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羁绊(HP同人)——水妖冰蓝

时间:2019-10-30 08:48:21  作者:水妖冰蓝

 =================

书名:[HP]羁绊
作者:水妖冰蓝
晋江2019.10.28完结’
文案
现实与梦境微妙的融合交叠,星辰落在了他怀里,圆满了他所有的妄想。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哈利·波特,德拉科·马尔福 ┃ 配角:HP众 ┃ 其它:战后正剧向
 
==================
 
  ☆、楔子
 
  一年级的时候,我向你伸出了手。
  你满脸局促,在肥大的裤子上蹭了蹭手掌,才慢慢的伸手握住,镜片后的绿眼睛笑得傻乎乎的,但真的很好看。
  “你好,我是德拉科·马尔福。”
  “你好,我是哈利·波特。”
  ——————————————————
  二年级的时候,我们都进入了魁地奇校队。
  晴空之下,你第一次抓住了金色飞贼,让斯莱特林输得很惨,为了哄我开心,又将它偷偷送给了我。
  我对此印象深刻,毕竟教父提醒我归还公物的那一天,绝对是一个马尔福一生中最尴尬的黑历史,没有之一。
  ——————————————————
  三年级的时候,我不肯告诉你为什么大家都不让你接触那个逃犯的事,甚至不允许你去霍格莫德。
  你第一次对我生气了,在我可怜巴巴的奉上所有糖果之后,又勉勉强强原谅了我,然后毫不客气的偷走了我的初吻。
  柠檬味的,酸涩里透着清甜。
  ——————————————————
  四年级的时候,你成了霍格沃茨的勇士。
  我不喜欢冰冷的湖水和丑陋的人鱼,更讨厌失去意识无法保护自己的不安。
  不过比起让其他任何人成为你的珍宝,那些东西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说好的哦,一个马尔福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跳女步。
  ——————————————————
  五年级的时候,我们一起捉弄乌姆里奇,想方设法的在她眼皮子底下搞事情。
  嗨,关于那个学习小组,你真的不觉得DH比DA更好听吗?
  ——————————————————
  六年级的时候,世界仿佛变了个模样。
  就像暖黄色的柔光熄灭了,阴森冷冽的色调充斥了整个视野,所有的欢声笑语都被按压在最深处。
  可你还在我身边,我就无所畏惧。
  ——————————————————
  七年级的时候,我们在食死徒的追杀下逃得很狼狈。
  你还记得带上我的小火龙布偶和软软的大枕头,却遗漏了最重要的发胶,并坚称那不是故意。
  梅林在上,一个头发乱糟糟的马尔福,绝对比那个没鼻子的黑魔头更糟糕好吗?
  ——————————————————
  毕业那天,你替我戴上了戒指。
  你是众人眼中的救世主,沉稳冷静,坚不可摧。
  也是独属于德拉科·马尔福的伴侣,不管经历多少,依旧是七年前那个傻乎乎的,赧然对我伸出手的哈利·波特。
  那些柔软的,脆弱的,幼稚的,顽劣的……所有救世主无人知晓的一面,我都想要严严实实的藏好,不分给他们一点点。
  就是这么自私霸道,反正你怎么也逃不掉了。
  ——————————————————
  我在毕业考试的现场醒来时有片刻的昏沉,然后打心眼里希望,自己从未醒来过。
  如果那些场景,都真的存在过,而不是一个转瞬即逝的幻境,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个有你陪伴的未来?
  可惜从来没有如果。
  你礼貌的松开了我,转身走向自己的同伴,那些真正和你一起并肩战斗过的英雄,不曾留恋,也不会回头。
  留我一人,在妄想与现实的交错中努力克制情绪,好让自己能够不失体面的离开。
  你没有握住过我的手,没有送过我礼物,没有吻过我的唇。
  我没有成为你的珍宝,没有与你共同对抗过任何人,没有陪你度过那些艰难黑暗的时光。
  我们没有相爱过。
  你还是众人眼中的救世主,沉稳冷静,坚不可摧,过去所有并肩作战的情谊,危机重重的冒险,狼狈逃窜的流亡,和最后荡气回肠的战役,都会成为魔法史上跌宕起伏的传记。
  我却是战局的终点才翻然悔悟,靠着最后扔给你一根魔杖的微弱功绩,勉强躲过清算的前食死徒,即使有一天鼓起勇气说爱,在旁人眼里也不过是可笑的攀附。
  原来最可悲的,不是经年累月的无望暗恋,而是你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欢喜、落寞与悲伤……
  从来都与我无关。
 
  ☆、第一章
 
  哈利很奇怪,自己会梦见马尔福。
  长袍店里,带着软软鼻腔的男孩儿长得精致又可爱,还非要装作趾高气昂的模样,像只得意洋洋炫耀着漂亮尾羽的小孔雀。
  他环顾四周,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便不慌不忙地围观起来,看了看那个忐忑不安又隐隐有些向往的自己,又看了看假装不在意,却在用眼角的余光好奇打量的小少爷,忽然觉得有意思极了。
  他曾以为的,傲慢无礼的嘲弄与炫耀,此时看来竟像是一个年幼的孩子吸引人注意力的幼稚手段。
  反转太大,以至于他醒来时嘴角还带着愉悦的笑意。
  发现曾经的死对头居然也有过那样傻乎乎的黑历史,让他觉得自己掌握了什么无人知晓的小秘密,竟忍不住为之窃喜。
  如果我和马尔福的关系再好一点,一定会拿这个来打趣他。
  哈利一边整理着衣袍,一边遗憾地想。
  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极其厌恶那个和自己针锋相对的斯莱特林,在战后马尔福家族日渐落败,而他的声名已经如日中天的时候,还经常有人为他能够公正对待斯莱特林而赞叹,似乎他没有借机刁难是有多难得一样。
  可他从来不那么想,在那些安稳到有心情与人争执打闹的日子一去不回之后,他对马尔福的印象,就永远停留在那天在天文塔上,那个近乎崩溃又不得不强撑着走下去的少年。
  呼啸的狂风中,痛楚到扭曲又无力挣扎的表情,与躲在暗处的他何其相似——他们明明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最后却都被命运逼得退无可退,谁都无法逃脱。
  来到办公室后,哈利扒拉了一下有些凌乱的黑发,莫名的叹了口气,将自己扔进了办公桌后宽大的椅子里。
  战争已经结束五六年了,经过最初的混乱与清理,如今的魔法界风平浪静,使得傲罗指挥部的工作变得极其悠闲。
  他从时刻紧绷着神经,奔波忙碌在战斗前线的战士,愉快的堕落成如今喝茶看报提前养老的状态。
  或许骨子里还潜伏着格兰芬多蠢蠢欲动想要冒险的念头,在他休息够之前,还是先多享受一下来之不易的安宁和——
  “砰!!!”
  大门被人粗暴地推开,弹在墙壁上,发出震天的巨响。
  得,他得收回那句话了。
  ——————————————————
  作为绝对中立的一方,圣芒戈难得出现什么乱子。
  哈利匆匆忙忙赶到现场的时候,争端已经平息了,他一眼扫过混乱的人群,目光直接落在了角落,定格在那个眉目冷淡的金发青年身上。
  德拉科看上去有些狼狈,湿漉漉的发丝正往下淌着水,白色的衬衫也湿了一大片。
  他的表情安静到麻木,在几个巫师好声好气向他道歉的时候,微微抿了抿唇角,淡淡说道:“麻烦让一下,我得去找……”
  有人将他方才掉落的魔杖递了过来,他想要接过,抬眼时见到那张熟悉的脸,伸出的手触电般缩了回去。
  哈利举着那根魔杖,表情有点尴尬,尤其在对方双手环抱着手臂后退,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的时候。
  我看上去难道像一个公报私仇落井下石的混蛋?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形象,是不是真有民众吹嘘得那么伟大无私。
  “你的魔杖,马尔福。”哈利随意地耸了耸肩,尽量表现得轻松一点,“呃,很抱歉让你遇到这些——”
  虽然不觉得一个退休多年的傲罗,因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做出什么激烈的举动该由自己负责,可是看着面前的人眼底隐约浮现的脆弱与狼狈,他突然又想起了昨晚梦见的那张稚嫩张扬的笑脸。
  哈利发现,他其实一点也不喜欢看到年少时恨恨抱怨过无数次的马尔福少爷,这幅再也骄傲不起来的样子。
  一名跟在哈利身后的年轻傲罗站了出来,眼神明显的有些不善,接过那根魔杖后塞回到德拉科手里,没好气地低声嘟嚷道:“装模作样……”
  “约克——”哈利皱眉,在德拉科的手被拉扯开时,见到了因为被打湿变得半透明的衣袖下,明显透出的狰狞印记。
  正是今天这场混乱的起因。
  他愣了愣,隔壁才被安抚下来的老人又指着他们的方向尖叫了起来,几名刚刚还在道歉的家属立即围了过去,觉得自己闯祸了的约克窘迫地抓了抓脑袋,含糊不清的说了声抱歉,也跟着过去帮忙了。
  他们被扔在一边,一个欲言又止,尴尬无措,一个脸色煞白,瑟缩躲避。
  行动快过了思考,在更多的人被吸引过来之前,哈利飞快脱下了墨绿色的巫师袍,将轻微颤抖着的青年整个的包了起来。
  “别怕——”
  来不及招呼一声同来的人,哈利就一把抱住了他,幻影移形离开了圣芒戈。
 
  ☆、第二章
 
  德拉科裹紧了身上的长袍,因为幻影移形带来的不适,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很冷吗?”哈利松开手时低头看了他一眼,想要替他弄干衣服,又觉得有些冒昧了。
  “隔壁训练室有浴室,这会儿也没人,”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带你过去。”
  德拉科微垂着眼没再看他,语气淡淡地说道:“谢谢。”
  训练室里空荡荡的,哈利窝在角落的沙发上,默默盯着那些用来当做练习对象的人偶,有些出神。
  那个家伙看起来消瘦了许多。
  马尔福是圣芒戈的治疗师,两人曾经偶遇的机会倒是不少,毕竟傲罗并不是什么安全的职业,也就是近几年魔法界太平了一些,才渐渐没了彼此的消息。
  其实哈利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当初他没有和马尔福夫妇一起去国外,而是留在了英国,这个因为家族的黑历史,注定会让他受到许多不友好对待的地方。
  说起来,马尔福家族哪怕是落败了,也没有穷到需要那个大少爷亲自去讨生活的地步,他居然选择去做一名工作并不轻松的治疗师,在当初真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想到刚才远远观望窃窃私语的那些人,哈利皱了皱眉,忽然意识到,无论马尔福这些年为了那份工作做了多少努力,今天这么一闹估计都白费了——圣芒戈未必会愿意再留下一个容易引发争端的前食死徒。
  咔嚓一声响动,浴室的门被打开了,德拉科手臂上搭着清理干净的长袍,慢慢走了出来。
  “谢谢,”他面色平静地开口,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神情矜持又冷淡,“今天的事,还需要我配合做什么吗?”
  “不用了。”
  哈利站了起来,靠近时闻到一股自己常用的沐浴乳的味道,眼神不由的飘忽了一下,“放心吧,我会处理的。”
  德拉科沉默片刻,将长袍递给了他,“已经弄干净了,非常感谢。”
  “客气什么,”哈利笑了笑,接过自己的长袍,“我们好歹是同学——”
  虽然七年的学生生涯相处的并不愉快,但是这样生疏冷淡的语气,让他突然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甚至开始怀念那个会高高抬着下巴喊他疤头的马尔福少爷。
  德拉科轻笑了一声,不带嘲讽,却也没什么亲近的意味,淡淡地说:“全英国也只有一家魔法学校。”
  不那么严格的说,整个英国魔法界绝大多数人都是同学。
  撇清关系的态度相当明显,哈利觉得这话儿根本就没法接,于是生硬地转移了话题,“那个,圣芒戈那边,其实也不用担心,我可以去解释一下。”
  他倒不怎么在乎救世主这个名头,但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那玩意儿还是很管用的。
  “你以为我是靠着那点工资养活自己的吗?”德拉科移开目光,顺手正了正衣领,漫不经意地说道,“一份工作而已,波特,用不着浪费你宝贵的时间,反正我在那儿也待腻了。”
  “哦——”
  哈利推了推眼镜,借此掩饰自己无言以对的尴尬,谈话的热情在他漠然的态度下迅速消退。
  “我可以离开了吗?”德拉科扯出一个很马尔福的假笑,彬彬有礼地问。
  哈利稍稍后退了一步,“请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