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皇上有喜了(古代架空)——柳诺诺

时间:2019-10-24 13:57:01  作者:柳诺诺

   《皇上有喜了》作者:柳诺诺

  文案:
  生于皇家,晏莳有太多无奈。
  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已卷入这场争位之战。
  可上有厌弃他的父皇,下有虎视眈眈的兄弟。
  晏莳每走一步都战战兢兢,生怕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可眼看着要到收网之际,这肚子却大了起来。
  求助:正争皇位呢,肚子大了怎么办?怎么做才不会被人发现?
  【食用指南】
  1.这是一本生子文,甜到发齁。
  2.睿智温柔帝王受VS扮猪吃虎腹黑攻(晏莳是受,花凌是攻,年下)
  3.晏莳前期是皇子,后期夺位成功。
  4.一定不要被花凌楚楚可怜的外貌给骗了。(画重点)
  5.作者第一次写这种宫廷侯爵类的,虽每一项都会查阅大量资料,但难免有所疏漏。如有不足之处,敬请指出。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争争皇位,秀秀恩爱,再养养包子的故事。
  内容标签: 生子 年下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莳,花凌 ┃ 配角:江清月 ┃ 其它:
 
 
第一章 
  “听说了吗?徐老三消失了。”皇城里,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对面走过两个相熟的人,其中一人叫住另一人小声说着自己刚知道的怪事。
  “消,消失了?这是什么意思?”那人眉毛紧蹙,声音里更是疑惑不解,“可是失踪了?”
  “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人将那人往墙角边拽拽,以免挡住了别人的路,“我只听说昨天晚上徐老三一家人正坐在一起吃饭呢,可这饭吃着吃着人就没了。”
  那人的眉毛蹙得更紧了:“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徐老三是饭吃到一半人就离家出走了?还是饭吃到一半人就突发疾病去了呢?”
  这人也蹙了蹙眉:“不是离家出去,也不是突然得了病死了。是突然在家人眼前凭空消失了,我听说徐老三正端着饭碗边吃饭边与家人聊天呢,一句话还没说完呢,这人就突然凭空消失在了众人眼前,手里端着的碗落到地上摔得稀碎。”
  “你说得可当真?没与我开玩笑?”那人有些不相信地问。
  “自然是真的,我就算再不靠谱,也不能拿此等事说成玩笑。”这人说得一脸笃定,“我们四外邻居昨天还帮着徐老三的媳妇找了大半夜呢,但连个鬼影都没瞧见,今儿一早徐老三的媳妇就去报官了。不是我嘴不好,这徐老三哪,恐怕是就这么完了。”
  “这事可真够邪门的啊,这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能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突然消失呢?”那人抱抱胳膊,看样子是有些害怕,他凑前一步压低声音问道,“你说会不会是那徐老三缠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否则这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消失呢?”
  对面这人刚要说话,这时一道不属于二人的声音插了进来:“二位兄台可是在说又有人无故消失了?”
  这两人相互对看了一眼,又听到他言语中带了个“又”字,其中一人便道:“这位兄台,你可是也听说了此事?”
  后来这人点点头:“两天前,我家一个亲戚也是这般失踪的。家人找了几天,唉!”说到此处,这人摇了摇头。
  两人闻言忙相互安慰了几句,然后又道:“可当真是怪事,你们说到底是不是妖邪作祟?”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便在这街口说了个不停,且不说这三人,单说离着此处斜对角有个名唤“醉霄楼”的酒楼。现下还未到晌午,那酒楼便已陆续来了客人。
  再顺着视线往楼上看,便能瞧见二楼的雅间清一色的开着窗,正中间的那个窗前站着一位长身玉立,容貌十分俊美的年轻公子。
  那年轻的公子凭窗远望,双手负在身后,看起来既漂亮又优雅,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浑天而成的贵气。
  “殿下,喝杯茶吧。”一双漂亮的手端着一个茶杯从旁边送到这人面前,说话这人声音如泉水激石叮咚作响,亦是位俊美的年轻公子。
  “有劳了。”被称为殿下的男子说话声音清亮,如玉石相击之声,清澈透亮,一双骨骼分明的手亦是漂亮的过分。
  “明日可是殿下的大喜之日,殿下如何还在此处与我对饮?应尽早回府准备才是。”声音里有着一丝浅笑。
  若说整座皇城里恐怕无人不知明日便是睿瑛王的大婚之日。睿瑛王,名唤宴寔,字景初,年方二十一岁,乃是这大渊朝的正经的嫡出皇长子,元后与崇谨帝所生。
  不过宴寔虽贵为嫡长子,却未被立为太子,到如今只是个郡王。要知道,崇谨帝剩下的那三个已成年的儿子早已被立亲王,这其中的缘故要追溯到十五年前那场震惊宫闱的“谋害皇子案”。
  十五年前,尚在襁褓中的皇子突然暴毙。整个后宫人人自危,案件查到最后,所有证据皆显示为卫后所为,可就当想进一步调查时,卫后却自戕在正阳宫,案件由此便定论为卫后畏罪自杀。那时,边关告急,卫家上下正在边关与敌军作战。崇谨帝为了安抚卫家,也没再进行废后之类的追罚,而是将此事结案,将卫氏行皇后之礼厚葬。
  是以,纵使崇谨帝后来另立皇后,但宴寔仍是嫡长子,不过这十多年来在宫中的过得又是什么样的日子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了。
  宴寔笑着摇摇头:“清月啊清月,没想到你竟然也会揶揄我。”
  江清月也笑了笑:“清月不敢。”
  宴寔轻啜了一口茶,茶香袅袅,令人唇齿留香。
  “殿下,我到现在还是想不明白康乐国公为何会将自己的儿子许配给您?”江清月接过宴寔递过来的茶杯,将它放到桌上,“而且嫁过来的可是以后的世子。康乐国公乃是昭王的人,若说他将儿子嫁与昭王还说得过去,若说嫁与您……我已派人打听到,这门亲事还是康乐国公自己求来的。”
  大渊朝允许男子娶男妻,但不可纳男妾。若是娶了男妻便不可再纳妾,更不可和离。当然,皇上除外。被嫁娶双方在成婚后,原本在家族中所享受的家庭地位亦是不变。也就是说,本来是嫡长子的,就算是嫁作男妻了,所继承的爵位或家业该是他的还是他的。
  “康乐国公这只老狐狸如今下得什么棋我还真是猜不透。”宴寔苦笑一声,坐到桌前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
  江清月也跟着他坐下:“那殿下打算怎么办?”
  “自然是娶了,他不是想让我娶吗?”宴寔将茶杯放在鼻下闻了闻,眼神里露出一丝精光,一丝阴狠,“我倒要看看他这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我这睿瑛王府也不是他随便撒野的地方。若是想派个儿子过来拿捏我,那可真是大错特错!”
  “对了,昨晚又有一人失踪,”宴寔再抬起头来,目光已恢复温和,“是个木匠,叫徐老三。”
  宴寔现下是大理寺卿,专管皇城内大小案件,因最近婚期将近,崇谨帝便让他在府中准备成婚事宜。
  “属下已命人去徐老三家中查看,”江清月说到这里蹙了蹙眉,“可还是一无所获。”
  宴寔突然问:“你相信这是鬼怪所为吗?”
  江清月摇摇头:“这世上本无鬼怪,但有些人的心中却是藏有鬼怪。”
  宴寔哈哈大笑:“有趣,着实有趣。走吧,咱们也该回王府看看,这会儿礼部和宫里的人都该来了。”
  宴寔说得果然没错,礼部的和宫里的人早就来了。
  “呦,王爷您怎么才回来啊?我们可等您半天了,还以为您是不满意这桩婚事,躲起来了呢。”说话的是位五十多岁的太监,声音细尖细尖的,身形有些富态。见着宴寔也不行礼,就那么站着瞧着他。这人脸上是笑着,但那笑让人看起来极为不舒服,带着些许的阴冷狡诈。
  此人正是崇谨帝的贴身太监,亦是太监总管连贵公公。
  站在宴寔身旁的江清月闻听此言刚要说话,就觉得袖子被人轻轻拽了下,不受宠的皇子,就连个太监都随意欺负。
  宴寔向前走了一步:“连贵公公说笑了,民间常言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洞房花烛夜乃是四大喜之一,我亦是个俗人,又如何不想呢?方才只是有些事情耽搁了,还望公公勿怪勿怪。公公来了这许久许是累了吧,本王请公公喝杯茶,不知公公意下如何?”
  “王爷,请吧。”连贵公公嘴上虽是如此说着,可却先一步走到宴寔前面。看着他的背影,宴寔的脸色一点点黯淡下来,目光中充满了阴鸷。
  “王爷,老臣在此恭候多时了。”这声音是从宴寔的身后传来的,宴寔转头一看,却是礼部尚书张大人。张大人是个老臣了,做起事情来尽职尽责,不偏不倚,他可不管宴寔这个皇子受不受宠,只要是皇子,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
  宴寔转过身来笑道:“张大人,让你在此久等,本王实在是愧疚。请,咱们一起去喝杯茶吧。”
  张大人有些拒绝:“殿下,臣只是想和您说些婚礼的事情,几句话便可说完。”与皇子坐在一起喝茶,这真是有些折煞了。
  “张大人,咱们还是坐下来细细地说,”宴寔坐了一个请的姿势。
  张大人不好再拒绝,腰躬得更低了,也坐出一个请的姿势:“那王爷您先请。”
  “清月,你留在此处听候各位大人们的差遣。”宴寔走之时不忘嘱咐江清月道。
  进了大堂,连贵公公已然坐在椅子上端起了茶杯,见到两人来了,也未从椅子上站起来,只抬了抬眼皮道:“张大人也来了。”
  张大人装作没听见,一个阉人而已,也敢在皇子面前如此造次,但他又不想出言顶撞他。他在朝中为官多年,自然知道这连贵公公是个什么德行。此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张大人倒不是怕他,只是怕在此处得罪了他,他会将宴寔一并记恨在心上。
 
 
第二章 
  宴寔与张大人商讨了明日所须事宜,连贵公公突然道:“不知王爷您这是什么茶?不像是宫中的贡茶?味道不错,不错。”
  宴寔笑道:“往年的贡茶早已喝完了,今年的贡茶尚未下来。这茶只不过是外面的粗茶罢了,还望公公莫要嫌弃才是。”
  “王爷您说得哪儿的话,”连贵公公又喝了一口茶,将茶杯放在桌上,“奴婢只是觉得这茶的味道不错,随口问问罢了。”
  “如果公公喜欢,本王送公公些便是。”说着,便吩咐下人去准备茶叶,连带着将张大人的那份也准备了。
  茶叶很快就呈了上来,连贵公公嘴上虽说着不要,可这手里的动作却没有丝毫不要的意思。反观张大人却真的不要,还是宴寔将包好的茶叶塞到了他的手中。
  时间一晃就到了掌灯时分,宴寔负手信步闲庭,看着明月当空。
  府里的下人们忙忙碌碌着,准备他明日的大婚,可这似乎与他这真正的主角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明天过后,这座王府里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不,不会发生什么变化。整座王府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多个人,也翻不了什么天的。
  正如他白天与江景月所言那般,他宴寔,也不是任人拿捏的。
  关于康乐国公几个儿女的事情他多少是知道的,康乐国公有三子一女。大公子花凌,也就是明天要嫁过来的那个,今年刚满十八岁。二公子花胥十六岁,三公子花唯年仅八岁。大小姐花璐瑶十四岁。
  大小姐花璐瑶与年幼的三公子花唯没什么好说的,就说大公子花凌与二公子花胥。这俩人乃是典型的贵族子弟,这兄弟二人的年岁也不小了,一般的贵族子弟到了这般年龄多少会有所作为,考个秀才之类的应该不在什么话下。若说真考不上的,也会凭借着家族势力,塞到哪里做个小官来磨练。再不济的,也应该交友四方,为以后的仕途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可这兄弟二人似乎胸无大志,花胥还好些,会出门玩了一番,但是花凌却如那深闺中的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似乎除了府内之人便再无人见过他。
  顺带一提的是,现在的康乐国公府的当家主母杨氏乃是康乐国公的继室,花凌并非出自她的腹中。
  至于这杨氏对待花凌好是说不上,但也不能说不好。毕竟他嫡长子的身份摆在那呢,以后康乐国公的爵位还得由他来继承。杨氏和其子以后若是想过得舒服些,现在就不能做得太过分。
  这些事情宴寔早就知道,康乐国公乃是昭王的心腹,他府中状况,宴寔尚未出宫建府时便已派人特意调差过。为此还跟踪了花凌和花胥将近半年,但一无所获。
  宴寔摸摸下巴,总觉得这花家的儿子不像表面上看上的这么简单,可着实又盯了半年,若他们的真面目并非如此,那不得不说,这花家的人深不可测的有些可怕。
  可不管怎样,花家的人他是一概不会碰,这暖阳阁便留给未来的王妃一个人住吧!
  天还未亮,宴寔便已梳洗已毕。皇子成婚,理应去拜见皇上与皇后。宴寔从宫中出来后时辰便已经不早了。
  又随着礼部的人匆匆忙忙地往康乐国公府赶,到了那里索性没误了时辰。
  宴寔带着迎亲的人已从府门进入,穿过亭台楼阁,来到正堂门外。宴寔站在紧闭的大门口大喊一声:“宴寔奉制迎亲!”
  按规矩,康乐国公与其夫人要坐在正堂上接受儿子的拜别。里面的人听到宴寔的这声喊后会有回应,而后便会将房门打开,让花凌从里面出来。
  可宴寔喊声过后,里面并未见回应。
  江清月蹙了蹙眉看着宴寔,这难道是康乐国公使得下马威?他竟然敢在百官面前这么做?
  这时,就听里面一片嘈杂,似乎隐隐有哭声传来。
  宴寔也疑惑地看了江清月一眼,这是大公子不愿嫁与我?还是在作秀?
  宴寔又提高嗓音高喊一声:“宴寔奉制迎亲!”
  里面的动静顿时全都消失了,几息之后,那个哭声又隐隐传来,紧接着就听见有脚步声朝门这边走来,而后门便开了。
  “王爷,您请。”那人将门打开后便躬身站在一旁。
  宴寔迈步就往里面走,但见正堂里乱乱糟糟地站了一堆的人,康乐国公花谦承与其妻杨氏正一脸焦急之色的坐在主位上,面前正跪着一个身穿喜服,蒙着盖头的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