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蔓华传(玄幻灵异)——如是所闻

时间:2019-11-06 09:06:33  作者:如是所闻

 书名:蔓华传(上)

作者:如是所闻
文案:
他叫蔓华,不知为何得名,只因听得谁在那边以此呼唤着他。他生来无心,生于凡间,偏偏不羡鸳鸯不羡仙,只羡凡间。
年少时便上了天宫,遇到了天上地下最温润贤良的仙官,从此忘了要离开。
千年后,又遇上了抬眸间让天地尽失颜色的仙官,从此觉得有了心。
他向来恣意不妄为,爱憎很分明,可越来越多的事情发生,越来越多的身不由己,然而这一切,看似对他没有威胁,也看似没有尽头……
毕竟,都跟他说要好好活着。
(因为要分两个大的阶段写《蔓华传》,写法有所不同,所以分为了上下部。)
多向人格无所畏惧多情多义攻*(清冷绝尘遗世独立无情无欲受)或者(柔情似水默默守候无怨无悔受),请自行站cp,泄露cp相当于剧透,先不指明。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蔓华 ┃ 配角:清阑,莲上 ┃ 其它:天帝,情深意重
 
第1章 重返天宫
 
  自从蔓华重回天宫后,府邸的步云被踩散了又织,织了又散,如此本百年不必换一次如今不过短短数天就换了不下三次,织云坊的传话过来,本月可换次数已达上限,再要可就得掂量掂量了。这让他不禁想到凡间那地儿,别的不提,只是地板和门槛每日上百人踩踏也少说经得起个把月,说到底天界的织云坊做工还是不行。当然此话蔓华在心里想想便也罢了。
  “蔓华蔓华,凡间什么都有吗?”
  “自然是什么都有,什么妖魔鬼怪也都爱去。”
  “我素听闻凡人相当凶残,不光杀生,还要吃掉。”
  “不错,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加之于煎炸炒煮蒸焖等手法,其中滋味只有尝过才明白,尤其是兔子肉,野山鸡肉,龙鱼肉……当属口感最甚者。”
  “啊……那你也吃吗?”
  “既是入了凡间,免不得要世俗一番,自然是要一一尝遍的。”
  “啊――蔓华,你好坏。”
  “天帝说过,万物皆有灵,理当相互尊重,和睦共处,若妄自越距,必自食恶果。”
  “对呀,本君此刻不就回来食这恶果了么……对了,本君在凡间也见过各种果子,尝后才知其妙,凡间之物尚且如此,更何况天界,故有心日后搜罗一番,定要尝尽天界美味之最。”
  “啊,蔓华学了凡人的恶俗,我等再不要来往此地了。”
  随后,一干果子精和小兽精化作的小仙童等都自危散去,心中不仅对凡间更为忌惮,对这个闲散的蔓华也更避之不及。
  他们去到府邸门口正遇到远远来走一位风姿绰约的淡紫色衣衫的仙官,仙姿玉立,飘然出尘。
  “清阑圣君。”统一行完礼后被问及何以匆匆来去,便回:“蔓华要将小童们吃掉,而且要用尽在凡间学的法子,实在可怖。”
  清阑心中不禁笑了笑,表面还是正然道:“你们都是各仙家的小仙童,蔓华再是贪食,也找不上你们,都各自回府罢。”
  小仙童们行礼后便离开了,清阑拢拢衣袖也往府内走去。
  蔓华刚打发了一批,本躺在榻上准备闭目养神片刻,听到有脚步声走近,不必看也知是谁,于是倚靠在榻上并未起身。
  “蔓华可是歇下了?”如敲击上好玉石般的圆润之音飘来,如羽落地,既缓又柔。
  蔓华懒洋洋回了句:“是啊。”
  沉默一会儿后,才传来“即是如此,我便改日再来。”蔓华抬了抬眼皮,说:“还以为今日你也不会来了,等得我都困乏了。”
  清阑心怀歉意道:“实在有事缠身,蔓华莫怪。”
  蔓华这才坐起身,看向清阑。秀骨如珊,意态清媚,冬日暖阳之风,兼以夏日拂柳之姿,淡紫色衣衫,恍若置身于紫藤花架下,清雅绝尘之中再添纷华。果然是在凡间呆久了,回来见着如此的清阑,都有些挪不开眼。
  “怎的这般看我?”清阑笑问,那笑仿若一阵和煦的风吹进人心窝。
  “自然是因为好看。”蔓华诚然道。
  “不过我这样看蔓华倒是黑了些。”清阑寻了房内的椅子坐下,顺手为自己倒了杯茶。
  “我下凡后日日操心,风吹日晒,可并不是什么好差事。”蔓华不以为然地回道。
  “风吹日晒?可我听的不是这样。”清阑抿了口茶,道。
  “听说蔓华在凡间好不自在,除了出门喝酒听曲儿闲逛,都在自己的湖底不出门,左有东湖三殿下相伴,右又与凡人来往甚趣,比起在天宫当差,不知惬意多少。”这是之前来看他时,天官们的一概之词,蔓华想了想,哪些日子确实不错,当场也就默然点了点头。
  “苦中作乐嘛。”蔓华笑着打着马虎眼,随后问:“我此次回天宫,感觉没什么变化,又觉得有些不对,不知有什么大事?”
  清阑转了转手中的白玉茶杯,道:“大事?……添了位新仙官,封号莲上仙君,管天地草木,再有衍宁少真君下凡历劫。天帝增设东南西北四颗夜明珠,天宫夜里一片光明,亮如白夜,从此便没了黑夜。”
  蔓华听到最后忽然一阵头疼,“我就觉着这天宫白日也忒长了些,回来几天不见夜幕降临。哎,这一天终是来了。”
  世人都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不过是因觉得天上快活时光飞逝,其实并无本质差别。只在于天上没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且天宫每九月到十一月间,有一段15天-31天的长夜,而在之前的六月到八月有长达23天-45天的极昼,如此造成了某部分天官必然的失职行为。有位叫芒势的雨神在极昼中不喜入睡,而在长夜中在自己府邸睡得过于沉,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所管辖的地区近一个月没下雨,本已该下雨降温度立秋时却仍值炎炎夏日,小河断流,土地早已干涸,农作物产量巨减,甚至有的土地颗粒不收,牛羊也都饿瘦得不忍宰杀,对于本就生产力低下靠天吃饭的平民百姓造成了极大伤害。芒势竟不知酿成如此大祸,连忙施雨后跑去天庭认罪。不必问也知大概类似的事又多次发生,天帝便炼了四颗巨大无比的夜明珠悬挂于天上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一旦天色稍微暗下,夜明珠立刻发出光芒,天色越暗它们便越亮,与白日无甚差别。
  “当初为方便上下界往来,天上便以凡间方式计算时日,如今没有黑夜,如何算一天一夜呢?”
  “ 由白丘星君下界布星黑夜降临凡间作为天宫的黑夜开始,不过方便记入年限而已。”
  蔓华颇有些无奈:“以前觉得天宫到处白茫茫,实在扎眼,此次回来望见夜明珠的光,更觉得刺眼得很,每两个时辰便要闭眼一炷香。说起来这天宫轻易回不得。”说罢用手背压了压双眼,觉得有些干涩。
  清阑到蔓华身边,拉下他的手,左手一抬,掌中浮现两颗蓝水晶的立方体,周围散发这屡屡寒气。清阑将这两个水晶化入蔓华左右两眼之中,顷刻间,蔓华便觉凉意从瞳孔向眼眸四处扩散,仿佛有水在眼眶流动,清冽湿润,滋润不已,使得视线更为清澄。
  “我去极寒之地的雪山取得冰雪之心,可消除刺痛和灼热之感,中间嵌入吸寒石,除收住冰雪之心极寒之气,还可延长冰雪之心的寿命,你本是偏阴寒体质,所以此物不会对你有任何损伤,若是加以修炼,或能练就一双异能眼睛。”最后那一句清阑纯属玩笑,但蔓华听着也颇觉感动,拉着清阑的手深情款款道:“我心知这冰雪之心和吸寒石都不是易得之物,你如此为我着想,天上地下有你这位挚友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
  清阑低头看了看手,不由得笑道:“仙人的一生难以看到尽头,此后长路漫漫,不知会发生何事,蔓华莫要轻易说出一生之最。”
  “说便说了,此后也绝不改口。”蔓华说罢松开清阑,凭空捏出一件玉穗,此穗上方有青色的玉石雕成的镂空花式的圆柱,不过一个指节大小,下面是用淡紫色的丝线编成半月状,尾部垂着几缕同样紫色的线。这个做得小巧精致,总体来说不过一指长,拿在手里颇有些分量,颜色是朦朦胧胧的浅淡。
  “我在凡间见女子手中的摇扇,衣服上皆配有玉穗,男子所持之刀剑等武器,腰间等也要有这种配饰,且都不尽相同,编法复杂多样,十分讲究,我觉得甚是好看便学了学。天界凡事物要求素简,虽说有玉穗,玉坠,但都一板一眼,拿根线打个结算是了事,没有如此编法的。这个玉石是我在凡间的住所旁用生长得最好的玉笋磨的,半月是亲手编的,丝线从凡间最有名的制丝纺寻得的,我看了制作这种丝全过程,原料选取一种天然的藤草,却用了数十道加工程序,浸晒磨刮等耗费一月以上,染料也是全天然的……都说凡间生活不易,我看倒是凡人太能想太能做了。”蔓华说得有趣,清阑一边听一边将玉穗拿在手中翻看,原本普普通通的凡间物品被他一说倒真是珍贵了几分。
  “我在凡间,一到月夜,每每抬头望天,就想起你,不知天上几时,你又在做什么。”
  “恐怕这么些年你鲜少抬头望月罢。”清阑打趣道。
  “清阑,此次回来你怎么这般爱跟我抬杠。”
  清阑将玉穗收好,十分正经道:“蔓华送的,我自然好好保管。”
  “我虽一直希望你与我多话,但……”蔓华摇摇头,“你就不像以前那样顺着我了。”这两句前言不搭后语,听得清阑新生趣味,独自笑了会儿才回他:“我在天上自是会想你。”
  蔓华方笑得开怀,道:“我想喝酒了,你留下来,今夜你我把酒言欢可好。”
  清阑有些难为情:“今夜怕是等不到了……”
  蔓华心烦,“怎么天帝他老人家事这么多,还尽找你。”
  称呼天帝为老人家的,蔓华是第一个,每次清阑要知会蔓华不可如此说,一面又觉得这称呼的确有趣。
  “蔓华又忘了,我们已经没有黑夜了。”
  蔓华方才想起,道:“哎,只盼哪天这什么明珠出个意外碎了算了。”
  
 
 
 
第2章 闲谈一二
 
  蔓华正和清阑喝得正快意,一道青绿色的身影一边大步流星地走近,一边酸溜溜说着道:“好酒好菜备着,却忘记我这个旧识,二位莫不是太绝情绝义了。”
  一上来便扣了个”绝情绝义“的帽子,蔓华和清阑都不知该接是不接。
  他分外自如地坐下了,还自带了一套酒具,在桌面摊开,“蔓华,你府邸没个小仙侍,每次来都得自备这些个东西,实在麻烦。天上地下选个差不多便行了,何必如此严苛。”
  “天帝昔日封我散君,正是看出了我闲散随性,悠然自在惯了,那最最自在莫过于孑然一身,独来独往。”
  “咦?难道不是因为你生性恣意肆然,游手好闲惯了吗?清阑,你觉得呢?”一边为自己满上酒后,一边小酌了一口,清阑没有接话,他便又说:“这酒一喝便知是清阑亲手酿造的百花酿,昔日我好一番苦求,也不得分毫,如今就这么拿出来便宜了蔓华,难怪天界流传你二人情意绵绵,亲密无间,我这看着也觉着是这么回事嘛。”
  “风亭灵君。”清阑不温不火地喊了他名字,神情云淡风轻,话也说得直白:“蔓华刚回天宫,这些话还是莫要提。”
  “怎么一言不合就喊得这样生分。”风亭嘀咕了句就闭了嘴乖乖吃着糕点,转而又夸这点心如何如何。
  蔓华倒无所谓:“说与不说都无什要害,天宫生活向来平淡如水,不过就是臆想出来打发时间而已,若是真有了事才无人会提。”
  “蔓华想得开,不过你要是有了事,别人不提,有一位定然不错过。”
  蔓华不置可否,在天宫的确有那么一位貌似被自己得罪却找不出缘由几许的上仙,位列仙班之初就被百般阻难,之后又是处处寻机刁难,此前下凡这事也不是偶然有之,不过他觉得天宫无聊了就顺势下凡就任,此次回来倒还真有事找他,有点儿难度。
  “我听闻他下界去了,怎的还不回来?”
  “咦――听你这语气好像挺想念他的,我听说他四处搜寻你的罪状,等下次天帝召开朝会封赏你时,估计会难为与你。”
  蔓华摆摆手,心想不是估计,怕是一定:“能如何,大不了再去凡间一遭,想来也是不错。”
  “我也曾奉旨下到凡间办事,所见之人要么风尘仆仆,劳心劳力,要么纸醉金迷,酒肉池林,皆不过俗世,俗事,且为着短短十几年光阴苦心孤诣,锱铢必较,工心于计,看着便累。清阑,你觉得如何?”
  清阑手持酒杯抿了小口,而后才悠然道:“我未曾与凡人有过接触,只知凡间的风景倒是美不胜收,比起仙界多了许多色彩……不过,风景万物不足以留住一个人的心。”清阑没有再接着说,风亭追问什么才能留住一个人的心,清阑也只说自己这方面见识少,无法解答。
  蔓华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只给出“顺其自然”四个字。
  得不到答案,三人又喝了一阵子酒,风亭忽然想起了什么对蔓华道:“我说我忘记什么事了,原来是一个月后的鬼王寿诞。清阑,你会去吧?”
  “此事天帝倒未吩咐我。”
  “去吧,蔓华也去,我们三个好久没有一起行动了。可好?”
  蔓华摇摇头,道:“不去。”
  “为何?”
  “在凡间便与鬼怪时常打交道,乏了。”
  “这算什么理由啊。你可知你在凡间那些日子,鬼王出世,到处兴风作浪,且振振有词,说是唯有如此方可显仙界之圣洁正义,还说鬼城就是些乌泱泱之众,本来就没什规矩体统,哪里需得着循规蹈矩。此后每四七(二十八年)鬼王寿诞,天界派仙人前去献礼祝贺,都被这鬼王变着法子戏弄,哪一位仙家从鬼城回来不丢失法器或是伤经动骨,吃了亏要么碍于面子不敢去讨,要么胆小怕事就忍气吞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