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带着二哈闯末世(玄幻灵异)——时年时月

时间:2019-11-05 09:39:37  作者:时年时月

 

 
带着二哈闯末世
作者:时年时月
 
文案一:
 
  白瑾变丧尸前:我擦,我为什么要养这么一只蠢狗!
 
  某蠢狗:嗷呜?
 
  白瑾变丧尸后——
 
  丧尸白瑾觉得自家狗只会汪汪叫,白银觉得他在整自己,抬起狗头一看,某人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僵尸脸。
 
  于是从来只嗷呜嗷呜叫的白银张了张口,“汪汪?”
 
  丧尸白瑾满意的把狗粮塞进狗狗的嘴里。
 
  已经能变化成人形的白银:“···”
 
  ···
 
  文案二:
 
++++白瑾养了只二哈。后来,他成了被养的那个。
 
  所有认识白银的人都认为他是个疯子,因为他占了一座城,只为养一只丧尸。
 
  ···
 
  一人一狗闯末世的故事,有异能,动植物可变异。
 
  这是一篇正(gao)经(xiao)末(fa)世(tang)丧尸文,结局he。
 
  作者萌新,请多指教,不支持撕逼呢亲。
 
++++日更,晚上九点左右。
   
内容标签: 科幻 异能 末世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瑾,白银 ┃ 配角:苏祁 ┃ 其它:墨仪,大胡子
==================
 
  ☆、01
 
  时间:末世后一年
  “听说了吗,那个丧尸猎手又屠了一个镇子的丧尸。”
  “可不嘛,人家异能强大着呢,据说是一觉醒就是高级了,可不是咱们能比的。”
  “那可是个疯子,除了他也没谁敢专门养个丧尸在家里。”
  “你可别瞎嚷嚷,他可是我偶像,那丧尸养着指不定就是为了更加了解丧尸弱点的呢。”
  “那也是个疯子,也就他敢这样做。”
  几乎所有知道白银的人,都觉得他是个疯子,无它,因为这人圈养了一只丧尸,还不准别人随意靠近房租三十米内,否则就无差别攻击。
  市面上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只有熟知白银的人才知道,这位总是面无表情,有着‘丧尸猎手’称号的少年,曾是怎样一只狗子。
  而他圈养守着的,哪是什么丧尸,那分明是它的主人啊!
  ···
  少年站在门口,衣衫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头上还残留着血渍,似乎刚从什么激烈的战场上赶回来。
  但是,少年的眸子格外的明亮,面容俊朗,下巴总是微微抬起,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矜贵高傲的气息。
  忽然,他耳朵动了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他勾起嘴角,随意的抹了把脸上的血渍,然后开门走了进去。
  门刚打开,一道影子便带着劲风袭来,少年微微一侧头,那抹劲风落在门外的墙上,发出清脆的鸣叫。
  原来,那竟是一个金属片!像是被上好的工匠打磨过一般光滑锋锐。
  少年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似乎早已习惯,他反手把门关上,然后径直走到桌子前坐下,把口袋中的能源石拿出来放在桌上。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少年才看向站在不远处一只虎视眈眈,不断试图对他发动攻击的某‘人’。
  那是一只,身躯完好的丧尸,但说是丧尸好像又不太对,因为这只丧尸除了皮肤布满了青黑色的纹路,眼神有些呆滞之外,无论是打扮还是动作,都像是一个人类。
  从这只丧尸的身形以及五官来看,他还是人类的时候,应该长得不错。
  他的目光在桌上的能源石上停留了一秒,然后张嘴一吐,一块金属片便向少年飞去。
  少年这次没有躲,他看着某‘人’,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笑意,像是一个小孩终于得到了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一般。
  ‘叮!’
  金属片飞向少年,却并未传来刺入血肉的声音。
  坐在椅子上的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巨型犬,它张嘴吐出舌头,专注的望着它的主人,身后的尾巴不自觉的摇摆着。
  见到巨型犬,原本准备再次攻击的丧尸迟疑了,他微微歪了歪头,像是在思索什么。
  他转身进入屋内,拿出了一样东西,熟练的倒入盆中,然后摆在巨型犬面前。
  他看着巨型犬,像是在说:吃饭。
  白银:“···”
  他默默的看了眼没有肉的狗粮,又看了眼一脸认真的主人,埋头吃了几口。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面前的‘人’离开了,等他抬起头来时,却是发现那人手中正拿着一个熟悉的棒球棍,缓缓走向他。
  白银:“···?”这是要干嘛?!
  丧尸主人拿着棒球棍走了一半,忽然停下脚步,咦?他拿棍子干嘛?
  他刚才是要做什么来着?
  “···”
  白银哭笑不得,他主人竟然在潜意识里都想打他!他都没有拆家了好伐!
  要打也要等他先拆一下家再说啊!
  ···
  时间:末世初
  某小镇,某住房内,一人一狗对峙着。
  “你看看你,你看你都做了什么!”
  白瑾提起某狗的后领,“我不过才出去一小时,你就把家弄成什么模样了!”
  某狗瞪大眼睛,一本正经的装傻。像是在说:啥啊,啥啊,啥坏了啊我不造啊!
  “装!你继续装!今晚没饭吃了!”
  白瑾看着满屋的狼藉,可气坏了。
  自从养了这只二哈以来,他就从原本的小康资产变成了扶贫户!一顿肉都要斟酌着吃。
  结果这狗没眼见的,还天天琢磨着怎么拆房!
  “嗷呜嗷呜~”一听到没饭,白银顿时不沉默了,仰着头,悲伤的叫起来。
  “叫也没用,再叫我就把你剁了信不信!”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
  白瑾把能用的打扫干净,坏成渣的就拿出去扔了,等收拾好后,已经晚上了。
  他席地坐在地上,看着一下子变空的客厅,心中一阵惆怅。
  得了,还买什么沙发,买什么椅子,以后就坐地上得了。
  “呜呜~”白银像是认识到错了一般缓缓靠近白瑾,然后乖巧的在他身侧趴了下来,脑袋放在他腿上。
  白瑾伸手在它身上使劲□□了一通,气儿也消的差不多了,忽然觉得手上有异样,抬手一看,就看到一手的狗毛。
  白瑾:“···”
  白银也循着视线看过来,待看到那一楸狗毛后,瞬间淡定不了了,咻的坐起来,嗷呜嗷呜的往自己脖子后面看。
  “嗷呜嗷呜~”
  它指控的看着白瑾,毛没了,找不到媳妇儿了。
  嗷呜~
  白银越想越伤心,越叫越大声。
  ——刷啦啦。
  大把狗粮被倒进狗碗里,白银眼珠子动了动,身子没移位。
  一根香喷喷的鸡腿从厨房里被拿出来,白瑾走到它身边,“想吃吗?”
  “嗷呜嗷呜~”白银瞬间坐直了身子,目不转睛的看着鸡腿,视线随着鸡腿的移动而移动。
  “来,吃吧吃吧。”白瑾把鸡腿往前递了递,然后在白银张口咬过来的那一瞬间,咻的收手把鸡腿放进自己嘴里。
  白银:“???”
  白瑾:“哈哈哈,拆了家还想有肉吃,你就梦去吧!”
  他看着白银嘴边垂涎一地的口水,美滋滋的把整个鸡腿一口一口的下肚。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
  “喂喂你还想反抗咋滴,别过来我靠,你口水全擦我身上了···”
  “嗷呜~”
  ···
  夜渐渐深了,月亮隐藏在乌云之中,城市里还亮着万家灯火,手机消息络络不绝,没有任何人意识到即将来临的危险。
  竖日,白瑾是被外面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
  女人的尖叫声划破天穹,砸门声如同雷鸣一般毫不停歇。
  横睡在床上的白瑾睡眼惺忪,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白银,他起身来到床边,刷的拉开窗帘。
  看清外面的那一刻,白瑾愣在了那里,所有的瞌睡全都清醒了。
  宽敞的街道上沾上了红色的血迹,几个长相奇怪‘行人’追着一位还穿着睡衣的女人。
  女人脚下一个踉跄,身后的奇怪‘行人’便扑了上去,然后咬了下去!满口血腥。
  “啊——”女人尖叫出声。
  “喂!住手!”白瑾无法做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无动于衷,他翻出一根棒球棍就准备下去帮忙。
  然而还没走两步,他的裤腿就被扯住了。
  某狗咬住他的裤腿往后拉,喉咙里传来呜咽声。
  “白银别闹了,快跟我下去帮忙。”白瑾扯了扯裤腿,没扯开。
  白银喉咙里的呜咽声更大更急促了,似乎急着告诉他的主人什么。
  白瑾皱了皱眉,白银的反应有些反常,他没有再急着出去,而是先拿出电话,拨打报警电话。
  “你好,你拨打的电话···”
  无论拨打多少遍,警局的电话都打不通,不光是警局,连网络都断了。
  白瑾意识到不对劲,他拍了拍白银的头,“行了,你先放开我,我不出去。”
  待白银放开他的裤腿后,他立马来到窗前,瞳孔猛地一缩。
  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街道上那几个奇怪的‘行人’已经散开了,只留下一地的鲜血,以及,被啃得一塌糊涂的女尸。
  白瑾心中发寒,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盯着那具女尸没有移开眼,五分钟后,那具女尸,动了。
  它缓缓站起身,身体关节如同生锈的机器人一般。
  这是——丧尸感染!
  ···
  白瑾没有什么亲人,唯一的奶奶也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去世了,只留下一只小奶狗。
  靠着父母留下的房子以及一笔钱财,他的生活倒也还过得去。
  如今他二十岁,四年了,曾经的小奶狗变成了如今的大狼狗,拆家吵架一把手。
  现在末世爆发了,他也没什么亲戚要去汇合,他猜测zf应该会采取措施,最先建立起来的堡垒肯定是首都。
  从他这个地方去往首都,光是坐动车都要一两天,末世后,动车肯定停了,唯一的指望就是四轮车,或者自行车。
  其他人肯定也有这种想法,到时候路上肯定会堵车,而且一路上还要考虑到汽油以及食物,想要安全到达首都简直不要太难。
  一时间,无数思绪划过白瑾的脑海,就在思考的同时,他的动作也没停下来,这会儿已经把家里所有的食物以及能用的武器全都翻找了出来。
  如果要出去,还要准备换洗衣物,虽然路上不一定有机会换洗,但是难保路上不会冻着。
  “白银,你说是趁现在人少出去呢,还是待在家里等待部队···嗯?”
  白瑾说停了下来,白银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对,他走到床边,抱着白银摸了摸,“你怎么有些发烫,昨晚是不是蹬被子了?”
  白银呜呜两声,有气无力的躺在他腿上。
  白瑾又看了看白银的症状,现在外面这么危险,以白银目前的状态出去简直就是送死。
  为了以防万一,他拿了备用的宠物感冒药给白银吃了,然后把它放在床上用被子捂着,“行了你就好好休息,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考虑怎么出去旅游吧。”
  白银舔了舔他的手,闭上了眼,在白瑾温和的抚摸下沉沉的睡了过去。
  见白银温度没有再上升,白瑾再次来到窗边,窗帘早被他拉上了。
  此时,他把窗帘拉开一条缝,脑袋凑上前去。
  根据以前看得小说来看,丧尸的嗅觉跟听觉很灵敏,特别是活人的气息,对她们的吸引力犹如罂粟一般。
  他家在三楼,而且是一层一户人家,所以不用担心在家里被围攻,但是若是想要出去也不会太方便。
  看着街道上零零散散的丧尸,白瑾随手拿过一个小物件,找准时机往窗外远远的扔了出去。
  砰——
  正在附近徘徊的丧尸听到齐齐侧头,然后纷纷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缓缓走去。
  目前看来,声响对于丧尸而言确实是有影响的。
  就在白瑾准备离开窗口的时候,忽然目光一转,落在了街道对面的楼层上面。
  有一个男人正拿着什么东西望着这边!
  白瑾心头一跳,完全的合上了窗帘,末世里,最不靠谱,也是最危险的,莫过于人性。
  中午的时候,白瑾用昨晚的冷菜冷饭解决了午饭,然后给白银弄了顿营养套餐。
  “醒了?”
  白瑾一进房间,就看到白银睁开了眼坐在床上,视线紧盯着他手中的营养套餐。
  “香吧?放了这么多好吃的,当然香了。”
  白瑾说着,把碗放在了白银面前。
  白银埋头就大口吃了起来,喉咙里发出愉快的呜呜声。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白瑾原本想揉揉白银的头,却落了个空。
  白银抱住自己的碗,扭过身去继续猛吃。
  用自己的行动来反抗白瑾的话:就你最会抢我吃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