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嘘,帝宫有兽(穿越重生)——水杉

时间:2019-11-02 09:56:48  作者:水杉

   《嘘,帝宫有兽》作者:水杉

  文案
  临死前一刻,池峻单方面和顾言铮分手了,他一爪子把人呼出去,爆吼一声,“你这颗老树精,滚边去,我受够了!”
  然后,池峻两爪子按住了丧尸皇……同归于尽。
  再醒来的时候,池峻发现,身为金系兽化异能者的他,变成了帝宫里的一只小狮子。
  而帝宫隔壁院子里的那颗树,长得极其无比的眼熟。
  于是,某只小狮子,费劲巴拉地翻过墙去,暗搓搓地在树下做了个标记。
  然后,出征在外的某少将,看着脚背上陷入了沉思……
  内容标签:星际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峻,顾言铮┃配角:狮子┃其它:小狮子
 
 
第1章 这树我要定了
  池峻趴在冰冷冷的地面上,默默地盯着阻拦他出去的无形屏障外的控制台。
  要是以前兽化状态的他,只要稍微动动爪子就能完美解决这个玩意。
  但是现在……
  他曾经大且厚的雄狮爪,此时是两个毛乎乎的小狮爪子不说,还几乎都要断掉了,血肉模糊得特别惨。
  而且,最疼也不是他的爪子,而是他的五脏六腑和全身骨骼,简直就像是揉碎了再展开一样。
  这种程度的伤,已经让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承受不住,早池峻穿过来之前,就死掉了。
  而自爆炸死了丧尸皇的池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拯救了最后的人类积了福,穿到了这个刚死去的小狮子的身体当中。
  此时,这身体中还残留着原主临死之前的那种死寂和绝望,让池峻适应了很久才勉强能够抬一抬脑袋,琥珀色的眼睛也从外面的控制台转移到了不远处的一支治愈剂。
  记忆告诉他,那是一支强效治愈剂。
  要想活下去,必须吃掉它。
  距离那支治愈剂大概有成年人两三步的距离,但是这两三步就好像是生与死的距离,某只全身已经软趴趴的小狮子,只能一寸寸地蹬着后腿贴着地面往那边挪动。
  仅仅是这么小幅度的动作,也让地上的池峻疼得浑身抖动,恨不得趴在地上永远不再动弹,琥珀色的兽眼当中冒出了可疑的水迹……
  以往他受伤的时候,身边总会有个人在他还没感受到疼痛之前,就眼明手快地给他治疗。
  池峻以前虽然没少受伤,但是他能体验到的也就只有伤口迅速愈合时的细微麻痒,还有某人的力量覆盖他的皮肤时的生机勃勃。
  所以,他每次杀丧尸都杀得特别的过瘾,因为有顾言铮那个坚实的后盾,他无所顾忌。
  顾言铮……
  池峻趴在地上想人。
  脑袋里面首先浮现的场景,就是他两爪子抓着丧尸皇自爆时候,顾言铮那张惊愕和难以置信的脸,还有那一声痛彻心扉地怒吼。
  麻蛋,更疼了。
  池峻伸舌头舔了舔嘴边的毛毛,毛耳朵抽动两下。
  池峻努力地去想一些愉快的事情,比如,末世爆发后第一次看到顾言铮时的场景。
  那时正值夏天。
  那棵由顾言铮变化的高大无比的银杏树,从城市的另一端,一路甩着无数的根须,扒着车辆高楼,用锋利如刀的银杏叶片杀着围绕过去的无数丧尸,混着落地时duangduang地声响,朝他住的地方跑来。
  那场面仿若救世主降临威猛无比,也异常的……喜感。
  茂密的银杏树落定在楼下,朝着他家阳台探过来。
  当池峻听着那棵看起来数百岁的银杏树,顶着一树翠绿的叶子,用熟悉的声音叫他的名字时,不自觉地回应了一句话。
  “言铮铮,你这真是绿云罩顶啊。”
  “……”
  顾言铮那棵树当时就抖了一下,挑破了他家阳台,甩了一地绿色扇形叶子,根须戳飞了扑过去的几只丧尸。
  想起这场景的某只小狮子不厚道地笑了。
  顾言铮当时指定气着了。
  这笑牵动的身体有点疼,但是鼓着这点笑劲,池峻终于挪动到了治愈剂的跟前。
  两只小狮子爪是别指望了,池峻艰难地低下头,张开嘴巴,用尖锐的牙齿咬开了治愈剂,池峻张开受伤的两狮子爪,顺势往地上一趴,直接歪着头去舔,破碎的治愈剂刮伤了舌头,但是很快治愈剂的效果上来了。
  疼得池峻眼前一黑,差点没昏过去。
  强效治愈剂是激发身体的潜能,以数倍的疼痛为副作用起效的。
  和顾言铮混合了木系异能的治愈能力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某只小狮子四肢张开地趴在地上,一边疼得直抽抽,一边看着小狮子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幸亏这治愈剂的治愈效果还是可以的。
  外伤恢复的很快,但是内伤实在严重,在经历了一番挠心挠肝的剧烈疼痛之后,地上某只狮子垫,终于颤巍巍地动了动,挪动着狮子爪站了起来。
  等到治愈剂副作用的效果全部退去,池峻精神抖擞,晃了晃一身的毛毛,伸伸腰,扬起脑袋,非常威武地张嘴叫了一声:“啊呜!”
  声音非常清脆稚嫩,就是一只没长大的奶狮子。
  和池峻兽化时的雄狮状态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池峻抬起一只厚爪子揉揉脸,抬头看向了无形屏障之外的控制台。
  身体不疼了,他的注意力也终于转移到了他现在所处的状况上来。
  脑袋里面残留的记忆不多,但是有个记忆非常的深刻。
  关着他的这一圈无形的屏障,是帝国监狱最高等级的防御装置,只要一靠近,就会释放强大的能量攻击,之前小狮子受得伤就有半数是这屏障弄的。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帝宫的禁区。
  一个专为关押帝国小皇子而开辟的禁区。
  这里没有监控也没有人类守卫,但是有无数机械兽。
  池峻转着脑袋打量周围,这里非常空旷宽大,四面都是墙,一目了然。
  除了他这只小狮子,他并没有看到什么机械兽,也没有看到那个被关起来的小皇子。
  大概那小皇子在别的什么地方关着,池峻猜测。
  确定周围真没什么人之后,池峻尝试调动力量。
  他原本就是金系的兽化异能者,兽形状态是雄狮。
  这穿越过来,勉强也算是物种没变?
  侥幸这小狮子原本就有些金系力量,只是非常散乱的充斥在骨骼间,池峻花了些功夫,终于将这些力量集中到一起,压缩凝聚成了一个果冻状态的小小能量核。
  可惜,虽然感受到了金系异能的力量,但是不知道哪里不对,他没能变身。
  池峻倒没有沮丧,死都死过一次了,现在能活着已经是很大的幸运了。
  这关押小皇子的地方,池峻怎么想怎么觉得是个监狱。
  监狱自然是用来越的。
  他需要出去。
  池峻的视线再度转向了那个控制台,稍稍抬起了他的小狮子爪。
  眼见着那个金属材质的控制台在他的视线下,闪过一丝电光,逐渐地碎裂瓦解,困住他的屏障也随着失去效果。
  池峻甩了甩爪子,狮子爪的软垫轻轻地落在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而在他的小狮子爪落在原本的屏障范围外的一瞬间,原本平整的高密度合金地面突然如同波浪一般涌动,瞬间组装成数个庞大的机械兽,朝着他凶悍地咆哮。
  大有一副他如果走出圈定范围,就立即扑过来把他撕了的感觉。
  “……”
  池峻默默地收回了落到了外面的狮子爪。
  ……他大概猜到这只小狮子之前是怎么受伤的了。
  在他收回爪子之后,那几只机械兽如同流水一般,重新融入了合金地面,整个空间立即变得空荡荡的,仿佛从来没有东西出现过一样。
  这就有意思了。
  池峻咧咧嘴,圆圆的狮子耳朵动了动,然后抬起毛爪子再度落在了外面。
  落爪,机械兽出现。
  收爪,机械兽消失。
  再落爪,机械兽再出现。
  再收爪,机械兽再消失。
  …………
  如此往复了十数次之后,池峻收回了爪子,乖巧无比地蹲在范围内,低着脑袋,兽眼认真地盯着地面。
  经过多次的金系异能探入,他发现地面上的高密合金中刻印着无数独立的复杂繁琐的纹路,纹路中蕴含着力量,而在每次他的爪子落在地面的时候,这些纹路就跳跃起来,调动高密合金形成机械兽。
  至于机械兽的攻击力如何,他不做尝试。
  大概是一爪子就能把小狮子呼成全身骨骼寸断的程度。
  若想出去,除非拆掉地面上那些看不见的纹路。
  某只小狮子蹲在那里,把异能凝聚成刀探了进去,大刀阔斧地去拆那些纹路,一路连劈带砍,毁掉了那些纹路,一众的机械兽就那么失去的效用。
  再次把狮子爪落在外面的时候,平整的地面没有任何反应。
  池峻突然感觉这监狱越得似乎有点简单。
  确定了几次之后,池峻走了出来,在空旷宽大的地方转了一圈,四面都是平整的高密度合金墙壁,看不出任何出入口的痕迹。
  池峻蹲在了某一个方向的墙壁跟前,伸出毛爪子按了上去。
  墙壁无声无息地被按出了一个洞,池峻警觉地耳朵听了会,异能围着周围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纹路之后,从小洞里面钻了出去,顺便又把小洞给堵了回去。
  这关押小皇子的地方地形非常的复杂,池峻一路上不知道按出来多少洞,解决掉了多少机械兽,终于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池峻蹲在地上,忽闪着那只前爪子进行放松。
  这一路过来没有发现同样被关押的小皇子,稍微有那么点遗憾。
  ……多好的一个大腿。
  池峻回首看了一眼关押他的建筑,摇晃着小身体,埋在高高的草地里,颠颠地往城墙方向跑。
  在转过了这处偏僻的建筑之后,迎面就看到了城墙外的一树金黄。
  距离有些远,但架不住那一树金黄灿烂夺目。
  池峻的狮子爪一软,扑倒在地,趴在地上奋力地仰头看着那边,一双兽眼当中闪满金光。
  那轮廓,那色泽,那气度,这树太特么眼熟了!
  无论如何,那树他要定了。
 
 
第2章 摇钱树的气质
  池峻扑腾着爪子爬起来,连扑带跳得飞速往那棵银杏树的方向跑。
  秋日的阳光透过微黄的草尖落在小狮子的皮毛上,带着绒绒的光晕,轻快地就仿佛草原上跟在大狮子后面练习捕捉猎物的小狮子。
  距离那树越近,池峻越是兴奋。
  末世七年他不知道把这树上下看了多少遍,摸了多少遍了,这树的每个枝丫每块树皮他都清楚不能再清楚了。
  池峻越发地确定那树就是顾言铮,穿梭地颠颠小步子轻松得不行。
  直到他被宫墙挡住了去路。
  帝宫这宫墙的材质不同于关押他的建筑,是掺杂了高密合金的强力混凝土建造的,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他的爪子估计是无法洞穿的。
  池峻转着脑袋看了一圈周围,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什么危险,他便准备爬墙。
  爪子刚落在城墙上,一股危机感骤然冒了出来。
  末世七年养成的警惕性让池峻猛地就地打滚,金系异能甩向了身后,堪堪制住了一只巨型的机械兽。
  机械兽携带的武器已经蓄能,蓝幽幽的光看起来有些渗人。
  幸亏机械兽主体是金属材质,不然池峻大概要再尝试一次死亡的味道了。
  随着金系异能深入机械兽,池峻再度发现了之前所见过的纹路,他当机立断直接搅乱了纹路。
  机械兽再度如流水一边崩塌,化成一张高密合金卡掉落在了地上。
  池峻脑袋上顶着干草屑从地上爬起来,爪子扒拉了两下卡片,对这奇异的金属结构展露了微末的一点兴趣,转而又去爬墙。
  墙的那一边可是有他家银杏树!
  没有什么比去找他家那树更重要。
  与此同时,帝宫警卫处的值班警卫蓦然发现,多少年没出过状况的帝宫防御体系,居然闪烁了红灯。
  值班警卫恍惚了一秒,惊慌地拉响了警报。
  一时间,帝宫所有的机械兽全部启动,进入了戒备状态。
  而此时池峻已经踩着合金卡包着爪下形成的尖刺,费劲巴拉地窜上了宫墙,在众多的机械兽出现之前,翻了出去。
  不管帝宫内形成了怎样的混乱,某只小狮子愉悦地啪嗒啪嗒地踩着金属爪底板,穿过一路险峻的山石,朝着另一边高耸的围墙方向跑。
  等终于跑到了这边的围墙下,池峻仰头看着那一树的金黄,试探性地对那百年银杏树叫了一声,“啊呜?”
  那棵百年银杏树屹立在墙壁内,没有丝毫反应。
  池峻动了动尾巴,有些不安。
  顾言铮虽然是木系可树化的异能者,但是绝不是真的木头,他这么地爬过来还吼了一声,按理说不应该没有激起顾言铮的反应。
  池峻抖擞精神,再度翻过了眼前的这道墙壁。
  这道墙比之前的宫墙平和的多,没引出来什么怪模怪样的机械兽。
  池峻眼巴巴地看着。
  百年银杏树就在他前面了,和顾言铮一模一样的树身,一模一样的枝丫,还有一模一样的秋冬季节就会变成金黄色的满树扇形叶子。
  唯独没有顾言铮见到他时该有的反应。
  池峻一步步地走过去,抬着狮子爪要碰触树身,意识到爪子上还包着合金钉子,池峻甩了甩爪子,露出了爪垫,按在了银杏树身上,轻轻拍了两下,“顾言铮?”
  银杏树没有反应。
  池峻半站起身,把另一只爪子上的高密合金甩掉,也按在了银杏树身上,脑袋凑近歪了歪,自然而然地用毛乎乎的软耳朵在树身上蹭了蹭,再度叫道,“言铮铮?”
  以前,他兽化变形成一只雄狮的时候,但凡他这么蹭两下树身,某棵高大银杏树就有反应了,会簌簌地抖两下枝丫,然后变成人形抱住他的大脑袋,狠一顿揉搓,再慢慢地撸他的毛,捏他的大爪子……给他烤肉烤鱼煮面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