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大佬再宽限我两天(古代架空)——青枫月

时间:2019-11-05 09:40:21  作者:青枫月

 

 
大佬再宽限我两天
作者:青枫月
文案
司诺溪是个骗子,胡说八道,鬼话连篇,满嘴跑火车。
你以为他身不由己有什么不能言说的苦衷?
不不不,他就是个骗子,而且还诱拐良家老妖怪。
 
 
骗得人心甘情愿给钱给丹,甚至连人家揣小手、捂袖兜的大宝贝也不放过,顺带玩弄一颗虽然年老,但依然闪烁着纯(蠢)真(傻)光芒的假幼小心灵。
 
 
骗东骗西,作天作地。
终于,他把自己作死了。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又活了,改了名换了姓,叫乔云溪。
保命大计在上,这回他学乖了,老老实实修仙,乖乖巧巧做人,誓要当一个好徒儿好师弟,还有好师兄——
照顾傻乎乎粘人精小师弟。
 
 
但是小师弟是不是太粘人了一点?明明长得比他高,实力比他强,打人比他狠,骂人比他损……怎么一到他跟前就跟个智障似的?
 
 
小师弟扑上来,甜滋滋喊了声:小师兄,我好想你,快带我飞。
乔云溪:……飞什么飞!等一下,你干嘛离我这么近?!下去,手拿开,松开老子……呃,我的腰,离我远点。
 
 
小师弟惨遭拒绝,瞬间变黑社会讨债脸:胆子肥了呀,抱一下怎么了?!骗了我这么多东西,怎么着,不想还了??!!!
 
乔云溪:……不敢不敢,对不起,大佬我错了,一定还,一定还。(点头哈腰笑脸相迎.jpg)
 
 
乖巧可人傲娇受×死缠烂打戏精攻
 
 
本文有个少时篇,讲的是溪溪和慕沉小时候的事,很短的小短篇,已经完结了,有感兴趣的小天使们可以去看看,名字是《对象,你要去哪?》
比心~mua~~
 
 
滴滴,前方注意:
1、受是转世,在恢复前世记忆的时候会穿插着写,稍有精分,不过上一辈子和这一辈子差别很大,区别会很明显。
2、攻受无误会,不狗血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云溪,慕沉 ┃ 配角: ┃ 其它:
==================
 
  ☆、十年
 
  于修士而言,漫长修行中时间的流逝总是悄无声息,一晃眼,十载春秋匆匆而过。
  清虚山上一座极其陡峭山峰背面,远远看去,几个小小的黑点守在一旁。
  “云溪师弟已经进去三天了,再怎么说,也该出来了。”肖亦清抬头,遥遥望了一眼不见顶端的主峰。
  清虚山主峰,上有清虚殿坐镇下有剑冢护卫,平日里弟子往来巡逻严密,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灵气充裕的绝好地方。
  一般清虚山弟子修为境界到了一定程度,便会来此剑冢挑选佩剑。这剑冢也不知何时而来,为何在此,但清虚山弟子千百年来在此选剑,至今里头的剑仍是数不胜数。
  乔云溪如今就在里面选取称心的佩剑,自打进去剑冢一待便是三天,外面慕沉和肖亦清也等了三天。
  慕沉斜依着一颗高大的树木,一袭白色银纹弟子服竟衬的肤色愈发白皙,身形高挑面如冠玉,早已不见初入静澜峰时是的青涩,长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妖孽般的俊美青年了,唇角浅浅勾着一丝不正经的笑意。
  慕沉一直看着剑冢出口,未见人影,倒是耳朵一动隐隐听到些许脚步声,正往外走。
  他笑的更明朗了些,道:“出来了。”
  不远处的洞口踏出一道身影,白衣银纹,嫩生生的小脸褪去稚气,漂亮的不像话,面庞似是上好的冷玉,莹润细致,眼眸乌黑,却清澈的仿佛能透出光来。
  “慕沉,肖师兄。”
  乔云溪一眼望见二人,脸上扬起笑,高高扬起手中的剑挥了挥。
  他进去之前同慕沉说,让他自己找点别的事情做,免得他一天到晚黏在自己身边,烦人的很。
  慕沉却嬉皮笑脸,说是想让他一出来就能见到有人在等着他,非要在这里干等着。
  还真在这里等了三天呀,啧,三天不见,他居然还怪想的,乔云溪心道。
  乔云溪见慕沉走过来,忽是眯了眯眼,脚尖一点,“慕沉看剑!”拔剑出鞘,对着迎面走来的慕沉直直而去。
  他便拿慕沉试试剑,嘿嘿。
  慕沉不躲不避,只是浅笑着挑眉,在剑靠近的一瞬间,身影一闪顿时不见了踪影。
  一道声音在乔云溪耳畔响起:“小师兄还不够快呢。”
  乔云溪了然,回身一刺,果然,慕沉的身影在背后稍有显现,见剑刺来又迅速闪到一边。
  “小师兄~”
  “看剑!”
  乔云溪欲再出手,手腕却被捏住了。慕沉从侧面拉住他,手上用力轻巧一拽,乔云溪便从背后被拉至他怀里,剑仍向外指着。
  乔云溪感觉到一条手臂牢牢横亘在他腰上,后背贴上温暖的胸膛,右边肩膀一重,慕沉随意将下巴垫在上面。
  “喂,我跟你打架呢,干嘛突然扒上来?松手。”乔云溪不满,肩膀耸起试图把慕沉的脑袋抖下去。
  这人整天搂搂抱抱,没完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慕沉才是十年前的那个小娃娃呢!
  慕沉紧抱着怀里纤细的人,暗道云溪真的太瘦了,抱起来感觉还是这么小小的一点。
  “此剑流光闪烁,剑身色泽莹润,利而不僵,隐隐可见灵气缠绕,是把好剑。小师兄眼光不错,此剑何名?”慕沉仍是抱着不撒手,就着这姿势,细瞧了瞧乔云溪新寻了三天才寻来的佩剑。
  乔云溪闻言一笑,漂亮的眉眼弯起,朗声道:“万人不由己,我但凭心行——凭心剑。”
  慕沉侧眸,看着乔云溪染上笑意的眉眼。
  凭心凭心……万事随心。
  “好名字。”他抿唇一笑,然而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
  乔云溪暗笑了一下,手肘向后,在他腹上狠狠捣了一下子,趁着慕沉僵硬的那一瞬猛然挣脱出去,又跑到肖亦清跟前给他看自己的剑。
  他选了三天,一直到看见这把凭心剑,心里才万分确定——就是它了。
  “是把好剑。”肖亦清淡笑着,拍拍乔云溪的肩膀。虽然他依然想摸头,但是云溪师弟现在大了,也比以前更抗拒摸头捏脸这些,他又不似慕沉师弟,抱了云溪师弟这么多年,都给抱习惯了。
  现在也就师尊和慕沉师弟摸的最勤快。
  慕沉捂着肚子凑过来,一副有气无力的可怜样子:“小师兄,你下手可真狠。”歪歪扭扭又要往乔云溪身上挂。
  乔云溪无语,一把按在他脑门上,推开他的脑袋,瘪嘴道:“狠什么狠,我就没打赢过你。”
  没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每次他对慕沉出手,不管是偷袭,还是明着冲上去直接打,都碰不到慕沉一片衣角,最后反被他困住,动弹不得。
  思及此,乔云溪愤愤看向慕沉。这人偏偏就爱在他面前扮柔弱可怜,总是一脸无辜——
  虚伪!
  可耻!!
  “我也没打小师兄你啊,都是你在打我。”慕沉自然猜到他在想什么,顺势捏住推开脑门正要收回的那只手,拢在手心,丝毫不在意笑了笑:“好了,我们走吧,所有事情都已准备妥当,就等小师兄你了。”
  乔云溪点头,迈开步子,跟着慕沉渐渐离开主峰剑冢,肖亦清也摇着扇子走在一侧。
  乔云溪见此稍有疑惑,转着脑袋着看了一圈,问道:“是我们三个人吗?大师兄呢?”
  不是说是他和慕沉,再加上大师兄三个人吗?肖师兄来凑什么热闹?
  慕沉捏了捏掌心乔云溪的手,勾着唇角答道:“你出来的太晚,大师兄先一步去查探了。”
  “此次雪域疑似有黑灵晶现世,事情不容小觑,大师兄等你不及,便先一步过去了。”肖亦清笑呵呵开口,扇子在胸前一下一下摇得欢快,带起凉风习习,倒是惬意的很。
  乔云溪定定看向肖亦清:“我们要去雪域了,肖师兄你跟着干嘛?”
  他们沿着现在这条路走,直直往山门而去,肖亦清就算来送也该回去了。
  事实上,肖师兄会在剑冢外等他出来,就已经很让他惊讶了。他进去的时候,分明只有慕沉在外头。
  慕沉斜斜扫了肖亦清一眼,手里抓紧了些。
  肖亦清抬起手臂,折扇遮面,只露小半张脸,笑道:“师尊不放心,让我也跟去瞧瞧。”
  乔云溪眼神往后一瞥,挑眉,和旁边慕沉的动作如出一辙同时进行,“是吗?肖师兄确定没记错?”
  乔云溪单纯笑着。
  “自然。”肖亦清毫不犹豫,但不知怎地,突然有些不妙的预感。
  他正这么正想着,一道声音便蓦地自他背后传来,平平淡淡,温文尔雅,却让他瞬间打了个激灵——
  “为师有这么说过?”
  肖亦清一僵。
  “噗哈哈。”
  乔云溪毫不客气的笑出了声,拉着慕沉绕过僵硬的肖亦清,迎上去笑唤了一声:“溪儿见过师尊。”
  “慕沉见过师尊。”
  玄机子仍旧是一身青色长袍,雅致俊秀的面容温和浅笑,摸摸乔云溪的头,暗叹一句溪儿长大了,以前的小白面团子似乎是在眨眼间,就长成了这挺拔的少年儿郎模样。
  乔云溪道:“师尊此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此次雪域之行是在乔云溪进剑冢之前就定下的,玄机子早已将该注意的都叮嘱过了。以师尊这懒散的性子,眼下此来若不是为了什么顶破天的大事,就是为了……
  他看了肖亦清一眼。
  玄机子道:“没什么大事,你们师兄弟三个到了雪域注意安全便是,遇事莫要冲动,打不过就跑。”
  乔云溪笑着点点头:“师尊放心,溪儿已是金丹期,不会有大问题的。再说了,慕沉不是一起去么,他实力强,我打不过就他上,嘿嘿。”
  慕沉挑眉:“小师兄你还真不客气。”
  “客气这词从你嘴里说出来不合适,你自己先学学怎么客气再来说我吧。”乔云溪露八齿微笑。
  肖亦清趁一时没人注意他,脚下悄悄挪了挪。
  “亦清你要去哪?”玄机子了然的看向动作细微的肖亦清,出声止住他的动作。
  慕沉一手拉着乔云溪,一手摸着下巴,似笑非笑。乔云溪亦是毫不遮掩的笑看好戏——
  他就知道肖师兄要随他们去雪域的说辞定是胡扯的。
  一般来讲,若大师兄外出不在,师尊是定不会再让肖师兄离去的,毕竟师尊懒散,他可是极不愿意对着那些事务卷宗的。
  肖亦清讪笑了一下,收拢折扇,放在手心轻敲了敲,清清嗓子道:“亦清近日来习得一仙术身法,速度奇快,正打算练上一练。”
  ——他打算跑。
  师尊竟然亲自来寻,足够证明那些个事务又多又烦,师尊自己忍不了,便来找他去处理,回回如此。
  他才不要干这苦力呢!
  肖亦清蓦地一笑,极速道:“亦清拜别师尊告辞。”语毕二话不说,直接转身飞掠而去,几息间,人影便已到了远处。
  玄机子先是看向乔云溪慕沉,扫了一眼二人握在一起的手,倒是没说什么,只多嘱咐一句:“那里情况不明,还是要小心些,慕沉,照顾好溪儿。”
  随后见慕沉点头,玄机子才急急说了一句:“为师去找亦清了,峰中一堆事等着他呢。”也是脚下一点,飞速追了过去。
  乔云溪看那抹青色身影,远远的追着前头穿白色弟子服的青年,完全不认为肖亦清跑得了,摇头啧啧两声:“看师尊这烦心的样子,想来肖师兄有的头疼了。”
  “我也这么觉得。”慕沉笑着将乔云溪往自己身侧拉进了些,“莫管这些了,小师兄我们走吧。”
  “嗯,走吧。”
  *
  二人下了山,乔云溪取出剑凌空一抛,稳稳跃起站在剑上。慕沉紧跟其后,挨着乔云溪在剑上站住了。
  乔云溪挑眉,用力拍拍腰间的两只手:“你上来干嘛,下去自己御剑去。”
  慕沉自然没下去,不仅没下去还贴的更紧了,牢牢抱住乔云溪,眸中暗光划过:“小师兄何时见过我用剑?”
  他不是剑修,便是用剑也是力量凝结幻化出来的剑。
  乔云溪偏头,慕沉的呼吸弄得他脖子痒痒的,思索一番发现他确实从没见过慕沉用剑。慕沉每次出手动作极快,他基本上什么也没看清,便很快结束了。
  “你不修剑?”乔云溪惊讶。
  “对啊。”慕沉懒洋洋的回答。
  “现在仙界里不修剑的人还真是不多。”
  “小师兄,十年了,你现在才发现我不修剑吗?!”慕沉故意将语气沉了沉。
  乔云溪:“……”他确实没发现嘛,怎样,想打架?!
  算了……
  打不过。
  乔云溪默默流下一把辛酸泪。
  “既然你不修剑,那师兄我带你好了。”乔云溪直接跳过这个话题,没再赶慕沉下去,无视实力被碾压无数次的丢人过往,兀自想找回点做师兄的威严气派来,手上捏决御剑而起。
  但是慕沉显然并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乔云溪。
  乔云溪觉着自己腰侧被戳了两下,压在他肩膀上的脑袋歪了歪,更往他耳边凑去,一口濡湿的温热气息喷洒在他耳廓。莹白如玉石的耳垂顿时升了温,染上几缕绯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