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讨喜ABO(近代现代)——甜饼太郎

时间:2019-10-26 10:29:55  作者:甜饼太郎

   《讨喜ABO》作者:甜饼太郎

  文案
  你根本不是喜欢我,你只是想要我帮你驱蚊
  奶香暴躁A x花露水味(雾)冷凶O
  其实受的信息素味是碰碰香
  霍骋是一个爆酷拽学习也不差的富二代A,如果不看他的信息素味的话。每到情绪高涨时,他的周身就会散发出反差极大的奶香。
  曾衍之是一个清冷的O,连信息素的味道闻起来都清心寡欲。每逢夏日,BBOO都愿意围着他转。因为他的信息素,可以驱蚊。
  有一天,霍骋说,曾衍之,来和老子交往。
  曾衍之说,可以,但是要加钱。
  前期针锋相对,后期甜宠。1v1,不换攻。
  披着ABO外皮的非典型校园文。
  攻受性格都有问题,但无伤大雅,不败德不犯法。
  ABO有私设,B也有信息素,但无色无味无法对AO产生直接影响,AB皆可临时标记O(通过咬性腺),但只有A能永久标记O。同性别不可相互标记。B和O能怀孕,A不能,
 
 
第1章 
  曾衍之从图书馆里出来时,不远处的篮球馆里正不断传出女生的阵阵欢呼尖叫。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以霍骋为首的少爷们又在球场释放大量的雄性荷尔蒙。打个球活像是明星开演唱会的,也只有那几个人能做到了。
  近视镜背后的凤眼眼睫微垂,掀了掀移开目光,没什么兴趣地转身朝反方向走,尽管这样回宿舍绕了一截远路,但曾衍之觉得,能避开霍骋就是值得的。
  曾衍之,一个原本和霍骋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普通平凡(自认为)Omega,因为一个愚蠢至极的帖子,被F大众人所知晓。
  帖子的标题叫——你所闻过最让你心动的信息素味。
  那帮少爷自然是高居热赞榜首,本应该这样,毕竟这是一个看脸看势的时代。但谁能想到有人突发奇想地提了一嘴曾衍之呢?
  “我觉得数院第一的味道蛮好闻的,而且驱蚊力max,是心动的感觉了XD。”
  不过一晚上的时间,赞同数量噌噌噌就过了百,将回复顶上了一个非常显眼的位置。
  心动尼玛。
  都这个年代了还用XD,够土。
  曾衍之一想到这个回复所引发的一系列后果,就忍不住爆粗刻薄。
  首先是微信陌生好友申请骤然增加,众人对他这个“人形花露水”充满了好奇,围在他周围的人平白多了好几个,还每天不带重样,曾衍之不堪其扰。
  其次便是霍骋,他在帖子发布后的一周内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曾衍之面前,居高临下地问:“你就是曾衍之?”
  微微凑近嗅了嗅,赞同道:“是挺好闻的。”
  强势的A气扑面而来,曾衍之脸都快黑了,他忍不住提醒道:“AO有别,别靠我太近。”
  或许是曾衍之嫌弃得太明显,霍骋从小到大什么时候不是处在众星捧月的位置,想往他身上贴的OB不计其数,从来只有他拒绝别人的份。
  他饶有兴致地摸着下巴打量曾衍之,像是在看一个有趣的小动物。
  打着院系之间友好交流的名号和曾衍之交换了微信,然后说:“改天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驱蚊。”
  放完话,拂袖而去,潇洒得不行。
  可把曾衍之给气坏了。
  霍骋,可谓是曾衍之二十年来人生中遇到的最大//麻烦。
  在宿舍楼下,曾衍之收到了来自霍骋的信息,问他在哪儿。
  曾衍之理也不理,删除消息直接上楼。
  宿舍里,陈朝誉正光着膀子打游戏,键盘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曾衍之进门开始就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他放下包,问:“你打了一天?”
  “啊。”陈朝誉头也不回,直到屏幕上弹出硕大的胜利字样,他才把键盘往里一推,转过身看换上白色老汉背心大裤衩的曾衍之。
  即使是这么挫的搭配,长得好看的人穿起来也只觉得干净慵懒。陈朝誉盯着曾衍之细白的胳膊,啧了一声,“衍衍我觉得你这样不行。”
  曾衍之睨过去一眼,“哪样?”
  “又白又瘦,弱不禁风的,你应该多运动运动,打打球啊什么的。”
  “你好意思说我?”曾衍之已经躺回床上了,听闻打球敏感了一下,漫上一阵烦躁,直接反驳了回去。
  他们宿舍原本四个人,两个谈了对象基本算是搬出去了,剩下一个刷题狂魔和一个游戏宅,都不是什么爱运动的。
  “你把衣服给我穿上,裸着上身像什么样。”曾衍之心情不好,连带着看什么都不顺眼。
  陈朝誉委委屈屈地反抗:“天这么热,大家都是男O,有什么关系嘛。”
  “万一有A来呢?你不是自诩传统深闺软O吗?”
  “怎么可能,”陈朝誉摆摆手,“A要有那么容易找上门,我还会单身吗?”
  下一秒,传统深闺软O就体会到了打脸的感觉。
  几声敲门声响起,曾衍之躺在床上不愿动,使唤陈朝誉:“你去开。”
  鉴于期末要靠曾衍之帮助复习,屈服于学霸的淫威,陈朝誉只得从凳子上下来跑过去开门。推开门就见到两个气场冲天的大A,为首那位满脸的不耐烦,另一个则在他身边笑得斯文无害。
  陈朝誉嘭地把门关上了。
  曾衍之问:“谁啊?”
  陈朝誉满脸震惊又难过,“衍衍,我被看光光了,我不是深闺软O了。”
  曾衍之翻个白眼,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同学,曾衍之在不在?”
  他刚想说不在,陈朝誉就兴冲冲地帮他回答了:“在的!”
  接着回过身兴奋地扑向曾衍之:“衍衍,脱单的机会来了!”
  曾衍之想手刃室友。
  他推开陈朝誉,让他去穿衣服,冷着脸打开宿舍门,“霍骋,你来做什么?”
  霍骋挑了挑眉,对着他裤衩下露出来的两条白生生的腿一阵打量,不动声色地往旁边一站,挡住另一个Alpha的视线,又酷又拽地邀请:“我们打球赢了,要去市里吃火锅,你去不去?”
  “不去。”曾衍之果断拒绝,后退一步就想把门关上,霍骋伸出一只手压在门边,不大高兴地皱眉问:“你还没吃晚饭吧,为什么不去?”
  还用问吗?曾衍之连话都懒得说了,奈何臂力没有Alpha大,只能扔下一个冷冷的眼神,转身回自己的位置上去,把霍骋晾在门口。
  霍骋哪里受过这种待遇,语气也狠恶了起来:“你今晚要是不去,之后就别想安安静静上学了!”
  曾衍之毫不怀疑他有这个本事,只得退而求其次,“好,我去。但我要带他一起。”
  指了指刚穿上衣服出来一脸懵逼的陈朝誉。
  霍骋冷哼一声,默许了。
  一顿火锅吃得非常尴尬,特指曾衍之和霍骋两人之间。
  霍骋的朋友都是F大的风云人物,几个优秀帅气的Alpha和性格活泼开朗的陈朝誉相处得非常愉快,他们十分明智地忽略了挨坐在一起却散发着低气压的两个人,愉快地进行着AO友好互动。
  霍骋夹了一筷子毛肚给曾衍之,曾衍之不领情,直白拒绝:“我不爱吃毛肚,也不吃辣。”
  霍骋明显不相信的样子。
  曾衍之扒开他夹来的毛肚,径自往白锅里涮了柱薄荷叶,放到霍骋盘子里,“多吃点蔬菜,降火。”
  “老子不吃薄荷。”霍骋咬牙切齿地找服务员换了盘,怀疑一脸淡然哦了一声的曾衍之是故意的。
  你来我往回回踩雷,两人旁边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只能降低存在感去和其他人互动。
  一顿饭吃下来如坐针毡。
  陈朝誉倒是吃得又饱又开心,临别前还和其他人交换了微信。
  只有霍骋和曾衍之从此互相拉黑微信,从不怎么友好上升到了针锋相对。
  “衍衍,没想到这些人还挺有趣的。”陈朝誉心满意足地点开心动对象的朋友圈,一条一条往下看。
  曾衍之瞥他一眼,问:“看上谁了?”
  “付晗。他好绅士哦,一直帮我煮菜夹菜。”
  曾衍之点点头,脑海中浮现出霍骋的恶霸脸。
  拜学校那些八卦O们所赐,曾衍之对霍骋的喜好可以说是了解得**不离十,所以能精准地投其所恶,但霍骋不了解他,竟然也能次次往他雷区踩,这是不是正好说明,他们完全就是八字不合?
  “付晗喜欢户外运动,不喜欢宅男……好,我要为了付晗戒游戏!”陈朝誉握着拳下定决心道。
  “哦,那你加油。”曾衍之凉凉地鼓励,想到付晗是霍骋的死党,又是一阵头疼。
  他已经可以想象到,等陈朝誉和付晗谈恋爱后,霍骋在他生活中以各种方式出现的概率又要增加不少。
  实在不行,就搬出去算了。
  另一边,霍骋今晚是真的被气到了。付晗看他心情很不美妙,建议转场附近的酒吧散散心。
  坐在吧台前要了两杯酒,付晗撑着肘问霍骋:“你对曾衍之这么上心吗?”
  “谁对他上心了?”霍骋握着酒杯,表情阴郁,“我真是第一次见这么不讨喜的Omega。”
  “你之前还说他好闻。”
  “当我鼻子瞎了。”
  付晗无语,“鼻子瞎了可还行。我比较好奇的是——他是不是真的驱蚊?”
  经他一提醒,霍骋也想起自己原本叫曾衍之一起出来的目的了,然而一晚上至不欢而散,都没注意过。
  他低啧一声,不想承认自己还是对这个问题有些好奇。
  “我看曾衍之也没谈过恋爱,你对他放点信息素。要是来电的话,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他谈不谈恋爱关我屁事?我对他信息素有点好奇就是想和他谈恋爱了?”霍骋一饮而尽,把杯子往桌上重重一砸,“我对任何人感兴趣,都不可能对一个花露水味儿的Omega感兴趣。”
  听起来像一个天大的FLAG。付晗在心底默默说。他表面附和地好好好,给霍骋满上酒,“今晚是曾衍之不识好歹,兄弟犯不着为个Omega生气,来,喝酒喝酒。”
  “我看你和那个小O聊得挺开心的?”霍骋斜他一眼,“我警告你,和他在一起可以,但是别带上曾衍之的事到我面前。”
  “这点小事我还是懂的。”付晗连连顺毛,生怕一个不小心,霍骋连他也一起撕了。
  我怎么跟个保姆一样。
  付晗叹气。
 
 
第2章 
  自那天从火锅店里出来以后,曾衍之和霍骋之间大有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趋势,就算在学校里擦肩而过,也选择对彼此视而不见。
  说来也怪,明明学校很大,但两人总是不经意间就出现在彼此的视野里,以至于后来曾衍之隔了十几米看见霍骋一定当场调头就走,直接避开了和霍骋正面相对的可能。
  霍骋发现后更不爽了。
  又一次被曾衍之主动避开,喝得半空的铝罐在Alpha手中被捏变形,发出脆弱的声响。霍骋猛地转头问旁边的人:“我有那么讨嫌?”
  旁边的人用余光扫过周围,不少人正悄悄向霍骋投来爱慕视线,他肯定地回答:“不,霍少魅力无边。”
  霍骋将铝罐扔进垃圾桶,思索一瞬便下了决定,提步往曾衍之离开的方向走去。
  因为聚会缺人而被叫出来的同行者心惊胆战看着霍骋带着薄怒的表情从面前走过,小心翼翼跟上去询问:“霍少,我们换地方了吗?”
  霍骋磨了磨后槽牙,“你们自己去吧,别跟着我。”
  图书馆是曾衍之没课时雷打不动的必去之地,空调开得足,环境又安静,很适合学习。
  因为绕了路,比平时晚了几分钟,曾衍之习惯坐的位置已经被人占了,而且那个人明显是来蹭空调的,刷着手机视频笑得好不开心。
  瘦长的手指无意识抓紧了手中的书,曾衍之忍下把人赶走的冲动,环视一周,最后寻了处人少清净的位置开始一天的学习。
  学习是曾衍之的首要任务,曾衍之看得很透彻,成绩作为保证,加上教授的赏识,拿下研究生保送名额简直轻而易举,再加上奖学金足够多,有了这笔钱能让他过一段相对轻松的日子。
  曾衍之的家庭环境相对复杂,父母在他小学时离了婚,他跟了父亲。后来父亲再娶,小妈对他的存在虽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排斥,但也不亲近,曾衍之心里清楚,那个女人并不喜欢自己。
  何况重组家庭本就对再出生的孩子要更重视一些,而曾衍之早熟得厉害,争宠是不存在的,初中就搬出去住校了,成年以后便开始一边学习一边做兼职,尽量不向家里要钱。
  但就是偶尔回家,小妈仍会抱怨两句家里的开销问题,弟弟上的私立中学学费不便宜,还有补课的费用,等等等等。曾衍之知道这些都是说给他听的,大一结束拿了奖学金,加之给小孩儿做家教也攒了不少,他往小妈账户里转了一笔钱,小妈这才收了声。
  所以曾衍之的目标很明确——靠知识改变命运。
  曾衍之正在运算一个复杂的公式,对面的椅子被人拉开,坐下的人隐隐带来些压迫感,曾衍之皱了皱眉,下意识把草稿纸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握着笔又继续在空白的地方进行演算。
  然而那人就像有多动症一样,一会儿换个姿势,解一道题的时间起码弄出了三四种声响,虽然音量不大,但十分影响思路,曾衍之忍无可忍,抬起头将锐利的视线横过去,恨不得在对方身上扎出两个洞来。
  “霍、骋。”待看清那人的长相,曾衍之的脸刷一下就冷了下去,从齿关中挤出目前最令他心生烦躁的两个字。
  “终于舍得看我了?”霍骋勾着唇角,嘴角扬起不甚明显的弧度,压低的声线隐约能听出里面得意的意味。
  “你能不能有点礼貌?”曾衍之用笔尖在桌面点了点,上面贴着艺术字体的提示:图书馆内请保持安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