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文野/双黑他人即地狱(文野犬豪同人)——八啾

时间:2019-11-02 10:42:40  作者:八啾

 =================

书名:文野/双黑他人即地狱
作者:八啾
晋江2019-10-30完结
当前被收藏数:111 营养液数:10 文章积分:824,926
文案
中原中也收到一封印着深红鸟居的神官招聘,于是中原干部把这封垃圾邮件右键删除,继续快乐工作。
四个月后,太宰治便得到了中原中也病逝的消息。
是给基友阿律的生贺0v0私设颇多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刚合作完+两方大佬暂时关系还可以
谢机油不杀之恩!!!逃逃逃
 
内容标签: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太宰治,中原中也 ┃ 配角:侦探社 ┃ 其它:盆友嗑双黑吗!!!
==================
 
  ☆、太宰的场合
 
作者有话要说:  是给阿律的生贺!!
我这个咕咕咕从去年写到今年我也是咳咳咳咳咳
谢基友不杀之恩
  【他人即地狱。】
  “什么意思?”小男孩问女子。
  “这句话的大概意思,指的就是不要太过于相信别人。相信任何人都不如相信自己,如果辨别不好身边的人,觉得他或她是你最信赖的,然后相信错了人,这之后又背叛了自己,并背着你说出不该说的话,做出不该做的事...那么,便可能会带来如同自己下地狱般的后果。”女子笑眯眯地理了理身高刚到她腰部的小男孩的头发,“要好好记住哟。”
  小男孩皱了皱眉,努努嘴,从女子手中拿过了他的小礼帽:“我才不会这么蠢呢。”
  “是呀,我们中也最聪明了。”妆容精致的女子笑容恰到好处,艳红的指甲轻轻点了点小男孩高挺的鼻梁,“所以,要好好地成长起来,然后活下去。”
  “别相信任何人,中也。”
  【别相信任何人。】
  一、
  办公室的日历显示今天是3月1日。
  “嗯?你是说那个小矮子没啦?”黑发黑眼的青年歪了歪头,裹了绷带的两只手呈交叉状挡在胸前,后退两步,夸张地吸气道,“你是说,就像昨天夏日祭的烟花,啪——嘭!地一下,消失了——没啦?”
  国木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将手里的一沓文件摔得啪啪响:“我很确信我的话没有半分错误,太宰。”
  “你的前搭档,近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港口黑手党干部,在横滨呼风唤雨、近乎是横行霸道的中原中也。”扎着小辫子的严肃男人撇了撇嘴,“昨天被确认死亡。”
  侦探社里头的人也不多,今日值班的除了这两个此时音量极高的男人,就剩下了慢悠悠上着指甲油的与谢野晶子、以及从进门开始便没有停下搬运文件的中岛敦。此时一丝不苟的女人被这个可以说是惊人的消息吸引了注意力,而一直任劳任怨的银发少年也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吞吞吐吐了半天,用一种极其诧异的语气道;“中原先生......去世了?”
  国木田烦躁地摘下眼镜,拿过桌上的手帕擦了擦:“你们怎么都用这种态度?这可是一大早从那位【森先生】那儿得到的消息。”
  “芥川传递的消息。”国木田道,“至于可靠性,我觉得中岛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
  “啊...是的。芥川君是一个很可靠的人。”中岛点点头。
  太宰歪了歪头,挠挠下巴,语气里好像带着一点遗憾和无可奈何:“哎呀,这下子可不好玩了。漆黑的小矮人呀...”
  他望着侦探社外面那一小片木椿,眼底黝黑。
  只不过那种可以被称作【恍惚】的情绪好像就持续了一秒不到。青年伸出手在国木田刚刚扔下的文件里翻找了一下,接到任务随随便便看一眼,笑容不羁玩世不恭,轻轻松松地两手一夹写着任务的小卡片放在风衣口袋里,向着中岛挥挥手:“敦君~出任务去啦。”
  中岛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直起了身子:“好的,太宰先生!”
  “喂...!太宰!”国木田无奈喊道,“记得登记!”
  “安啦安啦~国木田君你怎么还是这么老妈子啊,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哦~”
  “谁要你关心了啊!给我好好出任务!”
  “知~道~啦~”
  国木田独步仿佛是如释重负一般地向后一靠,将自己安安稳稳地窝进了躺椅里。半晌,他拿起了那一沓被恶劣的青年翻乱的文件,一份份整理好,再一份份核查过去,完工后不由得哼笑一声。
  “嘴上说着不在意...还不是去港口了。”
  中岛惴惴不安地跟在那个背影之后,看着那人潇洒的风衣在半空中划过一个优雅的弧度,踌躇了许久,小心地筹措着词句问道:“太宰先生...中原先生他...”
  “嘘。”太宰回过头,浅浅地笑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头满满的都是愉悦,“我的好搭档,哦不对,是前——搭档,那个漆黑的小矮人、帽子精...可终于不能来烦我了。所以,这种开心快乐的事情,就让我一个人悄悄地高兴一下?”
  中岛梗了一下,试探道:“您真的...不伤心?好歹...还是前搭档呢。”
  黑发的青年背着手,绕着不安的银发少年转了一圈,直将中岛看得浑身发毛,高深莫测道:“是啊,我很伤心的。”转而朝着少年眨眨左眼,笑眯眯地向一旁路过的高中少女放了个电,在少女通红的面容里,又哼着他那首音调诡异的自杀之歌愉快地走远了。
  “呜哇!太宰先生您等等我啊!”中岛急急忙忙地冲过去,而青年步履轻快,早就消失在密密匝匝的人群中。
  “这可糟了啊啊啊!!”银发的少年发出一声哀嚎,在转角抱头蹲下,“根本不知道去哪儿出任务啊!委托书在太宰先生那里啊啊啊!!”
  而有一点是侦探社的同僚们都知道的——太宰治,出门不怎么带通讯设备。
  所以,银发的少年头上的阴霾更重了几分。
  然而也不知是颓废了多久,蹲在地上的少年突然感受到头顶被阴影所笼罩。还没等他抬头看,头顶便传来熟悉的声音:
  “在这摆这副丧气的模样...是给谁看?人虎。”
  冷冰冰的嗓音,那种独有的金属气质和漠然的语调......是芥川!
  中岛倏地抬起头,眼睛锃亮地看着瘦弱的黑发青年,那模样仿佛是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狗找到了主人,亮晶晶的眼神看得芥川右手虚虚成拳,在唇边轻咳了一下。不过一瞬间的出神不会使忠心的黑手党恶犬遗忘来意,他正了正神,先是打量了一下周围,继而轻轻皱眉问道:“太宰先生呢?”
  “太宰先生啊...”
  眼看着银发的少年又要郁闷地把头埋下去,淡漠青年的眉皱得更深。他了然地微微摇头,继而语气更加不善:“你又跟丢了?真没用。”
  “嗯...”中岛颓废地把头埋得更深,头顶的阴影和怨气几乎冲破天际。
  “算了。”芥川沉思片刻,平静道,“给你也是一样的。”
  “诶?”
  芥川把一个黑色的编织手提袋塞给他,难得踌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用他独有的嗓音缓缓陈述:“中也先生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吧。这里面...是当初中也先生特意交代过的,要给太宰先生的东西。”
  给太宰先生的东西?中岛疑惑地接过这个薄薄的袋子,暗自掂量了一下。总感觉就是一本小本子和一些文件这样的...
  “别打开看。”芥川厉声警告,“只有太宰先生可以看。”
  “哦!我会给太宰先生的!谢谢你芥川君。”
  两人相对无言了许久,芥川率先开口:“没什么事我走了。别打开看。”
  他冷冷地丢了一记眼刀给中岛。
  接收到讯息的银发少年重重点头,缓缓抱紧了手中的袋子,发出喀拉拉的声音:“不会的,我肯定会把它交给太宰先生。”
  “那个芥川君...”在收到黑发青年疑惑的一个眼神、并发现对方似乎也暂时没有离开的想法之时,中岛挠了挠头,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开口问他,“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的关系,真的很差吗?”
  芥川沉默。
  过了许久,久到中岛都打算不好意思地告别之时,他方才缓缓道:“我想...应该...没有那么差。”
  “他们曾被冠以【双黑】的名号,被地下世界敬畏了那么多年。”芥川顿了顿,有些迟疑,“从我的角度而言,至少没有人...会愿意和一个自己真正讨厌的人、而被别人看作几乎是一体那么多年的。”
  “东方有一句话,叫作【逝者如斯夫】。”黑发青年的眼神出现了少有的空茫,“我们所有人都尊敬中也先生。”
  芥川君今天少见的话多啊。中岛想。肯定是因为中原先生去世的缘故。
  “走了。”似乎是把想说的话尽数说完,芥川又变成了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手党,言语冷漠,转身走远。
  “...哦!”银发的少年还没从刚刚的念头里脱身出来,呆立了很久,直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芥川也早已消失在视线中。面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远处则是朝他挥手的太宰治。
  “敦——君——!你怎么回事啊?我任务都完成了你还在原地愣着。”给了少年一个暴栗,收到“痛痛痛”的惨呼后,太宰治绕着手足无措的中岛敦转了一圈,啧啧了几声,“你业务能力不行啊敦君,会被扣工资的哟——如果社长知道的话。”
  “那个太宰先生,”银发少年把手中紧紧抱着的编织袋递给青年,“这是芥川君刚刚给我的...说是中原先生安排过的,一定要交给您的东西。”
  “哦?”青年的眼底又开始出现了那种黝黑的光芒,“有点好奇呀~”
  他伸手拿过袋子,掂量了几下,一边嘟囔着“小矮子搞什么鬼”,一边拆开封口,往里面瞧了一眼。
  一瞬间,他脸上那完美无瑕的笑容僵硬了一下。
  “怎么了太宰先生?”一直观察着上司一举一动的中岛紧张问道。
  黑发青年默默关了袋子,封了口,然后将袋子扔到地上踩了踩。
  “小矮人把他的定制西装账单寄给我了!”他愤愤道,桃花眼里恼怒满满,“付款人那一栏写的还全都是我的名字!”
  “哈——??”
  二、
  【12月21日晴
  我又碰到那个混蛋了。
  照理来说早就应该滚得远远的青花鱼,又带着他满身的臭味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前脚还跟老下属们打得欢乐,后脚就大半夜的跑到我的公寓楼下——鬼知道他怎么还没扔掉备份钥匙,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打开大门。时隔这么多年身上的鱼腥味还没散,家里的阿岚看到这家伙照样撒娇撒得欢。
  ...可去他妈的吧。】
  “哟,太宰回来了。”
  作为社里唯一能打又能奶的大佬,与谢也笑靥如花,头上精致的蝴蝶发卡展翅欲飞。女子试图整天摸鱼,并向中岛敦发出了爱的关怀:“有受伤吗,敦?”
  银发的少年则疯狂摇头试图拯救自己:“没有!”
  “哦?”
  漂亮的女子轻启樱唇,精致的嘴角翘起一个令人胆寒的弧度:“那可真是幸运呢,敦。”
  您的表情明明从里到外都透露着一点都不幸运的意思好吗!!
  中岛敦腹诽。不过他一点都不敢表现在脸上,依然挂着有些僵硬的笑容并试图将自己藏在太宰先生身后,想借此来逃避这位女医生温暖又充满爱心的问候。
  咦?
  白发的少年睁大眼睛。太宰先生的口袋怎么感觉...软软的?
  青年笑眯眯地看向讶异的少年:“怎么了敦君?”
  中岛敦疑惑地伸出手指,戳了戳那个看起来有些鼓鼓的口袋。
  口袋动了动。
  “啊咧?”少年挠了挠脸,“太宰先生的口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太宰治笑眯眯地拍了拍那个看起来只是微微鼓起的口袋:“跟大家打个招呼吧?好孩子要有礼貌哦。”
  口袋又动了。这回边缘露出了黑色的毛毛和两只小巧的耳朵,深色的耳廓灵活地动了动,顺利地吸引了办公室里众人的目光。太宰治修长的手指伸进去挠了挠毛绒绒,一会儿一只乌黑的毛爪爪探出口袋,收着锋利的爪子,用软绵绵的肉垫拍了拍青年的手背。
  “诶——!!!”
  是猫咪呀。
  “哎呀真可爱!”女孩子对毛绒绒的生物向来没什么抵抗力,就算是白衣天使与谢野医生也毫不例外。她伸出手摸了摸漂亮的黑色小毛团,小猫眯起了翡翠绿的猫儿眼,尾巴尖儿一动一动,发出快活的小咕噜声,而小猫那光滑如绸缎的毛毛让医生周围飘满了幸福的小心心。
  “啊手感真好~”医生的尾音甚至还诡异地翘了翘。
  国木田放下文件,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太宰,你出去一趟,怎么还带回了一只猫?”
  太宰治漂亮的桃花眼里简直有小星星在蹦跶。他一伸手捞起小毛团,调整了一下姿势,抱起小猫的两只前爪爪,揉捏那软乎乎的小肉垫,整个人也荡漾了起来:“可以养吧可以养吧?我记得社长也是超~极喜欢猫的。”
  他将小猫转了一个圈面对面,黑色的小毛团歪了歪头,乖巧地冲他喵了一声,小尾巴尖微微晃动。
  中岛敦忍不住伸出手指也挠了挠那晃动的尾巴尖尖:“太宰先生,这只小猫这么干净,应该不是野猫吧?”
  太宰治:“哎呀真不愧是敦君呢!身为同类猫科动物的直觉!”
  白发少年一转头,银蓝的眼睛和小猫翡翠色的眼睛对上,四只轮廓一模一样的兽瞳大眼瞪小眼,在场众人似乎都能感受到白发少年身后有一条毛绒绒的白色尾巴,和小猫一起用同样的节奏微微晃动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