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荼岩】剑走偏锋(勇者大冒险同人)——临江照衣

时间:2019-11-05 09:48:40  作者:临江照衣

 【荼岩】剑走偏锋

 
作者:临江照衣
 
一个你追我跑,我跑是为了让你追的小故事。
 
 
 
 
 
 
第一章
 
 
2016冬,燕坪落雪。
 
街上的烧烤摊都收了,天气太冷,几乎没有人愿意在这种大雪时候出来闲逛,何况还是春节时分。
 
安岩拨着电话,走过摊位的时候瞧了一眼,收回视线,敛眉拉了拉围巾。
 
电话那边嘟了几声,胖子终于接了。
 
“安岩?你回来了?”胖子惊喜的喊了出来,安岩拿开手机掏了掏耳朵,露出一个笑容。
 
“是,刚下飞机没多久,这会在安利路附近。”
 
胖子立刻说:“要我去接你吗?”
 
安岩摇摇头,摇完才想到对方看不到,便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快过年了,别老往外瞎跑。”
 
胖子笑骂:“你这小子,明知道胖爷孤家寡人一个,还过年,跟谁过啊,不然你来跟我凑合下?”
 
“也成啊。”
 
胖子没想到安岩答应的这么干脆,反而愣了一下,问:“你哥呢?”
 
“半年多没联系了。”安岩走了好久,总算看到了一辆空车,赶紧伸手招来。
 
胖子那边没了声,等安岩报上地址,胖子才开口说:“你不嫌弃我这庙小,来我这也成。刚好老张也一个人,你来,我们三还能凑个火锅吃吃。”
 
安岩笑了笑,道:“成,我回去收拾下,晚上过去。”
 
胖子哎了一声,安岩挂了电话。
 
 
 
大过年的,出租车司机也回家心切,车开得飞快,原本要半个小时的路程,愣是十几分钟就到了目的地,安岩一路上神游物外,到了地方还没反应过来。
 
司机催促了几句,安岩赶紧掏了钱,开门下车。
 
扑面而来的冷意冻得人一个哆嗦,安岩摘下眼镜揉揉眼,又擦去眼镜上的薄雾,深吸一口气,迈步回了家。
 
 
 
门内自然不会有人在,这是他去年租的房间,包姐不知所踪,也没人催他房租,安岩乐得少花钱,进了屋锁上门,顺手将背包扔到了床上。
 
屋里冷冷清清的,积了一层灰,安岩打开窗,任由风雪卷进来。
 
桌上放着的几张A4纸瞬间被吹到了地上,安岩连忙弯腰去捡,拾起来放回原地,动作间撞倒了一旁的杯子,也顺势露出了下面压着的一张照片。
 
安岩表情凝了一瞬,看着那照片上的人,好不容易压回去的苦闷郁结瞬间就涌了回来。
 
照片上的神荼微微侧脸,目光清冷的看着远处,唇边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弧度,不知是嘲还是笑。
 
安岩想起那时候自己刚放下手机,对方就回过了头,冰蓝的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瞧,看得他忍不住脸上一红,手忙脚乱的想要解释。
 
谁知神荼忽的一哼,竟是真的笑了。
 
再后来怎样了?安岩记不太清,他们之间发生过太多的事,每一件事都跌宕起伏波澜壮阔,随便讲来都是一出摄人心魄的惊险故事,而那些夹杂在惊心动魄之间的平淡日常,反而像是潺潺的溪流,在滔滔洪流之下那么微不足道和几不可闻。
 
安岩拿起照片,抓了抓头发,心中抱怨。
 
这人,明明早都走的没影了,却又每次突兀的出现,丝毫不管他的感受。
 
想来就来,想去就去,无影无踪,追不上,抓不到,在他的世界中仿佛一缕飘忽的幽魂。有时候安岩甚至会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复活,这一年多的一切,不过是他臆想的一出幻梦。
 
若真是如此,这梦也太过真实,真实到自己哪怕遍体鳞伤也已经不愿醒来。
 
安岩长叹一声,捏捏鼻梁,将照片塞回了原处。
 
他抬手看了眼手表,答应了胖子晚上去他那,这会已经六点多了,该收拾收拾,出去买点东西了。
 
就算他们是过命的交情,他也不好意思空手而去。
 
想着,安岩打开衣柜翻找了一番,换了身衣服,拎着钱包和手机,出门采购去了。
 
 
 
八点一过,胖子就听到了门铃响,起身招呼一声,擦了擦满手的油腻,高兴地打开了门。
 
“呦!你这小子,一阵子没见着,跟着神荼跑人都养……”胖子的调侃说到一半,看着安岩难掩的一脸疲惫憔悴,一句话卡了壳,赶紧改口:“是……精瘦了!”
 
安岩笑了一下,进了门,一边脱下外套一边解释:“坐了几天飞机,都是熬的。”
 
胖子呵呵一笑,和老张对视了一眼。
 
老张清了清嗓子,慢悠悠道:“安岩啊,这阵子辛苦了吧。”
 
安岩摇摇头,又点点头,也不知道是回答辛苦还是不辛苦,只道:“我这也算是九死一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吧。”
 
老张和胖子都不吭声了。
 
桌上的火锅底料烧开了,正咕嘟咕嘟的冒泡,满室很快飘满了诱人的食物香味。
 
安岩肚子一叫,哈哈一笑:“都什么表情啊,过年呢。快吃,快吃,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一伸筷子,眼疾手快的夹走了锅里的一大块肉。
 
胖子“哎呦”一声怪叫,骂道:“你这臭小子,那是胖爷我的肉!”话音未落,另一块也被老张夹走了,顿时气得胖子直接给两人倒了整杯啤酒,“给胖爷我干了,不然谁都别想继续吃!”
 
安岩也不客气,伸手拿过杯子,一咕噜就干完了整杯,反倒看的胖子目瞪口呆。
 
“我勒个去,几天不见,你这小子喝酒都变豪迈了啊。”
 
安岩抹把嘴,露齿一笑,“怎么,来拼拼?”
 
胖子立刻上道,“来就来,who怕who!”
 
两人登时开始拼酒,没多少时间就各自下了半捆,看的老张连连摇头,趁着两人喝的起劲间,夹光了锅里仅剩的肉。
 
 
 
气氛热烈起来,酒过半巡,胖子已经和安岩在桌上唱起了“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火锅里的菜所剩无几,小小的公寓房里满地酒瓶,残羹剩饭的味道分外迷醉。
 
老张放了一肚子水回来就看到安岩正举着酒瓶作对月当歌状,操着一口大舌头,唱着跑了调的国际歌。
 
那姿势看着就危险,老张上前拉了一把,把人放回椅子上,又看了眼胖子,说:“行了吧,人都醉了,别装了。”
 
胖子的歌声戛然而止,撸了把头发,回头瞧了眼安岩,小青年早都喝的烂醉如泥,满面通红,一脸呆滞的抱着酒瓶,坐在那跟个不倒翁似得摇头晃脑。
 
“哎,你说说,这都什么事。”胖子坐回位子,灌了一口冰水,一嘴透心凉下去,酒就醒了大半。
 
老张叹了口气,缕着胡子道:“小师叔那性子,我是知道。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什么结果?这哪算结果,半个果子都没看到呢,人跑了,怎么结果!”胖子翻了个白眼,声音有点大,“看看把人家一大好青年折腾成啥样了?我可不管什么馗道传人,什么神荼郁垒的宿命,就你们这样整天装神弄鬼,讲一句话后面还有一百句没讲的,玩的人家团团转,有意思么?”
 
胖子本来就对安岩有好感,几次惊险相处下来,早把这年轻人看成了兄弟哥们,哥们他当然要罩着,在他看来,神荼这次确实做得过分。
 
去年跑了一次,让人家追了千里救出来,还没多久呢,又旧病复发,一句我的家人是我的事就扔下人玩消失,这也太不够朋友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老张又叹了口气。
 
“咚”的一声,两人看去,原来是安岩架不住酒精上脑,直接栽到桌上彻底睡了过去。
 
胖子想起上次安岩喝醉,还是大半年前,那时候神荼就坐在安岩旁边,也是酒过半巡,大家都喝得尽兴,安岩酒量太差,第一个倒下,神荼一直看着他,时不时还会帮他拦下酒。
 
谁知眨眼之间,这酒桌上的人就少了大半,只剩下了他们三个。
 
“有些事情啊,就是宿命。”老张开了口,嘬了一点啤酒,慢悠悠道:“不过依我来看,就是因为宿命,这事恐怕还真不会轻易结果。”
 
胖子翻了个白眼,“讲人话行不?”
 
老张神秘的笑了笑,看向安岩,道:“神荼郁垒的宿命,没那么简单啊。我那小师叔早就明白了。安岩也会慢慢明白的。”
 
胖子咕哝了一句,“神荼那小子还不知道跑到什么犄角旮旯去了呢。”
 
听到神荼的名字,原本瘫成一条死鱼的安岩忽的动了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桌子,皱起眉毛,骂了一句:“神荼那个混蛋……”
 
 
第二章
 
这世上有太多的感情,其中一种,就叫做无怨无悔。
 
安岩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和“无怨无悔”四个字搭上边。
 
那看起来就很不符合他的画风。
 
只是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
 
若让一年前的安岩知道自己会因为接了一个山庄的工作,坐了一趟414公交,人生就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恐怕会直接哈哈大笑,吐槽一句你当拍电影呢还是写小说呢?
 
有时就是如此,人生如戏,大梦一场。兴许过不了多久,安岩一觉醒来,他的人生依旧未曾改变。
 
若是没有改变是不是会好一点?安岩在很多次濒临绝望时都会冷不丁的思考起这个问题,然而结论均在死里逃生后变为否定。
 
不管前路会遇到什么样的事,他都没有真切的后悔过踏上这条路。
 
因为只有走在这条路上时,他才感觉得到自己是活着的,是被需要的人。
 
 
 
“神荼……神荼……”安岩趴在桌上,浑浑噩噩的咕哝着那个人的名字,也不知梦到了什么,忽的翻了个身,哐当一声摔到了地上。
 
这一摔,顿时惊动了另外两个人。
 
“我去,安岩,你没事吧!”胖子起身走过来看了眼,安岩的头卡在桌椅之间,显然摔得不轻,人都摔醒了,正捂着脑袋喊疼。
 
胖子连忙搭了把手把四肢发软的安岩拽起来,对老张喊:“老张,倒点水来!”
 
老张哎了一声,端着水过来的时候安岩已经恢复了一点神智,揉了揉眼睛道了声谢。
 
“我什么时候睡得啊?”安岩喝完水,清清嗓子问了句。
 
胖子坐回去,又开了瓶啤酒,边喝边说:“没睡多久,二十来分钟吧。”
 
安岩看了看表,凌晨两点多,一下就彻底清醒了。
 
“我靠,怎么都这个点了!你们也不叫醒我!”
 
胖子大大咧咧的横在那,懒懒道:“怎的,你还有什么会要约吗?这么着急?”
 
安岩无语,“约什么会,我压根就没女人缘好吗!包姐不敢惹,瑞秋有罗平了,平常见到的美女个个都一个顶十个我,眼睛根本瞧不到我身上去……”
 
“此言差矣。”老张摸了摸胡子,摇头晃脑道:“人不可妄言,有些事,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安岩闻言挑眉,饶有兴味道:“老张,你这话中有话我都听出来了,时候未到是什么意思?”
 
老张神神秘秘的笑了笑,“既然时候未到,自然不能泄露天机。”
 
安岩和胖子一起翻了个白眼。
 
“行了行了,不跟你们扯了。时候不早,我先回去了。”安岩揉了揉胀痛的脑袋,说完就要起身离开。
 
胖子惊讶的问,“这么晚你还走,真有事啊?”
 
安岩摇摇头。
 
胖子立刻道:“没事还走什么,两点多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等我收拾下,今晚在我这凑合下吧。”
 
安岩看着一地狼藉,显而易见的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收拾完都天明了吧。”
 
“就你小子事多,等你回去不也天明了?”胖子笑骂一声,招呼老张开始收拾残局。
 
安岩也是一笑,心道胖子说的也没错,索性起身一起帮忙收拾。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