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帅哥,你就从了我吧(近代现代)——白开水很咸

时间:2019-11-05 09:16:17  作者:白开水很咸

   帅哥,你就从了我吧

  作者:白开水很咸
  晋江2019-11-01完结
  文案
  解压小短篇,又名一枚生煎引发的JQ~逻辑什么的被狗吃了的傻白一点点甜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晗,谭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切要从那天我起晚了没来得及吃早饭开始说起。
  等我匆匆赶在迟到前一分钟顺利打卡换好工装预备开启人模人样的新一天时,我已经被王姐的云片糕、小菲的吐司、还有从陈凡那儿抢来的半杯咖啡塞了个半饱,我的胃在百家饭的接济中总算不再持续不断发出奏鸣曲冲我抗议了,舒坦。
  但偏偏有人爱在这个时候没眼力见地跳出来,破坏此刻你好我好大家好社会主义同事爱的美好氛围。
  和我一样同是负责理财业务的小郭舔了舔还泛着油光的嘴唇,意犹未尽地说,再来客生煎就好了……
  我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个凶残级别最高的“恶狠狠”的眼神——
  妈的就是这个孽障,刚刚我只是看了他一眼半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呢,他就如临大敌给我表演了个一口吞烧麦的绝活,也不想想他刚调来理财柜面是谁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带大的……好像有点不对,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一想到我在这厮的眼里地位还不如一只烧麦,我那个恨啊……
  小郭突然智商上线,像是读懂了我的心里独白,不大好意思地冲我解释了一句:“叶哥,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但那不是普通的烧麦,那是今年最后一个下沙烧麦!再想吃得等到明年竹笋上市了……”
  连声情并茂的朗诵腔都出来了,仿佛他口中的不是一只烧麦,而是寒冬里饱尝生活辛酸的老母亲屯得最后一颗白菜、沙场中浴血奋战的将士手边紧握的最后一支弓箭,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尼玛听得我更生气了好嘛!错过了那么有意义的一只烧麦我的人生都不完整了好吧!我……我还没尝过下沙烧麦呢,话说这个品种的烧麦跟游鸿明那首下沙有没有什么玄妙的关系啊?
  都说小郭是我们支行最没眼力见的货了吧,他竟然在这么哀怨的时刻略带羞涩地补充道:“而且我还小,我妈说像我这样二十四左右的小伙子,还在继续长身体呢,早饭必须得吃饱,少吃了一个烧麦,这一天的营养摄入就不平衡了。”
  富强民主友爱,我日我日我日。
  都别拦着我!看我今天不揍死这个二十四岁的小伙子,大不了回头去菜场买点藕捏个哪吒赔给伯母,实在不行我再和唐医生商量商量一子共侍二母行不行得通,气死我了!
  似是终于被我凌厉的眼神所震撼,小郭一秒恢复正常语调赔笑说:“叶哥别激动,我错了我错了,中午请你吃徐记生煎,别说最后一只,只要你吃得动,最后一锅都是你的!”
  我整了整衣领,高傲地瞥了他一眼,语气里满是轻视:“一顿生煎就想把我打发了?我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吗?”
  小郭很上道地接道:“再配一碗鸭血不要香菜不要葱?”
  “这还差不多。”
  我留下一个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孤傲背影,准备去大厅开那形式接近传销但总也没被取缔的早会,然后投入到又一天的苦逼工作中……妈的,感觉好像又有点饿了,半饱之下的状态果然不行,都怪小郭,看我今天不吃穷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上被我凶悍的眼神刺激到了受到了惊吓,还是纯粹老天开眼替我打抱不平,小郭的菊花跟被诅咒了似的,光一上午就跑了四五趟厕所,肉眼可见人都拉瘦了,老头乐缩水成了竹筷子。
  于是到了午饭时间,已然接近废人的小郭在企图拉我入伙糟拒后,果断抛弃我,麻溜地给自己点了一碗皮蛋瘦肉粥,一番行云流水的操作后不忘回归弱柳扶风的病娇人设,带着一脸菜色无力地冲我挥挥手:叶哥对不起,我已濒临阵亡,不能陪你共享人世繁华了,请带着我那一份,好好的活下去……记得一定要蘸醋,不然是对生煎的不尊重……
  好想在这瓜娃子濒临阵亡的过程中添砖加瓦一把怎么办?
  陈凡得留守当不成饭搭子,我又不乐意跟王姐她们一块吃,大姐生活美满家庭幸福便总见不得行里的适龄青年还倔强地单着——比如我,话题七弯八拐最后多半殊途同归绕到介绍对象那茬事上,为了避免尴尬,我还是做个高冷的男子独自享受一人食吧。
  这个时候就格外羡慕那些自带食堂的支行了,甭管味道如何,懒得往外跑的时候总能满足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多省事!算了,看在饭贴还算大方的份上,我可以再忍一忍。
  如此看来,小郭的存在竟然比想象中要有点意义,要不等会给他捎点泻立停之类的吧,别我的藕还没准备好,他已经从竹筷飞升成牙签了。
  饭点的徐记生煎生意好到爆,几乎座无虚席,点单要排队,入座更要排队,我守在一对老夫妻旁快十分钟才如愿坐了下来,又等了十分钟我的生煎和血汤才姗姗来迟。
  花了比平时更多力气才吃到的盘中餐令我今天第二次有点想念小郭,这时我听到有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在我对面响起:“请问这里有人吗?”
  虽然饭店生意那么好拼桌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我心里还是有点不乐意,我费老大劲跟痴汉一样蹲来的位置,凭什么别人只消动动嘴就分享了我一半的劳动果实呢?莫名有种被占便宜的感觉……
  然而当我抬头看清说话那人的长相后,先前那点不爽登时消散得一干二净,妈的这人长得可真帅啊!
  作者有话要说:
  BG文码了五六万字写不下去了,于是出现了这篇权当消遣的小短篇,就是图个乐~
 
 
第2章 
  是这样的,本人性别男,爱好同上,所以就跟直男见了美女走不动道类似,遇见个长得不错的帅哥,同样会有发自肺腑的心旷神怡之感。但颜控归颜控,大部分时候我还是挺矜持的,银行每天往来业务的人流不小,其中不乏仪表堂堂看上去就颇有精英气质的型男,我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所以像今天这样,单靠一张脸就让我的小心脏体会了把小说里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如此少女心的反应还真挺罕见的。
  我正犯花痴呢,对面的帅哥可能以为我没听清,礼貌地又重复了一遍:“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人吗?”
  这一秒的我全然忘记了不过在十分钟前,我还真情实感地对小郭的缺席表达了想念,此时此刻我无比庆幸今天没带着小郭这号累赘出门,拿出了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的东道主热情,豪迈地摇了摇手,说:“没有没有,你坐你坐!”
  说完才觉得,一激动连用了两个叠词,显得有点gay gay的。
  幸好帅哥没什么不适反应,只回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便坐下了。
  趁他把小票交给服务员的时候,我又悄摸摸偷看了人家两眼,越看越觉得顺眼。说实话,人也不是惊为天人的那种帅法,但审美这种事,难免掺杂不少主观意识,平平无奇古天乐,俊美不凡小岳岳,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面这位帅哥,长相恰好很符合我的胃口而已。
  不过我虽然有点荡漾,但也没敢太浪,顶多多瞄了人家两眼,饱饱眼福也就知足了。开玩笑,这年头大家的安全意识越来越强,直男搭讪都举步维艰,别说我们小众群体了。何况也没听说过有哪个始于生煎馆的一见钟情最后开了花结了果的,没有馥郁的甘甜,全他妈是老陈醋的酸味。
  还是吃我心心念念一上午的生煎吧,精神文明在没有解决温饱之前也只能是个渣渣。
  一吹二咬三嘬,默念着口诀,预备开启我的美食之旅,然而才进行到第二阶段,尴尬的事来了,只听“biu”的一声,被我破了个口的生煎忽然化身为小朋友最爱玩的水枪,极有节奏地滋出一尾水花,克服了空气阻力奋力延展出最远距离,不偏不倚全数飚在目标人物身上。
  帅哥白色卫衣前那道鲜明的痕迹,似是低调地赞扬着生煎枪的准头:正中红心,一滴不曾浪费,堪称完美。煎饼侠算什么,大生煎才是妥妥的C位之王。
  突然的变故令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我和帅哥面面相觑,在彼此的眼中都读到了我是谁我为何在这里的灵魂拷问。
  天若要亡我,一只生煎都能作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作为一个公正守法的良民,顶不住良心谴责的我率先败下阵来,慌忙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叠纸递了过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下没控制住嘴瓢了,真是抱歉!”
  帅哥似是才回过神来,接过纸巾茫然地回了句没关系,小餐饮店里的纸巾质量奇差,我眼睁睁看着他用纸巾抹过的地方不仅污渍没有去除半分,反而沾上了点搓成泥的屑屑头,他有些尴尬地放下纸巾,不自在地掸掉了粘在衣服上的不速之客。
  身为罪魁祸首的我,不禁开始思考,或许他想掸掉的其实不是名不副实毫无清洁作用的劣质纸巾,而是坐在他对面那个令他遭受无妄之灾的……我?想到这一可能性,刚刚那句没关系便显得特别没有说服力,严重怀疑这就是一种条件反射,类似How are you——Fine, thank you, and you
  我叹了口气说:“怎么可能没关系呢?你还正好穿得白色……”
  这一刻的我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自暴自弃,人尴尬到一定极点,羞耻与不安原来是可以随戳破的面皮一块,共同超脱于浮躁的精神世界的。
  帅哥笑了一下,说:“怪我,吃个生煎穿什么白色卫衣啊,根据墨菲定律不喷我喷谁?就是没想到,射程还挺远的。”
  我忍不住盯着他看了好久,试图从他脸上辨别刚刚那句究竟是宽慰或是讽刺,还是悄咪咪地开了个小黄腔?然而除了“这张脸长得可真赏心悦目啊”之外,我什么也没看出来。
  “别放在心上,真的是小事。”
  好了,我确定了,是我污者见污,他刚刚真的是在安慰我哎,人美心善说得就是你!
  或许是眼看着我的单身时长一天一天被刷新记录,未知而又充满诱惑的亲密关系给我带来的吸引力在这一瞬间战胜了作为一个正常的社会人在人际交往中固有的克制与自持,我决定珍惜这个用大型丢脸换来的机会,勇敢地迈出二十七年来主动向陌生人搭讪的第一步!
  按说我现在若能掏出一瓶汰渍立白蓝月亮之类的会更应景,但鉴于我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手边的道具非常有限,只能从口袋里掏翻出一张随身携带的名片,带着十二万分的诚意用双手递了过去:“您放心,无论是大事或是小事,我都会为我犯下的过失负责,这是我的名片,请您收好,后续无论是需要干洗或是换购,您都可以随身联系我,针对本人原因造成的损失,我一定会尽力在合理的范围内,给到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帅哥起先似乎有些犹豫,耐心听我逼逼完之后也用双手接过了名片,等看清名片上的内容后,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说呢,怎么那么想给你个五星好评呢?服务性行业的专业素养可真是渗透得够全面的。”
  一张名片换帅哥一个笑容,这买卖划算得很!
  趁他分心研究名片的当口,我趁热打铁道:“名片上的手机号就是我的微信号,你可以加一下,除了衣服的事,如果你有理财的需求,也可以找我……”
  帅哥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我心想坏了,人别以为我是为了业绩故意引起他的注意的吧,忙摇着手表忠心道:“不是不是,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对目前市场上的理财产品还算熟悉,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有针对性地给你推荐几款收益比较合理的产品,不是让你在我这儿做理财……”
  帅哥又笑了,我才发现他左边有一个小小的梨涡,不是很明显,但搁在这张脸上显得尤为生动,“你别紧张,我就是觉得你一秒切换交流模式的样子挺神奇的,还以为你会一直‘您’下去呢。”
  我松了口气,作为被搭讪对象来说,这位帅哥真的友好到让我情不自禁想要由衷高歌一曲感恩的心,在明确我不会因为滋了别人一身汤而挨揍,甚至还有可能因为这个出糗经历换来一段奇缘之后,脸皮这种东西就跟飚出去的汤一样,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了:“做人要有良心,你今天已经够倒霉了,我不是怕过犹不及怕把你给恶心坏了嘛!”
  帅哥一愣,挺认真地说:“我今天挺欢乐的,没觉得倒霉啊。”
  快来个人拦着我!不然我总想为了让他更欢乐把剩下的生煎都咬破表演个指哪打哪的民间绝活!
  一脸高冷的服务员端着帅哥点的餐姗姗来迟,对话暂时中断,我那私奔出走的理智也短暂归了位,对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言,虽然有点插曲,但我诚恳(?)道了歉,对方大度选择了原谅,我们的交流其实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大家各吃各的,我回银行为月底的绩效考核而奋斗,他大概先要找个地方处理一下身上的油渍吧,那张名片大概率会被随手丢在某个垃圾桶里……然后回头我再跟陈由添油加醋汇报一下今天的事情,被他从头到尾鄙视一通,继续重复着按部就班的生活。
  突然觉得有点泄气,完全可以预料到的人生,是不是太无趣了一点?
  帅哥从筷筒里取了双筷子,用纸巾简单擦拭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对生煎有些阴影,没有第一时间开吃,反倒是低头扒拉起了手机,我盯着他的后脑勺,心里有一丢丢忧伤,只是情绪尚未渐入佳境,他突然抬起头举起手机冲我晃了晃,问:“我加好了,你的昵称是口口口吗?”
  难怪人们总是会向往未可知的惊喜呢,就好像没有预兆猛然加速的过山车,可太他妈刺激了!
 
 
第3章 
  自从那天奇迹般地要到了帅哥的微信,徐记生煎在我心里的地位便和其它诸如桂林米粉、港式烧腊、黄焖鸡麻辣烫等餐饮项目拉开了博尔特都追不上的差距,它不再只是一家满足口腹之欲的餐馆,而是缘分开始的地方,假使这段缘分有幸继续书写传奇,那以后它还将承担鉴证我们每个纪念日的光荣使命。
  但是在传奇尘埃落定之前,徐记生煎暂时从我的午饭选项中被无情地摘了出去,短时间之内,我可能都对生煎有点过敏。
  说到谭浒,就是被我滋一身肉汤的倒霉帅哥,在那天互加微信之后,渐渐开始熟络了起来,目前的定位算是能说得上话的朋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