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闻香下马(古代架空)——居无竹

时间:2019-11-04 10:03:03  作者:居无竹

 《闻香下马》作者:居无竹

文案
小傻子嫁给小瞎子,安安稳稳过日子
崔家酿酒为业,家产颇丰,可唯一的嫡子崔清酌偏是个瞎子,还被人退了亲。
桑落五岁时被三少爷捡回去,跟着老师傅学酿酒,不过十八九岁已经出师。
于是小傻子嫁给了小瞎子,生个孩子,安安稳稳过日子。
本篇互宠!互宠!是块互宠小甜饼!!
非双性,非双性,有私设,注意避雷
 
1
 
百年前,河东郡曾发大水,百姓流离失所,郡东有一城,曰永济,城中善酿者,以邑河水酿芳酎,“悬食同枯枝之年,排于桑落之辰”,因而此酒名为桑落【注】。
后桑落酒名传天下,永济城家家户户都以酿酒为业,而桑落酒中又以崔家酒为首。
永济崔家酿酒是一绝,另一绝就是嫡出的三少爷崔清酌。
可惜崔少爷文武皆通,14岁中举,一曲凤求凰连国手都曾赞过,却自小不善饮,永济城的百姓都知道崔家这位公子三杯就倒,无缘酿酒,怕是继承不了衣钵。
崔家有组训,崔家子弟执掌家业者必善酿。
因而崔父千挑万选为他定下同城刘家的小公子刘泠玉为妻。
然而刚定婚,崔清酌忽然中毒,虽说幸而保全性命,却伤了双目,至此就瞎了。同年崔家庶出的二少爷连同妻小被送回乡下的小庄子里给祖宗守墓,非家主亲释不可出,崔府消失了一位姨娘。
崔家只说三少爷不留意被毒蛇咬了才会中毒,明眼人已经猜出发生了什么,崔家长子早夭,次子被逐,这一辈就只剩个瞎眼的三少爷,然而只要崔家酿酒师傅还在,刘家不退婚,崔家就倒不了。
崔家酒独占百年魁首,早有人眼红。崔家老爷心疼孙子已然气病,顾不得养病,亲自到刘府,两位家主密谈许久,外人不知崔家许了什么好处,但这婚事到底没出波折。
刘泠玉足足比崔清酌小了十岁,订婚时他才五岁,已经能分辨数种酒香,崔家为了祖宗基业,自然十分看重他,若不然虽有药物可以扭转阴阳让男子成孕,但男女婚配才是正道,男男成婚之事极少。
崔清酌自从双目失明后就极少出门,只等刘泠玉出师后迎娶他回来主持家业。
 
转眼十多年过去,崔清酌已经28岁。
刘泠玉18岁出师,两家正要商量婚期,街头巷尾都传这位小公子和借住刘家的表哥有了收尾,那表少爷生的一表人才,怕是不肯嫁给崔家的瞎子。
崔家并没把这些流言当回事,那小刘公子许是在家里闹过,父母不肯毁盟约,把他关在家中,刘泠玉翻墙跑出来,到了崔家说要退婚。
若是崔家不肯退,到时花轿抬去的只能是他刘泠玉的尸体。
崔家老太太被人扶着赶过来,听见这话登时就晕了过去。
老爷子也是个犟的,见结发妻子如此,又是心疼妻子又是心疼孙子,当即道:“你就算是死了,也会葬在我崔家的祖坟!”
阖府都传遍了刘公子来退婚,刘家父母慌忙赶过来,见儿子如此坚决,到底心疼他的性命,少不得先肯了。崔清酌父亲是个浪荡子,并不关心自己儿子的婚事,母亲又说不上话,只守着婆婆哭。
前院闹成这样,却没人敢去和崔清酌说。
 
这一日,桑落正好和师傅一起来给东家送新酿的春酒,刚进门就听说了这事,桑落将酒随手交给一个路过的小厮,就往崔清酌的院子跑。
崔清酌的院子极静,他双目失明后尤其不喜人声,身边只留下一个叫月离的丫头和叫星全的小厮。
两个小丫鬟从后面的竹林抄近路,见四周没什么人,小声嘀咕今日刘公子来退婚的事,又说:“三少爷虽瞎了,长得着实好,那位一进来就是家主夫人,咱们少爷又不管事,他和家主又有什么区别。真的是可惜,崔家这泼天富贵都看不上。”
“你看得上你去啊,他们刘家虽比不上咱们,也是有几分家底的,表少爷家再穷都不怕。”
“呸,就你会说,谁不知道少夫人必要会酿酒才行。”
 
“你们在胡说什么!”桑落站在竹林尽头的小路上,憋得脸都红了,怒道:“你们滚!”
“桑落师傅怎么来了?”
他经常过来,两个小丫鬟都是认得的,见了他本就有些慌,正要求情,忽然看见崔清酌被月离扶着从桑落身后走出来,吓得脸色都白了,扑通跪下,战战兢兢道:“少爷……”
“月离,我竟不知道连你都会欺瞒我了。”崔清酌冷笑:“横竖我一个瞎子,是个人都能戏耍的。”
月离从容跪在崔清酌面前,双手依然高高抬起扶着他的手臂,并不辩解,只是说:“少爷的事自然有老爷做主,不会也不许有人欺您。”
“少爷。”桑落急急上前攥着崔清酌的衣袖,第一次恨自己最笨,说不出话来安慰崔清酌。
崔清酌将手臂从月离掌心抽出来,偏头对着桑落,他的双眼看起来和平常人没什么区别,只是没有焦点,旁人一看就知道是瞎的。
这目光桑落看一次难过一次,想不明白刘泠玉为什么要退婚。
桑落身上常年带着酒香,偶尔夹杂着果香花香,远远就能闻到。崔清酌缓缓道:“桑落今日来送酒?”
“嗯,和师傅一起来的。”
崔清酌失明后性格越发乖僻,唇总是抿着,带着不可亲近的冷淡。但他和桑落不熟,再说等老师傅走了,崔家的酒坊是要交给桑落的,因而才有几分客气,“还要麻烦桑落师傅带我去前厅见祖父。”
崔清酌就算要撞上什么,也不肯伸手摸索前面的路,更别说拿根棍子戳来戳去了。因而他身边总会跟着人引路,可就算月离和星全再小心,也总有留意不到让他磕着碰着的时候。
“少爷,我陪您去吧。”月离急道,崔清酌看不见,桑落平日看着总呆呆的,她如何放心。
“离了你我就不活了?”
“月离不敢。”
“你没不敢的。”崔清酌索性摸索着握住了桑落的手指,“我们走。”
桑落小心攥着他的手指,回头道:“月离姐姐放心,我会照顾好少爷的。”
再不放心,月离也不敢跟去,少爷如今的脾气实在有些执拗了。只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喊星全跟去看看,才把一旁跪着的两个小丫鬟叫起来,“你们收拾东西出府吧。”
 
前厅崔老爷子执意不肯退婚,刘泠玉跪在他面前,言语也十分坚决,除非他死,否则不入崔家。刘家父母眼看这结亲成了结仇,儿子如此这般,心里不是不埋怨崔家的,尤其是刘母,刘泠玉的那个表哥是她堂姐的孩子,自小看着长大的,家里虽然穷些,可不比个瞎子强吗。
崔清酌握着桑落的手走进来,先对着上位的方向行了一礼:“祖父,这婚事既然是孙儿的婚事,您就由孙儿自己做主吧。”
老师傅也劝:“师兄,三爷是个有主意的,还是让他自己定吧,您别气坏了身子,这姻缘啊,总要有缘分才好。”他和崔老爷跟着同一个师傅酿酒,关系非同寻常,这事也就他才能劝上两句。
崔老爷叹气,“委屈你了,你爹这么大的时候,你大哥都已经进酒坊学酒了。”他这话已经松软下来,一转头看见安静站在崔清酌旁边的桑落,不由又是一叹,对老师傅说:“师弟比我会教孩子。”
崔清酌唯独不会酿酒,他心里怎么没有遗憾。
老师傅笑道:“也是这孩子有灵性,天生能端这碗饭。”
 
崔清酌转头对着刘泠玉在的位置,他未曾眼瞎时曾见过他,那会刘泠玉还是个孩子,长得唇红齿白,性格有些娇气,坐在他怀里撒娇也极可爱。
后来眼盲后,偶尔见过一面匆匆说不几句话,觉得他的性格安静许多,现在想来,那会他脸上就没有多少欢喜的神色,只怕一直嫌他是个瞎子。
崔清酌对刘泠玉说不上多喜欢,只是不讨厌而已,娶他是为崔家。这会他来退亲,崔清酌心中没多少怒气,月离其实没有必要瞒着他,一个喜欢着别人的妻子,刘泠玉不觉得委屈,他还嫌膈应呢。
“刘公子先起来吧。”
刘泠玉这才站起来,小声喊了一句:“清酌哥。”
“刘公子太客气了,当不起您这一句哥。”崔清酌扶着桑落,冷声道:“刘公子今日是来退亲的,那我就失礼多问一句,你可是想清楚了?回头若再反悔,那就只有我崔家祖坟可容。”
崔清酌这话说得刻薄,刘泠玉也没什么好脸色,气恼道:“自然是想清楚了,我不可能后悔。”
“那好,这门婚就此断了。还请刘家将当日下定之礼加三成返回来。”
刘泠玉只想退婚嫁给情郎,金钱俗物并不放在心上,闻言松了一口气,爽快应下来:“明白我就让人送过来。”
他答应得爽快,刘家父母脸都有些绿,当初崔清酌盲了双目,为了安抚刘家,崔家给的定礼颇为丰厚,几乎抵得上刘家三分之一的家产。可刘泠玉执意退亲,崔清酌寸步不让,两家算是彻底闹掰了。
 
刘家人离开后,崔清酌跪在祖父膝下:“让祖父为孙儿担心了。”
老爷子摆手:“罢了,去看看你祖母吧。”
崔清酌站起来,桑落刚来就听说崔祖母被人气晕,平日老太太呆他极好,本就有些担心,闻言就要和崔清酌一起去。
桑落走了两步,想起师傅还在这里,又驻足回头。
老师傅笑道:“桑落也该和少爷一起去看看老太太。”
“哎。”桑落脆生生应了,急走两步追上崔清酌,星全早在门外等着,正扶着崔清酌。
桑落跟在崔清酌身侧,想了好一会不知道说什么,就问他:“少爷,我给你讲讲酒曲怎么做吧?”
崔清酌脸上有了笑模样:“怪不得他们喊你小傻子,可真是只会酿酒。”
桑落笑得眼睛弯弯:“桑落一辈子能会这一样就够了。”他长得清秀干净,脸上有一对酒窝,笑起来尤其好看。
崔清酌虽然看不见,却能听出他的笑。
当初桑落刚被他捡回来的时候,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也是这样见人就笑,别人喊他小傻子也不恼,好好地和人说他不傻。“桑落”这名字还是崔清酌给他起的,永济城以桑落为业,他既然是在这里被捡的,也就叫桑落。
崔清酌想起刘泠玉,有些人长大就变了,还有些人一辈子都有颗赤子之心,他眼虽盲了,心却不盲。
 
两人沿着游廊渐渐走远,老师傅喝了一杯茶,才说:“师兄,你看桑落这孩子怎么样?并不是我夸,桑落的酿酒技术全城都没人比得过,那刘公子连他一半本事都不如。”
“桑落?”崔老爷子细想想,沉吟道:“你是说清酌的婚事?”他犹豫道:“桑落的酿酒技术我是知道的,说来年龄也合适,只是……”
老师傅晒笑:“师兄也觉得他傻?”
“我不是……”
“刘公子看着倒是聪明。”老师傅打断他的话:“桑落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人有些执拗,不肯计较罢了。要不是看他对三爷有些不一般,这话我也不会提。”
这句对三爷不一般突然提醒了崔老爷子,傻一点有什么关系,清酌身边也不能放太机灵的人,当下道:“若是桑落愿意,崔家这边就定了。”
 
注:出自水经注,卷四,河水,“民有姓刘名堕者,宿擅工酿,采挹河流,酝成芳酎,悬食同枯枝之年,排于桑落之辰,故酒得其名矣。”
意为:百姓中有一个姓刘名堕的人,一向擅长酿酒,取河水经多次反复酿成芳香的醇酒,存放很长的时间,然后在桑叶落时打开,所以这酒的名字就叫桑落。(选自网络)(评论useatissue补充)
 
最近先更隔壁np坑,这篇暂时缘更
非双性,但是有产乳私设
 
2
崔老太太已经醒过来,大夫刚刚离开,她不肯躺着,让人扶着歪在榻上,一看见崔清酌进来,拉着他的手喊道:“我的心肝哟。”
崔清酌到底是快三十岁的人,被他这么一喊,脸上挂不住,无奈道:“祖母,都说三十而立,孙儿也不算小了。”
老太太才不管他:“就算你做了父亲那也是祖母的心肝。”
崔清酌正尴尬,崔老太太已经拉着桑落的手问起来,听见今天送来了新酒,就说要尝尝。
“老太太,这酒没酿好,今日本来就是想让东家尝尝,看是哪里不对。”桑落偏头看了崔清酌一眼,这是出师后自己配的酿酒方子,已经试了两三年了,本来是用来贺崔清酌新婚的,“正好少爷也尝尝。”
已经有人斟了三杯酒端过来。
桑落先端了一杯递给崔老太太,再去端的时候,就说:“不行,这杯太多了,少爷喝了要醉的。”
“一杯而已。”崔清酌很少喝酒,自己的酒量也不清楚,不过一杯哪容易就醉,伸手道:“给我吧。”
桑落递给他,崔清酌接过来一饮而尽。
“这酒还没兑过,少爷慢点喝……”桑落的话还没说完,崔清酌的酒杯已经空了,“哎,你怎么就喝完了。”
“他不会酒,不管他。”崔老太太笑起来,已经尝了一口,说道:“这酒太清太薄了,缺了桑落酒的厚度,还是要改。”
“师傅也这么说。”
桑落笑笑,他这个年纪能酿出新酒已经是极有天赋了,老太太又夸几句,崔清酌捏着酒杯漫不经心地听他们说话,一面让身后的人给他斟酒,端着酒壶的丫鬟不知他酒量浅,又给他倒了一杯。
等桑落看见,崔清酌已经喝下去两杯。
 
崔清酌脸色有些红,看着也不像是醉了,桑落已经站起来把他的酒杯抢去,“你再喝就要醉了。”
“这酒叫什么名字?”
“清哥儿,还没酿成的酒,是不许问名的。”崔老太太提醒道。
崔清酌不管酿酒的事,这些并不知道,正要说什么,就听见桑落说:“告诉少爷也没什么,只是我并不会起名字。”他拉着崔清酌的手掌在他手心写下两个字。
——梨白。
“封口时酒坊门口的梨树正开花,就这么叫了。”桑落柔软的手指在他的手心轻轻一压,珍重又随意地把“梨白”给他,又说:“等酿好了,你再帮我起个名字好不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