,给烟不接,说话刻薄,拒人千里之外,永远睡不醒。
  但这些缺点在那张能打的脸面前都不是问题,美人睡着了也是美人,睡美人。
  薛业没吭声,翻腾大衣柜找干净衣服。柜子旁边是几个巨大的拉杆行李箱,全是运动装备,锁着他曾经的梦想和骄傲。上高中天天校服,训练是运动装,现在能翻出来的便装不多。他勉强凑出几身来,还都是高中时候穿过的。
  躺到8月底才出院,没时间和钱买衣服。凑合吧。
  “喂喂喂,你又睡了?”成超对着电话喊,“醒醒,醒醒。”
  真他妈祖宗,活祖宗。
  “在听。”薛业在洗脸。骨节分明的尾指后侧,明显的尺骨茎凸上挂着一条纯银细链,和他戴着的锁骨链配套。是妈妈的遗物。
  “嗯,听着就好。你说想在我公司找个不耗费体力的工作,我继续帮你寻落着,但是你又说不能久坐,这他妈就很尴尬。”成超在太阳下行走,大汗直流,“今晚我叫上公司另外两个股东,咱们约个饭,都是大哥,你嘴甜一点儿,兴许签了你当男主播。这行可是青春饭摇钱树,来钱特别快,别顶着流量小生的脸天天宿舍闷觉,昏天黑夜迟早睡死你。”
  “嗯。”衣服凑不出几身,少了个外套。薛业不得已打开行李箱向现实低头,在鲜艳夺目的田径运动装备中搜罗。
  现在多看一眼都扎心的疼。
  好歹扯出一件纯白,他将拉链锁到喉结,高领勒出线条笔直的后颈和尖削的下颚角。
  “到时候你多叫几声哥,我那两个哥们儿都特好说话。”成超喋喋不休。
  “没那个习惯。”
  “什么?”
  “我说。”薛业轻轻锁上门,声音被老式高顶楼洞瞬间放大,声音凉薄不容让步,“没有叫哥的习惯。”
  “操你的!”成超怒火满点。
  “操我也没叫哥的习惯。”
  “你大爷,你牛逼。”成超怒转为笑,桀骜不驯有点意思,“你出门了吧?”
  薛业扶着腰缓缓下楼走出楼洞。睡够36小时之后又晒到了太阳。“嗯。”
  “不是嗯就是沉默,将来怎么用话术套人打赏?”成超抬起金灿灿的劳力士,“这么着,我女朋友正上播没吃早饭,你顺路给她送个粥再来。”
  五环外的民房老旧,一层靠墙跟的地方垒了几层歪七扭八的花盆,开得半死不活。薛业舔舔干燥的嘴角,从烟盒咬出一根再点燃。
  烟瘾很凶。
  “不去。”他吐出烟,对着猩红色的烟头长长地呼气。
  女朋友那边催得急,嚷嚷好半天了,成超这种超胖身材夏天懒得动,直接加码:“给你发400红包当路费,多不退少补行吧?”
  薛业眯着眼晒太阳,像一根笔直的竹子在补充光能,最后弹了弹烟,承认光合作用失败。“地址发过来,我吃口饭再去。”
  主播?什么行业?薛业很喜欢吃汤汤水水的东西,最爱吃小馄饨。路边摊要了一碗最便宜的,边吃边吐馄饨馅,边吐边思考,不舍得用手机百度。
  他差那点流量吗?
  是的,他差。
  体育占据了他18岁中的三分之二,6岁起正式封闭学习、冬训夏训,所有回忆和知识点都围绕着田径赛场,不能说体育以外的光怪陆离一概不知,可仅仅是知道,再深入没有了。
  知道主播是对着镜头说话,不懂这行靠什么赚钱。靠聊天么?况且薛业没有长期打零工的意思,大一这年课业轻松,多做些兼职攒下一笔。既然干不成体育,重心就要往学业上挪了。
  未来好找工作。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思考没有体育的未来,很怕,心里没底。
  受伤后薛业第一时间请律师联系学校,阐明身体状况,以外因不可抗力为由取消他体育学院的名额。超出体特录取分数线270分的高考成绩帮了他最后一把,在几个备选学院当中薛业选择了新闻系,体育新闻专业。
  这是他最后的坚持了,哪怕不能上场也要站在离赛场最近的地方。
  采访想采访的运动员,看想看的运动员登顶夺冠。
  薛业现在吃得不多,一碗就饱,顺带打包一份八宝粥,一屉小笼包。胖成的女朋友他见过照片,刚认识立马显摆的。据说是个小网红,签在他的直播平台了,网名叫伍月好像。
  地址在寸土寸金的商业住宅中心,薛业单手插兜按门牌号的对讲,几秒后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嗓音:“您好,哪位?”
  您?还行,礼貌。薛业最近的烟抽多了,嗓音略嘶哑。“您好,可以下来了,胖成说让我……”
  “哦饭啊!你给我直接送家里来吧。”
  对讲结束,玻璃门的安全锁咔哒一声开了。
  小网红?红他妈你大爷。
 
 
第2章 惊艳
  咚咚咚,薛业没找到门铃,直接敲门。
  跑一趟来回出租车费100块,白拿胖成300块,送就送了。屋里没有动静,薛业数着数静待10秒,又一次咚咚咚。
  “来了,你放门口吧。”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还有高跟鞋踩木地板的声音。薛业皱眉,两种声音都是他最反感的,只想快速放下早点,一秒离开。
  问题在他的腰不能动太快,弯腰不能过猛。起身时房门开到一半,眼前立着的女人妆很浓,鼻梁上莫名其妙两道竖直的阴影,紧身裙超低胸。
  黑色高跟鞋、兔子耳朵,薛业下意识别开眼,只给她侧脸,没觉得她像兔子。
  兔子要长这样真他妈疯球了。
  “你怎么……”伍月的声音以耳力可辨的速度从厌烦变为亲热,“小哥哥怎么自己上来了,那帮我送屋里来吧。”
  神他妈小哥哥,薛业从不打女人但想把她捶飞。
  但他评估自己目前的伤病状况,可能也打不过女人。
  “你……帮我放直播间就好,谢谢了。”伍月扭开脸,惺惺相惜了一瞬小跑回去。
  直播间?直播间是哪个?薛业很想抽烟,忍住烟瘾往里走,找到卧室。
  找到了。整体来说直播间乱成一锅粥,只有电脑可视范围内豪华整洁。面对满地乱扔的衣裳和各样耳朵,薛业的精神洁癖让他无法下脚。
  “放门口了。”
  “谢谢小哥哥。”伍月回眸一笑,声音猛然间拔高,“什么?后面是谁啊?是我一个关系特别特别特别好的……普通朋友。”
  薛业毫不客气地转身,神他妈普通朋友。
  “那你们送跑车,我把他拉进来好不好?”伍月捂住胸口欠身,又是小碎步跑过来捉住了薛业,变了个声音:“小哥哥,我是做主播的,咱俩一起做做戏,套几个礼物再走,很简单。”
  主播?这就是主播?薛业身上还有体育生特有的质朴,和对网络世界的无知。大把时间堆在训练上,电脑都很少碰。3岁到15岁之前一年回家一次,教练和恩师比爸妈还亲。
  灯光太亮,显示屏上花花绿绿的标志,他一个都看不懂。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