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白月光替身(穿越重生)——络蛊

时间:2019-10-31 08:59:26  作者:络蛊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白月光替身》作者:络蛊

  内容标签: 生子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音榭 ┃ 配角: ┃ 其它:美强,主攻,生子,强受,壮受
 
 
第1章 和谐现场
  秦音榭醒过来时头痛欲裂,他坐起来捂住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这种疼痛缓和过来。
  昨天拍戏又跟导演闹了矛盾,对方当着全剧组的人让他滚。
  他当时太过生气,冲出去没注意不远处的车,直到身体被狠狠地撞飞,秦音榭才反应过来。
  只不过已经来不及。
  秦音榭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可如今看来他似乎活了下来?
  要不然还是跟导演道个歉好了?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接到角色了。
  虽然只是个没几集就炮灰的小配角,秦音榭也是格外珍惜。
  正因为这样,在导演临时改动将这个角色的性格弄得乱七八糟时,秦音榭才会想着跟导演商量。
  然而得到的却是导演直白的嘲讽和鄙夷,他脾气好,不代表就要忍着被骂,这才在剧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他吵了起来。
  想到这,秦音榭幽幽的叹了口气。
  一声低沉、压抑的低吟打乱了秦音榭的思绪,他下意识朝那个声音看过去。
  瞧见躺在床上,衣衫凌乱的高大男人,秦音榭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男人微眯着双眼,一张俊朗硬挺的脸上泛着红晕,他因为高热而无意识的扭动自己的身体,双手胡乱的抚摸着自己。
  “喂,你没事吧?”
  秦音榭很肯定自己不认识这个男人,但他这副模样却是让他心里产生了一丝异样。
  就好像他自己迫不及待的想要亲吻对方一样。秦音榭虽然是gay,但他可做不出强迫他人的事。
  男人似乎听到他的话,又好像还在迷糊中,他嘴里无意识的喊着一个名字,不过音节含糊,秦音榭听了半天都没听出来到底是什么名字。他正要思考要不要打电话报警时,脑海里忽然多了很多不属于他的记忆。等完全消化完这些记忆时,秦音榭的脸上已经不知该作何表情。
  他不是活了——或者说也叫活着吧——只不过却是穿到一本书里的炮灰身上。
  秦音榭现在的身份是《重生后我和渣攻和好了》这本小说里的一个炮灰。
  这本小说讲的是主角受程白音前世被渣攻薛芒伤害,因病年纪轻轻去世。重生一次他决定要远离薛芒,好好演自己的戏就行,不再跟那人纠缠不清。却没想到因为他这清冷的姿态,反而再次吸引渣攻。并且在程白音被人陷害时,出手帮忙。
  两人关系越来越好,只不过这时候还处在暧昧当中。程白音心里有疙瘩,没办法那么快放下。
  至于秦音榭的作用就是为了促进他们感情,不断作死的小炮灰,最终惹得反派boss陆括注意到程白音。反派BOSS是秦音榭的丈夫,更狗血的是他之所以娶他一是因为秦音榭和他的白月光长得有几分相似,二则是为了应付陆家那些长辈。在这个同性恋合法的背景下,不仅同性可以结婚,还能生子。
  在和程白音的相处当中,反派boss也喜欢上程白音,秦音榭被离婚了。并且因为得罪不少人,他被迫爬上那些富豪权贵的床,得了艾滋而没有钱治疗死亡,连收尸的人都没有。
  而反派boss的白月光也出现了,与此同时,程白音的青梅竹马也强势归来,一时之间他们的感情纠缠复杂在一起。
  主角攻受在经历磨难和误会后,终于在一起。白月光黯然离开,反派boss因为伤人而坐牢,而竹马则是放下感情,衷心祝福他们……他们的结局自然就是程白音和薛芒快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程白音也怀孕了。后面还有个番外篇,讲的是主角攻受养育孩子的鸡飞狗跳的生活日常。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的剧情应该进行到一半。
  在一次上流社会的宴会当中,原主发现主角攻——薛芒也来了,于是买通服务生给他那杯酒里下药。
  刚巧有个炮灰找程白音的麻烦吸引了其他人注意,秦音榭趁这个时候带迷糊的薛芒去了客房。
  按照原来的剧情是薛芒的助理禾青至发现他不见,于是前去求助程白音。
  程白音发现那个被买通的服务生鬼鬼祟祟,诈了几句话,对方就全交代了。
  这事他没有声张,而是私下告诉了反派BOSS,两个人加上薛芒的助理前去客房,然后陆括就看到自己那嚣张跋扈的丈夫正坐在薛芒身上,两个人都是赤身裸体。
  陆括当即是脸色阴沉,难看的要死。
  就算不喜欢秦音榭,对方名义上也是他的丈夫。
  因为这彻底触怒陆括,秦音榭被净身出户,从此他悲惨而短暂的一生。
  这样看来,他穿过来的时机还没那么糟?
  秦音榭揉了揉额头,他瞥了眼欲|火燃烧的薛芒,默默的将自己的衣服穿好。
  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再说,至于其他的事,秦音榭没心情管。
  “不好意思,虽然你很可口,但我现在真的要走了。”
  秦音榭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
  虽然莫名有些心虚,生怕被主角受和反派BOSS看到,但还算是有惊无险的走出了廊道。
  路上和一个模样俊秀的青年擦肩而过,秦音榭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关于他的事。对方正是薛芒的助理禾青至,看来他应该是发现薛芒不在而四处寻找。
  既然这样,秦音榭就不用担心薛芒的问题了。
  他舒了口气,思考着是要不要趁机从这个宴会里溜走,余光一瞥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
  对方侧对着他,那张冷硬疏离的脸上勾起一个浅淡的弧度,正微微弯着身听旁边的人说话。
  是陆括。
  秦音榭有些稀奇,毕竟小说里可是描写反派BOSS非常不喜欢别人亲近。
  不过这宴会里很多都是大人物,陆括这样的态度也无可厚非。但看旁边那人的穿着,秦音榭可不认为那是商界大佬。他眼光一向毒的很。
  难道是和白月光的事有关?
  秦音榭本来想离开,却鬼使神差的向陆括走去。
  他走近才发觉,陆括脸上有隐隐的不耐,只不过被很好的掩饰起来。
  “陆总,原来你在这里。”
  秦音榭可喊不出来老公这个羞耻的词,再者原主以前也是公事公办的态度喊他陆总。
  这样还是夫夫,竟然没有人怀疑吗?
  陆括顿了下,终于肯拿正眼看他。他比秦音榭高一个头,此时看来是比旁边那人还要厌恶的态度。
  “你去哪了?”陆括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
  秦音榭心里哇哦了声,耳朵有些发烫。他有些小小的声控,不是很明显就是,没想到他的便宜丈夫竟然是他喜欢的声音。
  “刚去方便了下,这位是?”
  秦音榭神色自若的回答,还疑惑的看着陆括旁边的男人。
  男人并没有理会他,而是举着手中的酒要跟陆括碰杯。
  秦音榭注意到陆括眉头皱了下,他下意识的捂了下自己的腹部,不过很快又状若无事的要回应。秦音榭啧了声,笑眯眯的将陆括手中的酒拿过来,和那个男人碰了个杯。
  “不好意思,陆总今晚不能喝酒,我代他敬你一杯。”
  那个男人神色阴郁的看着他,沙哑着声音说:“你算什么,我是要跟陆总喝。”
  “我是他的丈夫,难道不够格吗?”
  秦音榭摇晃着酒杯,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他忍住那种反胃的感觉,隐晦的挑衅的看了眼对面的男人。
  既然他记忆中没有这个男人的信息,也就是说是个不足挂齿的角色,秦音榭才懒得理会。
  那男人愤愤的喝完一杯,不解气的又招呼酒侍过来给他一杯新的。
  “难道您是来跟陆总拼酒的吗?”
  秦音榭慢条斯理的也拿了一杯,他手指细长白皙,端起酒杯来赏心悦目。
  陆括不由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秦音榭这么大胆?是喝醉了吗?他为什么要替自己挡酒?
  那男人也不说话,只是一杯又一杯的灌酒。
  秦音榭奉陪到底,喝了几十杯还是面色白皙,一点酒醉的模样都没有。相反那个男人已经开始摇摇晃晃,有服务生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扶他一把。
  “呵,垃圾。”
  秦音榭喝完最后一杯,眼神还清明,看向陆括时亮晶晶的。
  陆括没想到秦音榭会这样嚣张,他刚要说些什么,那看起来一点都没醉意的青年就毫无形象的扑倒在他怀里。
  要不是陆括反应快,说不定秦音榭就要摔在地上了。
  陆括:…………
  所以他早就醉了吗?
  陆括难得有些头痛,他正想让侍者过来帮忙扶着秦音榭,漂亮的青年就抱住他的腰朝他撒娇。
  “我要抱抱。”
  “……?”
  “快点,要不然我就吐在你身上!”
  这是在发酒疯吗?眼看着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陆括沉默的将他抱起来。
  反正这个宴会已经在尾声,他了解的都了解完了,也没什么意思。
  于是,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那个号称夫夫关系恶劣,甚至几度传言要离婚的陆括亲昵的抱着秦音榭离开了聚会。
  难道娱乐新闻说他们夫夫关系不和都是假的吗?
  就在他们走后没多久,因为被炮灰泼了一身酒而去换衣服的程白音也回到宴会。
  他发现薛芒不在,给他打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
 
 
第2章 耍流氓
  程白音有些担心,正打算询问侍者有没有看到薛芒时,他收到一条短信。
  来自薛芒的,说是临时有事,只能匆匆离开,实在抱歉。
  既然没事,程白音也就不作久留,和几个认识的导演说了几句话也就离开了。
  陆括一路抱着秦音榭走出宴会酒店。
  这人就不是个省心的主,在他怀里扭来扭去。
  他低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很快就迈步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门童在陆括走到之前已经帮忙打开了车座位后面的门,“先生,我来帮忙吧。”
  陆括摇了头,“不用。”
  他身形高大,弯下腰来时宽阔的脊背就更加明显,精壮的腰杆再加上挺翘的臀部,十分的惹眼。
  门童晃神了下,视线不由看向陆括饱满厚实的胸膛。尤其是对方穿着笔挺的西装,更是将他健壮的完美身材表现的淋漓尽致。
  他对上陆括的眼神,明明只是非常平静的看着他,却让门童打了个寒颤。他吓得慌忙笑了下,随后匆匆往酒店门口走。光是那一眼,就让门童想到那些人对陆括的评价,这样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大佬级别的人物竟然也会那么亲昵的抱着一个青年,果然是因为那是他的丈夫吗?想到这,门童不由生出一丝嫉妒。
  就秦音榭那种名声烂到极致的人渣,凭什么能和陆括结婚?
  一想到秦音榭在微博上恬不知耻的和薛芒套近乎,门童就忍不住想要拿出微博骂他一顿。
  然而,现在他只能默默地看着陆括那辆车开走,直至再也瞧不见它的身影。
  秦音榭睡得很不舒服,眉头紧皱着。
  他以前为了得到角色,经常和那些导演、制片人喝酒,有一次更是喝到胃出血。
  只是像他这样得罪了人的,基本上是拿不到什么好角色。
  秦音榭不是没有恨过怨过,甚至生出妥协的念头。
  他知道,只要自己向那个人服软,被他包养,那么无论多少顶级资源都会向他源源不断的砸来。
  但秦音榭就是拗不过这口气,显然他输的一败涂地。
  “死……谢孟,要是让我回……”
  一想到这,梦里面秦音榭都忍不住骂起来。
  只不过他说得含糊,听在本来看文件的陆括耳中就变成了薛芒两个字。
  陆括冷哼一声,他这丈夫当的可真是头顶青山大草原,都可以在上面放羊了!
  本以为秦音榭那怂软的性子不敢做出那么出格的事,可最近半年来,他是越来越过分了。姑且不提微博上满是对薛芒不加掩饰的欣赏和爱意,就连今天来宴会,秦音榭也是得知薛芒也来,这才屁颠屁颠的要过来。那宴会期间,偏偏一副羞涩胆小的模样,只是眼巴巴的看着薛芒。这做戏可真是做的够真!
  陆括脸色阴沉,到了别墅更是一言不发的先下了车就要进门。
  他的专属司机愣了下,不知所措的看着还在后座睡觉的秦音榭。
  “陆夫人,陆夫人,已经到家了。”没有办法,司机只好轻轻推了下秦音榭。
  睡梦中的秦音榭迷糊间听到有人说话,他迷蒙着一双眼看向来人,似乎意识到他是要让他下车,于是身形摇晃的走出来,却没想到腿软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
  司机正为难的时候,陆括又皱着眉头折身回来,他两只手托在秦音榭腋下,将他一骨碌给扶了起来。这幅嫌弃的模样跟抱着秦音榭亲密的离开宴会的情况相差甚远,饶是不应该过问这事的司机都忍不住露出一个吃惊的神情。他给陆总开车这么多年,和其他了解他的一样,陆总非常不喜欢和人肌肤接触。
  刚才他还以为陆总和秦音榭关系和好了,如今看来是做戏?
  陆括扫了司机一眼,示意他可以离开就跟拖尸体一样拖着秦音榭进了别墅,将他放在沙发上。
  秦音榭不舒服的“唔”了声,他抬眼看到一个转身的侧影,下意识的抓住对方的手。
  陆括不悦的皱眉,冷哼了一声:“放手。”
  秦音榭一个醉鬼,理智仅残存一丢丢,听懂了反而撒娇起来。
  “不要嘛,我一个人呆着害怕。”
  “嗯?”
  陆括仿佛听到笑话,唇角刚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就被秦音榭猝不及防的给拽到沙发上。
  酒鬼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还非常无理取闹。
  秦音榭眯着眼不满的盯着在身下的陆括,语气责备:“你明明答应永远不会离开我的,为什么要走?”
  陆括不耐烦的想要起身,却被秦音榭一只手压住了胸膛。
  “呵,秦音榭,你喜欢谁我懒得管,但你现在是我陆括的丈夫,你就应该有点自知之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