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小凡高/弘杨]少年记事(声入人心同人)——芸子熊猫

时间:2019-11-02 10:39:21  作者:芸子熊猫

 =================

书名:[声入人心|小凡高/弘杨]少年记事
作者:芸子熊猫
文案
高·暖心直男现场自弯·杨
黄·酷盖表演在线拒绝·子
 
黄子弘凡×高杨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黄子弘凡,高杨 ┃ 配角: ┃ 其它:
 
  ☆、01-07
 
  1.
  那天,张超收到一条来自高杨的微信。
  当时他刷微博刷得正嗨,点开消息时还有些心不在焉。心里满是莫名,嘀咕这位小高同学闲来没事怎么还能想到要来骚扰自己?
  然而眼珠微动,短短两行字飞快地扫完,他顿觉大事不妙。
  「张超,下午有空吗?我能给你打个电话吗?」
  张超当即拨了微信电话回去,铃声没响两秒那头就接了,他忙问“怎么了?你出什么事了?”
  高杨没回话,只一句话不说沉默了很长时间。
  张超“喂?”了半天,久到以为是自己信号太差,正准备挂断电话重新再拨一次过去。
  高杨却忽地抽泣了一声,吓得张超差点手机都没能拿住。
  “你……”你在哭?
  张超不敢问出口。
  他能感觉到对方的不对劲,从打个电话还要客客气气征求自己意见开始就知道他一定碰到了什么棘手的难事。
  可即便这样他也没想到高杨会哭。
  那个情绪管理和表情管理几乎能与AI媲美的高杨,怎么可能这样失态地哭?
  心不禁紧了紧,张超无声地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地试探:“高杨,怎么了?”顿了一秒,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他又结巴着补了一句,“不会是想想想我了吧?”
  说罢,他憨憨地笑了两声,试图活跃气氛。
  可高杨没笑。
  这要是平常,他至少是会嗤之以鼻报以冷笑的才对。
  张超挠挠头,心里一整座难山难。
  小高同学想打电话但不想说话,这该叫他怎么办才好?
  他只好尴尬地开玩笑,说高杨啊我可是用着流量呢你稍微省着点花,又说平时不总见你和黄子聊个不停吗怎么今天不去查岗他了?
  忽地,耳边高杨往肺里吸了口气,哭得太凶还带着两个我见犹怜的抖,听得张超的心和手指一起纠拧成一团。
  “阿黄他……”高杨的声线也带抖,听得出他在努力忍着不让自己的情绪太过外泄。但他接下去说,还是不可避免地让那堵好不容易筑起来的砖墙轰然坍塌下来——
  “我跟他告白了,他拒绝了……”
  2.
  张超没时间吃惊高杨这句话里庞大的信息量了。
  只知道自己必须立刻马上采取措施让高杨把这些拼命压抑着的苦水倒出来,越快越好,他自己做那个垃圾桶都好。
  好在他和高杨目前在同一座城市,虽然距离很远相见还是得花上两个小时时间,但他管不了这么多,随手在大众点评上找了一家火锅店,征求过高杨意见把身边正巧约了晚饭的蔡程昱也一起拉了过去。
  高杨这人太会藏,电话里说不清楚,怕是他稍微冷静了一些后会反应过来丢人,如果那样就再也别想抓住他了,到时候这只羊轻巧地转过身,撒腿就跑,还要粉饰出一片天下太平,死不认账,把这通几乎能等同于求助电话的微信一脚踹到车底。
  他肯定会继续把所有心事都一股脑地压在心里。
  也不怕憋出毛病。
  张超一路上和蔡程昱紧锣密鼓地讨论。
  高杨和黄子弘凡关系好,这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梅溪湖36个兄弟谁和谁都关系好,大家插科打诨、沙雕互怼,完了之后清风明月、抱负理想,无话不能说,无话不可谈。
  要说有谁对谁偏心更好了些,黄子弘凡确实相比之下更黏高杨,而不食人间烟火如高杨,对待黄子也确实比对别人更敞开了一点心扉。
  但这就是某人“告白”的理由吗?
  甚至……
  原来黄子弘凡还能拒绝高杨的吗?
  张超蔡程昱四目相对,小小的眼睛里写着大大的疑惑。
  3.
  高杨比张蔡两人到得早些,蔡程昱微信里拉了个没起名字的临时小群,在里面叫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先把菜点起来。
  高杨顺从地回了句好,但至此开始突然人间蒸发,任凭蔡程昱怎么说笑都再也没回过话。
  张超如何不知他的尿性?拍了拍一脸不知所措的蔡蔡,手按着他的肩长叹了口气。
  “我们等下先尽量别提黄子。”他道,“他肯定痛着呢。如果想说他应该自己会说。”
  蔡程昱点点头,脸上化不开的担忧。
  高杨坐的位置很好找,进门直通通最深处。
  他戴了顶黑色的鸭舌帽,上身被兜在宽宽松松的黑白撞色卫衣里。脸上没有口罩,眼睛眼角都红着,他神情茫然又空虚地发着呆。
  张超一眼就看到了他,一个多月没碰面却是第一次见高杨这么苍白脆弱。他扯了把蔡程昱,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桌前。
  高杨抬起头,轻飘飘地笑他们:这么拘谨干什么?好像我是你们的教导主任。
  蔡程昱咧开嘴也笑了笑,刚准备往高杨身旁一坐,却被张超拍了脑袋。
  我坐!会疏导人吗你就坐?
  蔡程昱翻了个白眼。但也知道高杨面前自己的作用绝比不上张超,于是攻击仅限于白眼,他还是听话地让出了座位。
  4.
  果然,高杨会藏。
  一见着人,方才那股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忧愁劲转眼就不见了。
  他倒是还会招呼着大家吃东西。三个还在长身体的小伙子眼都不眨瞬间扫荡光四大盘牛羊肉,高杨不停地往锅里涮肉,一只手从头举到尾从未停歇过。
  但张超看得真切,这人往自己碗里放吃食的次数十根手指头就能数清楚。他听蔡程昱东拉西扯时嘴边总是在笑,但他的魂一句都没听这些好笑话。
  他们面前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一个照着程序精密运转的微笑仪。
  他只好用眼神暗示对面的蔡程昱:别沙雕了!羊儿都没机会倾诉了!
  蔡蔡委屈:他不说沙雕还能聊啥?
  张超一愣,倒也是。
  要是让他找话题,他想到的也只能是上次聚餐时发现朋朋瘦了的事。梁朋杰腿细成竹竿,连婴儿肥都快褪干净了,但那次聚餐是1975四个人的聚餐,里面有黄子,不能提。
  他还想起来前两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了大型歪歪直播现场,和粉丝语音聊天,场面混乱得一发不可收拾。
  但其实这事也不太能提,因为想出这种鬼主意的还是黄子,是他一天到晚抱怨直播的弹幕有延时不能满足他的妙语连珠。
  想来想去,最近围绕着自己发生的每个故事里几乎都有黄子弘凡阴魂不散。
  张超叹了口气,没得说了。
  这下连蔡程昱都发愁,他焦急地往嘴里塞着土豆,心说莫非因为他在场,高杨自闭了?
  一顿饭磕磕巴巴地继续了下去。
  可真当这顿火锅临近结束,在张超以为他们要憋着自己所谓的安慰毫无作用地同高杨分别了的时候,强颜欢笑了一整场的小羊却再也撑不下去了。
  他闭住眼睛,慢慢把额头靠在张超肩上,是累极了似地长长呼出一口气。
  他肩膀抖了抖,震动透过肩骨传到张超手上。他意识到原来那吁气不是如释重负——张超展开手臂把高杨揽进怀里——那是高杨在做最后的努力,不想哭。
  可他终究还是没能忍住。
  “张超,我好难过啊。”
  汹涌的情绪百转千回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高杨把头埋在张超的肩头,两只手纠缠着他的衣服。
  5.
  总结来说,事情其实不长。
  ——高杨为黄子弘凡弯了,但后者没有接受前者的告白。
  6.
  值得声明的是,高杨百分百是被黄子掰弯的。
  那这之前,他的注意力只会分给好看的小姐姐,那些对未来的肖想里,和姑娘恋爱、结婚、生子,一切再正常不过。
  他从未想过以后会和一名少年携手共度的可能性,更没考虑过对方是自己好兄弟这一条天方夜谭。
  直到有一天,黄子在和他酒杯相撞时分享了一个秘密。
  他说,他有过男朋友。
  高杨被这话激得一下清醒过来,瞪大眼眸望着他,黄子弘凡却揉着眉心笑起来:怎么?没想到啊?
  高杨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重新找回声音:所以……所以你喜欢男生?
  黄子大方地一点头,坦诚得让人发慌:从小就这样,改不了。
  但高杨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明明……这人看起来根本就是“黄宇直”。张超平时最常挂在嘴边的话还是“黄子弘凡你真是个无药可救的死直男”呢,怎么这么一个死直男、黄宇直,说弯就是弯的了?
  黄子弘凡晕乎乎的还有些上头,他一把呼上高杨的脑袋,把人当小动物似地揉了好一会儿,然后他低笑了声,也许是在宽慰他:“不过你也不用紧张,兄弟和喜欢的人我分得清,和分辨男人女人一样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而且我以后不会谈恋爱了,放心吧。”
  高杨酒也多了,混沌的头脑转不动,想不懂对方为什么叫自己“放心”。
  两人那天记不得是谁搀扶着谁从大排档里走出来,天旋地转地回到酒店,爬上各自的单人床整个断了片。
  可就算断片,高杨也再也忘不掉了。
  黄子弘凡喜欢男生。
  7.
  高杨和黄子弘凡关系好。
  是那种语音电话最长能打12个小时,几乎从早上刚睁开眼就能连上线的好。
  他们会连麦看电影、看综艺,打单机游戏也要开着对方的声音拌嘴,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在两个毫不相干的界面上津津有味。
  他们还一起弹钢琴,一起写歌。其中一首有词有曲,他们拜托川哥指点了几番编曲,两人和声一配,完成度之高几乎都能录音发专了。
  他和黄子弘凡总有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却只有两人自己能明白的默契,也不知为什么。
  高杨偶尔一件件地回想起来,深深怀疑自己大概是真的闲得慌,不然这些没头没脑的无聊事他干嘛要记得这样一清二楚?
  
 
  ☆、08-10
 
  8.
  比如二月的时候他在上海有一天休息日,大概是某人嘲笑自己老大爷的次数太多,高杨鬼使神差,难得没在宝贵的休息时间里宅成一滩。他戴上帽子和口罩想自己坐地铁,反正没事做,干脆出门看一场电影吧。
  当时的心情介于文艺和矫情之间,他知道黄子其实也在上海,但他不准备约,甚至想等一部电影结束之后再拍个票根好好跟他嘚瑟。
  说不定到时候一天没出门的人反倒是他了。
  高杨是这么想的,人在地铁上了,却没想到黄子竟然发来了信息。
  在干嘛呢?
  “……”高杨语塞。
  说实话就等于直接谋杀了自己刚才的计划,他理该编些什么。然而思绪绕到空中转了个圈又落了回来,可是讲道理,他有什么必要非这样做不可呢?
  他于是实话实说:我去看电影,地铁上。
  黄子乐了:几号线上?我也在地铁上!
  两人报点互通了位置,又结合各自的目的地稍一合计。
  黄子说:你等会儿换乘跑快点,我们说不定能碰上。
  不知怎的,高杨被他这么一提也攀上些跃跃欲试。
  他一边嘲笑了黄子弘凡有病,一边却抬头打量起站点,哦……还有三站,阿黄那是四站,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到了换乘站,高杨破天荒真的跑了起来。
  黄子弘凡在微信那头叽叽喳喳地实时播报:我的车动啦,下一站就到了,好多人涌到门口哦,就快到了,你在哪儿了,我车都停了,你来了没……
  这一站的换乘距离很远,高杨憋着口气尽量快地赶,看着不断冒出来的文字泡,顾不上回复。
  我在车尾,你快来!
  高杨等不及自动扶梯,两条腿小马达似的交替下着阶梯。
  此时,黄子坐的地铁堪堪停稳,黑压压的乘客一股脑地涌出来,高杨被路过自己的一个个肩膀撞得头昏脑涨。
  车尾?哪头是尾?
  他胡乱推理出一个方向,躲着行人在人群中逆流而上。
  下车的乘客渐渐散开了,高杨松了口气,但仍旧没在微信上搭理黄子弘凡。他距离车尾还有挺长一段路要走,车门却没多久就要关了。他想,大不了就先跳上车吧,在车厢里慢慢挪也总能和人碰上的。
  正想着,列车提示音嘀嘀嘀地响了起来。
  高杨叹了口气,遗憾到底还是没能完满地和黄子接上头。
  他垂下头准备回微信,脚下迈步,几乎就要踏上地铁。
  却不想手腕被人拉了一把,他猛地转头,对上黄子弘凡晶亮亮的黑眼珠。
  “高杨你白痴吗?我说我在车尾,你卯着劲往哪儿跑呢。”
  “……”高杨脸烫了烫,心说他这不是没有看到地铁的行进方向么。
  但脸已经在黄子跟前丢了,再说这些只会显得自己斤斤计较小肚鸡肠。高杨没回嘴,看了眼紧紧关上的车门,一切尽在不言中。
  “呃。”黄子果然接收到了他无言的吐槽,“是可以先上去。但一直看不到你人,你又那么久没回消息,鬼知道这样下去会不会错过,只能我大发慈悲地下来找你了喽。”
  他越说越理直气壮,末了,还把一只肘架到高杨肩上,得意洋洋地开起嘲讽:“然后就看到某人在人群里拼了命地在往反方向钻。”
  高杨白了他一眼,把人从自己肩膀上抖下来。
  黄子弘凡干的好事,现在整个地铁站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高杨忍不住在他腰窝戳了一记:“两分钟之后才来下一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