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沉鸾(玄幻灵异)——知南Ry

时间:2019-11-03 14:10:43  作者:知南Ry

 =================

书名:沉鸾
作者:知南Ry
晋江2019-10-20完结
文案
“阿青,你千万要一直伴着我。”
“......伴伴伴。”
不久后——
“魔为恶,不得留...但我定会护你。”
“......你该舍了我。”
云彩X鸾鸟
云昇X青渠
第一人称主受HE
 
内容标签: 年下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渠云昇 ┃ 配角:二哥 ┃ 其它:年下虐恋HE
 
  ☆、擎天锏
 
  1
  我鸾族亡了。
  2
  从我见着云昇手里那把擎天锏落下的第一滴血开始,我就知道我的结局了。
  那上面都是我鸾族子民的血。
  我看着他踏着满地断肢向我走来,眼里的神采不再充满漂亮的光辉,举手投足间都与记忆中那猫着腰躲在我身后手里攥着我的一截衣摆的孩童不再相似。
  我坐在鸾族大殿中象征权利的黑色宝座上,冲他凉凉一笑。
  “昇儿,你总算来了,我等你等得好苦……”
  “竖子敢尔!”
  3
  回答我的并不是身前这高大男人,而是他身边的侍从。
  云昇是我捡的,那侍从是云昇捡的。
  不同的是他陪了我三百年,那侍从陪了他八百年。
  两人日日待在一起,关系怕是比我亲密得多。
  4
  我并不管他,凭我鸾族王室第三子的地位,他还不够格。
  我还是看着云昇,仔细打量起他。
  如今已经过了五百年,同上一次见面相比,我的昇儿比从前壮实了许多,更加丰神俊朗了,此时穿上一身云锦织的战袍,更加俊美无暇,眉眼间的刚毅和凌厉熠熠生辉,身材挺拔精瘦,我猜定有许多天族仙子爱慕着他。
  搞不好还有些男仙也对他投了橄榄枝。
  5
  “青渠,你可知罪?”
  一道清冷无情的声音入耳,我的神思一时间被打乱。
  原是云昇抬起了擎天锏,锋利的尖指着我的心口。
  他眉眼淡漠,一如他的话一样令人瑟瑟。
  6
  我看了看那锋利的刃,离我只有几寸,只消我一个上步,便可戳破皮肉,流出热腾腾的血来。
  我的昇儿曾拿着这把锏,挑了五湖四海的战神,成为了天帝最信任的武神,逢乱必出,为的是维护世间和平,百姓安康。
  只是我没料到这把锏有一天会直指着我。
  7
  我并不答他,抬手攥住那刃,被那处的冰凉震地一抖。
  再开口时不知是什么心情。
  “昇儿,这锏用着可还顺手?”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明显感到另一端握着锏的手也抖了,昇儿的鹰眸一缩。
  8
  但那变故实在太过于短暂,我还来不及反应,那锏已经往前一伸,胸口蓦地一阵刺痛。
  该是破皮了。
  我的昇儿对我还算孝顺,知我从来是个金贵的,没舍得狠命刺我。
  我甚感欣慰。
  9
  双方有了短暂的对峙。
  或者说我和云昇身后的一众将领有了短暂的对峙。
  毕竟鸾族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虽说二哥化了原形的尸体还没凉透,但始终会死得透了,还是我一个人罢了。
  所以我无法后退。
  10
  还是昇儿体谅我,先收了锏,转过身,身后的将领自觉分站两边,中间留下一个窄窄的过道,让他得以离开。
  他冷冷的声音夹在鸾族千百年来魔气充足的风里一同传来。
  “带回云深殿,不得动用私刑,由我亲自审问。”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先放几章看看?)??
 
  ☆、雀儿
 
  11
  自我被二哥带到鸾君——也就是我那四处留情的爹面前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只长得奇丑无比的雀儿。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据跟我一棵树上住的雀儿婆婆说,我那狠心的娘亲就是只雀儿,不同的是,我的娘亲是个美人雀儿。
  一日她正忙着打理羽毛时,忽见一身青羽彩的鸟族路过——也就是我那爹,就坠入情网,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我那爹年轻时丰神俊朗貌若潘安,举手投足间自有风雅,倒在他羽下的各族女眷数不胜数,无一不对他芳心暗许。
  我爹见惯了处处捧他的女人,我娘又姿色上乘,当下也放下手中事务,屈尊在她的窝里住了下来。
  然后就有了我。
  不过无奈的是,我那爹日日泡在百花丛中,唯有我娘这朵野花另他感到新鲜,等这个劲儿过了,他一句话都没留,趁着我娘还挺着肚子时便振翅离开,再寻不见了。
  12
  我那苦命的娘从此郁郁寡欢,日日盯着自己隆起的肚子咒骂着还没出生的我。
  怪我撑大她的肚子,柳腰不再,这才丢了自己的如意郎君。
  于是她含恨生下一个我,见我一只雏鸟躺在窝里瑟瑟发抖,乳毛不似她那般柔滑细腻,也不似我爹那般光彩夺目,简直是个怪胎。
  于是便放心丢下我一只雀儿,寻着我那薄情寡义的爹的方向飞走了。
  13
  好在树上的雀儿婆婆心疼我一人孤苦无依,便每日多衔些吃食来喂我,终于把我喂大了。
  因着我的长相在雀儿群里着实粗鄙,便很少出去,日日躲在我那略显拥挤的窝里。久而久之,不论是新搬来雀儿还是新生的,都不知还有个我。
  我没有名字,唯有婆婆爱护我,亲昵地叫我雀儿。
  14
  可婆婆也死了。
  她是老死的,属于寿终正寝,我不难过。
  继续过着默默无闻的日子,除非饿急了才在夜间出去,胡乱吃点东西,便要匆匆回来。
  怕被人发现。
  我虽然不甚在意外人对我相貌的嘲讽,但总有雀儿拍着翅膀叫我丑八怪,到底是不爱听的。
  15
  奇怪的是有一天我发现,不管是与我同龄的雀儿还是背后说道我的,他们都死了。
  16
  眼看着隔壁树上一只我经常盯着发呆的雀儿从搬来,到成亲、生子,最后死去,而我还是趴在窝里。
  17
  我看着它的身体逐渐冰凉,在风雪时冻僵,最后化作枯骨,不久后春暖花开,又被新雀占了巢。
  我默默地看着它。
  长大——结亲——生子——死亡。
  18
  我茫然了。
  19
  我怎么还活着?
  20
  莫非我是个长寿的雀儿?
  21
  冷静下来一想,自我有意识以来,世间已过了五十年。
  22
  我们雀儿的一生,生老病死,不过七八年而已。
  我……可是得了什么怪病?
  23
  不论得没得病,我想我是该死的。
  24
  因着雀儿婆婆说,世间因果循环,我们都是□□下的同一人格。
  照她这么说,原本的“我”过了很多个辈子,当过很多东西。
  人、畜、神、魔、鬼。
  路过忘川时喝下孟婆汤,便又开始了新的一生。
  25
  若我还不死,岂不是耽误了下辈子的我的生活?
  这可是万万不可的。
  婆婆说生时犯的错死后会带到地下,由判官清算恩怨,决定我下辈子是何物。
  我可不想投了猪胎。
  我这辈子已经够丑了,不想下辈子还被人指着嘲笑。
  26
  我决定以身犯险,去死一死。
  27
  我瞅准一条青色巴蛇,卯足了劲往它嘴上撞去。
  他配合地突出殷红分叉的信子。
  28
  我甚感欣慰。
  29
  就是这样,张开嘴,一口把我吞下去。
  下辈子当个什么好呢。
  30
  我正琢磨着,只见那巴蛇忽然发出一声哀鸣,身体瞬间腾空,在空中裂成数半,眨眼间化作烟尘。
  我正惊讶于自己何时有了这等霸气威武的神力,稍稍一愣神,身体却还在往前冲,此时失了落点,便一头扎进一袭柔软的布料中。
  31
  正是我那薄情寡义的爹在某日晨起时回味梦中的一抹身影,恍然良心发现想起还有个我,便派人出来寻,把我这便宜儿子接回鸾族,好让他尽尽那少得可怜的父爱。
  32
  而此时我扎进的地方,正是被委派来寻我的二哥。
 
  ☆、吟安台
 
  
  33
  后来我问二哥怎知那便是我,二哥温和地笑笑,如玉的脸庞在魔气横生的鸾族地界里宛如镀了层光。
  “我们的雀儿处处冒着傻气,还能顺遂生存至今,料想定是只福神庇佑的鸾儿了。”
  我看着二哥俊美的容易,一时竟痴了。
  呆呆地问道:“二哥,我以后也能这么俊俏吗?”
  34
  二哥跟大哥都是正经的鸾君之子。
  这正经二字为血统纯正,一脉相承的延续。
  他们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子,不论是身量、容颜,亦或是鸣叫的声音,都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如出一辙。
  他们的母亲是鸾族的一位柔弱美人,同我那苦命的娘一样,一见鸾君,便失了神智,许诺非君不嫁。
  我那爹正对那等美色求之不得,为表真心,将鸾后的位子都许了那女子。
  两人也有过几百年的温存,期间夫妻二人形影不离,举案齐眉。
  接着女子就为他生了我同父异母的大哥二哥。
  我那爹一时间倍感兴奋,春光满面,高兴极了。
  连着八十年轻减税务,赦了狱中罪民。
  赐名我大哥景宸,二哥景佑。
  一为前途光明,尊贵吉祥,二为命格安康,前途无量。
  足见他对二子的重视程度。
  34
  但那又怎样,这女子最后还是执着长剑,自尽于鸾族吟安台上。
  35
  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
  36
  据亲眼见证她在那高台上死去的人说,黑沉沉的天幕中,看到一身段极佳的女子,直直站在那上面,最后回身对着某一处笑起来,下一刻身影蓦地一顿,便有灼热的血喷溅出来,随着她倒在高台上,鲜血从她身下晕开,由高台上滴落,砸在地上,开出一朵朵殷红的花。
  那人还心有余悸,事后一想,这女子当真是选了个对的地方死去。
  那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37
  一个那样美的女子死去,让无数人扼腕叹息。
  我便又问了原因。
  原是我爹的老毛病又犯了。温存了没多久,鸾君激情淡去,又变成了英姿飒爽的浪荡子,寻欢去了。
  女子独守空房,看着曾经夫妻二人待过的每一处,都觉欢声笑语依旧,好像还在昨天。
  可一日日等下来,始终不见心上人出现,她便心灰意冷了。
  一了百了。
  38
  我听后不觉佩服。
  倒是个狠心的女子。
  比我那别人口中的娘还狠心。
  39
  可事后我一想,又觉两人其实半斤八两。
  都是为了自己所谓的爱情,带着满腔热意离去,连尚在襁褓中的孩儿都不要了的女人。
  40
  罢了,想那些做什么。
  左右我们这些孩儿尚且安稳,她们愿意去,便随她们吧。
  41
  只是从那以后我便不太待见女人。
  让我二哥把我院子里的侍女跟婆婆都换了。
  我看那院子里乌泱泱站了那些人,都是清一色的俊秀男子,又愣了。
  42
  “二哥,怎的如此之多?”
  二哥看看我,面色平淡不觉奇怪:“本就这么多。”
  “…”
  竟是我孤陋寡闻了。
  都怪我第一次给人当儿子,还一当就是鸾族老大的儿子,想不到竟需要这么多人服侍。
  43
  “二哥,不必这么多,留下四五个就行,也不必……”我顿了顿,又看看那群不知多少年才修成人形的鸾儿,“如此好看。”
  44
  二哥嗤笑出来,指了指我:“好看什么?鸾儿还没看过自己的模样吗?他们可是比不上的。”
  我:“二哥莫要说笑,我自己的模样…”
  昔日被其他雀儿嘲讽过的话语我还记得。
  45
  自遇到二哥后,经他随意一指,我便有了人形。
  二哥说只能维持五十年,若想一直是这个样子,便需勤加修炼。
  刚变成人型时我还不适应,光学着用两根奇怪的棍子,哦,二哥说这叫腿。用腿代替拍打翅膀而行进就花了我将近五天。
  哪儿有功夫去看我的容貌。
  谁会将自己的短处日日挂在嘴边,刻在心里呢?
  46
  不过听二哥这样说,我倒有些好奇了。
  某日便揪住一个为我打扫房屋的侍从。
  “可有铜镜?”
  那侍从见我正看他,蓦地红了脸,慌乱摇头,“小、小的家贫,使不起铜镜。”
  我见他面色过于红润,以为他不舒服,想了想,说道:“那便先替我打盆水来,再回去好生休息,别是发热了……”
  我话还没说完,那侍从便如惊弓之鸟,法术都忘了施,蹬腿跑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