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穿越重生)——六号良铺

时间:2019-11-01 09:06:07  作者:六号良铺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作者:六号良铺

  文案:
  现代高富帅一觉醒来穿到了一个陌生的古代,司云很不满。
  穿成一个被下药出嫁的男人,还是嫁过去冲喜,司云更不满。
  好在他的随身空间还在,那男人也病得不行,这日子将就将就也能过下去。
  但不久之后,司云揉着快要断掉的腰从床上爬起来,回忆起昨晚受过的累吃过的苦,欲哭无泪。
  草他妈!
  亏了!
  说好的病得不行了呢!
  .
  封家出门打仗,最后带着一身伤病回来,眼看着要不行的老大要死了。封家做足了面子帮他娶了一个妻子,坐等封衡去世,把他打仗的薪俸拿过来。
  结果他们等啊等,等来了封衡分家,封衡做生意,封衡身体转好,和他娶回家的那个男妻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封家人:“不是说好马上就要死了?”
  司云:“真不好意思啊,我老攻他就是不死!”
  1、1vs1,主受,受是直男,感情戏略慢,强势不吃亏受X深藏不露妻奴攻。
  2、金手指粗大,典型性种田文。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云 ┃ 配角:封衡 ┃ 其它:古耽新文【奉命养崽(原始)】,幻言【他的隐忍溃不成军】求收藏~
  ===============
 
 
第1章 嫁人
  盛夏,路上没几个行人,唯一几个要么来去匆匆,要么进商店里乘凉。
  一辆低调奢华黑色跑车停在路边,从中下来了一个大男孩,大男孩穿着普通的白色短袖和休闲裤,浅栗色的短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看着异常的清爽和干净。
  大男孩四下看了眼,便朝着路边的一家酒店走了过去。刚进入酒店,就有一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朝他挥手。
  “云少,这边!”
  司云看到那人,未语先笑,走了过去,“刘先生,来得挺早。”
  刘越笑了笑,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到司云面前,“云少,这是我们酒店这次需要的菜,不知道你那边能不能足量供应。”
  接过文件,目光从那些数字移过,司云没表态,而是反问道:“数量可以是可以,但这数量比上个月多了百分之五,和我们之前谈好的不一样。”
  刘越有些尴尬,干笑了两声,“这个还不是因为云少你提供的菜质量很好,吃过的顾客都赞不绝口,酒店里的销量直直上升,所以不得不每月多要一点。”
  这个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司云提供的菜味道绝佳,只是空口吃不做任何烹饪也无比美味,简直是他平生前所未见。
  刘越说了许多原因,然而等他说完,司云也没改变主意,只敲了敲文件上的数字,道:“我只提供当初合约上的数量,多余的,不给。”
  他脸上带着笑,却丝毫不让步,末了,还让刘越重新打印一份合同找时间重谈,数量不能多,这才算完。
  “叔,他不过只是一个蔬菜供应商,态度怎么这么差?”刘越身边跟着他的助理,很为刘越打抱不平。
  他们酒店很大,在许多城市都开有连锁店,酒店的蔬菜,肉类供应渠道也有数不胜数,他跟着刘越见过好几个供应商,可没见过哪个像司云这样态度差的,完全不给人面子。
  助理说完,刘越却是没有跟他一样抱怨,反而是叹了口气,“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回去多看看书!”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该自作主张的增加供应数量,“他根本就不在意这点小生意,自然就不需要迁就我们。”
  助理还是不明白。
  “你知道他是谁吗?”
  助理摇头。
  刘越:“你不知道他是谁,那总应该知道司氏集团,云少全名司云,是司氏集团的小公子,出生名门,父宠母爱,坐拥万千家产。”
  那又怎么样,和他们的蔬菜又没有关系。见助理还一副蠢样,刘越差点伸手打人,他要不是自己侄子,早就被辞了。
  吓得助理赶紧道:“他既然是集团小公子,怎么没有去家里的公司上班,反而当了蔬菜供应商?”
  说到这个,刘越也是一愣,因为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原因。
  他只知道司云是司氏集团的小公子,当初司云找上门来说要提供蔬菜的时候他还愣了好久,一个集团小公子怎么想起了当蔬菜供应商。但后来司云提供的蔬菜不知道为什么极度美味,他才把这个疑惑抛到了脑后。
  酒店外,司云打开车门上了车,把安全带系好,他轻轻的喘了口气,头疼的揉了揉额角,或许该换一家酒店了。
  司云不喜欢不守信的合作伙伴,尤其是擅作主张不做提前通知,改变合作内容的,只是刘越那人除了这一次,其他时候都还好,重新找个靠谱的合作伙伴也并不容易。
  打火启动,司云打下方向盘把车开入主车道,副驾驶上的手机响了,他按下蓝牙耳机接通。
  “二哥?”
  “今晚回家?行。”
  “对了,嫂子回国了吗?没什么,就是她前天打电话给我说想吃水果了,我空间里的水果不是比外面的好吃吗,所以她要是回来了,我就弄点水果出来。”
  司云正说着,正要拐弯的时候,一辆大车从旁边直直的撞了过来,司云瞳孔骤缩,连把方向盘往旁边打。
  “小弟?小弟?”
  “喂……?”
  黑色的小车被大车撞上了尾巴,没有减速的撞断了防护栏,最后一把撞上路边的大树,气囊弹出,留在司云视线里的只有一片灰色,紧接着便陷入了黑暗。
  昏迷之前,他只来得及暗骂一句:开车能不能遵守交通规则!
  ……
  “死小子竟敢寻死,大牛,把药拿来,就是昏着,他也得给我嫁到封家去!”
  “娘,药拿来了。”
  “给我,掰开他的嘴,把药喂下去。”
  司云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人掰开他的嘴,喂了他一肚子的药。接着他整个人便昏昏沉沉的。又梦到一群人给他换上大红衣服,在一阵敲锣打鼓中拉着他,走过了一条又一条的路,抵达了另一户人家,然后拜堂成亲。
  拜堂成亲也就算了,和他拜堂的那个人还是一个男人。
  简直荒谬!
  先不说他作为司氏集团小公子有没有人敢逼他成亲,就是要成亲,也不可能是和一个男人成亲,还是中国古代里的那种老式婚礼。
  梦里面,他眼前只看得见一片红,连和他拜堂成亲的男人是谁都没看清,只听见那人叫了他一声媳妇儿,骇得司云真正被药晕了过去。
  昏迷的时候,他模模糊糊的听到有人说什么嫁妆必须充公,既然嫁进了封家,老大还没分家,那他的钱也是封家的,必须充公。
  她们嫁进来的嫁妆都充了公,做了家用,没道理他的不能。
  给给给!
  想要就拿走!
  能不能别说了,好吵!
  嫁妆能有几个钱,司云一点也不在意。
  他脑袋疼得不行,像是有人拿小锤子在他的脑子里敲打,喉咙也痛得不行,像吃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一说话就感觉有东西在里面摩擦,嫩肉被刮得生疼,大概是吞了一斤沙。
  现在司云只想赶紧睡一觉,睡醒之后进空间喝点水,再吃几颗水果缓缓。空间里的东西很好,有一定的治疗作用,他才不想脑袋喉咙继续痛。
  只是司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水。
  来点水。
  司云想喝水,喉咙太难受了,想喝点水可能会好点。可他话说不出来,别人也就不知道他的需求。
  怎么回事?
  这医院的服务不行啊!
  司云想起了他昏迷之前的事情,差点被撞,打方向盘,最后撞到路边的树昏了过去。
  谁送他去的医院啊,找的哪家的,护士呢?护士怎么也不来看看他。
  司云头昏脑涨的想着,一边想一边决定等醒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转院。然而不管他怎么想,护士还是没有来,不仅没来,他耳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充公,必须充公!”
  “大哥,你身体不好,家里的农活就帮不上忙。大嫂又还是个孩子,能干些什么活。”
  “家里什么不要钱,吃的喝的,大嫂的这些嫁妆,用来当家用应该也行吧。而且说不得……哪天你走了,大嫂还不得我们帮衬。”
  孩子,谁?
  大嫂又是叫谁?
  什么家用,什么嫁妆?
  司云脑袋疼得不行,不知道怎么回事,护士依旧没来,而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就像是对着他耳朵吼的一样,根本不像在做梦。
  哪家医院,到底能不能管一管,在病房里大吼大叫已经违反了规定好吗?
  还有,哥哥们能不能帮他转一下院,这家医馆真的不行。
  司云皱着眉,恨不得睁开眼睛亲手把那些人赶走,让他们别吵了。或许是意念支配身体,他真的醒了过来,眼睛睁开,眼前模模糊糊一片,像是许久没有睁开过一般。
  不太亮,有点黑。
  难道没开灯?
  晚上?
  晚上的那些人鬼吼鬼叫做什么!
  司云不悦的想到,还不待他叫人开灯,突然他肩上按上了一双手,接着从那双手上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道,他整个人都被那双手拖着从床上掉了下去,砰的一声,磕得浑身发疼。
  谁呀这是!
  “大嫂醒了!”
  醒个屁!司云心中怒骂,忍着嗓子生疼也要骂出来,然而这次依旧还不等他骂出声,睁开眼睛看清抓他的人是谁,他立刻就愣住了。
  与此同时,又有一个人出现在他的视野中,那人和之前那人一样穿着一身古代的粗布短衫,长发用布条束在脑顶,黑暗中他看不清他的五官,只听到了一个虚弱但低低沉沉的声音,有点熟悉。
  “媳妇儿,你醒了?”
  C!这不就是他梦里听到的那个声音吗?
  司云情绪激动,双眼一翻,又昏了过去,与此同时,他脑子里也涌入大量记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发几个小红包蹭喜气,第一章 留言的小天使都有哦~
  被灌了药的身体就是虚!【手动拜拜】
 
 
第2章 嫁妆
  阴暗的土坯房里,一个瘦小的人影坐在破旧的木床上,床边放着两口红木箱子,箱子上贴着大红色的囍字,不仅是箱子上,房间的墙壁上也同样贴着囍字。然而房间里没有任何喜庆的感觉,甚至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寂静。
  人影半仰着头看着窗外,似乎在想些什么,他头发乱糟糟的顶在头顶,也没有整理的打算,或者说是不会整理。看了窗外许久,人影往后一倒,躺在床上彻底不动了,颇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和里面的安静不同,外面则很吵,有人用力敲打房门,挡不住的嘈杂声音从外面传来,不断的传到屋里人的耳朵里。
  “老大家的,开门!”
  “谁让你把门锁上的!快开门!”
  “老二,他要是不开门,就冲进去!反了天了,嫁到我们封家就是我们封家的人,谁给他的胆子关门的!”
  “老大,让你媳妇把门打开!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连自己的媳妇儿都管教不好!”
  “嫁妆都要充公,他也不例外,赶紧的,让你媳妇儿把门打开!”
  媳妇儿?叫谁媳妇儿呢!谁是你家媳妇儿!
  在屋里烦躁得不行的司云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几大步就走到了门口,一把拽住门把,豁的开了门。
  “能不能闭嘴,没人教过你别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别乱吵是吧!要嫁妆是吧,拿了赶紧给我滚!”
  司云大吼出声,还未变声的嗓子带着少年的清脆,高声叫起来有几分刺耳的尖利。听到这难听的声音,司云的表情更难看了。
  其他人听到这尖利的声音也安静了一瞬,封陈氏更是呆愣在原地,反了天了,刚嫁进门的媳妇儿竟然和婆婆大小声。
  封陈氏的另外两个儿媳也愣住了,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安静了,司云舒服了,但他的目光没有放在那三个女人身上,而是放在一旁靠着墙,面色有些苍白的高大男人身上,男人身体不好,可此时司云的脸色比他的脸色更难看。
  原因无他,因为这个男人就是他名义上的丈夫,他就是嫁给了他。
  封衡被司云看着也没有生气,只朝他淡淡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向还挤在门口的封陈氏,道:“娘,我和阿云成亲之后就搬出了家里,有很多家具需要添置,以后也不和你们住在一起,按道理来讲,我们本来应该住在新屋,现在搬出来,那新屋也就变成了您和弟弟妹妹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他的嫁妆可以不充公。”
  封衡不说则以,一说就说得封陈氏心肌梗塞,气喘不匀,气得不行。
  “老大!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次!”
  封衡面色不改,还真的又说了一次,“我觉得阿云的嫁妆可以不充公。”
  这可不得了了!封家其他两个媳妇儿嫁进来之后,嫁妆都充了公,没道理司云的嫁妆可以不充公,封衡这话一说话来,封家在场的那两个媳妇儿就不干了。
  凭什么她们的必须充公,司云的就能不充公?
  其实嫁妆算是私产,但在封家,就是公用的。
  二媳妇儿封林凤娇一大步上前,“大哥,你这话就说得没理了,那房子哪里算是我们的,你自己得了病不能住在那里,还能怪我们?”
  三儿媳妇封陈小凤也跟着说道:“刚才大嫂都说了可以把嫁妆拿走,你现在说不让拿,你什么意思啊,嫁妆是大嫂的,他说能拿我们就能拿。”说着,她还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旁边的司云。
  “再说了,这门亲事家里也出了不少钱,要不是你身体不好,为了给你冲喜,家里也不需要多这一份儿开支啊。”
  封衡顺着手指看向司云,小孩儿正倚着门眸色沉沉,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你真的愿意让他们把嫁妆拿走?”封衡道,“咳咳,这些嫁妆都是你自己的东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