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你我相爱,为民除害(GL百合)——清汤涮香菜

时间:2019-10-30 08:53:55  作者:清汤涮香菜

 

 
 
 
 
 
《你我相爱,为民除害》作者:清汤涮香菜
 
文案
池小姐眼中的景小姐:狐狸精暴发户
景小姐眼中的池小姐:财迷拜金女
一次意外过后,她们看对方的眼神开始变了……
两个口嫌体正直的女人日久生情的爱情故事(日是动词)
 
清晨,某酒店,总统套房的大床上……
池嘉穿好衣服:“景芮,就算全世界男人和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你!”
景芮:“麻烦池小姐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以后别再来找我。”
 
次日,清晨,某酒店,总统套房的大床上…
池嘉穿好衣服,“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
景芮:“池小姐,我也不想有下次。”
 
若干天后,两人酒吧相遇。
景芮:“身份证带了吗?”
池嘉:“带了……” 
 
主CP:炸毛贪财小设计师X性感多金餐厅老板
副CP:欢脱痴情设计总监X温婉可人御姐总裁
 
[入坑须知or避雷]
1.主副CP都是先做后爱,简单粗暴,不喜勿入;HE,不拆CP;
2.非现实向的轻松甜文(总裁有很多时间谈恋爱的那种),剧情偏骚气带颜色;行业描写非专业,见谅;
3.有直掰弯情节,但不存在被男人伤才去选择女人,爱一个人无关性别,仅此而已;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嘉;景芮 ┃ 配角:宁浅;温堇;云昕;简奕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开始更新啦,今年主要在写偏暖甜的文,所以这次换个风格,写一篇偏沙雕甜的。虽然《等你说爱我》写过池景CP的故事,但还是建议独立阅读这篇文,细节上可能有些出入。另外,入坑前先看文案的跳坑须知哦~祝追文愉快,么么哒~~~
  开新小福利:香菜会在本章评论中随机抽选五十名小天使,明晚八点各送出红包一个,金额20晋江币——1000晋江币不等(扣手续费前)。
  盛夏傍晚,除了闷热,还是闷热。街头的流浪狗吐着舌头,呼哧呼哧走过。
  今天是七夕,传统情人节。
  烂大街的情歌,满世界的玫瑰,还有出双入对的小情侣,空气里弥漫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师傅,就停在这。”一个穿着浅色休闲衬衫的女孩从出租车后座钻出,脚步匆忙,似是有急事在身。
  天空愈发昏暗,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此刻,街头歌手正抱着一把吉他,温柔而深情地弹唱着,“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歌词相当应景。
  在这个特殊的节日,池嘉觉得自己可能被绿了。
  站在华灯初上的街道,池嘉扬手擦了擦头上的雨滴,迈着满是火药味的步伐,冲进了一家名叫“九號”的餐厅。
  方才那位抱着一大捧红玫瑰走进餐厅的男人,是她交往快一年的男朋友江慎,但很明显,那束花不是为她准备的。
  要不是今天提前收工,池嘉一路尾随江慎到了这里,还赶不上这么一出好戏。
  九號是L市颇有名气的小资餐厅,池嘉从来没来吃过,却也知道他们家的招牌菜是什么。还有,据说九號餐厅的老板是个实打实的大美人,所以生意才这样火爆。
  在如今这个看脸的社会,颜值也是资本。
  “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服务生温和有礼的接待,哪知道迎来的却是一位势如猛虎的客人。
  “我找人。”池嘉干脆利落甩下三个字,径直冲进了餐厅。
  “哎!小姐……”
  餐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复式两层,布置得颇有情人节氛围。
  出于职业病,池嘉第一反应竟然是这家店的装潢设计可圈可点,但她今天是来捉奸,没时间细细欣赏。
  19号桌,池嘉很快发现了目标,她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
  果不其然,江慎正把那捧骚气满满的红玫瑰,往一个女人的手里送,而那个女人……
  池嘉愣在原地,对方很漂亮,漂亮得就像狐狸精本人,尤其是玲珑有致的身材,在黑色紧身裙的包裹下,勾勒着几乎完美的曲线。
  那是女人最嫉妒的身材,对于胸前一片坦荡的池嘉而言,更是如此。
  池嘉突然升起一股挫败感,都说输人不输阵,她恨自己今天没有好好撸个妆,再盛装打扮,这会儿穿着衬衫牛仔裤灰头土脸就跑来了,多没气势。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真的被绿了!
  站在19号桌前,景芮打量着眼前正向自己送花献殷勤的男人,红唇勾着浅笑,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眉眼如画,但又多了几分妩媚,五官搭配在一起恰到好处,薄唇轻抿,成熟中带着慵懒性感的韵味。毋庸置疑,这样的女人笑起来,非常令人赏心悦目,且勾人。
  就连一旁的池嘉也默认了对方够漂亮,但漂亮又怎么了?一看这面相就是狐狸精,池嘉目不转睛盯着19号桌方向,越发笃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送给你的。其实每次来这吃饭,我都在关注你,你真的很漂亮。”江慎现在眼里只有面前的人,哪里注意到他身后跟来的池嘉,更预知不了一触即发的暴风雨。
  景芮没有去接花,而是继续保持微笑,右手摸了摸左臂,颇有兴致的和对方聊着,“江先生,你知道吗?我们餐厅的食材都是由我亲自挑选的,我挑选食材的标准很严格。”
  见对方有兴趣和自己搭话,江慎觉得机会来了,他笑道,“我当然知道,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慕名而来。”
  “我挑人的眼光更严格。”
  景芮脸上一如既往的撩人笑容,让江慎自信不少,他用耐人寻味语气问道,似调情一样,“哦?有多严格啊?”
  顿了顿,景芮目光自上而下又打量了对方一番,然后缓缓凑到他耳边,慢吞吞的赏了他四个字:“你不够格。”
  猝不及防,江慎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相当尴尬。这才明白,她一直对自己笑,原来单纯只是一种不屑。
  见那两人俯首帖耳眉来眼去,池嘉终于忍无可忍,她大步向前,顺手拿了邻桌一杯红酒,一声不吭举着酒杯从江慎头顶往下浇。
  反应够快,姿势够帅。可光这样,还是不解气。
  红色液体顺着头发往下滴,江慎不回头还好,一回头,还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又兜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
  池嘉的动作一气呵成。
  “啪”的一声,引来一众目光围观,看热闹不嫌事多。
  池嘉甩了甩手,力的作用相互,刚才那一耳光扇太用力,手麻。
  “小嘉……”
  池嘉没给江慎说话的机会,换只手咬牙“啪”的一下,爽快又给出了一巴掌,“给你打对称!”
  围观群众一阵唏嘘。
  形形色色,景芮什么场面没见过,眼前这一出戏,似乎有点看明白了,只是这小姑娘看着清瘦,脾气倒挺不好惹。
  池嘉打小性格就这样,性子直,脾气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要是敢惹她,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你误会了……”江慎揉着脸,还企图辩解。
  “你可以啊!”池嘉看了眼景芮,气不打一处来,她一面说一面推着江慎,“一晚上约两个,效率挺高!”
  “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打算下班以后带你来这边吃饭,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别这么冲动好不好……”
  池嘉皱眉,迟疑了一阵。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景芮哂笑着朝江慎说了一句,“你可没告诉我你有女朋友。”
  这句补刀非常及时。
  一听景芮这话,池嘉完全炸了,头脑一乱,差点就信了渣男的话,她用小高跟在江慎的脚背上又踩又碾,一股狠劲,“你恶心!”
  骂完,转头就走。
  “啊……”江慎疼得龇牙咧嘴,他瞪了景芮一眼。
  景芮却只是撩着头发笑了笑,依然妩媚动人。
  “小嘉……”江慎扔了红玫瑰,一瘸一拐追了出去。
  餐厅的闹剧告一段落,又归于平静。
  景芮望着那女孩愤然离开的高挑背影,好一阵,直至对方消失在眼前,她才转头低声交代服务生,“收拾一下,19号桌的订单撤了。”
  雨下了片刻便停了。
  空气清新,神清气爽。
  池嘉冲出餐厅时,手腕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死死拽住,她回头,甩开江慎的手,吼道,“别碰我。”
  “我跟她真的没什么。”
  池嘉还是一股脑往前走,江慎就在后边追,一边追一边解释,“我知道错了,我发誓,以后一定跟其他女人保持距离。”
  “江慎,话不能乱说,别还没到家就被雷给劈了。”池嘉停下脚步,冷笑,“还有,分了吧,以后你爱找谁就找谁。”
  态度果决。
  池嘉不喜欢拖泥带水,有些事情,一旦打破了的底线,她能比谁都绝情,就好比现在,没什么旧情可谈,也没什么好留恋,更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不答应,我不能没有你……”
  这句话简直能归入渣男经典语录,但池嘉不是恋爱脑,这招没用。前一秒还在跟其他女人调情,下一秒就扮演痴情情圣,川剧变脸都不带这么快,池嘉翻了个白眼,“你恶不恶心?”
  “那就是个误会,我就开个玩笑……原谅我这一次吧。”
  她有眼睛自己会看,池嘉不想听任何辩解,“滚!少来膈应我。”
  怎么哀求认错都没用,情形到了这一步,江慎干脆也吐出了自己心里的“苦水”,“池嘉,你想想,但凡是个正常男人谁受得了你?!我们在一起都一年了,你连根手指头都不让我碰……”
  好啊,终于坦露心迹了。
  这些话彻底触及了池嘉的雷区,无异于火上浇油,她扬头反问,“所以喜欢我是假的,想睡我才是真的,对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用解释。你自由了,以后你想睡谁就去睡谁,没人管。”池嘉一个潇洒的转身,拦了辆车,扬长而去。
  一切联系方式,都拉黑。
  情人节分手,说起来也是个难忘的经历。
  大学四年,池嘉也黄过好几段感情,差点荣获“渣男收割机”的头衔。今天的事情,只能再一次印证她妈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票子比感情重要,面包比爱情靠谱。
  离开九號,池嘉没有回家哭一场发泄,不值得。她直接打车回了公司,开机,继续对着屏幕,加班做改了无数次的效果图,仿佛今晚什么也没发生过。
  她心里固然有些堵,但与其花时间伤春悲秋,还不如多接点单子,充实自己的小金库。
  现在正是她最穷的时候,今年刚大学毕业,从校园过渡到职场不是件容易的事。简历上赫赫写着应届生,很多情况下这三个字是被压榨的代名词。HR笑脸盈盈,面试只跟你谈吃苦耐劳,工资含糊带过,美其名曰年轻人目光要长远,刚毕业要把锻炼自己摆在第一位。
  好在池嘉对自己现在的东家还算满意,大四上学期她就进入了AS当设计助理,熬了快一年,前几天,终于从助理熬到了设计师,底薪提了一大个档次。
  都说当设计师的人,上辈子是折翼的天使。池嘉觉得她上辈子一定是个浑身骨折的天使,这辈子才做了室内设计师。
  工作以前池嘉好歹也是他们系系花,工作以后,加班熬夜画图纸做建模,还要没完没了的跑工地。再这样下去,不到三十就该成了黄脸婆。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池嘉觉得她能找到对象,已经是个奇迹了。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奇迹不要也罢。
  江慎比她大了好几岁,他们在同一栋写字楼上班,一来二去偶遇过几次,留了联系方式,聊的还算投机,没多久就在一起了。
  快餐式爱情,反正来的快去的也快。
  现在想来,池嘉觉得她跟江慎分手是必然,她从来没想过他们能长久,就好像今天分了手,感觉也就那样吧。
  或许对于感情,她已经有些麻木。
  不知不觉,深夜十点。
  合上笔记本,池嘉伸了个懒腰,发现办公室已空空如也,她又是部门最后离开的那位。
  别看池嘉明面上一副极不靠谱的模样,总把嫁入豪门当个阔太挂在嘴边,说是人生终极理想,但私底下工作起来是典型的拼命三娘,否则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在高手如云的AS也升不到设计师的位置。
  池嘉时不时给自己灌点鸡汤,永远不要企图去依靠别人,什么都敌不过自己强大。
  洗手间,水哗哗流着。池嘉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发了会儿呆。早上出门时只化了淡妆,白天跑工地挤公交又流了不少汗,现在几乎是素颜,今天一整天很累很疲惫。
  她埋头捧了捧凉水泼在脸上,任水滴顺着脸颊往下滑,清醒多了。
  ——
  失恋了地球照样转。
  江慎来找过池嘉几次,她都没给好脸色。总的来说,分手并没影响到她的生活,反倒让她多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心无旁骛地投入工作。
  八月份,设计三部好几个助理升了设计师,免不得下班以后庆祝一番,池嘉答应得爽快,她喜欢热闹,工作之余放松自己大多也是去泡吧喝酒。
  巧的是,这次聚餐地点又是在九號。
  池嘉对这家餐厅印象深刻,因为这里记载了她抹不掉的屈辱史。
  在池嘉进入餐厅没多久,更巧的事情发生了。她看到了一张只见过一次却熟悉的脸,挂着像那晚一样妩媚勾人的笑容,和身边的男人谈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