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今天也要触及师姐的真心gl——楼细雨

时间:2019-10-29 08:47:10  作者:楼细雨

 今天也要触及师姐的真心gl

作者:楼细雨
 
文案:
玉琉璃:我是个没有感情的赏金杀手;
宋凌霄:我家里金银如山但我穷成狗。
玉琉璃:我师姐柔弱不能自理,谁敢欺负她,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宋凌霄:我师妹天生脾气暴不好惹,谁敢欺负我,她杀人我不拦。
围观群众:
都是骗子,明明宋凌霄才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恐怖如斯!
相当气人,明明貌美如花沉鱼落雁非做雌雌双煞,有辱斯文!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青梅竹马 相爱相杀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琉璃、宋凌霄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雪地初见
 
    大寒。
 
    败叶苍苍,残花簌簌。
 
    满天是低低厚厚的浊云,阴阴沉沉的天地间,似在酝酿着一场大雪。
 
    昏天暗地下,有一个小村庄,房屋依山傍地而建,错落有致,山涧有一条小溪潺潺穿村流过,正是家家户户弄晚饭的时候,一缕缕炊烟冉冉升起。
 
    小村庄外,数十丈距离的树林掩映间,一群骑着高头大马的蒙面黑衣人,衣袂飘飞,勒着缰绳肃然立在那里。
 
    从树隙向外望去,几个约莫四五六岁的小孩子倒是不惧严寒,在村头一棵歪脖子大树下跑来跑去,几句奶声奶气的童谣伴随着满嘴的白乎乎热气,在山野间四处游荡。
 
    领头的蒙面黑衣人,神色凝重的盯着面前炊烟袅袅的小村庄,大手紧紧握着挂在马鞍上的佩刀刀柄,又似触摸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快速松开。
 
    “老大,属下已打探过,村子里共有十一户人家,三十七口生人,那姓玉的就躲在最末的那户。”
 
    领头的黑衣人身后快速上前一匹马,马上的黑衣属下压低声音汇报着探得的消息。
 
    领头的黑衣人微微颔首,眼睛依然冷冷盯着对面,目光便移向了村尾的那间破烂瓦房。
 
    “老大,天快黑了。”属下又说道。
 
    “我知道了。”
 
    领头的黑衣人一怔,又轻轻点了点头。
 
    约莫过了半刻钟,一片漆黑席卷大地,对面的小村庄陆陆续续亮起了荧荧烛火,偶尔一两声狗吠声传来,在黑夜里竟然有些凄厉渗人。
 
    领头的黑衣人拂了拂袖子,突然勒紧了僵绳,握成拳头的手又缓缓松开,低沉的声音没有半点温度。
 
    “动手吧。”
 
    寒风黑夜里,马蹄急急扬起,刀剑厉声划破长空,蒙面黑衣人裸在面巾外的双眼俱是漠然,尔后寒光乍现。
 
    小山村突然窜起一场大火,熊熊蔓延开去,哭声喊声,房屋坍圮,血肉横飞。
 
    北风已经卷着雪花,肆虐的扫荡过来,大树号叫,狂风暴雪顷刻间向村子遮蒙下来,似要埋蔽这群傍山的小瓦房。
 
    “轰”的一声巨响,村头那棵斜歪脖子的大树,突然倒折下来。
 
    风雪黑夜里,不知是谁不可见的摇了一下头,又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狂风卷着暴雪,呼啸了三天三夜,直至第四天正午方才停歇。
 
    天光放晴,阳光穿透阴云洒了下来,茫茫的山野一片雪白,前几日还生机勃勃的小村庄已变成断璧残垣,荒凉满目,覆雪较薄的地方,焦土清晰可见。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两匹白马踏雪而来,为首的女人身形窈窕如少女,只是,眉眼间的皱纹,到底出卖了她的年龄。
 
    她的身后,个头小一些的马上,跟着一个粉面小女孩,嘴里哼着不着调的小曲,手里摇来摇去,颠着一枝新折的缀雪红梅,隐隐可闻见一丝馥郁清香。
 
    小女孩屏了屏呼吸,微微吸入一丝红梅香气,嘴角轻轻扬起,噙着一抹浅浅笑意,眉清目秀间便有几许潇洒肆意,她学着前面的女人,也不勒缰绳,任由白马逆着溪流随意上前。
 
    寒风刺骨,天地氤氲,偶有一只飞鸟展翅,顷刻羽毛就湿哒哒簇在一起。
 
    两人打马行走在冰天雪地里,竟是一点水汽也没有沾染,女人一身黑色大氅,小女孩一身白色大氅,领间的绒毛俱是温温软软,衣袂飘飘,墨发飞扬。
 
    午间的太阳已经完全露了出来,积雪在万丈光芒照耀下,凌冽生光,有些晃眼,女人眯起眼睛,似乎在小憩,白马悠悠,已经踏进了村子。
 
    白马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一阵凄厉急躁的嘶鸣声响起,小女孩倒吸了一口凉气,发出一记不小的声响。
 
    女人立刻睁开双眸,只见眼前是一片断壁残垣,鼻翼动了动,似乎嗅到了一丝血腥气息,且越发浓郁了起来。
 
    两人眼睛向下看去,马蹄下正踩着一截僵硬的手臂,触目惊心,令人慎得慌。
 
    不约而同对望一眼,眉心齐齐蹙起,面色皆是一片凝重。
 
    阳光下的积雪正在悄然化去,前方的断墙处,赫然可见两具尸体,面目狰狞,不知死了多久。
 
    行走不过数步,又见几具尸体,其中有两具依稀能辨认出已是垂老之人。
 
    女人眉头皱得更紧,小女孩也将手中的梅枝斜插在马鞍上,两人翻身下马,牵着缰绳四下查看,很快在一处断梁下又发现两个大人,两个孩童,脸上鲜血俱已经凝固。
 
    “真是作孽,老人孩子都不放过。”
 
    女人握着双拳,眼眶已经微红,她清楚,这不是天灾。
 
    这是人祸。
 
    “凌霄,你去看看,可有活口?”
 
    “是,师父。”
 
    牵着马,凌霄依次往前查看,很快走到村尾,心中暗暗数了下,肉眼可见居然都有十多口人,心下不忍,立了良久,才转身走到一旁的瓦房里。
 
    看起来是一个厨房,仅剩下了小半壁墙,灶台上的锅盖瓷碗碎裂焦黑,铁锅里泥浆混着米粒已经凝结成冰,一旁的木桌上切着大半碗萝卜,都已经冻成了冰坨子。
 
    凌霄弯腰捡起地上的一把锄头,打算出去跟师父一起寻个空地,挖坑将这些横死的人都埋了。
 
    路见此不平,以师父好管闲事的秉性,若是不料理干净了,她和师父,近期恐怕都是无法睡个好觉的。
 
    正替村民难受哽咽,地下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凌霄耳力极好,立马俯下身子,探手拍了拍地面。
 
    果然是空的。
 
    “可是有人在下面?”
 
    凌霄的声音里带着一分内力,重重的透过地面传了下去。
 
    “救我.......”
 
    竟然有一声虚弱的童音传来。
 
    凌霄皱了皱眉,抬手在地面摸了一圈,在靠近灶台处摸到一个凹进去的石块,手轻轻扭了下,石块移动,竟然是一处机关。
 
    地面很快裂开一个口子,定眼看去,是一个狭小的地窖。
 
    一个比她还小的小女孩正蜷缩在一角,身子瑟瑟发抖,脸上还挂着血迹,目光已有些涣散。
 
    凌霄力气倒是不小,探身就将小人儿抱了出来,女人见此,身形一动,已经近前接了过去,小心的裹在大氅里,手立刻揉起小女孩的手脚,内力透过掌心灌入那副小小身躯里,良久,触手间终于不再冰冷僵硬。
 
    “小姑娘,你可好些了?”
 
    女人的声音略略有些沙哑,小心问道。
 
    小女孩缩在女人黑色大氅里,手却紧紧抓着凌霄的白衣,开裂的嘴唇微微张了张,又抿了起来。
 
    凌霄略有些复杂的目光扫了眼地窖,也不知这小女孩在地窖里待了多久,里面只有几颗干瘪瘪的萝卜,依稀可见啃咬的齿印。
 
    她有些难受,不再去看,转过身从马上挂着的布袋里掏出一块厚厚的饼,掰碎了轻轻喂到小女孩的嘴里,又取下水袋,用内力暖了,方才喂到小女孩嘴里。
 
    小女孩囫囵咽下,脸上也终于开始恢复血色,就着温水,很快用完一块饼,凌霄再要去拿,小女孩轻轻摇了摇头,许是女人身上的温暖太过舒服,阖上双眼竟然睡了过去。
 
    “天可怜的,快好好睡一觉吧。”女人长长叹了一口气。
 
    凌霄这才小心松开小女孩的手,只见自己崭新衣衫的腰间处,落着一个黑乎乎的手印,在一身洁白衣衫上极为扎眼。
 
    凌霄眉心又蹙了起来。
 
    她学着女人的口气,也跟着长长叹了口气。
 
    女人用大氅裹紧了小女孩,小心放在马背上,又转身进了另一间破屋,很快找出两柄锄头,扔了一把给凌霄,两人又是叹了一口气,在村尾寻了块松软的地方,挖起坑来。
 
    好在两人身怀武艺,体力不算太差,饶是如此,也是挖了很久,才挖了一个勉强不算小的土坑,两人忍着腰酸背痛,细心将村子里外搜寻一番,将目之所见的尸体都掩埋进了土坑里,又就地取了一块青石板立着,用匕首刻下几字碑文,方才带着小女孩打马向着溪水源头逆流而上。
 
    很快消失在茫茫山林间。
 
    狂风乍起,大雪又纷纷洒下,新雪再次覆上焦土,一切恍然尘归寂静。
 
第2章 路遇打劫
 
    年关将近,又是一季冰天雪地。
 
    一身女扮男装的玉琉璃,牵着一匹高头白马,进入了一个热闹的集市。
 
    快过年了,整个集市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天气虽然寒冷,但是挤挤攘攘的人潮带动着热气,令人觉得风轻日暖,浑身舒畅。
 
    玉琉璃放慢了脚步,目光扫过街道两旁的小贩铺子,心里却有一抹紧张。
 
    “师姐估计已经到无名山了,今年可该送她什么样的新年礼物才好?”
 
    玉琉璃心下细细思索,师姐出身富贵人家,平素也没什么需要她协助补缺的,主要师姐眼光很高,一般的东西她都很嫌弃。师姐也一直嘱托她,按时安然回家就能让她欢喜得紧,可她还是不想如此敷衍。
 
    心里想着,看向四周的目光就谨慎起来,一一扫过货架,希望能寻件中意之物。
 
    “卖衣服咯,卖衣服咯......这位公子,小店昨个儿到了一批新货,公子可要进来挑选一些,公子英俊潇洒,必是有那漂亮的心上人,快进来给心上人选些衣服首饰吧,保管让您那心上人心花怒放,欢喜得紧......”
 
    “欢喜得紧?”店家的话倒是提醒了她。
 
    师姐说过,她玉琉璃貌美如花世间少有,每每见面都要提醒她记得在脸上做些手脚,不要给轻佻男人偷窥了去;师姐还说过她一个女孩子,日日扮作男人,虽说是为了做事便利,但还是希望她放下心中的结,做一个正常的小女儿家,穿罗裙着脂粉,方不负她沉鱼落雁的芳华。
 
    只是,师姐......
 
    思及此,玉琉璃果断转身,站在那家衣料铺子前,掌柜见她身上的黑衣布料也不是寻常的便宜货,又见她气度不凡,想来是一个有钱的公子哥儿,堆着笑脸立马凑了上来,又招呼着小二照看她的白马。
 
    “公子,您那心上人喜欢什么样的款式?我这店是整个集市最大最全的......”
 
    掌柜边迎玉琉璃进屋边介绍,虽然他觉得这位公子气度有些渗人,他没错过她搭在马鞍上的那柄长剑,隐隐有些血腥之气,但是谁又会跟钱过不去呢。
 
    何况,客人都带上了三分笑脸。
 
    “我要一件白色的长裙,嗯,要那种白得似雪的。”
 
    师姐最爱穿白衣,玉琉璃这两年走南闯北,也没见过哪个穿白衣的女人能比过她的师姐,男人也没有能比得过的。
 
    “好呢,本店刚进了一款月白软绸长裙,公子,您那位姑娘有多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