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复活之后皇后成了克隆的(穿越重生)——开卡车的猫斯基

时间:2019-11-04 09:19:55  作者:开卡车的猫斯基

 =================

书名:复活之后皇后成了克隆的
作者:开卡车的猫斯基
文案
谁也不知道妇产科远近闻名那朵冰玫瑰——顾瑾,顾大医生,竟然是帝国初代皇后的克隆体。
那个传说中美丽善良,温柔似水,铁血皇帝为他留下不少传世名篇的皇后。
他们的情书被印在教科书上,是多少人童年时代的阴影,一边吃着狗粮,一边熟读并背诵。
妇产科的医生、患者及家属都在想,上辈子缺了多大德,这辈子才会沦落到嫁给顾医生。
直到新公历741年,死亡300年的楚皇陛下从坟墓里爬出来。
“快点过来,让你亲爱的前夫好好抱抱。”
顾瑾捏了捏拳头:“鉴于克隆体完美继承样本体的喜好,很遗憾的通知你,你是我最最最讨厌的类型。”
不是很久的很久以后……
“你爱的是我还是你前夫?!有他没我有我没他!”顾医生挥舞着手术刀,虎虎生风。
“宝贝,可这两个都是你呀!”皇帝愁得头都快秃了。
 
强攻强受,大佬X大佬,伪破镜重圆。
微博@开卡车的猫斯基
甜文,狗血,逻辑喂狗
多说一句,皇后是受,互称老公
 
内容标签: 科幻 前世今生 星际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风,顾瑾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蔷薇花综合医院,虽然顶着综合医院的名头,但这里只是第三区的一家普普通通的社区医院,器材老旧,病房紧张,医生永远不够。
  此时此刻是星期三的上午11点,距离妇产科医生规定的上班时间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这意味着陆西泽已经手不停闲的工作了4个小时。
  趁着一对来产检的夫妇找病例的空当,他端起桌上的杯子,里面的咖啡已经彻底冷掉,劣质的咖啡沉淀在杯底,上层已经变成了清水。 
  在这可怜巴巴的冷咖啡入口之前,桌上的呼叫器响了。
  他认命地叹了口气,放下杯子:“产科2A01。”
  “陆西泽医生,请马上去手术室,产妇大出血。”
  “收到,马上来。”他站起来,看着系统里待接诊的三位数字,叹了第二口气,又要加班了,原本说好去相亲的……
  一个瘦弱的手掌伸到他的面前,由于皮肤过于苍白,露出下面青色的血管。第一次见的时候,陆西泽还腹诽,停尸间里死人的手也差不多就这样了,后来无数次事实证明,手的主人性格和死人也没什么差。
  “给我吧。”
  陆西泽心怀感激地把ID卡交给他,有了这个,对方就能进入他的系统,帮他把今天的病人看了,他就不用熬夜加班了。
  “顾,你真是个好人。”
  顾瑾推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眼皮懒洋洋地翻了一下:“我怕你猝死,到时候你的活儿还不是得给我。”
  习惯屎里找糖的陆西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奔向了手术室。
  路上还在感动这浓浓的帝国主义同事情。
  和陆西泽搭班的助理护士,觉得叫号的速度明显有了变化,通常会和陆医生墨迹一会儿的病人这时候异常乖巧。
  为什么呢?
  护士也搞不懂,明明顾医生医术高超,样貌也出挑,可无论是病人和同事,只要对上那双眼睛,都会不自觉产生一种紧张的情绪。
  那感觉,就像冬夜里,趁你睡得热乎乎时,顺着脖子往里灌下的一捧雪。
  “下一个。”
  护士看着又一对噤若寒蝉,乖如鹌鹑的夫妇离开诊室,喊了下面的一个病患——“布伦特。”
  两个高大的身影从身边经过,护士呆若木鸡,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刚进去的是两个男人?
  男人?妇产科?开什么玩笑。
  顾瑾靠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两个壮汉,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你们谁是布伦特夫人……两位胡子先生?”
  黑壮胡子貌似有些难为情,在他的注视下移开了视线,用手肘怼了怼旁边的人。
  银胡子没有说话,先是环视了一圈诊室的环境,在视线扫过破旧的墙皮还嘲讽地笑了一下,最终在顾瑾耐心告罄之前,他看向了面前的医生。
  “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认识了,你是不是傻!”
  十秒钟之后,顾瑾摁下了桌上的呼叫器。
  “保安,请来一趟产科2A01。”
  十分钟之后,医院对面的花坛旁边,多了两位胡子先生。
  “他怎么能叫保安赶我走,那些该死的平民,居然敢用电击棒对我……”银胡子先生满脸的不可思议。
  “不然呢,难道给你一个爱的抱抱,再痛哭流涕,对你这个死人诉说思念之情?”布伦特先生拍了拍自己朋友的肩膀,“醒醒吧,楚风,那只是加布利尔的克隆体,没有记忆,没有感情的克隆体,你还在指望些什么呢?”
  “你不是说过克隆体会完整继承本体的性格爱好么,这和说好的不一样。”楚风在胡子掩盖下的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加布利尔对我是一见钟情,你瞧瞧他!”
  “或许是因为糟心的生长激素后遗症。”
  “后遗症?什么后遗症?”
  “人类基因污染,肌体能力暴降,所有新生儿在出生之后要注射一种生长激素,但这类药物有一种严重的后遗症,会产生一种反向脑垂体激素,抑制多巴胺的产生。多巴胺你知道吧,人类就靠这玩意儿搞情情爱爱的……现在都快没什么人谈恋爱了。搞的人口质量和数量都不咋地,所以上面的一拍脑袋,开始克隆人了。”
  楚风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一言难尽:“哪个白痴定的规矩,是用屁股想出来的么?”
  “我不知道,听我说,你已经死了三百年了,这个世界变了,里面那个不知道是第几代的克隆体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不是我那杀千刀的老妈从基因库里偷了我的DNA样本,又该死的找了一个无照医生进行受孕手术,记忆没清洗干净,我也不会记得你,更不会脑子有坑的去给你上坟,再亲眼看见你诈尸......记着,你还欠我一条裤子。”
  楚风强迫自己不去想布伦特穿着尿骚味的裤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往自己身上蹭的样子。
  很恶心,想揍人。
  一队巡逻的巡警沿街张贴最新的通缉令,布伦特趁他们不注意偷了两张。
  随手递给楚风一份。
  “反对军首领通缉悬赏再升级……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反对我——他们伟大的皇帝陛下。”
  布伦特把楚风揉成一团的纸重新捡回来捋顺叠好。
  “别自作多情,怎么可能有人去反对一个死了三百年的人,我的陛下,你的头像都从硬币上撤掉了。”
  楚风矜持地点点头:“我记得,你说过现在是联合政府......那个人叫什么来着?”
  他又嫌弃地看了几眼:“呵,竟然把竖起的中指作为标志,C翻全宇宙?还挺有梦想。”
  “嘘,小点声。”布伦特左右看看,“这叫‘山字利剑’,传说中神明用利剑劈开顽石,始有天地,代表反对军勇往直前,无坚不摧。”
  “脑洞不错,那也改变不了这玩意儿像个杰宝……诶诶,你看,这两边的都不对称,肿瘤吗?”
  布伦特不想理他。
  不过很快楚风就觉得没意思了:“好了别弄了,一张废纸你有完没完。”
  布伦特头也不抬,把叠好的废纸塞进口袋:“我的钱都交罚款了,如果你今天不能搞定那个医生,我们就要睡桥洞底下了,我就这一条裤子,当然要想尽办法保持清洁。”
  旁边的小贩同情地递给两个可怜的疯子每人一根烤玉米。
  楚风把到嘴边的咒骂咽了回去:“我不知道那个路口不能右转,脑残才会定这种反人类的规矩。”
  布伦特狼吞虎咽地啃着玉米:“对对对,那些脑残不知道楚风陛下就算想在中央广场上当众脱裤子撒尿都是合法的。”
  “我为什么要当众撒尿!”楚风觉得自己的大将军病得不轻,一定是那什么基因清洗手术留下的后遗症。
  趁楚风忙着生气,布伦特又拿起他那根烤玉米:“你不吃的话归我了。”
  楚风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这么快就饿了?”
  “看,我们又找到一个知识漏洞,我现在和你普及一下,虽然他们搞了一个生长激素,来挽尊,但人类肌能水平现在差不多是三百年前的五分之一,基本和古地球人处于同一标准,所以你亲爱的老朋友我,必须保证一日三餐才能活蹦乱跳,而我距离上一次进食已经过了十二个小时,简言之就是我他妈快饿死了。”
  “......闭嘴,吃你的玉米。”
  楚风和布伦特在花坛边一直等到日落,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走出门诊大楼,上了公共飞梭,从脸前绝尘而过,还被尾气喷了一脸。
  “咳咳……咳,好了,看来我们今天要去睡桥洞了,动作快点,晚点可能就没地方了。”
  帝国前前任皇帝,身份尊贵的楚皇陛下,用极其缓慢的速度表达了自己的小情绪。
  “怎么这么多人?”
  桥洞下面比楚风见过的夜市还要热闹,那是在首都星的一处平民街道,他和加布利尔的第一次约会,加布利尔被拥挤的人群撞到他怀里,不好意思地小声说着抱歉,担心他生气,还小心翼翼地偷看他。
  夜色下,那清亮懵懂的眼神就那么直白地撞进他的胸口。
  楚风生平第一次有了紧张的情绪,想要拥抱他,狠狠地亲吻他……然而他没有,他用尽所有的意志力只是和加布利尔手牵手,在那条短短的街道逛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最后一家店铺关门……
  回忆是美好而短暂的,特别是身边有个爱大惊小怪的傻子。
  “这还叫多?你是不是不知道现在帝国有多少人口,比你那时候足足多了二十倍,这颗星球没爆炸已经算他质量好了。”
  二人兜兜转转在紧邻下水道的地方找到了一处空地,浓烈的气味让其他人心生退意。
  楚风屈膝坐在地上,腰杆挺的笔直,下巴微微扬起,环顾四周,虽然这个姿势很有王者之气,但配合他的银发银胡子,就像圣诞老人在数他驯鹿。
  “现在的政府为什么不控制生育?”驯鹿多且吵,圣诞老人睡不着。
  布伦特用破外套把自己裹成了蚕蛹:“质量不够数量凑,比邻星再打来的时候我们兴许能用人海战术累死他们。”
  “你觉得机器战甲会累?”
  “……”不会。
  “万一他们有密集恐惧症呢……”
  可怜的傻子,已经困得胡说八道了。
  楚风把到嘴边的嘲讽咽了回去,将那张废纸盖在了他的脸上,废纸下瞬间传来了呼噜响。
  楚风睁着眼睛,看着月到中天,又到晨光熹微,除他之外,桥洞下所有人都睡着了,布伦特翻了个身,梦呓中抱紧了楚风的大腿。
  这个画面似曾相识,加布利尔很怕冷,那些年他们打仗的时候东奔西走,并不是所有的环境都很舒适,在寒冷的夜晚,加布利尔就会不自觉地窝进他的怀里,一觉睡到天亮,然后红着脸为自己留在他胸口的口水印子道歉,然后楚风会用一轮亲热狠狠惩罚他。
  布伦特用开水壶状的呼噜提醒他,身边的人不是他的爱人。
  楚风低下头,搓了搓手指,他想加布利尔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了,给大家鞠躬,照旧求一波收藏好评。
存稿不多,尽量日更。
多啰嗦一句,设定是克隆体遍地走的时代,但只是克隆DNA,进入胚胎状态后依然由母体完成受孕过程。
 
  ☆、第 2 章
 
  顾瑾昨天多看了一倍的病患,已经快累残了,特别是今天一早,陆西泽打来电话,说有一个加急手术,需要他再替班一天。
  顾医生从□□到精神上都写满了不爽,所到之处,环境温度迫降十度。
  当看到昨天那个神经病又坐在就诊席,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顾瑾觉得自己脑子里的某根神经线快要寿终正寝。
  “又见面了,布伦特夫人。”
  “非常抱歉,昨天吓到你了。”
  银胡子先生彬彬有礼,像极了一位贵族绅士,哪怕他现在穿着破洞的衣服,浑身上下一股子下水道的馊味。
  他的长相隐藏在浓密的毛发后,只有那双眼睛,锋利如刀又饱含深情。
  可真矛盾。
  顾瑾觉得自己还是愿意给他一分钟的,就算是作为今天的提神剂。
  “请允许我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楚风,是玛尔伊帝国的皇帝,人们通常叫我玛尔伊大帝,或者楚皇陛下,在外人面前你通常称呼我为皇帝陛下,上床时更喜欢喊我老公……”
  可去他妈的好奇心吧。
  顾瑾面无表情地摁下呼叫器:“前台,请帮我转接精神科魏主任,请他马上来一趟妇产科2A01……对,这里有个病患,十分紧急,带上他的镇静剂。”
  ***
  布伦特跑进精神科急诊室的时候,楚风正神采奕奕地坐在治疗床上,墙角里蹲着几个医生,他们声音虽小,但争吵得十分激烈,似乎说什么“镇静剂……过期……失效……”
  “一睁眼没看见你,我还以为你又死回去了,真是吓死我了。”
  “少废话,快点去交钱。”
  “为什么?我没钱了!”
  楚风啧了一声:“起居官不在,你记一下:皇后不相信我的话,还让那些人用注射器扎我,他必须补偿我十个亲手做的甜甜圈,没得商量……愣着干嘛,记下来了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