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住手!这是你师弟啊!(穿越重生)——竹浅

时间:2019-10-25 08:21:13  作者:竹浅
 
 
 
 
《住手!这是你师弟啊!》作者:竹浅
 
文案
洛书带着一个【收徒系统】穿到了武侠世界,当起了崖底高人。
在第七个徒弟出师之后,洛书终于能出崖底,之后洛书就与系统踏上了找徒弟的道路。
不过……好像出了点问题?
 
大师兄:我是师傅的大弟子,出师之后拳打恶毒继母,脚踢阴险庶弟,当上了武林盟主,我决定要重振正道雄风。正当我打算与新上任的魔教教主打一架时……
洛书:“住手,这是你师弟啊!”
 
大师兄:与听风楼楼主怼一场时……
洛书:“住手,这是你师弟啊!”
 
大师兄:与苗疆蛊师干一场时……
洛书:“住手,这是你师弟啊!”
 
师兄:后来我发现,我的师弟不只是魔教教主,还有当今太子,第一杀手,江湖毒医……从此我过上了江湖遍地皆师弟的生活。
洛书:来嘛,师兄弟要好好相处呀~
 
cp:系统×洛书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师傅收徒弟太多,在深入交流沟通矛盾后解除误会,大家共建和谐江湖的故事。
 
注:
①1v1,甜甜的感情线
②弃文请不要说,蠢作者blx
③有意见欢迎小天使们提~\(≧▽≦)/~,不要炸毛QAQ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近水楼台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书,系统 ┃ 配角:徒儿们 ┃ 其它:师弟好多啊
 
 
 
 
 
第1章 楔子
  天高气爽,风轻云淡。
  可惜从此处向天空望去,只能看见一线流云,人在崖底,便如同那井中的青蛙一般,只看得见一角天空。
  百骨知自落到崖下起已经过去十年。
  此崖名为“落仙崖”,若是站在崖顶向下看,只能看见蒙蒙雾气,侧耳细听,便隐约能听见从崖底传来的尖锐风声。若是掉下崖去,怕是神仙也飞不到崖顶,故此崖得名“落仙”。
  可是百骨知知道,从崖底上去的人至少已经有六个,而今天,他就要成为那第七个。
  这崖壁乍得一看,倒称得上是“平如刀切”,抬头仰望,只能在云雾缭绕之间看到两颗松树,它们自崖壁伸出,为土色的崖壁填了一丝几不可察的绿色。
  再高明的轻功也不可能一气飞上崖顶,若是想从这里出去,便要借助崖壁上浅浅的凹痕。若在攀爬时有余力仔细观看,便会惊恐地发现,这些相隔极远的凹痕竟然是人为刻上去的,而且处处滑不留手,光滑如镜。
  在如此坚硬的崖壁上刻上凹痕,还将每一处都磨得如此光滑,这要须怎样雄浑的内力?这要须怎样高明的轻功?
  而从这些凹陷处借力,又需得何等功力?
  百骨知与江湖尘世一别五年,不知道自己的功力究竟到了何等境界,在江湖上能排到什么位置。但是他知道,自己与五年前那个被黑衣人追杀到奄奄一息、被震断全身经脉扔到崖下的小可怜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今天他就要出去了。
  百骨知感觉眼眶一阵酸涩。
  老实说,这五年时间过得实在是苦不堪言,为了练习轻功“乘云”,他从悬崖上不知摔下来多少次,有几次他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死了,但是总会被救回来继续去练习,他的身上全是疤痕,几乎找不到一处完整的肌肤。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却能从苦涩中体会到丝丝甜意,如同吃苦心草时的回甘,在苦涩中的甜意比纯粹的甜更令人难忘。就像在前一天晚上,他收到了一瓶玉肌膏,这种膏药价值千金,只要抹上去就会将疤痕彻底抹去,最终他却还是留了后背上那道长长的疤痕,只要触摸到,就会想起在崖底艰苦却难得无忧无虑的日子。
  之前出崖的振奋消失不见,离别的愁苦像潮水一样涌来,眼前已经有些模糊。虽然明知道不会有人,但还是满怀希冀地回头,果不其然,只能看见翠柏棵棵,随风轻摇,似是故人挥手相送。
  日上中天,他必须要走了,纵使千般不舍,万般留恋。
  百骨知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气,望着来时的方向喊出了一直想说的一句话——
  “师父——您保重——”
  “我会带尿布来看你的——”
  看你的……
  你的……
  的……
  看你妹的!
  原本啪嗒啪嗒掉眼泪的青衣孩童青筋暴起。
  回音未歇,带着稚嫩童音的怒喝远远传来:
  “滚!!!”
  鸟雀俱飞,余音袅袅,不外如是。
 
 
第2章 
  听见师父的暴呵,百骨知吐了吐舌头,连忙施展轻功往上爬,在腾空而起的下一刻,一颗小石子打在了他刚刚所在。百骨知嘿嘿一笑,正待再提一口气,又一颗小石子破空而来,正正打在他的屁股上,百骨知人在半空,无处着力,苦不堪言,只能尽全力施展轻功,免得师父再来一次“爱的教育”。
  几次换气后,百骨知的身影便模糊在云雾中。
  洛书满腔离别之苦被这小子破坏了个干净,停止了掉金豆豆这种非常不为人师表的行为。
  臭小子,等我上去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洛书撂下一句狠话,非常没有形象地从虚空中抽出一张卫生纸,狠狠地擤了下鼻涕。
  【宿主,请保持环境卫生,不要乱扔垃圾。】
  机械的电子音响起,一个垃圾桶凭空出现。
  “我、嗝、我知道,我就是想一会、一会再一起扫。”洛书刚刚哭得太狠了,哪怕心里再怎么放狠话,依然还在打着哭嗝。
  说起来明明是武林高手了还会打哭嗝也实在是太矬了吧?有这么矬的武林高手吗?
  双眼红通通,鼻尖红通通,还在打着哭嗝的洛书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宿主不要担心,虽然您的九生神功还没有练到最高境界,但是江湖上能与您相抗衡的人不超过一手之数,经数据分析可知,您已经可以被赋予“武林高手”的称号。】
  这他倒是知道的,虽然这部功法的名字带着深深的槽点,但是功法的威力和槽点多少是成正比的。
  ……但是逆生长这个设定实在是太鬼畜了吧?!搞不好下一次再见到小七真的需要尿布啊!
  想像自己腰间裹着尿布和各路大侠对决的画面,洛书感到了来自九生神功深深的恶意。
  【请宿主不要担心,您最多逆生长到三岁大小,不存在使用尿布的问题。】
  我就是这么一想……
  洛书扶住了额头。
  毕竟修炼九生神功的人将会迅速衰老,再从一只脚踏进棺材的老爷爷逆生长回三岁的孩子,当又从孩子长回原本年龄时,就是“一生”,这个过程需要持续九次。而他现在是出于第八生,已经变成孩子七次了,当然知道他用不到尿布这种毁人设的东西。
  【宿主?】
  大概是洛书的表情太过于苦大仇深,系统忍不住安慰。
  【您不用因为用不上尿布而伤心,经我数据库分析可知,人类为了更方便地照顾一周岁以下的儿童,发明了一种叫做“开裆裤”的服装。】
  【虽然系统百科上显示此类衣物适用于一周岁以下儿童,但是我在系统内部流传的各类资料中,发现在21世纪人类又发明了适用于各个年龄段的开裆裤,如果您需要的话……】
  “不,我一点也不需要。”黑着脸的洛书冷酷地打断了系统的话。
  丫的,系统内部资料是什么鬼?十八禁程度相当于大学男生宿舍私底下流传的小电影啊。
  “以后少看这些东西,万一中了病毒咋办?”洛书苦口婆心地教育系统,就像一个看见学生不学好的班主任。
  【每个系统上传的资料都会经过杀毒处理。】
  顿了一下,系统又继续补充。
  【我装有最先进的杀毒软件。】
  洛书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怎么和纯洁的系统宝宝解释自己龌龊的思想。
  “话说不知道小七到了崖顶没有?”洛书生硬地转移着话题。
  【经检测,百骨知已经安全到达崖上,任务圆满完成。】
  虽然洛书看起来一直对百骨知信心满满,但是到底还是担心的,听见系统的回话不由得松了口气,唇角点染灿烂笑意。
  “那是,小七的乘云是师兄弟里最好的。”洛书故作矜持地摇了摇翘上天的尾巴。
  【宿主已经收徒七人,且均成功出师,目标“为往圣继绝学”达成。】
  无视洛书翘起的尾巴,系统发布通知。
  洛书听完通知,条件反射性地吐槽,“你们这么借用古文,难道就没有听见张载的棺材板在响吗?”
  系统习惯性地过滤掉了洛书的白烂话,转而道贺。
  【恭喜宿主。】
  明明是机械的电子音,洛书却听出了几分认真与欢喜。
  洛书一怔,笑得眉眼弯弯,把下巴微微一扬,“那是,我可是要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说罢又嘿嘿笑道,“既然我已经集齐七个葫芦、咳徒弟,那咱们是不是就可以召唤神龙环游世界了?”
  阳光下孩子的皮肤像上好的羊脂白玉一样白皙,双眼温暖黑亮,让人想起沐浴在阳光下的湖面,浮光跃金,尽是生机。
  又来了,这种感觉。
  系统诧异地看着虚拟空间中自己的内核,它正微微发热,就像是运转速度过快一样。可是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情况让他的内核运转过热的。
  “系统?”系统难得没有应声,洛书有些奇怪地唤了一声。
  【宿主抱歉,刚刚我这里好像出现了一点问题。】
  洛书心头一紧,忙问道:“什么问题,是不是很严重?”什么问题竟然能让严谨如同钟表的系统停顿?
  【内核过热,不过应该没有大碍。】
  虽然这么说了,洛书依旧不太放心,刚想再问几句,系统的话却让洛书愣住了。
  【检测到宿主任务已完成,本系统将在一炷香后卸载。】
  【终极目标完成奖励:空间背包一个,内含有兵器、药材、功法、金银、珠宝,兵器共计……】
  接下来无非是各种器物的种类以及数目,洛书全然没有听见,脑袋乱糟糟的。
  怎么会……
  洛书在21世纪出车祸死后,就被系统绑定穿越到了这个世界,系统是他重获一次接触到的第一个“人”,同时也陪伴他了几十年时间。系统对于他来说亦师亦友就像是亲人一样,洛书从没有想过有分开的一天。
  洛书闭了闭眼,咬住了嘴唇。
  是他想当然了,世上无不散之筵席,系统也是系统公司的一员,带宿主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工作,他总不能让系统放下工作来陪他。
  【请宿主停止这种自残行为。】
  系统打断了洛书的思绪,洛书一愣,慢慢松开牙齿,心情低落极了,“你会来看我吗?”
  【当然会。】
  听见系统毫不犹豫的回答,洛书心情好了些,勉强笑道:“记得常回来看看,要是看上哪个系统姑娘了,记得把人带回来看看,这人一老了啊,就想抱孙子了。”
  系统看着洛书富含胶原蛋白的脸,觉得有点要死机。
  【宿主,我是一串数据,与您并没有亲属关系,并不是您的儿子。此外,以您的功力可以活过几个盛世王朝的兴衰,您现在还年轻。】
  想想洛书平时赖床时常说的话,系统补充道【您还是个宝宝。】
  洛书脑门上滑下三道黑线,他一个好几十岁的人了,居然被称为宝宝……
  “宝宝”一词让洛书自己说,简直如掉节操一般自然,但是听别人说,尤其是听别人用新闻联播般严肃的语气来说,就实在太是一言难尽了。
  洛书满脸沧桑地抹了一把脸,决定要谨慎言行。
  【宿主,距离我卸载还有两分钟时间。请您在日后不要赖床,记得吃早餐,不要暴饮暴食……】
  洛书低着头,好容易忍住的眼泪又开始刷存在感,不由暗骂,走就走,弄得好像你快死了干什么?
  【……请宿主爱护自己的身体,避免自虐行为。卸载倒计时,十、九、八……】
  洛书胡乱擦了一把眼泪,急声道:“记得回去做个全机检查,重点内核!”
  【明白。五、四……】
  “还有,”洛书的眼泪落在衣服上,沾湿了胸前的一下片衣服,“保重,再见。”
  【再见。】
  【……零。系统卸载完毕。】
  洛书感觉脑袋一轻,好像有什么东西不见了。他慢慢地把头埋到了膝盖,任眼泪把衣衫浸湿。
  其实他的徒弟和系统是不一样的。徒弟走时,他知道总有一日会相见,留下的眼泪更多是因为这具身体太年幼,动不动就控制不住情绪。而系统走时,却是像有人将他的心脏生生挖下了一块,他只能被动地等着系统来找他,甚至自己不能去看他。
  “妈的,老子怎么会哭唧唧的像个娘们似的,一定是这具身体的原因……”
  ……
  承阳城。
  洛书在与守门城卫辩论三百回合后依旧没有让对方相信自己是成年人,忍无可忍祭出金钱大法成功让对方放自己入城。
  洛书: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虽然到了这个世界已经有几十年时光,但是其实他根本没有出过崖,每次企图用轻功上崖时都会受到千百倍的重力,别说用轻功了,他连爬都爬不起来。所以说洛书对外界的感官其实还保持在21世纪,这第一次进城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不管看什么都好奇,洛书在看到街上的各式小吃后眼都绿了,为了消除“宝宝的烦恼”,洛书加入了买买买大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