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快穿之拯救忠犬炮灰(穿越重生)——勿湮

时间:2019-11-01 08:57:02  作者:勿湮

 =================

书名:快穿之拯救忠犬炮灰
作者:勿湮
文案
谷樾,外表温和内心冷漠的大学教授。因为一次意外不断穿越各个位面去拯救忠犬。在此过程中,终于打破内心深处的坚冰,爱上了一个不时变换身份却一直爱着他的人。
谷樾以为是上天的恩赐,让他可以找到自己的爱人,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的安排。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谷樾(yue),祁鄯(shan) ┃ 配角:离 ┃ 其它:
 
==================
 
  ☆、序章
 
  仲秋时节,丛桂怒放。
  唐代韩愈有诗句:“苍苍森八桂,兹地在湘南。”
  九月的G市,桂花香飘十里,给这座美丽的城市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纱衣。
  G大一个教室里。
  “你们听说了吗?我们这学期有一门课是由谷老师给我们上?”一位同学对着周围说道。
  “哪个谷老师?”有人问道。
  “还能是哪个,就是咱们G大的招牌——谷樾,谷老师呗。”
  “真的假的?!”
  “哇!!!”
  一瞬间,教室里喧闹起来。
  谷樾,G大特聘教授。年纪轻轻就享誉无数,在他所从事的领域上可以说得上是年轻一代的翘楚,不少前辈提起他也是赞赏有加。
  当然,会让他成为G大人人知晓的教授,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才华惊人,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颜值不俗,性格更是出了名的温和。
  这样一位年轻多金,英俊帅气,温文尔雅的教授怎么会不被人追捧。
  今天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平常的一天,对于谷樾也是。
  “谷老师,早上好!”
  自从他走进G大的门口开始,一如往常,有无数人向他打招呼问好。
  “哇!谷老师对我笑了!”
  “啊啊啊!谷老师带眼镜的样子也太帅了吧!”
  “穿着西装好禁欲!而且腿又长又直!”
  “啊!我要受不了了!”
  听着身后的声音,谷樾脸上仍然挂着一抹微笑,可若是仔细看去,却发现眼镜后的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中毫无一丝波澜。
  “谷老师。”
  谷樾在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时,有人叫住了他。
  “谷老师。”
  萧宓看着听到声音转过身的男人,脸上不禁微微泛红。
  “萧老师,有什么事吗?”
  谷樾推了一下眼镜,轻声询问道。
  萧宓看着他推眼镜的那双修长白皙的手,微微出神。
  “萧老师?”谷樾微微提高声音疑惑道。
  萧宓被这一声叫的突然回神,她十分不好意思,脸上涨红。
  “对,对不起,我……”
  “没有关系,”谷樾打断她的道歉,笑着问道:“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慕谷集团的总裁为我们学校捐了一栋实验楼,同时还投资了您的新项目,校长今天晚上订了一桌酒席,邀请了祁总,也让您晚上一同过去。”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谷樾笑着道谢。
  “不,不用客气,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就先离开了,谷老师,再见!”
  萧宓微微躬身,转身飞快地走了。
  谷樾看着她红着脸逃离似地离开,转身进了办公室,拿了课本教案就去上课了。
  在上了一天的课后,谷樾略显疲惫的回到了家。
  回到家后,一直微微勾起的让人感觉无限温暖的笑容渐渐从谷樾的脸上消失。
  谷樾走到浴室,慢慢把眼镜鼻梁上拿了下来,捏了捏眉心,他站在镜子前,没了眼镜的遮掩与笑容,那张脸更加禁欲,可是却散发着一股冷漠气息。
  无论是谁看到谷樾现在这个样子,都不会认为他会是那个G大的“温文教授”。
  谷樾回想起今天不小心听到一些学生说他“温文尔雅”的话,觉得十分可笑。
  谷樾给人一种很好相处,待人有礼,无论面对什么事情都心平气和的感觉,可是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其实没有人可以走近他,围在他身边的人众多,但是真正被他放在心上的人,寥寥无几甚至可以说是没有。
  女人们被他英俊的面容所吸引,忍不住诱惑围在他身边,却不知道她们所爱慕的对象可能连她们的名字都记不住。
  谷樾洗漱完,休息了一会儿就去了晚上的应酬。
  谷樾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包间,推开门,不自觉的把目光放在了坐在最中间的那个人。
  屋子里面校长还有几位老师围着那个人坐着,看向那个人时脸上不自觉的带着一丝讨好。
  估计他就是那个祁总了吧!
  慕谷集团是近几年新起的企业,不过几年,已经垄断了许多企业,而祁鄯,那位创造这个公司的人也被人传的神乎其神,说他是“创业奇才”“商界的爱因斯坦”。
  而这位身价数千亿的新晋富豪却是很低调,从来不上杂志,所以只有很少的人见过他。
  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到我们学校投资了这么多钱,还同意了今晚的饭局,据说可是很少有人可以约到这位祁总。
  不过没想到那么年轻,长得也还不错。
  谷樾在心中评价着。
  在谷樾推开门后,包间里的人就把视线从祁鄯身上移到了他身上。
  “小谷啊,怎么来晚了啊?一会儿可要多罚几杯!”校长打趣地说道。
  谷樾看了一圈,只有祁鄯身边还有一个位置,他走了过去,淡淡笑道:“抱歉,今天路上有点堵车,我自罚三杯。”
  端起酒杯,在刚要把酒送入口中时,一只手伸过来阻止了他。
  包间里一瞬间安静下来。
  制造成这样的“手的主人”——祁鄯淡淡说道:
  “不用。”
  在场的都是人精,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显然祁鄯并不想谷樾喝酒,在场的人自然顺着他的意思。
  不过……
  “祁总与小谷之前认识?”
  校长小心地问道。
  谷樾也看向祁鄯,他不记得自己之前认识或者见过祁鄯,如果见过,他想他一定不会毫无印象,而且看祁鄯的态度……
  祁鄯摇了摇头。
  看出来祁鄯并不想在这方面多说,校长于是换了个话题。
  但是在那之后坐着的人都在不着痕迹的观察谷樾与祁鄯,心中不断揣测着他们二人的关系。
  自从祁鄯说了一句“不用”后,一晚上桌子上再也没有人劝谷樾喝酒,他的酒量并不好,乐得清净。
  于是一晚上他一口酒也没有喝,坐在那里无聊的想着他是否在哪里见过祁鄯。
  而祁鄯却没有他那么好的运气。
  他是今天这场饭局的主人公,在座的人都争相向他敬酒,毕竟以后说出去“我也是和祁鄯喝过酒的”,感觉很有面子。
  所以他不出意外地有些醉了,或许也是因为……
  祁鄯悄悄看了一眼旁边,或许,也是因为他在身边吧。
  是的。
  祁鄯是认识谷樾的。
  很老套的故事。
  在多年之前,在祁鄯还没有今天的成就时,谷樾曾经帮助过他,虽然那对于谷樾来说可能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对于当时的祁鄯来说,那时候帮助过他的谷樾之简直就像是一位温柔又善良的神祗。
  虽然后来他知道了他的救命恩人其实并没有那么温柔,甚至有些冷漠,但是他还是把谷樾放在第一位。
  他一直想为谷樾做些什么。
  于是他投资了他的项目。
  为了可以和谷樾有些接触。
  于是他去了他平时最为讨厌的饭局并且喝的有些醉了。
  他,想要距离他心中的神祗稍微近一点。
  在饭局结束时,已经快十点了。
  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喝多了。
  作为唯一一个滴酒未沾的人,谷樾负责给一众领导同事叫了车,把他们送回家。
  最后,就只剩下了谷樾与祁鄯两个人。
  “祁总,有人来接你吗?”
  谷樾问着站在他旁边的人,他看不出来祁鄯醉了没有,而且作为一个公司的老总,总是会有人在他应酬时在外等着的。
  谷樾等着祁鄯打电话给他的人,接他回去。
  可是面前的人却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祁总?”
  谷樾叫着眼前不动的人,这是……喝醉了吗?
  “祁鄯。”
  突然,祁鄯开口叫了自己的名字。
  谷樾有些懵,怔怔地站在那里。
  祁鄯有些期待地看着谷樾,见他站在那里,什么也不说,有些着急,为什么还不……
  “祁鄯。”
  他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以为之前谷樾之没有听清。
  谷樾听着他重复说了两次自己的名字,后知后觉的想到:不让我叫他祁总要我叫他名字吗?
  谷樾试探着叫了一声“祁鄯”。
  只见一直没有动作的人眼睛微微亮了一下,嘴角也上扬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用力地点了点头。
  “嗯!”开心^_^
  看着刚刚在包间里严肃冷陌、感觉缺乏表情的人突然表情变得如此丰富,谷樾嘴角有些抽搐。
  “祁鄯,有人来接你吗?你的司机呢?”
  谷樾知道祁鄯应该是喝醉了,他现在只想把眼前这个烫手山芋送走,他一点也不觉得看到不一样的祁鄯会是什么好事情。
  感觉到自己的神祗一直想让他离开,祁鄯感到有些难过,他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他想告诉谷樾之以前他们见过面,告诉他他一直很感激他,然后问问他可不可以让他成为他的朋友,可不可以让他待在他的身边。
  然而就在祁鄯想要开口的时候,突然有一辆失控的卡车正飞速向这边驶来,他来不及反应,飞快把站在他面前的谷樾推到一边,他甚至还来不及回头再看一眼谷樾是否安全,就感到浑身一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对于谷樾来讲,他只见眼前正要对自己说些什么的祁鄯突然脸色大变,上前用力把他推开,在他堪堪站稳的回头看的时候,祁鄯已经倒在血泊中毫无意识。
  他跑过去想要掏出手机叫救护车,却突然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虫族篇(一)
 
  “家主,离回来了。”
  屋外一个声音汇报道。
  “让他来见我。”
  屋子里的人淡淡说道。
  “是。”
  不久之后敲门声响起,一个黑发黑眸的消瘦雌虫走了进来。
  “家主。”
  谷樾看着半跪在他面前的人,看着那张刚认识不久的脸,又一次想到了那一天。
  几天前他去参加校长组织的饭局,最后只剩下了他和他祁鄯,后来祁鄯把他推到一旁,自身被车撞倒,当场昏迷不醒,在他想要过去叫救护车的时候,不知为何突然就到了一个四周一片白茫茫的地方,随后一个光团出现在在他面前。
  “主人,您好。我是拯救忠犬炮灰系统001号,您可以叫我小一。”小一对着谷樾说道。
  “什么?”
  谷樾有些怀疑自己在做梦。
  拯救忠犬炮灰?
  What?
  “主人,是这样的。刚刚忠犬为了救您失去了生命,但是他还有心愿没有完成。由于他的执念太深,于是忠犬圆梦系统选中了他,让他去了其他位面代替其他位面的忠犬,替其他位面的忠犬消除执念,如果攒够了足够的积分,那么忠犬在这个位面将重新获得生命。而由于忠犬在这个位面是为了救您才失去生命,所以您也需要进入其他位面帮助忠犬,直到他攒够积分。”
  小一为谷樾解释道。
  “我为什么要答应?”谷樾问道。
  听这个叫小一说的话,那个忠犬应该是指祁鄯,谷樾有那么一秒钟有些好奇他的执念是什么,但是下一秒他更想知道为什么他要答应去帮助祁鄯攒积分?
  “因为忠犬是为了救您才失去生命的啊,所以您也应该去救他呀!您放心,如果您帮忠犬攒够积分,那么您和他会一同回到原点,也就是刚才那个时间点。”
  小一有些着急地补充道。
  “如果一直没有攒够呢?”谷樾问道。
  如果一直没攒够,难道他还要一直陪着祁鄯去其他位面吗?
  “不会的。”小一解释道,“要是过了多个位面后还是没有成功,您就可以提出退出申请,如果满足条件,您就可以离开回到您所在的位面了。”
  不管原因,祁鄯确确实实救了他一命,不容置疑,这是他欠祁鄯的,无论做什么也无法轻易回报。那么如果通过这个系统帮助他重新获得生命,那么他也就不欠祁鄯了。
  谷樾想了想,决定答应下来,毕竟答应下来也没有什么损失。
  “好,我答应了。”
  “好的,主人。那我们现在就去第一个位面吧!”
  话音刚落,谷樾就感到一阵眩晕,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等到那阵眩晕感过去后,再次睁开双眼后,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巨大无比的床上,同时,脑中也出现了关于这个位面的介绍以及他现在的身份。
  这个位面的物种是虫族,分为雌虫与雄虫,雌多雄少。
  谷樾下床走到一面镜子前,看着镜子里和他本来面貌别无二致的样子,但是却比他本来的样子多了一分强势。
  这让他想起了这个位面关于雌虫、亚雌和雄虫的描述:雌虫大多英俊武力值高,亚雌柔美温顺,而雄虫则俊美强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