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奶味人参在线撩(穿越重生)——某笑

时间:2019-11-05 09:27:25  作者:某笑

   《奶味人参在线撩》作者:某笑

  文案:
  图滚滚的本体是一棵人参,先天灵智不足,稚子心智,唯一的愿望被采下来吃掉,可是直到被一道闪电劈焦,他还是没有完成自己的愿望。
  重活一世,他发誓自己一定要成为有用的人参!
  于是,当图滚滚醒来时看见站在自己身边的高大冷峻男人时,仰着小脸,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奶声奶气的问:“你想吃了我吗?”
  作为一个优秀的人参娃娃,滚滚有很多注意事项。
 
  ①不能随便哭,他们做人参的,不能给人带来悲伤,他是一颗快乐的植物!
  ②不能贪玩,要努力修炼,自己吸收营养,学会自己长大!
  ③不能随意脱坑,植物必须扎在土里,否则会枯,被小虫虫要咬。
  ④不能相信人类,人类会摘植物的小花花,给植物浇辣椒水,用小玩具骗小植物。
  乖乖背完植物准则,滚滚朝旁边坐着的男人咯咯的笑着,仰着小脸,伸出小手,奶声奶气的说:“灰辣儿…抱…滚滚”
 
  ①开头有丧尸,较少
  ②剧情向小甜饼
  ③攻受一起开荒
  ④各种变态出没
  ⑤某上将:给不了好的,便给他玩具吃食和财富
  战斗力强大冷峻上将攻VS撒娇粘人怪人参受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图滚滚 ┃ 配角:斐拉尔·撒那特斯 ┃ 其它:作者专栏文求收藏,NUA~
  ===========
 
 
第1章 
  图滚滚的本体是一棵人参,天地初分时,上古天神捏土造人,所造人数众多。然,剩余之土不足以捏成人形,天神心慈,将其化成一掌长,四肢俱全之物,谓之参。
  人参化形后,流于混沌万载,后被仙界百草仙君所收,因其为黄土所捏,加之人参形体圆滚可爱,故取名图滚滚。
  人参乃上古灵物,掌世间植物之命数,为百草仙府之密宝。
  未想,仙君醉酒,取人参观赏,竟不慎遗失,此后千年,不觅踪迹。
  原来,那一掌大的人参竟是被仙君所饲灵兽叼走玩耍,后落入俗世,因缘下被北岐山无垢谷的一名散修拾得,散修名唤子车安,痴迷药草,以药入道,是当世一大药修,因不愿沾染俗世,故定居于北岐山。
  子车安精通植物,虽不知滚滚来历,却也知晓并非凡物,便将其带回无垢谷,和满园植物种在一起。
  滚滚为木,生性单纯,宛如稚子,扎根于北岐山无垢谷,无垢谷内种植着天下珍奇异宝,偶有灵智生成,它们皆是子车安从大陆各地收集而来,所闻所见皆为滚滚所不知,细听之下,竟如俗世画本般生动有趣,无垢谷的植物们便时常相互讲诉故事。
  滚滚为上古黄土所成,流与混沌万载,天生比别的植物少了些机灵,虽修得灵智,却略显憨愚,只会说些简单字、词,无垢谷灵物万数,所讲故事不计其数,他却一个也不曾记住,就连听时也是懵懵懂懂。
  子车安对滚滚的情况了然于心,研究多年却始终无计可施,只能揪着胡子,摇摇头,感叹天意。
  子车安正值青年,却痴迷药道,无心他事,整日除了呆在药房,便是坐在药园旁的椅子阖眼假寐。除了药道,子车安对俗世著作也很有兴趣,用他的话来说便是:“世俗凡尘多是庸碌无能之辈,幼时念着长大,长大后又贪恋权势,年老后追求永生,终其一生却只有一身病痛能伴其左右,轮回之时感叹人间不值,却又一次次的入黄泉进轮回。这般矛盾的人类,却也能有与仙者并未的存在,实乃当世一迷。”
  子车安学着凡人的模样,一手持书一手负于身后,摇头晃脑,知乎来知乎去。
  滚滚贪玩,见状,背着须茎叶跟着摇头晃脑,头上的小红花一晃一晃的,口中翻来覆去却只有‘知乎’二字,生硬学语的模样逗乐了一谷的植物。
  谷里的灵物告诉滚滚,他们做植物的,便是为人类而存在,只有被人类吃掉的植物才是好植物,才能轮回往生。
  滚滚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他牢牢的记着被吃掉才是好植物。
  滚滚想做好植物,滚滚是有用的人参!
  无垢谷的植物换了一代又一代,滚滚却始终扎在土里,傻傻的看着谷口,等着人来吃它,但是过了好久好久还是没有人带走它。
  当身边的植物又被取走后,滚滚扁着嘴巴,眼睛红通通的,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滚滚本体为人参,虽修灵智,却为木心,不知人间七情六欲,虽然哇哇的叫着,眼睛却呆呆的,完全不掉眼泪,细尖的声音,腔调怪异。
  在他仅有的认知里,只有植物应该被吃掉。
  滚滚要做好人参,滚滚想要被吃掉。
  无垢谷的植物换了一代又一代,子车安口里的知乎变成了子曰,滚滚却仍木木的扎在谷里。
  直到某一日,北岐山上万鸟腾飞,野兽奔走,漫天的火焰中,无垢谷里的植物被悉数破坏,子车安被一剑刺穿胸膛倒在血泊里时,滚滚还是傻傻的,他看着满身鲜血的子车安召唤出无边的天雷狠狠劈向他,木了千载的眼眸终于动了动。
  刺目耀眼的雷电中,他隐约知道自己不能被吃掉了。
  *****
  银河历2019 夏
  浩瀚无边银河,无数小行星转动着,一条缥缈的宇宙隧道延伸向远方,幽静神秘的隧道周围突然有细微的波动,紧接着,一架带着斯圣亚特帝国标志的宇宙航舰快速驶来。
  载着四百三十五名乘客的十三路航舰正按照飞行路线,从斯圣亚特前往阿克亚州旅游区域。
  今日的十三路航舰的驾驶舱比以往更加严肃,来自头等舱的森然冷气让众人不敢有一丝松懈。
  因此,当驾驶视线区内出现某个细小的物体是,领航员在导航警报响起之前发现了他的存在。
  “是星际海盗的航舰!”
  “正在以四点五公里每秒的速度接近!”
  随着两舰距离越来越近,舰长立即调节航行方向,然而,航舰行驶速度实在太快,还未等他动作,海盗航舰上的光波武器朝着十三路舰袭来,航舰失控,舰身翻滚,满舱的乘客皆惊慌起来,神色惊恐。
  “不好了!”
  混乱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时空旋涡!”
  幽远神秘的银河中,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巨大的引力将两架航舰卷翻,机舱极速颠簸,成功的让十三路航舰避开了这一击。
  “开驱动引擎!”
  “不行!控制不住!”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
  “救命啊!”
  一阵杂乱的惊呼声中,两架航舰被卷入时空旋涡里,银河隧道被搅乱成一团白色雾体,未几,时空旋涡消失,银河隧道周围再次恢复了平静,刚刚的灾难仿佛一场宇宙幻觉。
  斯圣亚特帝国第十三路航舰消失于宇宙深处。
  ****
  一万多年前,人类在母星地球上过度破坏,导致地球生态系统失常、全球气候变暖、臭氧被破坏,全球出现极端天气,为解决人类生存问题,科学家们研究宇宙其他适合居住的星球,过程中,研究出了一种生化武器,短短三个月内在全球蔓延开来,人们变成了电影里的丧尸,以人肉为食并传播。
  人类在彻底毁灭前坐上宇宙航舰,在和地球构造相似的塔塔星居住下来,而地球上的丧尸没有食物加上极端,和地球一起陷入无边黄沙之中。
  一万年的时光飞由于驰而过,由于资料的缺失,人们对古地球的认识越来越少,只模糊的知道人类曾在上面居住过。
  荒化万年的地球,放眼望去,广袤无垠天地间沙海茫茫,沉封万年的星球为黄沙为笼罩,终年黄沙漫天热浪灼人,所有的生命皆沉封在无边的苍茫中。
  平静的天空突然发出一阵轰响,紧接着,两架巨大的航舰翻滚着从万里高空坠下,沙面上砸出了两个巨大的坑,航舰亦是冒着阵阵青烟。
  航舰坠落后,声响渐渐淡去,四周再次回复了寂静,死寂的荒漠笼罩着这片大地。
  航舰的门突然晃了晃,紧接着,一个男人从里面滚来出来,额头上冒着岑岑鲜血,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蓬乱着,男人滚在□□的黄沙上后,很快蹒跚着爬来起来,他将机门拉开,扶着机身走进游客舱,将大门打开。
  一片混乱后的乘客舱里一片混乱,孩子的哭声、男人女人的惊恐声、骂声,一片杂乱,男人将舱门打开后,众人连忙向门外挤去。
  当他们走出机舱时,逼人的热气扑面而来,热浪滔天,广袤无垠的黄沙在日光的照耀格外闷热,带来一种绝望的压抑。
  人们怔怔的站在航舰门口,神色茫然的四下打探 。宇宙行星中,也有一颗行星为戈壁沙洲,是很受欢迎的旅游.行星,可是,那种沙漠和眼前的茫茫黄沙完全不一样,没有一丝生命,没有一丝希望。
  早在几千年前科学家们就研究出可以根据天气自动升温、降温的服装系统,但十三路航舰坠落后,已经自动转换为合适的温度。
  “这…是哪里?”
  开门的男人即是十三路航舰的导航员伊迪·珀西,将舱门打开后他又重新走回驾驶舱,机长在刚刚的冲击中受了伤,头部是大量的鲜血,几人合力将他搬到折叠床上躺好,随行的医生立即开启抢救。
  “我来看看你的伤口。”
  提着药箱的小护士主动替伊迪治疗伤口,伊迪沉声应下,然而小护士刚刚将血迹擦干,他突然从椅子上惊坐起来,神色紧张,眉头紧皱,看向一旁的空姐,沉声问道:“头等舱那位呢?”
  空姐一愣,随即绷紧身体,颤颤巍巍道:“我这就去找。”
  伊迪不放心,随便拿过消毒棉敷在额头上,提步跟了过去。
  头等舱的位置比较特别,加上这次的乘客身份特殊,整个头等舱就一个人,当两人到达时,里面空荡荡的,不见人影。两人只觉得嗓子眼都提起来了,头上冒着冷汗,他们又在航舰周围找了找,却始终没有那人的身影。
  伊迪有些脱力的靠在舰身上,望着眼前一望无垠的黄沙,心慢慢沉了下去。
  那位可是斯圣亚特帝国被称为死神的男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  滚滚外表人参,所有描写皆为‘灵智’描写。
  比如说,在某些设定里修真的人会有一种东西叫做灵婴,是有人类模样的娃娃,滚滚也一样,外表是人参,但是因为它修成了灵智,在一定程度上等同于有个‘灵婴’,而我描写的就是这个灵婴。还是不要带入真正的人参。。Q一点吧
 
 
第2章 
  一望无垠的茫茫黄沙中,带着热浪的风呼呼的刮着,漫天黄沙吹拂,刺眼的一片苍茫之中,风沙在空中飞舞,阳光晕眩的戈壁沙洲中,传来一道极轻的脚步声,一下一下,在缭缭热浪中一个男人慢慢映入眼帘。
  男神一袭黑色大衣,周身寒光森然,所行之处寒气更甚,男人眸光幽深冷冽,望之尤坠冰窖,让人无法去定义他的容貌。他静静的行走在荒漠中,挺拔的身体让周围的烘人黄沙也变得死寂幽冷。
  男人四周是肉眼不可见的电波涌动,隐隐约约可以听见电磁滋滋的声音,某个带着电流的声音传入男人的耳中。
  荒原之上,隐隐有某种生物暗暗生长,惊扰了无边的死寂,男人慢慢停下脚步,幽深寒冷的目光落在黄沙上的某处,长眸轻阖。
  男人席地而坐,神色冷冽,周身的森然冷气与黄沙诡异的融为一体,带着无法侵略的强大气场,围绕在他周围的空气慢慢轻拢,结成一道无形的屏障。
  不知过了多久,沉寂的荒原上突然吹起了一阵热浪,夹杂着炙热的狂风呼呼而来,荒原的某处,长眸轻阖的男人身前几步处,沉积万年的黄沙出现了一丝极小的纹路,以沙裂口为中心慢慢的向周围延伸,形成了一个不大的圆形。
  分裂的地方突然发出一阵细微的轻响,一抹极淡的绿从缝隙中露出来,一点一点向外冒出,最终一株幼嫩的植物幼芽冒出沙面,嫩绿的幼芽随着呼呼而过的热风微微摇晃。
  广袤无垠的荒漠中,这一抹绿极其微小。
  幼芽的颜色愈来愈浓,裂缝处也愈来愈深,男人的周围亦是几道裂纹,幼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着,裂纹周围的黄沙漫漫变得湿润,当幼芽长出黄白色圆滚滚的身体时,沙面已全部突变,露出了原有的泥土,且慢慢的长满绿色的青草,绿色中,偶有几多颜色鲜艳的花朵绽放。
  一片生机勃勃中,黄白色的植物顶端的叶片之中,缓缓开出一朵红色的小花,花瓣娇嫩细小,颜色浓郁。
  小人参的花瓣长出来后,扎在土里的身体突然向前倾倒,沾着泥土的须茎趴在小坑前。小人参突然动了动,两根稍大的须茎轻轻扑腾着。
  滚滚很痛,被天雷劈过的身体带着阵阵灼烧的刺痛,一下一下的涌来。
  滚滚难受的张着嘴巴,哇哇的就要哭,可是他现在是人参形态,根本没有嘴巴,最终,小人参扑腾着稍大的须茎,头顶的小花一晃一晃的,让人不禁担心会被抖落下来。
  滚滚扑腾了半天,却仍是在原地打滚,眼前的景象颠倒过来,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兀自一个劲的扑腾,待力气用完之后,傻滚滚才慢腾腾的动了动根茎,而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他脱坑了。
  滚滚灵智不足,几千年的时光里,却也知道他必须扎在土里,子车安说过,脱坑的植物会变的皱巴巴,然后死去,被泥巴里的小虫子吃掉,滚滚不喜欢小虫子,它们会咬人,滚滚不想被小虫子吃掉。
  如是想着,小人参又重新扑腾了起来,两根幼嫩的须茎扒拉过青草,吃力的将身体撑起来,慢慢的向身后的小坑挪过去,当终于把根茎重新塞回小坑里后,滚滚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傻呵呵的笑容,还来不及回味,啪嗒的一下,又重新倒了出来,根茎悬在小坑边上,怎么也掉不进去。
  小人参静静的趴在小坑前,滚滚却早已红了双眼,张着嘴巴无声的干嚎着,小鼻子也红红的,十分可怜。
  正哭着,头顶的小花上有些痒痒的,滚滚可怜兮兮的吸着鼻子,抬头看着围着自己小红花飞的蝴蝶,微微呆愣了一下,眼睛还是红的,嘴角却咧开了笑容。
  幼嫩的须茎无意识和蝴蝶嬉戏,将自己的悲惨处境抛之脑海,他玩得起劲,不自觉的发出咯咯的笑声,如同婴儿一般柔软的声音,笑起来却有些尖锐,就像不会说话的人在学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