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米英】Zero(黑塔利亚同人)——无衣同泽

时间:2019-10-30 08:56:14  作者:无衣同泽

 【米英】Zero

 
作者:无衣同泽
 
【第一部  Origin】
 
Alpha米×Omega英,先婚后爱
 
 
第一章
 
 
亚瑟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拿着手机开着导航在街道上徘徊,他已经在这条路上来回走了3遍了,依旧没有发现那个要和他生活一年的“丈夫”的家。
 
很不幸运,就像其他Omega一样,亚瑟在6岁体检的时候就确定了第二性征。更不幸运的是,在他的23年人生里,他还没找到能够和他共度一生的另一半,别说Alpha了,连个Beta都没有,以至于他刚过完生日,他各种身体数据被导入到全球的基因库中,迅速地和全世界年满20岁但没有正式婚约的Alpha匹配,以便早点诞生下一代,挽救这个生育率持续下滑上百年的人类社会。
 
亚瑟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拨打了那个被存在了快捷键1的号码。
 
“嘟——”
 
1秒、2秒……亚瑟在心里默念着,果不其然在第5秒的时候,那平缓而有节奏的嘟嘟声就被一把吵闹的声音所替代。虽然他俩就交谈了三次,但亚瑟每次都觉得对方的“活力”能够穿破话筒。
 
“嘿,是亚瑟吗?”
 
“是的,我现在已经在你家的街道附近了,可是不管怎么样也定位不了准确的地址,你能不能下来接我一下?”
 
“可能是W大的学生又在折腾着屏蔽器,信号不好。那你现在在哪里?附近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物吗??”
 
亚瑟朝着四周张望,映入眼帘的建筑物都是同一个风格,美式的独栋小房和简单休整的小院,除了一直跟在他脚边的布偶猫,其余的一切都是乏善可陈。
 
“呃……附近都长得差不多,就是有一只布偶猫一直跟着我转,也许这是它的领地吧?”亚瑟蹲下身忍不住抚上了那只毛茸茸的布偶猫,“你能知道这大概在哪吗?”
 
话筒的那边突然冒出了一阵夸张的笑声,吓得亚瑟迅速地将手机往外挪,“你就直接跟着它吧,它会带你走的。”
 
在亚瑟还处于不明所以的状态,布偶猫就咪呜地叫了声从他的手下溜走,向前蹿了两步,再回过头来盯着愣在一旁的亚瑟。
 
“你这是想让我跟你走吗?”亚瑟低笑着说道,“好吧,反正我也不知道去哪,你不会是琼斯家的猫吧?他的资料上可没记载说他养了猫。”
 
布偶猫被喂得胖胖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拖沓,它敏捷地左窜又跳,先是窜到了一旁的栅栏上,又回过头来看看亚瑟,见到他还拉着箱子跟在身后,这才心满意足地摇着尾巴拐进一旁的小道里。
 
“原来这里还有一条路啊。”亚瑟感叹道,他刚刚来回走了几次都没发现旁边还有一条小径。
 
“嘿,亚瑟!”道路的尽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于逆着光,亚瑟只能够半眯着眼,望着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影。亚瑟突然有种不真切的错觉,觉得这一切也太不真实了,只是短短的一天,他未来的一年就要和跑着过来的那个人达成“婚姻”,虽然是政府下的“协议婚姻”。
 
“你就是亚瑟·柯克兰?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就像之前说的,你直接叫我阿尔就行了。”阿尔弗雷德急冲冲地跑到了亚瑟面前,气也不喘地说道,黄昏下的阳光给他的金发镀上一层温暖的光,身上传来一股好闻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就像是北大西洋那种带着暖意的水汽一般。
 
这使得亚瑟又一阵恍惚,周围的房子、小院都瞬间消失了,留下的只有阿尔弗雷德这个人,Alpha的信息素从四面八方钻了进来,穿透了他的衣服,一直在他的身体上打转。而亚瑟同样也在对着Alpha散发着自己的味道,就像是最原始的本能一般,两人不由自主地就进行了一次比所有对话都更为直接的“深入交流”。
 
“是……是的。”亚瑟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你养的猫吗?”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猫,一直在我家附近溜达,但就是不肯进去。”阿尔弗雷德瞥了眼一直在亚瑟脚边打转的布偶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巧克力伸到它面前。
 
亚瑟正想说猫才不会吃巧克力这句话,就看到布偶猫扒着阿尔弗雷德的手,对着巧克力舔地不亦乐乎,吓得亚瑟直接放下了行李箱抱起了布偶猫。
 
“笨蛋!猫是不能吃巧克力的!”
 
“是吗?我还看它吃得这么开心,我这里还有薯片和甜甜圈呢,要不要?”阿尔弗雷德从口袋里又翻出一小包甜甜圈,递到了布偶猫面前。
 
“也不能吃薯片和甜甜圈!”亚瑟小心翼翼地将猫抱在怀里,这只布偶猫虽然是流浪猫,但体重一点也不像经历过艰难生活,难道是因为阿尔弗雷德一直投喂的都是这么高热量的食品吗?
 
“你准备是要收养它吗?这是不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阿尔弗雷德顺手拉过了亚瑟的行李箱,开玩笑道。
 
亚瑟的手一抖,脚一踉跄,差点就把布偶猫摔到地上了。
 
“看来你一点幽默感也没有。”阿尔弗雷德悠悠地说,他先行一步走到了小道的尽头,停在那栋两层高的小房子前,招呼着亚瑟过来。
 
亚瑟抱着猫,快步赶上去。房子面前是一个不大的小花园,里头只有茂盛的杂草,连朵花都没有,亚瑟忍不住皱起了眉。
 
“我现在一个人住在这,”阿尔弗雷德打开了门,一手拿着行李箱,一手拉住亚瑟的手腕,给他介绍房子的情况,“楼上还有个小房间和杂物室,呃,里头有什么我也忘了,反正前几天Omega协会的人已经检查过了,你就别担心了。”
 
亚瑟点点头没有说话,他对住宿环境不太挑剔,只要不是太脏乱差就行,“那厨房在哪?”
 
阿尔弗雷德打开了房门,将亚瑟的行李箱随手一放,又拉着他跑到了楼下,迅速地奔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差点忘了,你有看吗!《蜘蛛侠》!虽然已经播过好几次了。”
 
亚瑟不是很懂他的兴趣,摇了摇头就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他看到茶几上满是吃剩的薯片和喝到一般的可乐,瞄了瞄在冰箱上方的挂钟,清晰地指向了五点,“这是下午茶吗?”
 
阿尔弗雷德抱着一桶爆米花靠在沙发背上,思索了一会回答:“这是全天候的下午茶。”
 
好吧,他不应该和美国人纠缠这种话题,亚瑟在内心里嘀咕道。
 
“嘿,你刚刚问厨房在哪?那你应该很会做饭?”阿尔弗雷德有些兴奋,他的菜单可以有汉堡和披萨以外的选择了,虽然他确信自己的最喜欢吃的还是汉堡。
 
“我经常做饭。”亚瑟心底有些虚,纠正了阿尔弗雷德那种不太严谨的说法。
 
阿尔弗雷德给了一个“我懂的”眼神,亚瑟的心底里更虚了,他自认为厨艺当然是无可挑剔的,但总是有人持相反意见,并且还是激烈的反对,导致他的自我感觉都要失衡了,亚瑟决定换一个好一点的话题。
 
“我们来讨论一下未来这一年的事情,你有女朋友吗?或者男朋友?我根本、完全、一点儿也不会在意的,你们可以继续来往,毕竟‘协约婚姻’也不是你我想要的,这只是一个违反了人类自由意志的恶法!”
 
“没有,有的话不是应该结婚来逃过‘协议婚姻’吗?”
 
“那也是。”亚瑟有些尴尬,下意识地摸了摸发烫的脸颊,房间里充斥着阿尔弗雷德的信息素,比刚才在室外浓烈地多,难道他没有学习过怎么样收敛自己散发信息素的技能吗?
 
“亚瑟你为什么不找个Alpha朋友先假结婚,跳过Omega协会强迫安排伴侣?“阿尔弗雷德放下手上的爆米花桶,一手拎起钻进了薯片袋的布偶猫。
 
“没有找到适合的。”亚瑟硬邦邦地回答道,他的生活圈子小得可怜,如果随便找了个Alpha结婚,到后来他不肯离婚怎么办。现在的社会可不允许单方离婚,只有双方合意离婚这条路,这还不如听从Omega协会的“协议婚姻”,毕竟一年以后双方不想也没有孩子的话婚姻就自动解除了,怎么想都比前一个主意好。
 
阿尔弗雷德轻轻地甩了甩布偶猫,让它身上沾到的薯片屑掉下来,他点点头了然地说道,声音中含有些许得意,“毕竟不是所有Alpha都像我一样有英雄气概。”
 
亚瑟揉了揉太阳穴,也无力吐槽阿尔弗雷德这种自我的态度,Alpha的信息素越来越浓,这种基因相匹配的情况让两个人更容易受到彼此的影响,“阿尔弗雷德,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信息素。”
 
“一直都和Alpha混在一起,我都快忘了你是Omega了,抱歉。”阿尔弗雷德立马放下布偶猫,打开了全部窗户。
 
“趁现在我们就一块讨论一下吧,毕竟还要生活一年。”
 
阿尔弗雷德点头表示同意,“我住一楼,你住二楼,除了房间以外共用所有地方,没问题吧?”
 
“可以,我也不会吵闹,一般晚上十点睡觉早上五点起床,对宠物都没意见,会帮忙打扫卫生。”
 
阿尔弗雷德一脸不可置信,“十点睡觉,亚瑟你真的23岁吗?听起来就是83岁的生活。我睡眠时间不定,平时会去W大上课,偶尔兼职和开Party,你不会介意吧?”
 
“这是你家。”我想介意也没用,这句话亚瑟没有说出来,“那我们就像是合住一年的租客和房东,现在约法三章吧,一不相互打扰对方的生活,二必须时提供帮助,三面对政府检查扮扮夫妻?”
 
“那就这样了,反正一年而已,很快就过了。”阿尔弗雷德伸出右手。
 
“是啊,一年过后我们就回到原本的生活了。”亚瑟也伸出了右手握了上去。
 
“现在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亚瑟·柯克兰就是法律意味上的伴侣了。”
 
第二章
 
这是亚瑟今晚第三次从床上起来,他瞥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3点25分,很好。
 
这已经是他在一周内的第二次在深夜被吵醒了,即便是带了耳塞也不管用,那种尖锐的叫声总是穿透了那厚厚的耳塞,直直地钻进耳道,亚瑟只觉得他的神经就像是被一个锋利的锤子不断地碾轧敲打着,每一下都准确无误地击中那最脆弱的一点。亚瑟一手抓过搭在沙发上的大衣套在外头,那扬起的衣摆带着一股怒气,他连扣子都忘了扣便冲下了楼。
 
亚瑟一下去就被那闹闹哄哄的气氛弄得更加烦躁了,他朝着客厅环视一圈,只见到阿尔弗雷德的几位好友围着电视机在玩着赛车游戏,而他本人却不知所踪了。
 
亚瑟拿起遥控器对着电视摁下了关机键,那刺耳的赛车漂移急刹的声音终于消失了,噪声分贝下降不少。直到这时候亚瑟才能懂为什么阿尔弗雷德要挑在街道尽头的位置,这前后左右都没有住户,深夜折腾得再厉害也不会收到投诉了。
 
亚瑟顶着众人好奇的视线,压抑着内心的怒火,深呼吸了一下问道:“阿尔弗雷德呢?”
 
“买可乐去了。”一直坐在沙发上塞着耳机嚼着口香糖打着PSP的短发女孩说道,亚瑟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阿尔弗雷德的同班同学艾达,也是一个Alpha。
 
“好吧,今天的Party就此结束,明天可是周一,你们不少人都有课吧?特别是你埃尔文,明天第一节是朗曼教授的课,迟到一分钟就别指望能进门了,我相信你还是想要奖学金的。”亚瑟抢过坐在地上的棕色长卷发的Beta男性的游戏手柄,顺手也将其他两人的游戏手柄夺走了,“虽然你们两个没有能拿奖学金的这种烦恼,但太晚睡的话脸上就不是黑眼圈和痘痘这么简单了。安迪,我建议你还是和芭芭拉在床上玩乐比对着游戏机好,昨天她已经给阿尔弗雷德发了好几次短信问你在哪了,再过不久我怀疑她就去Omega协会申请‘协议婚姻’了。”
 
亚瑟一口气说了一通,手上的动作同步进行,他捡起乱丢在地上外套大衣围巾等衣物,也不管是谁的就一股脑塞在他们怀里,半拉半扯地将他们拽起来丢出门外。这时候亚瑟才真正意义上舒了口气,没有了刺耳的游戏音效声,也没有聒噪的聊天吵架声,有的只是属于一个人独处的静谧味道,虽然此刻各种零食垃圾遍地,但再也不会影响到亚瑟的睡眠了,反正这些他能够明天再收拾。
 
亚瑟伸了一个懒腰,正准备上楼继续那只剩下两个多小时的睡眠时,另外一个更吵闹更难缠的人回来了。
 
“我除了可乐还买了薯片,出的还是新口味英国炸鱼味,你们觉得这个能吃吗哈哈哈哈!”阿尔弗雷德猛地撞开了门,捧着一堆比他脑袋还高的零食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
 
“这可真是不容易。”亚瑟双手抱胸站在过道上冷冷地说道,“这么晚还能买到薯片,还是新口味。”
 
“嘿,亚瑟你今天这么早就起床了?”阿尔弗雷德不以为意地回道,“要不要加入我们,今晚主题是赛车游戏。”
 
“我是现在都还没睡着!”亚瑟生气地说,连眉毛都快拧在一起了,“你也早点睡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