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近代现代)——廿乱

时间:2019-10-27 07:47:57  作者:廿乱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作者:廿乱
 
文案
十八线演员李均有个影帝男朋友姜衡。
两人决定在姜衡当前拍的电影杀青后领证,并在官博公开。
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领证的前一天,姜影帝在拍摄现场出了事故。
——他很狗血的失忆了,还独独忘记了李均!
还好,两人同时上一档《有间客栈》真人秀节目。
——姜影帝是主要嘉宾,李均是个凑数的。
本文讲的是一只“夫管严”攻失忆后的故事。
 
◆姜衡X李均,背景娱乐圈,同性可结婚设定,甜味的。
◆谢绝人身攻击。
◆如无意外,每天更新时间为中午12:00,其余时间修文。
◆感谢每一位追文的小可爱。
 
作者微博指路→→晋江廿乱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均、姜衡 ┃ 配角: ┃ 其它:娱乐圈,甜文、廿乱
 
作品简评
李均是个十八线演员,他有一个影帝男朋友姜衡,领证的前一天,姜衡在拍摄现场出了事故——他失忆了,并独独忘记了李均。半个月后,两人同时参加一档经营类真人秀《有间客栈》,姜衡是主咖,李均是凑数的。在客栈的工作中,姜衡逐渐暴露他是“夫管严”的真实地位,同时也慢慢回想起他和李均的点点滴滴。本文文风风趣幽默,作者文笔老练,笔下人物刻画形象生动、个性突出,每一角色都具有自己的色彩。作者通过主角二人的相处慢慢揭开“失忆”这一层神秘面纱后面的故事,且将感情和生活细节描写十分细腻,引人入胜的同时又让人欲罢不能,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第1章 老板,我叫李均
  七月的烈阳能将人体水份蒸发掉,防护栏旁边早晨还精神奕奕的绿叶,这会儿一如旁边站着的青年,蔫嗒嗒,半点精神都没有。
  看着车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李均差点有种一头扎进去一了百了的冲动,不过他腿还没迈开,兜里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他心想着还是接个电话再死也成。
  是他前经纪人高信打来的。
  半个多月前,李均和前东家阳光娱乐解约,与他同时离职的还有高信。
  李均是一个十八线小演员,和前东家阳光娱乐解约时也没红,微博粉丝都没几粒,全是买的僵尸粉,阳光娱乐对他没有半点挽留之意,李均还真不在意,他还巴不得马上解约,心思根本不在事业上,为什么?因为他有个影帝男朋友,他们商量好解约后就立马到民证局领证结婚,然后公开两人关系!
  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兮祸福,在他们领证的前一天,他男朋友就在拍摄现场把脑袋给磕了,送到医院后,检查发现人没事,就磕破了脑袋,养几天又能活蹦乱跳。
  可谁也没想到,当李均站在他面前时,他男朋友竟然问他是谁,还让经纪人把他当成狗仔扔出病房,差点没把李均气得吐血三升!
  都找人算好领证的日子了,结果神一样的转折,比小说还狗血,更过分的是,当李均跟姜衡说我真是你男朋友时,姜衡却冷脸问他,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和你交往?
  李均总不能说你在我身上留下过无数子子孙孙之类的荤话,便说自己有他的私人手机号,还有微信聊天记录,然而姜衡已经打定主意觉得他是个骗子,硬掰说是微信号被他盗去了,怎么也不肯相信!
  李均傻眼了,他俩地下情侣关系也没多久,甚至连他经纪人都不知道这段地下恋情,住的还是他的小破楼,他能拿出什么证据?更何况平时两人还聚少离多,连张合影都来得拍。
  李均都气得差点觉得姜衡是想跟他在结婚前想分手或者得了结婚恐惧症,不敢说出来玩狗血失忆这套了!
  冷静下来后,也明白姜衡是真的失忆,他不是那种跟人玩低级趣味的男人。
  看来还只能自认倒霉,谁会想上天会跟他开这样的玩笑。他才刚跟前东家解约,准备投奔他男朋友的工作室,两人都商量好了公开后的方案,一是转幕后,二是继续拍戏。现在么,什么都别想了。
  他一个年纪二十七没名气的小演员,没有超群的长相,没有一个代表作品,最好的一次演的是一个男三,还是个扑街的网剧,给剧组投简历应聘角色估计都不被考虑。在如今满大街都是十六到二十的小鲜肉的娱乐圈,要知道就他这年纪在小说都已经是“老男人”设定了。
  这么普通大众的人设,任谁都记不住,更别提姜衡会怀疑他的身份。姜衡是导演捧着剧本求着他拍的影帝,而李均却是一个自己不努力随时都能被替换的小演员,谁都不会觉得他们可能发展到亲密的爱人关系。
  李均调整情绪深呼一口气:“信哥。”
  高信:“李均,在哪儿呢?”
  李均:“马路边儿上,信哥你电话要不打来我就正想碰个瓷,看能不能赚上一笔可观的生活费。”
  高信:“我请你吃个饭,有份工作跟你谈谈。”
  李均:“好,我这就过去。”气归气,男人没有爱情,还是得有面包。
  相比其他人,高信还是可信的。
  高信人不错,可惜眼神和运气可能不太好,就比自己好上那么一点点,毕竟也算事业有成。他在阳光娱乐时,带了一个流量鲜肉和几个像李均这样科班出身但死活红不起来的十八线演员,流量鲜肉资质还行,能唱能跳,高信将大部分资源都分到他身上,流量鲜肉很快在一个男团选秀节目红了起来,紧接着立马踢掉高信,转而投向另一名经纪人的怀抱。
  高信没多久之前就离职了,他手下的几个演员也转到其他纪经人下面,不过,李均和他差不多时间离职阳光娱乐,两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惺惺相惜。
  高信约李均在一家川菜馆见面,看着其他桌客人盘子里红通通的辣椒,李均的胃开始翻滚,他喜欢吃辣,但胃不太能承受得住。
  高信是个长相不错的男人,身高一米八几,每天都穿着正经八百的衬衫和西裤,即便大夏天也是如此,整个人看起来很正经,不爱讲笑话,对谁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李均之前还听过另外几个演员对他的评价——闷骚男。
  现在看看,还挺像。
  高信打量李均:“你看起来有点憔悴,没有工作也用不着放弃自己吧。”
  李均拨了下头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工作。”
  高信:“那你有吗?”
  李均:“没有。”扎心了。
  高信看人时的眼神很是锐利,李均懒得跟他抗衡,他今天也不是来找事的,就他这性格也找不起事儿,他的大学同学都说要是他会来事估计早红了。
  虽然他和高信现在不是纪经人和艺人的关系,但相处模式却没有什么变化。
  高信给他倒了杯水,推到他面前:“说正事,我有个朋友在搞一个真人秀,他们邀请的耿文宣昨晚被曝出轨同剧组女二号,节目组现在少一个嘉宾,导演是我朋友,需要有人顶上,我想到了你。”
  李均:“我没问题,节目什么时候开始录制?”
  高信:“后天。”
  李均:“这么急,什么性质的?”
  高信:“吃完饭后,你就可以直接回家收拾行李了。”高信紧接着又说,“是一个经营类真人秀,我把资料发你微信了,你自己看看吧。”
  趁着点的菜还没上来,李均先把高信发给他的内容过了一遍。
  是一档经营类综艺,内容并不算太复杂,虽是慢综,但也包含了优胜劣态的竞争模式,一共是七个人经营一家客栈,一开始的固定嘉宾是五个人,后面会有两名嘉宾加入,李均顶替的位置是固定嘉宾中的耿文宣,这人算不上流量小生,但也小有名气的演员,经常演男一,至于李均,也就演过几个配角,是真没什么名气。
  李均有个疑惑:“信哥,我没有跟公司签约也带不动流量,节目组肯跟我签约?还是固定的嘉宾位。”
  高信喝了口茶:“现在签约公司的流量麻烦事多,导演就想找个没什么麻烦事儿,还懂规则的,他找到我,你刚刚解约想来也没签公司,我就想到你了。不过,我看过合同,你也未必能一直是固定嘉宾,他这里有个规则,三期会淘汰一名评分末位的嘉宾。”
  李均:“现在的慢综还能这样儿,都加入竞争关系元素了。”
  高信:“毕竟是经营客栈,员工有好有坏,我倒觉得这才像经营类综艺。我记得你会做饭,节目组请来的年轻人大多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可能连五谷都分不清,你努力一点应该能留下,能待几期是几期。”高信知道李均一心想当演员,什么角色都愿意拍,能吃苦耐劳,就是没什么上进心,倒是有一点还挺让人另眼相看的,李均很踏实,愿意一步一个脚印的走,没有时下年轻人的浮躁心态。
  李均:“我这是去凑个数了。”
  高信:“那你干不干。”
  “当然。”钱包快空了,不干活不行,“那固定的嘉宾都有谁?”
  高信放下茶杯:“一共五个角色,老板、司机、采买、客房,厨师,两个机动位看情况安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主咖是老板是姜衡,唯一不会被淘汰的嘉宾。”
  “姜衡?”李均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那我更要去了。”
  高信低头回一个重要信息:“你也是姜丝粉啊?”
  “算是吧。”李均气弱道。
  想到半个月前从医院赶出来,他现在就郁闷得心口疼,之后想再见姜衡根本没机会,经纪人给他找了几个壮汉保镖,全天二十四小时守候,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了解他的近况。不过现在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们同出现在一个节目里,就有机会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均心闷但还是从侧面关心姜衡,到底是自己的男朋友:“姜衡前段时间不是出了事故吗?他还能参加节目录制?”
  高信看了李均一眼:“应该没什么大碍,早就出院了,听说有个不要命的狗仔天天往医院跑,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回家休养了,大半个月过去怎么也养得白白嫩嫩了。”
  不要命的狗仔李均:“……”
  高信心想没谁不是姜衡的粉丝,也就没多想,只当李均的表现是马上见到偶像而产生的激动。
  “也是,那么多人鞍前马后的跟着。”听着就让人生气。
  高信难得笑了下:“我怎么听出了酸味儿。”
  李均笑了笑,笑容中带着点苦涩。
  服务员给他们上了两碗赠送的凉粉,正好袪火气。
  高信边吃边说:“你现在也没有经纪人,要不要考虑一下我,我现在已经是独立经纪人了,我不再考虑签约新公司。”
  李均一直挺相信高信的,当初即便他的心思都用在小鲜肉上面,也没怎么忽略他们几个,该给的资源都会给,基本上都会尽量跟公司争取,有时候实在是竞争不过也没办法。
  李均感到意外:“你确定选我?我今年二十七了。”
  高信反问:“那你觉得刘池怎么样?他二十。”
  刘池就是高信之前带的那位流量小生,提到这人,李均只能说:“那不是公司给你分配的么?也没办法考察人品。”
  “你真觉得我不想带公司就会硬塞给我?我当初也是看他资质不错,年轻肯用功,但有时候年轻也是一把双刃剑。”高信语气平淡,他在陈述一个事实。
  李均也知道,他和高信无亲无故,说实话,两人连朋友都算不上,高信真的没理由帮他,现在这份工作如果他不跟导演吱声,自己也就白高兴一场。
  高信知道李均在考虑,他又继续说道:“虚伪的话我也不多说,作为个体经纪人,资源肯定比不上大公司,但至少我可以保证,我目前只会推你一个。”
  李均顿了下,问了高信一句:“为什么会选我?”
  高信笑了笑:“我只是想试试我的眼光是不是有问题,看人到底准不准。不过你放心,我很快也会有自己的团队,今天倒不必急着回答我。”他清楚,李均刚和阳光娱乐解约,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独立艺人和个体经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李均跟他签约了其实也不影响其他的。
  跟公司签约还得注意公司的奇葩合同,这不许那不许,而个体经纪人,就纯靠经纪人的人脉和能力,同样是有利有弊。
  其实李均也不用考虑太多,高信愿意找上他,也是一种运气,只是他当惯了咸鱼,突然被重视起来,有点不适应。
  一个刚解约的大龄演员和一个刚离职转个体的经纪人,在午饭过后达成了协议。
  两个人合作,最关键的还是信任。
  《有间客栈》的拍摄地点就在南市郊区充满田园风光的一间客栈,这是一个普通的村落,周围的农田刚被政府规划成花卉园区,暂时没有多少客流,节目组这边拍摄,还算清静。
  李均参加节目录制,就他自己拉着他行李箱过来,高信的团队除了他们俩,其余人员均都没到位,十分冷清,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高信坑了。
  高信在他出发的时候提议他理个清爽的发型,多敷面膜保养一下睡眠不足的脸,别的也就没有多说,两人也算合作多年,高信对李均还是相对放心的,李均每次都会做好功课,虽然他一直不红,但也有红的潜质。
  大概是因为李均没有名气,还是个救场的,节目组也就没在开拍前另外派人拍摄他准备上节目的心历路程。
  节目组约定的见面地点是南市火车北站,开车到拍摄地点也就半个小时,他和另外三个年轻人同时到站,节目组应该给他们买的是同一个时刻的高铁。
  两位男士,两位女士,正常情况下,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四人见面后不尴不尬的互相打招呼和自我介绍,两位女士和另一位年轻人还挺熟悉,他们自然也就倾向与跟熟人聊天,李均跟谁都不熟,也就被晾在一旁,他倒放松心情等候着前来接他们的客栈“老板”。
  等了好一会儿,客栈“老板”终于出现了他们的视野范围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