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师弟虐我千百遍(玄幻灵异)——红叶云

时间:2019-10-31 08:51:51  作者:红叶云

 =================

书名:师弟虐我千百遍
作者:红叶云
文案
李松云原本打算一肩挑起苍生道义,结果出师不利,技不如人,一朝命丧,功败垂成。本以为今生宿命已了,没想到却是回到了一百多年前。
他自以为回到了过去,就能提早阻止魔头复生,却不知天道昭彰,因果始终难以窥觅。
本想着提前阻止魔头复生,没想到阴差阳错,魔头成师弟。
 
内容标签: 强强 因缘邂逅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松云,萧晗(神荼) ┃ 配角:涟月夫人,孤云子,张旻,郁垒,青萼等等 ┃ 其它:双重生,前世今生,强攻强受
==================
 
  ☆、楔子
 
  楔子
  天地之初陷于混沌,世界宛如鸡子,混沌之气虽然暴戾,却也暗藏生机,无数上古魔神诞育其中。
  而后盘古开天辟地,混沌之气慢慢划分出清浊,又化生为阴阳,世间也变得天清地浊,天地变化,与之前种种形貌大相径庭。
  伏羲女娲造人,初始天地间混沌之气尚未完全转化,动辄黄沙蔽日,天地倒悬,上神慈悲,不忍人族受苦,遂采炼神石补天。
  然而天地逐渐稳固,混沌之气也就慢慢枯竭,有利于天之间的清浊之气渐渐化为五行灵气,滋养芸芸众生。
  而诞生于混沌的众神,随着混沌之气的枯竭,逐渐神力衰微,最终接连陨落。
  神祗因悲悯人族,开天辟地而走向衰微。
  女娲感念血脉延续之情,用剩下的一块补天五色神石,炼化出了一块传承了她毕生修炼功法的“承影石”。
  人族诞生于天地初开之后,为阴阳之气□□而生,纵使用神族的功法,却能转化五行灵气。由此,人族大兴。
  混沌之气化生阴阳之初,有一部分不清不扬,不沉不降的浊气既无法上浮于天,又无法沉积地底,最终汇聚在了大陆西方,后世人称此处为淅川。
  历经千万年,既无法化为五行灵气在天地间轮回转化,又因为饱含力量无法自行消解,变得凶戾非常,并从中诞育出了一双冥神,被称作是神荼和郁垒。
  之后天地间的人与各族生灵渐渐昌盛,而这股凶戾的魔气后来又侵蚀了无数淅川生灵,将它们变成了一个新的种族——魔族,而魔族受到魔气侵蚀的影响大多凶残狡诈,嗜血狂暴。他们臣服于魔气中诞生的冥神,将二人奉为“天魔”。
  淅川尽归魔界之后,十万大山将之与中原阻隔,淅川五行灵气缺乏,而人族之地缺乏又缺乏魔气,人魔两族也就各守一方相安无事了了数万年。
  千年前,淅川被奉为万魔之首的天魔神荼,只身进入人族修士的领地。这位被人族形容为贪婪狡诈,残暴凶戾的魔王,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毁了人族传承上古修炼之法的承影石。
  人族修士大为震惊,集结了几乎是当时的全付之力,将神荼剿灭在须弥山天池畔。然而天魔不死不灭,只要世界还有一丝魔气尚存,终归就有复生之日。
  人族自那之后,断了传承,仙道自此式微,渐渐衰落。千年来再无一人修成仙身,成就大能。
  反倒是世道纷乱,贪嗔痴等怨恶之念越演越烈,这些怨念逐渐成了气候,却超脱五行之外,最终化归为魔气。
  人世间逐渐妖魔丛生,却在没有了千年前白衣仗剑,诛邪除恶的仙门修士。
作者有话要说:  一些本文的设定,觉得无聊可以跳过
 
  ☆、尘缘起
 
  尘缘起
  千年前曾经的封魔战场,曾是人世间灵气最为丰沛的须弥山上,红衣少年单手支着面颊,他长发未挽,随着山风胡乱飘荡,少年根本无心搭理。
  神荼看着自己葱白如玉的手指,忍不住地四十九次叹气了。
  水中的少年红衣黑发,眸色黑的发紫,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脸上血色淡薄,苍白如纸,可偏偏唇上红艳非常,怎么看怎么诡异。
  “啧啧啧,真不霸气。”
  纵然他之前已经看过将近一百年了,神荼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这样与原身相似度达到六七成,却气质截然不同的脸。
  想当初自己好歹也是身长近十尺,可如今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尚未长成,显得“弱质芊芊”的胳膊腿儿,无声的叹了口气。 
  哎,不提也罢……
  虽然神荼对自己这副模样并不满意,但不得不说这身体看起来年纪虽幼,但是容貌确实俊秀,红唇皓齿,鼻梁直挺,目似朗星,眉飞入鬓。
  只是眉间横贯这一条不足一寸长的短疤,坏了面相,但也不至于难看。
  神荼目光落在那到短疤上,伸出手指想要触摸,却还没指间触碰到那到疤痕又生生将手收了回去。
  “这条疤就真的赖上我了不成。”
  少年倏而一笑,宛如春风拂过初融的冰面,说不清是暖是寒,如同碎石落入湖面惊起微小的涟漪,一闪即逝。
  谁曾想一千多年前横空出世叱咤风云的天魔,一入人世就搅的整个修真界风云变幻。最后一出手就轻易毁坏了人族的用来传承仙法的至宝“承影石”,导致白日飞升成了人世间的传说的——魔神神荼,到如今却变成了一个娇,萌,软的半大少年模样,更糟糕的是曾经那些移山填海的本事基本上一点都使不出来了。
  但魔神大人郁闷的还不只是这一点,他分明记得,自己当年被人族围剿,一着不慎,竟然被人类毁坏了肉身。
  他本是诞育与先天魔气之中,真正的不死不灭,就算肉身损毁,只要淅川魔气不竭,世间生灵的贪嗔痴念不断,他就能无限复生。
  当时人族倾尽全付之力,施展禁术与他玉石俱焚,肉身真正是炸的灰飞烟灭,可偏偏有一点血肉堕入天池,融入了池中的莲花。
  那莲花本就是灵种,得了天魔血肉更是结成肉胎,只是苦于没有魔气滋养,过了一千多年才得以脱胎化形。
  刚脱胎的天魔失了魔躯,只得了一个由灵物所化的肉身,勉强算是个“莲花精”。
  不仅仅本体十分脆弱,还隐隐与魔气相互排斥,一时间实力何止是大损?
  神荼虽然桀骜惯了,可是毕竟在淅川那样乌烟瘴气的环境里活了成百上千年,深知强者为尊的道理。  
  于是修为尽失的天魔,只得先是悄悄藏匿在须弥山中,后来又找准机会入世吸收人间戾气,恢复实力。
  想当初自己在魔界何等的威风,连同为天魔的郁垒也不敢忤逆他,可后来在人间缩手缩脚的混迹了百来年,着实将天魔大人的脾性好好磨砺了一番。
  好在千年后人世间祸乱频起,早就不如千年前那般清正,那种怨气戾气随处可得。
  大魔王偷偷的养兵蓄锐,花了一百年,终于觉得自己终于能够有信心回到魔界,偷偷为自己重塑魔躯,重振雄风。
  到时候自己一定要将这个娇滴滴软绵绵的身子轰的连渣都不剩!
  结果还没等大魔王上路,却半道杀出来一个“坏事儿的”。
  混迹尘世的百年光阴,神荼已经摸清人界仙道式微,能够真正踏入修行门槛的都屈指可数,更别说还有人能够成仙了。
  可是来人身上的气息清正醇厚,分明就是已经塑了仙骨,凝练了仙元。若换做是平时,神荼说不定会对此人夸上一夸,然后再直接狠狠收拾了,但是当时的神荼不想节外生枝,权当没有看见。
  结果神荼有心放过来人,对非但不领大魔王的这份情,反倒是不分青红皂白,挺身出剑,一上来就和神荼战成一团。
  不得不说,魔王大人就算实力大损,只能发挥全盛时期的十之一二,也不会把一个刚刚成仙的修士放在眼里。
  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眼见自己修为不是敌手,却是个“人狠话不多”的角色。
  竟然一句废话也不多说直接自爆神魂,意图和神荼同归于尽。
  对于这种自绝式的同归于尽招式,魔王大人真的是有心理阴影,毕竟千年前就被坑过一回,着实被吓了一跳。
  只不过一个刚刚修成的地仙,自爆的威力与千年前的众仙,想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魔王大人完全没有伤及根本,哪怕他当时的状态只是一个“娇滴滴的莲花精”。
  正当他松下一口气,却不想对方自爆是产生的火光非但不灭反而愈演愈烈,散乱的气流搅动天地,渐渐的在天际汇成一道夹杂着火光的强劲的气旋。
  魔王大人心下大骇,隐隐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果然,下一刻一股大力袭来,更恐怖的是神荼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抵挡。
  最后,他只觉得眼前光芒耀夺目,转瞬又整个人陷入黑暗。
  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百年前,刚刚从莲胎化形的时候。
  “行吧,至少没有再死一回。”
  红衣少年将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向水面,咬牙切齿道。
  神荼虽然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经历时空回溯这么玄之又玄的事。
  但他记得,千年前曾有人和他说过:天地自成一道,冥冥中自有天地意识主宰。
  或许老天爷就是看不惯他,于是大魔王只是暗自忿忿不平了一阵,便很快就想通,并接受了现实。
  想当年在冰冷的天池里,几乎无知无觉泡了一千年,都权当是在洗澡,如今,大不了就是从头来过,反正时间什么的,他有的是。
  须弥山脚下的小镇算不得热闹,确切来讲,可以算的上是人迹寥寥。
  若是换做千年前,此地可谓是人声鼎沸,不知道多少修士想要一探着世间灵山的究竟,就连凡人也在此地安居乐业,到处都是和乐融融的繁华景象。
  可自从千年前,魔王神荼陨落至此,许是大战破坏了山脉风水,总之曾经的灵山秀水早已经是昨日黄花,仙人陨落,修士也不再来此徘徊,山川失了灵秀,凡人耕种也得不到好的收成,渐渐地那些山脚下的繁华重镇逐一荒废,只余下一个留仙镇的人口仍在此地繁衍。
  留仙镇没落已久,平日里少有外人,今日镇上却来了一位生面孔——是一位身着靛青色交领短袍,下着襦裤,脚踩一双墨色的麻布薄底鞋的小“道士”。
  此人看上起十八十九岁,面目俊秀,眉宇间尚有几分未曾完全褪去的青稚,他看着虽然年纪不大,却神情冷峻,身量高挑,体形劲瘦匀称。
  这小道士大致算的上是照着大姑娘小媳妇春闺梦里人的模子生的。只是他皮相虽好,衣服却旧的很,如鸦羽般墨黑的长发也未曾束冠,只是用一段青布发带随意束起。
  他腰间悬着百宝囊,身后还背着一柄剑柄上残留了朱砂痕迹的铁剑,看起来一副当世间四处游方抓鬼的道士模样。
  不过那道士步履坚定,行止从容不迫,通身气度不凡。比之寻常见到的游方骗子,要不知道看上去“像样子”了多少。
  要是不看他一身寒酸的装扮,年纪又轻的不像话,还真让人以为这是哪家大派的天师真人。
  年轻道人目不斜视,径直往前走,大街上的人不怎么多,但目光都不由的被这个外乡人吸引过去。
  “哟,这么细皮嫩肉的模样,要是去抓鬼收妖,怎么抵挡的住?莫不是想朝着妖鬼使出美人计吧?”
  路边有人嬉闹调笑,道士确恍若未闻,观他神色,毫无动容。光是这分沉稳定力都异于常人。
  “这位老人家,你这里可有干粮出售。”
  小道士的声音清冷,尾调没有一点波动,虽然十分清朗好听,却给人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客官稍等。”卖饼的贩子是个五旬的老汉,平日里见得人多了,也不觉得这道士有什么新奇的,只是瞧着对方脸嫰,不免多看了一眼,进屋取了两斤饼子用油纸裹好,复又将纸包交给对方。
  那道士在身上摸了半晌,终于搜出了足数的铜钱。
  自始至终,都看起来从容不迫。那卖饼的老翁不由的又多看了两眼,心道:
  这小娃娃倒是奇怪,明明穷的差点连饼也买不起,可是神情却丝毫不见囧迫,瞧这架势,估计是身上在没有一个多余的铜板了,这身处异乡的,还丝毫不见慌张,这心得是有多大。
  小道士看着正派,年纪虽然轻,一身气度却是不俗,一看就光明磊落。
  那老翁不由的心生好感,想到自己无儿无女的,孤苦半生,一下子动了恻隐之心,心想世间游方的捉鬼道人多半是为生活所迫,多半无门无派,如无根漂萍。
  这须弥山上十分凶险,若是自己提出让他留下,说不定还能救得对方一条性命。
  于是见那道士转身要走,便出声叫住对方。
  “这位小师傅请留步。”
  “老人家有何见教?”
  小道士回过头,眼中终于露出一丝不解,心中莫名忐忑:
  难道是钱给少了?应当不能够吧,自己是掐着量买的,一共就那几个铜板,还是路上捉鬼赚来的,要是不够,那就把饼退掉一些?
  “我看你这是要上须弥山?”
  “正是。”
  “你是有所不知啊,这须弥山千年前虽然是仙灵福地,但是现在可是个分外凶险的地方。
  你没瞧见须弥山山脚下的村落城镇大多荒废了,如今只有我们这留仙镇还借着千年前那些仙人老爷留下的阵法能勉强活口。”
  老翁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似乎是不为所动,于是继续苦口婆心道:
  “你年纪轻轻,何必要想不通呢?我记得三十年前,我还是你这般年纪时,咱们镇上也来过一个捉妖的道士,说是要上山去收什么蛇妖,结果后来就再也没见下山了。”
  小道士心知这老翁是心怀善意,想要提醒他前路凶险。他面上不自觉的露出浅笑,那原本略显清冷的眉眼染上温柔,如二月春风吹破冰面。
  多谢老先生提醒,只是贫道又不可不为的理由,此去势在必行,实在容不得耽搁。”
  言毕,朝着老翁恭敬的施了一礼,便转身而去。
  老翁看着他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原本还想问问这孩子愿不愿意留下与我这个老不死的做个伴,结果,这须弥山上只怕又要多一个无冢亡魂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两年前就想写,但是太懒了,现在写来下算是圆自己的一个梦想吧,可惜过的时间有点久,当时的那种感觉好像有点找不回来了,对着大纲十分的煎熬,写的时候并没有那种文思泉涌的畅爽感觉,不过,不管有没有人喜欢,我也要坚持更完,不为别的,只为自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