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小狗饲养手册(近代现代)——麦香鸡呢

时间:2019-11-04 10:02:21  作者:麦香鸡呢

   《小狗饲养手册》作者:麦香鸡呢

  文案
  暹罗猫收养了脑袋有问题的小傻狗
  天真懵懂小狗受 X 嘴毒傲娇暹罗猫攻【年上】
  秦弋(yì)失手捡了只长着狗耳朵和狗尾巴的小狗回家
  他年纪轻轻,结果现在要给这只失忆失智的小狗当哥当爹当妈当老师当保姆当保镖
  …最后还要当男朋友
  刚开始,秦弋:我有洁癖,你把尾巴洗干净再上我的床。
  后来,还是秦弋:小也,你身上好香。
  1、甜的,年上,受18,攻24,收养梗,养崽日常,甜心小痴汉,超恋兄预警。
  2、攻受本体都是动物,进化成人形生活,基本等于普通人,没有特异功能,不会变形变身。
  3、小狗因为意外,身上留下了狗耳朵和狗尾巴,脑袋受过伤,记忆有损,智商滑坡,是个傻的,所以两人的智力差估计有那——————么大。
  当儿子养(童养媳)呗反正就
 
 
第1章 
  “叫爸爸。”秦弋坐在沙发上,垂眼看着跪坐在他脚边地毯上的男孩,淡淡地说。
  天晓得,这场景要多BDS/M有多BDS/M。
  坐在地上的男孩脑袋上顶着一对毛茸茸的耳朵,竖起又垂下,耳尖微微发颤,他的身后立着一条雪白蓬松的尾巴,棉花糖儿似的,正在欢快地摆来摆去。
  “爸爸!”男孩的嗓音清亮,一双眼睛澄澈到底,一丝杂质也没有。
  “……”秦弋疲惫地扶着额角,他怎么就捡了这么只没脑子的小狗回家。
  -
  小狗是秦弋昨天在别墅周围捡到的,那会儿秦弋正下班回家,开车经过小花园的时候看见草丛里露出一条狗尾巴,挺脏,晃来晃去的,秦弋还在想是谁家的狗又不栓链子在这儿瞎溜达,结果下一秒,一张雪白的小脸从草丛里探了出来,眨巴着眼睛好奇地看着秦弋的车,脑袋上是一对犬类的耳朵。
  秦弋差点把车开进邻居家门前的白菜地里,驾驶生涯危在旦夕。
  他把车停下了,难得露出一种震惊而又呆滞的神情,看着那只……那个……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那玩意儿吧。
  应该是个人,但是是个长着狗耳朵和狗尾巴的人。
  秦弋大概是很有求知欲了,他想了想,把车窗摇了下去,跟对方对视了半天,然后突然吹了声口哨。
  清脆的口哨一落音,小狗瞬间两眼放光,立刻站起身,蹦起来跳到草丛外,双手直接扒上了秦弋的车窗。
  秦弋给他吓一跳,整个人往副驾驶那边靠,关车窗的按钮按也不是不按也不是,只能伸手把小狗兴冲冲凑进车里来的脑袋往外推,呵斥道:“干什么呢,有没有点礼貌!”
  他的声音不算大,语气更称不上严厉,顶多就是责怪小孩儿似的轻骂罢了,但是小狗前一秒还在发亮的眼睛瞬间就凝滞了,整个人瑟缩了一下,把头蜷了回去,扒在车窗上的手也畏畏缩缩地放下了,微微垂头,捏着自己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偷偷看秦弋。
  秦弋稍稍坐直,这才有时间打量他。
  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的衣服很旧,也很单薄,一双手脏兮兮的,头发和身上有点湿,应该是被不久前下过的雨淋湿的,脚上的帆布鞋基本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秦弋打量完以后就盯着那张脸,小狗被他看得越发害怕起来,再加上冷,整条狗都在微微发抖,却还是忍不住地偷瞄秦弋。
  真的跟犯了错的狗一模一样,怕得要死了还想着偷看主人的脸色。
  但是那双眼睛太漂亮了,又大又圆,黑白分明,眼尾下垂,无辜又懵懂,睫毛一阖一阖的,偷偷看过来的时候,能把秦弋的脑袋都给看空一秒。
  狗真的不是好东西,就知道用这种可怜巴巴的神情骗吃骗喝。
  想是这么想的,观念很明确,思路也很清晰,但是秦弋还是一时不清醒地把小狗带回了家。
  -
  他看着蹲在地上拿手捡着煎蛋往嘴里塞的小狗,看他被烫得直呼气,尾巴在身后乱摆,却还是不肯把煎蛋吐出来,看样子是真的饿了很久。
  秦弋已经很欣慰了,他以为小狗会直接趴在地上伸舌头去吃东西的,没想到他还知道用手抓。
  不过狗能吃煎蛋吗?秦弋不太清楚,反正这小狗长得比较像个人,应该不讲究这些。
  “喂。”秦弋蹲下去,隔着一米的距离,招呼他。
  小狗脑袋上的那两只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刷地转过头看着秦弋,嘴边还沾着煎蛋沫儿,整个人跟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也不动,眼睛里却含着几分惊惶,像是已经做好准备挨骂却还是很怕被骂的样子。
  “叫什么名字?”秦弋问他。
  小狗的眼珠子很小幅度地动了动,然后他自以为很隐秘地把嘴里的煎蛋咽了下去,结果嗓子眼里“咕噜”了一声,异常清晰。
  他立刻捂住自己的脖子,像是担心自己的声音吵到了秦弋,结果动作太大,牵动了身体,于是又忍不住打了个嗝。
  小狗立刻又捂住嘴,瞪大眼睛看着秦弋,身后的尾巴都耷拉了下去,一副表情管理失败的颓丧模样。
  还挺可乐,就是看起来智商不太高的样子,秦弋心想,要不是长得像个人样,估计也没办法溜进这片别墅区,也不知道保安要是看到监视器视频里出现这么个人会是什么心情。
  “问你呢,叫什么名字。”秦弋耐着性子。
  小狗见自己没有被骂,垂着的尾巴又有上扬的趋势,他慢慢放下捂在嘴上的手,眼睛看向地面,像是在思考秦弋的话,安静地过了几秒,他抬起眼看着秦弋,小心地重复:“名字?”
  声音是意料之中的好听,软软糯糯的,却又很清澈。
  “嗯。”秦弋起身往后靠坐在沙发上,耷下睫毛轻飘飘地看着他,“别人都怎么叫你的?”
  他大概料到了,这只小狗智力应该有点问题,要么就是受了什么刺激神志不太清。
  “别人……”小狗低头去看碗里的煎蛋,吞咽了一下,还是没敢再伸手去拿,然后他又转过头看着秦弋,说,“别人叫我……叫我……”
  “叫我傻狗。”
  他垂下头,声音很低很弱,尾音里几乎带了几分颤抖,两只耳朵无力地垂了下去,不知道是委屈还是难过。
  应该是两者皆有。
  秦弋没那么多同情心,他啧啧了两声,懒懒地抱着手:“你可不就是傻狗么。”
  小狗惊了,也是真的伤了。
  他本来还蹲着,听到秦弋这样讲,整条狗都愣住了,呆呆地往后坐到了地上,有些不可置信,也有些不能理解,半天才磕磕巴巴地整理出一句话来。
  “你怎么……你不可以……像他们一样……说我……”
  “为什么不可以?”秦弋打量了他一眼,“你要是不傻,会拿手抓着煎蛋往嘴里怼?”
  小狗愣愣地去看自己的手,他的手还没有洗过,很脏,上面还沾着零星的蛋沫儿。
  “聪明的小孩吃东西前都是要洗手的,你看看你呢?”秦弋嗤笑。
  “我不是……”小狗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几秒,突然把手往自己的衣服上用力地擦,“我不是的……不是……”
  他自顾自地否认了很久,越到后面声音越抖,最后完全地带了哭腔,他抬起头来,手还一个劲儿地在衣服上擦,嘴里却固执道:“不是这样子的……”
  真的蛮可怜的,秦弋看着他,小狗的眼睛已经湿了,泛着红,委屈巴巴的,好像又有点生气,眉头微微蹙着,耳朵和尾巴都丧气地垂着,惨兮兮的。
  没辙,秦弋捻了捻手指,他也没必要在这儿装严父管教不知道是谁家的倒霉儿子,何必呢,又没这个爱好。
  “行了,别哭了。”秦弋翘了翘鞋尖,“起来。”
  小狗称得上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了,明明还在红着眼睛委屈,被秦弋一说,立刻乖乖地从地上爬起来,却还是记仇地把手背到身后,瘪着嘴看着秦弋,眼睛红红的。
  “哟,还瞪上了?”秦弋哭笑不得,“记得自己家住哪儿吗?”
  “没有家。”这次倒是回答得很利索,“我住在……”
  他才说了个开头就顿住了,小心地看了秦弋一眼,又低头去看煎蛋,秦弋听到他很微弱很微弱的声音:“没有住的地方。”
  啧,智商低真的不是好事,连骗人的本事都没有了,这么一眼就能被看出是在撒谎是怎么做到的?
  “哦。”秦弋翘起二郎腿,似笑非笑地问,“那有认识的人吗?”
  “也没有……”小狗的尾巴开始不可抑制地摆动起来,摆动的幅度非常非常的尴尬,要上不上要下不下,让人立刻捕捉到他的掩饰意味。
  “那行,孤儿是吧?我送你去福利院。”秦弋拍拍衣服起身了。
  小狗显然听不懂孤儿是什么意思,他只是呆呆地喃喃着:“福利……福利院……”
  “我不要……”小狗像是被吓坏了,什么也不顾地直接冲上来抓秦弋的衣摆,耳朵竖得笔直,眼睛里全是惊慌,声音急切,“不要送我……去……不要福利院……”
  秦弋一见他这模样就知道了,估计是从福利院里跑出来的,应该在里头吃了苦,哪怕什么都不懂,一听到这三个字,还是会下意识地恐慌。
  再低头,看着自己被小狗揪得又皱又脏的衣角,秦弋面无表情地别过眼。
  八千块钱算是打水漂了。
 
 
第2章 
  第二天是休息日,秦弋洗漱完走下楼,小狗正蜷缩在沙发旁的地毯上,身上盖着一条毯子,整条狗都埋在里头,只露出乌黑的头发和两只毛茸茸的白色耳朵。
  昨天秦弋好心让小狗去洗澡,结果他差点把洗手间给淹了,水一路漫到门框外,秦弋一狠心推门进去,水汽一片,小狗满头的泡沫,正站在浴缸边,浴缸里的水已经满得可以养鲨鱼了,正哗哗地往外流。
  小狗很惊慌,湿淋淋的白色尾巴弯到身前遮挡住关键部位,一双手畏畏缩缩地抱着贴在下巴下,两只耳朵竖起来,钻到了头发上的泡沫外,一抖一抖的。
  秦弋没空关注这只狗的发育状况,他冷着脸关了水,低头看着小狗那双在水汽和灯光下分外清澈的眼睛,说:“我跟没跟你说过,不许动任何开关?”
  “说……说了的……”小狗缩着肩往后退了一步,“但是……我不小心……头……撞到……”
  他说着,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后脑勺,然后害怕地看了秦弋一眼。
  秦弋的拳头握起又松开,他一向自诩教养脾气还算可以,但是今天,就这么两个小时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内心的起伏已经可以被拍成一部武侠片了。
  “痛不痛?”秦弋深呼吸了一下,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客套地问了一句。
  “痛的……”小狗很诚实,耳朵抖了抖,几滴水珠甩到了秦弋的脸上,他说,“还冷……”
  秦弋这才意识到自己进来的时候没关门,初冬的晚上冷得很,浴室里那点水汽在热水被关掉以后就跑得差不多了,眼前的小狗正在瑟瑟发抖。
  秦弋往他光溜溜的身上看了一眼,转身出了浴室,关门前留下一句:“那个白色的缸里的水给我用完,不许浪费,听到没!”
  小狗找了一下什么是白色的缸,然后目光锁定在大大的浴缸里,他用力地点点头。
  但是他很快意识到秦弋看不见自己点头,于是大声回答:“听到了的!”
  -
  秦弋走到沙发边,伸腿上去踢了踢:“醒醒。”
  毯子里蠕动了几下,小狗把脑袋探出来,睡眼朦胧的,头发也散乱,嘴里却忙不迭地打招呼:“早……早上好……”
  好个屁。
  秦弋看着他的耳朵,光看耳朵好像也看不出品种,雪白的,不是什么很特别很好认的形状,他对狗类本来就不算很了解,不知道这两只毛毛的软软的耳朵是属于什么狗的,估计连小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种类。
  于是秦弋叫他:“小土狗,起来,吃早饭。”
  “不是。”小狗一边认真地解释一边听话地掀开毯子爬起来,歪着头站在秦弋面前,“我不是……小土狗。”
  秦弋静静地等他报出自己的品种。
  小狗歪着脑袋想了很久,脸上还带着睡意,可是神情又很认真。
  他说:“我反正,不是小土狗。”
  行吧,我管你是什么狗。
  -
  “自己能上桌吃饭吗?”秦弋拉开椅子坐下,抬头看着小狗,问他。
  小狗身上穿的是秦弋的旧睡衣,松松垮垮的,外面套了件秦弋的旧毛衣外套。
  秦弋能翻箱倒柜找旧衣服给他穿就不错了好吧?
  “能的……”小狗盯着桌子上的培根,悄悄咽了口口水。
  咽口水咽得很隐秘,但是那条晃来晃去的白色尾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秦弋喝了口牛奶:“能也没用,先去洗脸刷牙。”
  小狗置若罔闻,视线锁定在早餐上,尾巴摇得越发欢快,两只耳朵也抖擞地晃动着。
  秦弋拿叉子敲敲桌面:“听见没?”
  小狗被清脆的声响拉回了一点神志,整条狗一哆嗦,慌慌张张地看着秦弋,手指绞在一起,有点害怕地说:“刚刚……好像,没有听见。”
  秦弋仰起头平复了一下呼吸,认命地,一字一句地重复:“洗脸,刷牙,会不会?”
  小狗这次听得很认真,耳朵竖得老高,他一下子就明白了,用力地点点头:“会,有……有教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