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穿越重生)——时不待我

时间:2019-10-26 10:28:06  作者:时不待我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作者:时不待我
 
文案
林锦文老干部作风,休息的时间不出去玩,不恋爱,宅,业余消遣是看某点几百万字升级流爽文。某天,醉酒的林锦文误点某绿城点开一篇耽美生子文,三观尽碎的林锦文在开头就看到和自己同名的炮灰死掉了。眯着醉醺醺的眼,林锦文怒打负分发评论:“什么哥儿能生孩子,你特么给你林大爷我找个能生孩子得男人来让看看!”
酒醒后的林锦文,发现自己穿成了此耽美生子文书中那个人人喊打的纨绔,在祖母生辰和一被下药的哥儿在床上鬼混,被自家亲爹抽死,没活过三百字的炮灰林。
老干部林锦文表示:卧槽你大爷!
 
内容标签: 生子 宅斗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锦文、顾轻临 ┃ 配角:林文眷、林文秀、梅氏 ┃ 其它:生子、小哥、爽文
 
 
 
 
第1章 
  他觉得浑身像是着了火,灼热的烈火把他的意识烧的没有一丝清醒的地方。他看不清自己在什么地方,他只知道自己身上疼的厉害,整个人快要爆炸了,只想把身上流转的暴虐火气以最快的速度给发泄出去。
  他身边有人在低吟,像是在说什么,他红了眼也听不见,朦朦胧胧中他感到了一丝细腻清凉,他动作急促的抓住了那一抹凉意……
  @@@
  林锦文是个职场精英,他身材高挑,宽肩窄腰双腿笔直,平日里又穿着相当精致合身的衣服,把自己捯饬出个斯文败类的模样。不,应该是把自己收拾的一眼望去是个仪表堂堂的精英模样。他面容英气俊美,脸庞如若刀削线条分明,眉宇狭长,鼻梁高挺,唯有那唇略显单薄,无端给人几分薄凉的感觉。
  因为浑身透露出的精英范,林锦文平日里情绪不怎么外露,做事说话都是不动声色的。那双狭长的双眸中也没什么太多感情,别人见到他都觉得他是在端着的。
  他待人也不咸不淡,那天生下垂眼角总给人一种莫名的距离感,微抿的薄唇让他看起来就不好接触。
  很多时候,林锦文和人的关系不近不远,他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但真有不长眼的人刻意惹了他,他张嘴说话也是能毒死人的。当然必要的时候他也会优雅的脱掉得体的西装褂,挽起衬衫的袖子,动手。
  造成林锦文这有着性子是因为他是孤儿,没什么背景,一路走来受了不少苦,吃过亏动过手。进入社会在职场上走的也要比别人要艰难许多,好在他自己能吃苦有魄力也有能力,靠着自己的努力在职场里混的还算开,前途一片光明。私生活也干净,没有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
  除却工作,私人时间林锦文是是相当宅的,完完全全就是老干部的作态,很多人都觉得他心态不像是个年轻人该有的。
  林锦文却觉得自己这样很正常,这世上有人在休息期间喜欢应酬有人喜欢蹦迪有人喜欢唱歌有人喜欢吃吃喝喝,而他就喜欢待在家里放松。
  再说了,他也不是没有特殊的爱好,业余消遣时间他喜欢看某点升级流的爽文。他还喜欢独自喝点小酒什么的,只是职场上喝酒和私下是不一样的。职场上是为了拉关系,私下是为了享受。每当私人时间,他都会喝着小酒安静的看看小说,就算是真的喝醉了,也就直接在家睡下,不会出去瞎折腾的。
  私人喜欢看小说这种消遣爱好这大概和他童年经历有关,他是孤儿没有父母在学校容易被人欺负被排挤。
  有条件的同学有自己的业余爱好,他们会讨论今天放学去哪里吃了一顿大餐,去打篮球去踢足球明天讨论班级里谁最穷谁穿的衣服最破等等。
  他业余时间在做童工,捡破烂。某点升级爽文就是他偶尔捡破烂捡到的,那是他第一次看课外书,很厚的一本,故事内容他都忘了,只记得那本书卖了也就两个馒头的钱。卖的时候他犹豫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卖掉了。
  当时的心态很复杂,他是恋恋不舍把书递出去的。以至于等他自己能挣钱养活自己后,去某点看小说的习惯也保留了下来。
  而且每当这个时候,林锦文都能平息掉心里各种在现实中遇到的烦闷之事。
  而现在林锦文正在被几个人摁着胳膊腿,他身后有个自称是他老子的人,正在狠狠的抽他,他浑身火辣辣的疼。说来现在他这处境和他看小说有很大的关系。
  林锦文这些年一直在某点看小说,他就算是点开了不喜欢的小说,也会看那么几章,不一定很喜欢,就好像在弥补童年那个无力的自己,颇有种老子现在有钱了,想看什么就看什么的稚气感。
  这天林锦文窝在房子,有个啤酒肚老总通过关系说要请他吃饭,明里暗里都有点暧昧的意思,他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把电话给挂了,把人给拉黑,只是心情还是很糟糕。
  在家喝了几杯酒打算从度娘小说网站排行榜里点开某点消遣消遣尽快平复心情的,只是鼠标无意中点错了,点到了某点旁边的某绿城。
  某绿城的网页风格和起点就完全不一样的,进入便是一片绿。林锦文保持着往日看文的习惯,随手在耽美这页面处随手点开一文。
  结果半章下来他被震的脸都惊了,心里和脑子里都被卧槽俩字刷屏了,因为他点开了一本打破他思想境界的男人生子文。
  小说开头半章便是大背景介绍,就是这个国是架空的大周,里面有男人、女人和哥儿。一开始他根本没明白哥儿是什么,直到看到后面说哥儿的地位一般,且可同男子成亲,只是极不易怀孕生子。
  林锦文并不是无知的小白,他也是知道有两个男人相爱这种事的。他经济条件不错,人长得也好,有人给他介绍过对象,也有女子主动说喜欢他想要进一步接触,前面也提过偶尔还碰到过几次男人暧昧的表示对他有兴趣的。
  只是他本人因是被遗弃的孤儿,骨子里对感情就是不信任没什么兴趣的,就算是碍于面子去相亲,也都给拒绝了。
  他本身对同性相爱这种事无所谓的,反正这种事打扰不到他,他也没必要多做评价。有人写同性相爱的文,他觉得也没什么,但从来没想过这世上竟然有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脑洞。
  粗略的一章看下来,林锦文觉得有点克制不住自己的毒舌了,他觉得总要说点什么才能彻底平静下来。他第一次知道有男人生子这类型的小说,三观被彻底刷新了一次。
  而最关键的是这书里面的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炮灰,娘亲早逝爹不疼,十足的纨绔一个。第一章就是在这炮灰祖母生辰当天,他和一个丑哥儿被人下药关在一起,两人自然是被捉奸在床了,这炮灰就被他爹给抽死了。
  本就有些醉意林锦文,想到自己这孤儿的命和这炮灰的命,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再想到这文设定的大背景还有那个倒霉的哥儿,林锦文眯着醉醺醺的眼睛,看到某绿城竟然可以打负分,于是直接注册点了个负二分评论道:“什么样的男人能生孩子,你特么给你林大爷我找个能生孩子的男人来。”
  大概是醉了,也许是有点借题发挥,林锦文洋洋洒洒写了很长一段话,然后他就睡下了。
  在睡梦中感到浑身燥热的厉害,热的他根本没有什么理智,摸到身边有人,就把人拉住摁在了身下。
  待他意识清醒了些后,只见自己身下有一长发额间带红痣的男人,眼睛也带了几许朦胧,身上青青紫紫的,加上两人还处在不可描述的状态。林锦文大惊又心乱的根本没来得及发现房内摆设和什么不对,忙起身。
  只是他刚刚胡乱的把衣服套上,便有人踹门而入,他们就被一群人捉奸在床,他只来得及用被褥把那人遮挡起来。
  几个留着长发穿着古装的人一脸尴尬站在那里,他们目光中有指责、嘲讽、不屑、看笑话等等情绪,林锦文整个人都懵逼了。林锦文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做梦,还是有人故意安排了这些想看他惊慌失措,给他演戏。
  直到一群面色各异的人尴尬离开后,来了个自称是他亲爹的人,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他这个所谓的亲爹指着他的鼻子怒声道:“来人把林锦文这个畜生压下去,家法伺候。”被人围住的林锦文根本无法挣脱,只能接受他这个所谓亲爹的抽打。
  至于那个也明显被下了药的哥儿,被他的家人以最快的速度接走了。
  而古色古香的庭院和真实的疼痛让林锦文知道这不是有人想要陷害他,更不是在做梦。林锦文不知道自己被抽了多少下,只知道他那个亲爹是真想让他死。
  刚才那一声林锦文让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看的那本生子文小说。
  不管现在是不是他想的太多太诡异,也不管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林锦文都不想窝窝囊囊的死在三百字内,无论要面对什么样的场景,他都得活着。
  林锦文首先考虑自救,只是刚挣扎着喊两声自己是被陷害的,是被冤枉的。就被他那个爹命人堵住了他的嘴,然后抽打的力道就更深了,可见他这个便宜爹对他有多么不待见。
  林锦文小时候受过那么多苦和委屈,他打过别人也被人打过,而这次他从身后那个便宜亲爹吭哧的愤怒声中感受到了死亡的降临。
  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让林锦文脑袋昏昏沉沉的,隐隐听到他那个便宜爹硬着声音道:“把他抬到祠堂里,不许给他找大夫。”
  林锦文狠狠的咬着嘴里的东西,死死的抓着自己的手心,他想自己一定不能死,无论如何也不能就这样死去。
  为了转移注意力,林锦文开始回想那一章的具体情节。他记得那个文里写着,林锦文被送到祠堂半个时辰后,他亲爹冷静了下来,心里就后悔了。
  林锦文胸无点墨,纨绔无能,考科举除非回娘胎里重造,这辈子是没什么指望了。
  林父没办法托关系让他入了御林军做侍卫,偶尔还能遇到皇帝。林父想到这些那是又惊又俱的在房内来回踱步,但又想让林锦文自生自灭。
  最后还是被气晕的林老夫人醒来后得知这事劈头盖脸把林父骂了一顿,林父才让大夫给躺在祠堂的林锦文看病,只是那时林锦文的气息已是极弱,没有活下来。
  听闻林锦文死了,他爹面色惊恐,直接软倒在地上。后面就是荒唐昏庸的皇帝听闻此事,觉得林家不堪大用。
  加上有心人恶意的推波助澜,林家就被看他家不顺眼的皇帝给抄家灭族了,唯有林锦文同父异母的弟弟林文眷逃脱掉了。
  至于同样被下药和林锦文一起的那个哥儿,只在文章中间留下了短短的一笔,说他姓顾名轻临,双亲早逝,自幼被养在外祖温家。
  因为出了这等糟心事,在林家覆灭后他因忧思过度溺水身亡了。
  至于事实真相到底如何,林锦文也不知道,因为他只看了开头第一章。不过他觉得忧思过度这四个字,用在那个被人轻薄了的哥儿身上是非常讽刺的一件事。
 
 
第2章 
  大概是壳子里换了灵魂,求生欲变了忍耐力跟着也变强了,被抽打的皮开肉绽的林锦文最终还是等来了大夫和他那个便宜爹。
  林锦文觉得自己大概有些失血过多,头昏昏沉沉的浑身发寒,不过林锦文并不担心自己会撑不下去。
  他曾在幼时和人打架,头部流血昏迷倒地,等他挣扎着醒来因为没钱去医院,在一个小诊所包扎了一番。当时那诊所的医生都怕他撑不住,但他在床上躺了几天,还是挺过来了。就连那诊所医生都说他求生意志很强烈。
  在他功成名就时,曾有人问他,儿时受过那么多苦那么多委屈,有没有对生活失望过,有没有想过要放弃。
  他当时想都没想就说没有,有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有人脸上带着明显的不信,最后这些人也只是得体的朝他笑笑,把这些话题岔开。
  可是林锦文知道自己说的是真的,他看过一句很是矫情的话,大意是往日吃过的苦都会成为来日的财富。这话不知道对别人有没有用,对他却是很有用的。
  他曾被人把他一天的口粮一个馒头给扔在了脏水桶里,也遇到过借着补习的名义带他回去吃饭的老师。所以日子再苦再难,他也没有想过放弃没想过去死。
  当然了,以前受的罪,他铭记在心,这并不代表他愿意受这份罪。所以在他还算成功时,他过得比较任性。
  不管如何,林锦文虽然因伤势过重起了热,但他还是坚持到药煎好喝下才放心的睡去。他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小说第一章就死死残残的那么凶残,按照套路里面肯定是有大量悬念的。
  除却里面有哥儿能生孩子这个设定,这小说和别的也没有太多的区别,既然写出来了肯定是有大作用的。
  现在他这么活下来了,他想林家人肯定不会那么轻易让他死去的,毕竟那个便宜爹对他的态度有些奇妙。
  这是一种极力想生存者的直觉。
  在林锦文喝药沉睡期间,林父林松仁和妻子梅氏在林老夫人房间里,小一辈的都不在,今天这事说起太侮人耳,小辈的人不方便听。
  林老夫人看着林松仁和低眉垂眼的梅氏,心里火气还在蹭蹭往上涨,她心里气儿不顺,许久还是没有忍耐下来便张嘴破口大骂道:“混账的东西,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死的不够快,非要在今天让我丢脸,我干脆死了……”
  梅氏看着林老夫人嘴里吐沫星子横飞,她垂眸掩下心中的不耐,不动声色的往一旁躲了躲,心里对林老夫人这般上不了台面的行为十分看不上眼。
  只觉得她这个婆婆大字不识一个,说话做事没有一点京城老太太的模样,也就是胎投的好,生了个好儿子,命好。
  至于林松仁则一脸唯唯诺诺的对着林老夫人说不敢,又劝慰梅氏莫伤心。
  林老夫人越想越生气,她今天丢人算是丢了个京城,想到外人看笑话的眼神,林老夫人趴在床上嚎嚎大哭起来。
  林老夫人这一哭,弄得林松仁一点办法都没有,只站在旁边干着急,嘴里巴巴的说着母亲莫要生气之类的话。梅氏偶尔抬眼小声劝慰了两句,后来便默默不吱声,任由林老夫人喊自己命苦。
  说来这林家底蕴很是一般,林家在林老太爷以前是泥腿子出身,祖上一直窝憋在山沟里,所有人加起来大字都不认几个。
  林老太爷自小便不喜欢干地里的活,他嫌冷怕热的一心愿意读书。林家那时在村里条件一般,但他爹娘愿意供他读书。
  林老夫人娘家是做生意的,她年轻时性子便十分泼辣,后来她看中了林老太爷,她父母便托人撮合撮合。
  最后倒也成事了。两人一个赚钱养家,一个专心读书,也算美满。
  林老太爷考科举那年走运,赶上新帝继位加开了恩科大量收人才。林老太爷长得好,字写得好,学问中偏上,在殿试时皇帝以他长得最顺眼为由赐他为探花,后入了翰林,算得上是光宗耀祖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