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陈情令之曲终人不散(陈情令同人)——西早川

时间:2019-11-03 14:09:49  作者:西早川

 =================

书名:陈情令之曲终人不散
作者:西早川
文案
感谢原作者赋予忘羡生命,感谢战羡和博机让我看到了真情实感,感谢阿令全组成员重视原著的高度还原,感谢(?′ω`?)!!大家真的辛苦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无羡 ┃ 配角:蓝忘机 ┃ 其它:
==================
 
  ☆、前言
 
  陈情令的结局很模糊又很明朗,陈总的求生欲在最后一刻上线了,在b站的评论里看到一则评论尤为感触,我们不是孩子了,不能随心所欲不管不顾做自己想做的事,人之所以会长大,是因为责任和担当,蓝忘机与魏无羡分开,不是为了做好什么仙督,他不稀罕也不在乎,只是兄长为金光瑶之事自闭抑郁,叔父年事已高,蓝家乃至各大家族都需要有个主心骨去承担乱局之后的事,蓝忘机恰恰是那个能让人相信,敢于承担的人。
  十六年前擅自离家只为见魏无羡一面,回来后自行请罪,有罪,当罚,不悔。
  我相信两人只是暂别,待再次相见时再告诉他那首为他所做的曲名。
  “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一定要想好曲子的名字。”
  “我早就想好了。”
  细节是魏无羡的衣服换了,在那个分别的断崖吹奏无名一曲,不就是在期待再次见面吗?
  魏无羡在断崖那里听到蓝忘机的声音,笛声顿停,眼睛蓦然一睁,有些人是说是幻觉,起初他也以为是幻觉,不敢相信,小心翼翼地回头,直至满眼都是蓝忘机的身影,那微红的眼眶和失而复得的笑容。
  道理我都懂,但是意难平。
  感谢原作者赋予忘羡生命,感谢战羡和博机让我看到了真情实感,感谢阿令全组成员重视原著的高度还原,感谢(ω`)!!大家真的辛苦了!!
  (这个夏天我的脸是肿的,自己打的,因为某人的强行加戏,让我对剧很失望,后来鹅爹拿到播放权的时候把加戏的戏码全部剪掉,对这个剧组的好感度顿时增加了一个珠穆朗玛峰,论狠还是鹅爹狠啊。)
  (相比去年的镇魂,结局改的好太多了,两个人好好的存在于这个世间,也真的再见面了,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没有任何ky的意思,只是意难平,看到对原著的还原度每一个夏天都在进步真的非常开心。)
  “我要走出来,把魏无羡留在那里,还给他心爱的人。”
  我非常喜欢战哥说的这句话,又是感慨又是心疼,《陈情令》是夏日限定,但是我们来日方长。
  续剧版,尽量贴合原著,勿撕。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快乐!合家团圆!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第 2 章
 
  静室书案上一支青色窄口长瓶中插着几枝长短不一的带茎莲蓬,莲蓬已失水分,皱巴巴地垂落,其中的莲子都开裂崩落,像是放在那里许久未换过了,这摆设在井然有条的静室里显得十分突兀。
  魏无羡还因此调侃蓝忘机,还说要是他喜欢如此摆放,他就去摘几枝新鲜的插上。
  蓝忘机看了一眼案上的莲蓬微微颔首道:“喜欢。”
  魏无羡觉得蓝忘机是特别喜欢这几枝莲蓬当着他的面扔掉怕他伤心,便趁着他出门议事,偷偷下山到附近的荷塘摘几枝新鲜的莲蓬,和天子笑!
  魏无羡身上的通行玉令有反应时,蓝忘机这头便接收到了,他微微坐直身躯有意无意地向外望,交代了两句便提前结束了议事,脚下的步伐逐渐加快,当静室的大门打开时,屋内已无那抹黑色的灵动身影,整个静室安静地能听到蓝忘机的呼吸声。
  蓝曦臣出关的第一件事就是来静室探望胞弟,“忘机?”
  蓝忘机作揖恭敬道:“兄长,你出关了。”
  “嗯,怎么了?为何在门口发呆?”
  蓝忘机望向云深不知处的大门所在,蓝曦臣见他模样微微笑道:“阿羡不会不告而别,你不必担心。”
  蓝忘机收收心神道:“兄长,可是要去见叔父,忘机一同。”
  蓝曦臣拍拍他的肩膀道:“不必了,阿羡回来必定要来寻你,叔父怕是免不得训他两句。”
  一想到魏无羡被叔父严词训教还一脸无辜作怪,叔父的胡子都要气飞了,两兄弟的眼底默契地升上一些笑意。
  魏无羡紧赶慢赶地回到云深不知处,偷摸从窗口钻进静室里,室内空无一人,想必蓝忘机还未回来,赶紧把莲蓬换上,不然那干巴巴的莲蓬多破坏含光君那泽世明珠般的气质啊。
  “魏婴。”
  “哇!!蓝湛,你怎么突然就出声了,吓死我了。”
  仿佛在干坏事一样的魏无羡捂着受惊的小心脏扑倒在书案上,“你不是在议事么?”这平常要议事一两个时辰的,怎么今日这么早便回来了,
  蓝忘机眼眸低垂:“无事,散了。”看到他手中的包裹,“何物?”
  魏无羡顺着他视线看向包裹,“莲蓬。”笑着仔细打开,是几枝还带着水珠的新鲜带茎莲蓬夹着两枝白莲,似开未开,淡淡的清香味弥漫在静室里。
  魏无羡把莲蓬换上去道:“你要是喜欢就跟我说,我去摘给你不就好了吗,这几枝都干成什么样子了,多不好看啊,连莲子也吃不了了。”
  蓝忘机嘴角微微上扬:“嗯。”
  看向书案上那几枝绿意盎然的莲蓬,脑中想起那几枝莲蓬被带回来的时候也是如这般模样,随着时间流逝,弟子们看到时主动提出换,可蓝忘机不愿,不舍。
  “含光君。”
  蓝思追携蓝家弟子夜猎归来向蓝忘机呈交夜猎笔记,蓝景仪装作若无其事地在书案旁摆上青玉窄口长瓶,瓶内装着是那几枝满是颗粒饱满莲子的莲蓬。
  蓝忘机看了一眼并未让蓝景仪拿走,蓝思追抬眼看到蓝忘机批文的手停了一会,“含光君,弟子告辞。”
  蓝思追与蓝景仪走到静室外突然声音清亮起来问:“景仪,那几枝莲蓬长得真好,是哪里的?”
  蓝景仪一脸茫然回道:“嗯?思追,你一向记性不是很好吗?怎么忘了,这是我们在云梦遇到魏……咳咳,对哦,答应了不能告诉含光君的。”
  说完,还瞄了一眼静室禁闭的门便拉着蓝思追匆匆离去。
  蓝忘机自然是听到了,克制许久的平静湖面悄悄泛起涟漪,慢慢从湖底翻腾起阵阵狂浪,手中的狼毫蓦然断成两截。
  “魏婴。”
  “嗯?”
  “下次出门,要告知于我。”
  魏无羡一笑答应道:“好。”
  那时候魏无羡天南海角的游历,全凭小苹果将他驼到哪里便去哪里,某日隐隐觉得所经之路很是熟悉,他拽停小苹果默默叹口气,“云梦。”
  兜兜转转还是没避开啊,魏无羡苦笑,只要他还活着又怎么能躲得掉,只要两个人都活在这世上,终有一天是会碰面的。
  魏无羡扯下腰上的面具戴好,扬起自信的笑容喊道:“小苹果!我带你去吃云梦最好吃的莲子,冲啊,跑慢了可就没有了。”
  可惜小苹果只对苹果感兴趣,对什么莲子没有半分好奇,任凭魏无羡拖拉拽扯都不能让它多走半步。
  魏无羡瘫倒在它身上无奈道:“我真是服了你了。”
  不去就不去吧,夜晚寂静时便钻进在云梦附近的荷塘中偷吃别人的莲蓬,论如何辨别甜莲子和苦莲子,魏无羡是相当有经验的,瞧准了就摘下一怀的莲蓬,听着虫鸣闻着荷香吃着莲子,人生无憾啊!
  “啊!!”
  “救命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三天一更...
提前感谢观看,提前感谢收藏,提前感谢你们没有拿刀砍我....
 
  ☆、第 3 章
 
  远处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得魏无羡手中的莲子掉落水中,他赶忙去寻声音来源,所站立的船只微微抖动,脚下一抬,点着荷叶回到岸边。船只连带着周遭的荷叶都被夷平了,月色朦胧下看见一道黑影行动快速地穿梭在荷叶中,魏无羡抽出陈情吹奏一曲,黑影被笛声压制中停下动作,魏无羡加重笛音催化想看看是什么东西,远处的尖叫声又传了过来,比刚才更加凄厉刺耳,恰恰解了魏无羡的压制,黑影得了解脱突然窜到他跟前来。
  “呵!”
  陈情自带控制邪物的灵力,魏无羡将陈情拦在胸前,那黑影撞上陈情在月下现了原形,是个溺死的女人,皮肤被泡的发白,若是五官未被泡肿也是个五官精致女人,她的衣衫上鲜血淋漓混着湖水滴滴落下,浓重的血腥味,应该是死时的模样。
  “啊!”
  女鬼害怕他手中的陈情惊恐地尖声逃掉,魏无羡立刻提起内力去追,不忘将偷来的莲蓬带走。
  魏无羡一路跟着女鬼钻进偏僻的山林中,女鬼一钻进去不知着了什么道,被一道符咒直接拍得差点魂飞魄散,熟悉的喊声让魏无羡止步不前。
  “思追,怎么又来一个,快快,压住了。”
  “蓝景仪,你刚才敢踹我?!!”
  “我要是不踹你,你早没命了!”
  魏无羡无奈地笑着,这几个孩子还是如此的活泼可爱,他忍不住思念想躲到树上偷偷看这几个小孩,阿苑长高了,金凌也是,景仪的脾气还是没变,还是喜欢和金凌犟嘴,阿苑自然是打圆场的那个。
  看他们手法利落的解决邪祟,度化女鬼,连连点头称赞,两年不见,这几个孩子功夫见长啊。只是在这些小辈中没有看到一个年长的人,都是些十几岁的孩子,想当初江澄都是跟着金凌的,思追他们也时常跟着蓝湛……金凌现在也是一家之主了还这么毛燥,怕又是偷跑出来没跟江澄说,蓝湛……魏无羡笑了笑,蓝湛现在是仙督,大忙人一个,哪有时间带小辈出来夜猎。
  “汪!汪!嘤嘤!!”
  灵犬识人的功夫也见长了,这么远都能闻到味,金凌与仙子的磨合越发好了,一下察觉到仙子的异常低声道:“仙子,上!”
  仙子得到主人的许可如离弦之箭向魏无羡所藏的树下狂奔,“汪汪汪!!”
  魏无羡一听到狗叫声腿肚子就发软,那吠声越来越近实在是藏不住了就放声大叫,“啊啊!!来人快把它赶走啊!不要过来啊!!”
  众小辈听到熟悉的求救声万分惊喜赶忙跑来解救,“魏前辈!!”“魏前辈!!”“魏无羡!!”
  叽叽喳喳的吵闹了半天,魏无羡才懂这几家的小辈是相约出来夜猎的,返回途中遇到的水鬼便顺手解决了,没想到这个水鬼逃窜的速度这么快,一路追到了云梦。
  金凌嘴上嫌弃魏无羡,手却一直拽着他的衣袖不悦道:“魏无羡,你这两年去哪里了,不来看我…我们就算了,连信的都没有!”
  “是啊,魏前辈,你去哪里了?”
  魏无羡挠挠头心虚地笑了几声道:“我当然是四处游荡了,天涯海角,走到哪算哪,都不知道明天在何处怎么给你们写信啊,再说我要写什么啊。”
  金凌立刻顶嘴道:“你不知道你在哪,难道还不知道云梦在哪,兰陵在哪,姑苏在哪吗?写信报平安也不行吗?!”
  魏无羡只能无奈的笑笑,“行了行了,金凌,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有宗主的风范了,和你舅舅当年一模一样啊!”
  金凌听他提起江澄顶嘴的声音更大了:“你还敢提我舅舅,你要是再不出现我舅舅就要拿鞭子追你去了,非要抽你皮开肉绽不可。”
  魏无羡连忙摆手道:“那我还是不要出现了。”
  金凌把他拽的更紧了,连同其他小辈都上手抓住他,不让他有机会跑路。
  魏无羡道:“哎呀,你们不是还要夜猎么?我就先走了,我的小苹果还等着我呢。”说完还把怀中的莲蓬分给他们。
  可他们不放人啊,“魏前辈不同我们一起走吗?我们许久没见你了。”
  “是啊是啊,魏前辈,上次乱葬岗一别都快两年了,我们很想你的。”
  魏无羡拍拍他的肩膀道:“有缘自会重逢,告辞。”
  金凌喊道:“仙子!”
  “汪!”
  魏无羡听到狗吠声刚才那副处之泰然的模样荡然无存,躲到蓝思追身后瑟瑟发抖。
  金凌得意道:“你要是敢跑呢,我就放仙子追你,你自己想想看吧。”
  其他小辈全都用赞誉的眼光看着金凌。
  没办法,魏无羡只好跟着这几个孩子,看顾几天,等各自回家了就正式道别吧,幸好这几日江澄不在莲花坞,不然就像金凌说的,他肯定是要把魏无羡抽得皮开肉绽。
  夜猎早就结束了,但是几个孩子见到魏无羡太开心了便多留了两日,魏无羡便带着他们去摘莲蓬打山鸡,活生生将几个世家子弟带成了乡野山民。
  浪够了两日,是时候说再见了,魏无羡受不了腻腻歪歪的分离,想趁着月色正浓时落跑。
  用苹果堵住小苹果的嘴防止它喊出声,拽着往外牵,一个转身被两个蓝白色的身影堵在驴棚,蓝思追慢慢作揖道:“魏前辈。”
  “哇,你们两个大晚上不睡觉出来看月亮啊!”
  蓝景仪把小苹果的绳子夺过来道:“你又要走啊,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要是被大小姐知道又要翻天了。”
  蓝思追道:“魏前辈,你要去何处?”
  魏无羡吊儿郎当地靠在小苹果身上喝酒道:“天大地大,走到哪里算哪里呗。”
  “那你会去云深不知处吗?”
  魏无羡一愣,竟不知道要怎么答了,蓝思追继而道:“您去了很多地方,为何独独绕开了姑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