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穿越重生)——饮尔

时间:2019-11-05 09:47:24  作者:饮尔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作者:饮尔

  文案:
  莫第被暴动的精神病人活活打死后,才发现他原来不过是一本豪门甜宠文里的恶毒炮灰。
  他那个永远娇软美好的双胞胎姐姐莫琉瑰,才是书里的主角。
  原文:
  “身为华夏老牌豪门世家——莫家上下四代中出生的唯一一个女孩,莫琉瑰从出生起就被宠上了天!她娇媚绝美,天真聪慧,背后有豪门世家莫家护航,身旁优质追求者无数,事业感情信手可得,就是天生的人生赢家。”
  只可惜莫第不但不是莫琉瑰,反而是人生赢家的一个惨烈对比。
  他从出生起就不讨莫家人喜欢,该出保温箱时全家人都在争着抱他姐姐,却把他落在医院走廊一夜。
  他从没喝过他妈妈一口奶,因为奶水刚好够喂一个孩子。
  他也没被他爸爸抱过一次,因为他爸爸极度厌恶他这个抢了他心肝宝贝营养的罪魁祸首。
  他那五个妹控哥哥更是从来不正眼看他,甚至在他六岁时群殴他,导致他右腿粉碎性骨折,差点永久残疾——就因为当时考了年级第一的他让考了第三的莫琉瑰难过得哭了。
  ……
  数不清的责骂,忽视,双标对待,甚至是以教育之名的虐待,一直习惯性加注之莫第身上,终于有一天,软糯乖巧十八年的莫第黑化了。
  他不再乖软懂事,却变得阴沉嚣张,他离家出走,建立了自己的公司,交了新的朋友,一切都蒸蒸日上,却在公司就要上市时,突然被莫家找到,还因为和劝他回家的莫琉瑰发生拉扯,导致她摔倒差点流产,而被愤怒的众人强制关进了精神病院。
  最后死在二十五岁的生日——
  然后,他重生了。
  食用注意事项:
  1,日更。
  2,打脸虐渣,感情戏甜度五颗星!
  3,受很有心机,不是傻白甜或圣父,虐渣不会手软。
  4,其他待补充。
  微博:一只又欧又甜的银耳
  内容标签: 重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第,牧天衡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莫第死后,才发现他只是一本豪门甜宠文里的恶毒炮灰,他那个永远娇软美好的双胞胎姐姐莫琉瑰,才是书里的主角。他的存在不过是为了衬托他的姐姐身为莫家四代唯一一个女孩子,多么受宠,多么被爱,多么迷人善良。他的行为永远被曲解,永远被谩骂,各种忽视,侮辱,以教育之名的虐待,习惯性加在他身上,而他尽全力逃离,却依然被莫琉瑰众多爱慕者以及莫家人一起强制抓进了精神病院,最后,死在二十五岁的生日——然后,他重生了。这是一本重生文,也是一本反“全世界都爱玛丽苏”的一本文,此文情节跌宕起伏,节奏极佳,剧情丰满,打脸一层接一层,主角利用法律武器虐渣,让以为依靠权势钱财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恶人们罪有应得,同时,主角的事业和爱情也不落,与另一半的感情非常甜蜜温馨,所有人都各得其所。
  ====================================================
 
 
第1章 
  喧闹,哭嚎,神志不清的吼叫,桌椅剧烈碰撞的沉闷打砸声,兴奋的嘶哑气音,凳子腿在地面划开的尖锐嘶鸣......全都交汇在猛然炸开的血腥味儿中,从鼻腔眼睛里汹涌喷出。
  莫第死了。
  但是死后他发现他居然没有失去意识,反而从自己的身体.....不,尸体里缓缓飘了出来,浮在了京城第二精神病院礼堂上空。
  莫第花了十秒接受了自己死亡而且还变成了鬼的事实,冷眼看着地上那具属于他的尸体,看着他那红白模糊血肉翻起的太阳穴,沾满黑红血迹的精神病院病号服,还有丑陋扭曲的畸形脚踝。
  他觉得他死得挺难看的,不过这又怎么样,他这一生都挺难看的。
  原来还在大厅里的医生护士还有院长已经不知道跑去哪儿了,大厅内陷入了精神病人们的狂欢,礼堂前后门被从外面锁死,混乱之下又有几个精神病人带着一头的血软绵绵地歪倒在了地上。
  尸体还在增加。
  这时,一道极响的浪漫音乐突然在这暴乱里格格不入地炸开,莫第抬起森冷的眼神一扫,发现不知哪个病人踩到了遥控器,礼台中央播着新闻的屏幕居然调了台,跳到了华夏娱乐频道。
  ——电视里郎才女貌,热闹浪漫,豪华奢雅的钻石玫瑰礼堂里花瓣纷飞,一对身穿高定礼服的佳人正在深情接吻,画面美好得让人心悸。
  镜头扫过,莫第看到了他熟悉的“家人们”的脸,每一个莫家人都幸福得饱含热泪。
  莫第突然想起来了,今天是华夏首富之子秦盛亦和年轻影后兼莫家大小姐莫琉瑰举行婚礼的日子。因为两人在华夏都极受欢迎,又是豪门的强强联合,这场婚礼格外受瞩目,随便一个娱乐频道都在直播,都能看到。
  同时也是他的生日。
  这日子定的挺好的,莫第歪了歪头,看了一眼自己丑陋恶心的尸体,早就麻木冷透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涌上了疼痛和恨意。
  一个兴奋得五官都扭曲了的精神病人蹦跳着跑过,狠狠踩着他尸体的脸,把青白的脸皮踩掉了一块。
  莫第突然笑了一声,没意识到他的魂体周围生起了丝丝黑气,他回想着他过去的一生,只觉得他这辈子根本就是个可笑的悲剧,荒诞的喜剧!
  他真心不明白莫家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也不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从小就是他姐姐完全相反的可悲对照。
  从他记事起,他就不讨莫家所有人喜欢,妈妈从不关心他,爸爸从不抱他,爷爷也从不对他和颜悦色,哥哥们则要么无视他要么殴打他。
  与之相反的,他的双胞胎姐姐莫琉瑰却是众星捧月受尽宠爱,是整个莫家的小公主,他怎么乖巧怎么听话做事也奢望不来的夸奖,他姐姐听到腻味麻木;
  他怎么奢求也求不来的妈妈的拥抱,永远属于他姐姐;
  在他记忆里永远对他不苟言笑甚至面露嫌恶的爸爸,每天把他姐姐背着,抱着,放在脖子上,甚至还主动亲他姐姐的脚丫,不停地喊心肝肉;
  而那几个对他不是无视就是鄙视,甚至还会莫名其妙群殴他的哥哥们,更是把他姐姐疼爱得不行,是完美的妹控哥哥.....
  莫第眼里悄然泛出血红的泪光,盯着屏幕里幸福满面举止高雅的莫家人们。
  他原以为他早就不在乎,不期待,可现在死了,在莫家人幸福满堂欢声笑语的时候,他在这乌糟肮脏的精神病院里死得丑陋不堪,难过与泛着酸疼的恨意还是不受控制地席卷而来,冲击着他逐渐崩溃的思维!
  莫第突然转过身,冲向紧闭的大门,想去看看全华夏都在关注的那场被号称世纪婚礼的浪漫现场,看看他那些尊贵高雅的家人们,看看那些背叛了他、与他的好家人一起将他强制关进精神病院的“朋友们”,看看他们现在到底有多幸福!
  可他却怎么也穿不过精神病院的墙。
  莫第没有注意到他的魂体渐渐笼满黑气,那黑气从他心脏弥漫向身体,四肢,甚至是脸颊,可就在那黑气浓到要凝成实质的时候,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白光突然炸开,笼罩了莫第。
  白光中央,是一本书。
  莫第挥手就要把那本书狠狠掀飞,那书却光芒大盛,立在他面前,不管他怎么动都在他眼睛正前方,强迫他看着里面的内容。
  .....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莫第回过神时,他已经离开了精神病院,随着他的尸体到了火葬场,他的脸上不知不觉流下了两行血红的泪迹。
  原来,原来他这一生不过是被人安排好的笑话。原来他莫第.....不过是一本书——一本爆火的豪门甜宠文《所有人都疯狂宠爱我》里用来衬托人生赢家女主多么受宠多么幸福的炮灰.....
  而已。
  所以他活该没有人爱,活该被厌恶嫌弃,活该遭受这一切,活该从出生起就不被家人喜欢,活该一直被双标对待,活该被爱慕他姐姐并为他姐姐抱不平的朋友们背叛,活该在他“害”他姐姐摔倒后被强制关进精神病院,活该被反复折磨,最后死于精神病人的暴.动!
  莫第看着书,以上帝视角看着他姐姐从出生起就被周围人疯狂疼爱,一路甜甜甜宠宠宠,不要逻辑就是被宠的幸福美满甜爽人生,也看着他从出生起被人嫌弃,被人厌恶,被人无视,被人背叛的短短一辈子。
  莫第脚下洇出一滩血红的泪渍,他想笑,却笑不出来,他伸手抓住那本书,拼着全力想撕烂这本设计他这一生可悲笑话的书!
  一道金光却突然从书中射出,将他完全笼罩。
  .....
  京城,第三医院住院部。
  散发着淡淡消毒水气味的房间里,几缕明亮澄澈的光线穿过蓝色布帘,落在狭窄病床的床头,将病床上少年的脸色照得愈发苍白。
  一缕风吹过,少年根根分明的黑密长睫突然颤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木然无波的眼神毫无焦距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直到盯得眼睛生涩发红,才合上眼,把涌出的生理性泪水压了回去。
  莫第手指尖死死地扣住手心,疼痛清晰地沿着神经层层递送过来,他却仿若老烟枪吸到好烟时畅快又着迷一般,加大了力度,让那疼痛更加清晰剧烈。
  他重生了.....他居然重生了?!!
  在他被暴动的精神病人活活打死,变成鬼魂,并在神秘力量下得知自己只不过是一本豪门宠文里用以衬托人生赢家女主多么受宠的炮灰之后,他重生了。
  莫第狠狠吸了一口气,想将心中剧烈翻涌的纷杂情绪都吐掉,却根本是枉然。心底的愤怒悲哀与恨意狂风般掀卷呼啸,冲撞着他的脑仁和胸腔。
  这时,一阵喧哗的吵闹声突然响起,伴着急躁的脚步砸进了他的耳朵。
  莫第心脏猛地一跳,连忙压下心底汹涌的情绪,睁开眼侧过了头,正见一个穿着西式校服的帅气男生冲进门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试图拉他的平头男生。
  莫第看着那个怒气冲冲朝他过来的帅气男生,微微一愣,心底陡然发出一声轻浅的冷笑。
  这不是他高中时期的至交好友.....朱文泽么。
  ——那个因为喜欢莫琉瑰才刻意接近他,忍辱负重和他当兄弟,平时在外面却总“不经意”地歪曲他的行为来烘托莫琉瑰,最后大力赞同莫家人把他关进精神病院的好兄弟朱文泽啊。
  莫第浅浅垂下了眼,攥住拳头,血液里的暴力分子压抑不住地涌动。
  没想到莫第居然这么冷淡,而且毫无悔改和惭愧之意,朱文泽怒气更盛,三步并两步跨到莫第床前,怒声质问:“莫第你什么意思,居然毫无悔改?!你果真和伍航哥说的一样,我真是看错你了!”
  “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就跟我去和琉瑰道歉,她善良又宽容,肯定会原谅你,但是你不能因为她善良好说话就这么欺负她算计她!甚至还想害她!”
  他算计、迫害莫琉瑰?!
  莫第听着这话只觉得荒唐可笑又愤怒,他不着痕迹地扫视了一眼四周的环境,突然想起这是上辈子的哪一出了。
  貌似是高三有次他因为喝了莫琉瑰给的饮料,不到五分钟就全身红肿呼吸不畅,差点窒息而亡,最后被急匆匆送到了医院急救。在被抬进救护车前,他问了莫琉瑰一句,是不是不知道他对可可过敏。
  毕竟他当时并不愿相信一直表现得非常关心他的姐姐其实也和其他莫家人一样......并不是真的在意他。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竟捅了天大的篓子。不光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质问莫琉瑰,怨恨莫琉瑰,莫琉瑰还因为难过和羞愧,哭得晕倒了。
  莫琉瑰晕倒了,他彻底成了永远不能被原谅的罪人。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不但是小心眼怨恨莫琉瑰,故意想抹黑莫琉瑰的名声,刺激她害她昏倒,甚至有人认为他是故意喝了那杯饮料,理由是他最后并没有死,还算计了一次莫琉瑰——只不过后来阴谋被众人识破了。
  在他出院之后,莫家人的愤怒同龄人的嫌恶,就全部倾泻在了他的身上,冷嘲热讽指责谩骂,暴力排挤...他本就不好过的日子难过到了极点,他甚至不记得他怎么挨过的那一个月,更别说后来的高考。
  前世的种种在脑海里翻折浮现,莫第压在心底的黑暗情绪不禁再次翻涌,他死死压制着,面上不显分毫,只是虚弱地睁着眼睛,看着朱文泽。
  “文泽你今天怎么回事,你胡说什么?这简直是莫名其妙的污蔑!”
  “我污蔑你?我哪里有污蔑你!”朱文泽没想到莫第居然还要狡辩,怒火愈旺,“你那样问琉瑰,话里话外不就是怪她,怨恨她?!莫第你是想抹黑琉瑰不关心你,还是想污蔑她故意害你过敏?!”
  “我没有,我没有那么想!”
  “你说没有就没有?得了吧,我们又不是傻子,你什么心思我们还不清楚么,琉瑰她简直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对你那么好还被你狠咬一口!莫第你可真够毒的!”
  “我真的没有!”莫第红了眼,挣扎着从床上起来。
  朱文泽却是半点不信,眼睛盯着莫第:“你狡辩也没有用,何况我们不知道你对可可过敏,你自己总知道吧,你知道你对可可过敏还喝,莫第你该不是故意的吧。”
  “我故意?!”
  莫第起身的动作霍然滞住,难以置信地盯着朱文泽,眼眶瞬间红了,吸了口气才说出话:“我那几天是感冒了,加上饮料里可可不是特别多,我没尝出来才喝了两三口。你说我故意的?我再晚进医院一会儿就死了,朱文泽你说我是故意的?!!!”
  “你现在不就没事儿么,很健健康康啊,这不就是一本万利的算计么?!你没事但是琉瑰可是晕倒了!”
  “朱文泽你......”莫第红着眼盯着他,声音发颤:“你简直是颠倒黑白!你说这话就不觉得、不觉得丧良心?!!!”
  “我丧良心?!!”
  朱文泽从来没被一向温润“虚伪”的莫第这么怼过,脑子里怒火顿时啪地窜上三丈,再也不想像往常那样忍着与他虚与委蛇,冷着脸走到莫第面前,居高临下地怒视着他:“莫第你脸皮可真够厚的,居然好意思说别人丧良心?!!”
  “我告诉你,你不用装了,也不用再狡辩,没人会信你!不光是你和琉瑰的哥哥爸爸妈妈爷爷,还是我们这些同学,都看透你了,其实我一直不想说你,毕竟好歹也和你当了几年朋友,但你平日里虚伪着装模作样就罢了,现在为了害琉瑰,居然狠到宁愿对自己也下狠手也要害她,你可真不是一般的狠,也不是一般的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