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黑花】赔(盗墓笔记同人)——五光十色七彩云-千千/噼里啪啦巴扎黑-千千

时间:2019-11-06 09:07:30  作者:五光十色七彩云-千千/噼里啪啦巴扎黑-千千

 【黑花】赔

 
 
作者:噼里啪啦巴扎黑-千千/五光十色七彩云-千千
 
 
 
简介
  黑瞎子,一个看见别人家当家长得好看,就把持不住自己的男人╮(╯▽╰)╭没事就想着逗解家的小孩找乐子,逗着逗着……emmm一个先赔后赚的故事~
 
 
 
 
 
第一章
 
 
 
 
 
  解雨臣盯着桌子上的古墓地图出神了很长时间,才伸手翻了翻边上的资料,丢回去,又翻了翻,再丢回去。
  啧,有点麻烦。
  解家当家这个位置,他真正意义上坐实还没有多久,并不太稳当——如果这个斗下得顺利,回来之后,他的话在解家就会更有分量。
  但在这个时期,他手底下的牌不多,最缺靠得住的高手——高手不是问题,可以从外面请;钱也不是问题,他出的起价码——问题是顶尖的高手就那么两个:哑巴张,黑瞎子。
  前者找不着人,后者他不想找。
  其实这两个人,他都不太熟。
  哑巴张就不说了。黑瞎子,他倒是接触过。
  第一次见到黑瞎子的时候,解雨臣还是个小孩。
  有天下午得闲,他一个人溜出去玩,举着根糖葫芦,心不在焉的四处乱晃。北京的老胡同纵横交错,幽深迷乱,不熟悉地形的人扎进去极易走丢……
  解雨臣走丢了。
  他看够了新鲜玩意,吃完了糖葫芦,一抬头,天都黑了。再一抬头,周围冷冷清清的,哪哪都是头一回见的陌生。
  解雨臣傻眼了。
  他胡乱猜了一个方向,走了几步,转过弯,有盏路灯要坏不坏的挣扎着,光明明灭灭,照得一整条路鬼气森森。
  头脑里不可抑制的想起了一些传说:墓室中莫名吹出的阴风。会自己熄灭的蜡烛。奇怪的脚印以及诡异的笑声……
  “呵。”空荡荡的胡同里响起了一声轻笑。
  解雨臣头皮都麻了。强压着恐惧左顾右盼,根本找不到半个人影,他有点慌了,打算装没听见。
  “哈哈哈,找什么呢?”那个声音说话了。
  解雨臣几乎要哭出来,转身就跑。
  “哎,你跑什么?别怕别怕,你看上面。”
  解雨臣脚步顿了一下,犹犹豫豫的往上看。光线不好,小孩子又矮,猛一瞧只见墙头上黑乎乎的一团。
  解雨臣当场就吓哭了:“啊!黑无常!”
  墙头上的人一听,哈哈笑着蹦下来,站在他面前:“过家家?那你演白无常?”
  解雨臣又看了一眼:那个东西个子很高,眼睛的位置不知道什么玩意,直反光。笑得像个吃小孩的妖怪。
  解雨臣又要跑,被后面的人一把逮住:“不认路吧?你住哪?我送你。”
  果然是妖怪,不止要吃他,还想骗他说出住址去吃他家里人。解雨臣灵光一闪,板起脸冲着妖怪高声念:“玛尼玛尼哄!”
  黑瞎子一脸懵逼。
  解雨臣看妖怪没有被收掉,低下头不吱声了,心里特别难过:他才这么小,就要被妖怪给吃了——就算被妖怪给吃了,他也不能让妖怪知道他家在哪。
  黑瞎子一早认出了这是解家的孩子,无非是瞧着漂亮想要逗一逗,然而无论怎么逗,解雨臣也不说话。实在没办法,黑瞎子只好给人送回了家。
  解雨臣被带着七拐八绕的走了一路,最后在一处停了下来,他闭着眼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妖怪还是没有动静。他睁开眼,四周一打量,才发现妖怪不见了。
  眼前是熟悉的解家老宅,吴邪正围着门口的石狮子打转。
  解雨臣立刻找到了安慰:吴邪哥哥还说以后要娶自己呢,肯定会为自己去打妖怪的!
  他跑过去告状:“吴邪哥哥,我刚才遇到妖怪了!差点就被妖怪给吃了!”
  没想到吴邪闻言一怔,又害怕又庆幸的看着他说:“北京还有妖怪呐?幸好我明天就回长沙了。”
 
 
第二章
 
 
  这件事让解雨臣做了一段时间的噩梦:一会儿梦到自己被一个黑乎乎的妖怪在胡同间追着跑;一会儿又梦到口口声声要娶他的吴邪见死不救,阴影面积几乎笼罩了整个幼年时期。
  等到第二次见黑瞎子的面,小时候的事大体忘光了。
  解雨臣和霍仙姑一同作陪,跟黑瞎子在大院里喝茶,近处还有几个公安在与黑瞎子解释情况。
  霍仙姑带了一些自家做的民国时代的点心,种类不少,香气、口感皆是一流的,样式也精致。这种吃食相当讲究,解放后极其罕见了。
  解雨臣瞄了一眼黑瞎子左手边的芸豆卷,五块码得似一朵花,柔腻细软,莹白若雪。微不可察的一扫,又把视线转了开去——不能给解家丢了面子。
  不怪解雨臣嘴馋,实在是时间安排的赶,他从起床就没来及吃饭,且还在长身体的年纪,连着两顿没吃,先前顾不得,现在点心在眼前摆了一桌,说不想吃未免太假。可是还得端着。
  黑瞎子没那么多顾忌,随意用了几样,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赞赏了一番,对霍仙姑说:“和我小时候家里下人做的一个味道。”
  话题随即被转到了旧时代奢侈淫糜的生活方式上,解雨臣听了一会儿,就大致了解到黑瞎子的出身背景很不错,属于少数的贵族体系遗存者。
  霍仙姑坐在那,解雨臣是说不上太多话的,好在他也不是多事的人,冷眼旁观倒是落得清闲。黑瞎子健谈,讲起话来通透练达,有种光阴沉淀下来的成熟魅力,又不过分拘谨,显得很吸引人。
  事情本来和解家没有什么关系,解雨臣随便听听而已,并不特别上心。后来想起来,可能有一大半的心思,都放在了黑瞎子身上。
  那话怎么说的——有趣的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本总裁的兴趣。
  兴趣归兴趣,解雨臣有兴趣的东西不止一两样——史努比漫画,俄罗斯方块——也没见他为哪个玩命的。黑瞎子,更不至于。
  散了之后,解雨臣坐车回老宅。司机开得平稳,他在后座饿得没了精神,昏昏欲睡的。
  车子在老宅门前停下来,解雨臣还没睁眼,就听司机说门口像是有人在等。
  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自车窗望去,门前的人竟然是黑瞎子。
  刚刚见过面,照理两人毫无瓜葛,怎么找到这来?
  “东家,您看……”该如何处理?
  解雨臣迟疑了几秒,还是打开车门迎了上去。毕竟黑瞎子的身份不低,总不好使人随便打发。
  “黑爷找我?”解雨臣笑得客气。
  黑瞎子也笑:“这个点路上也太堵了,小九爷坐车倒没我走路来的快。”
  一只精巧的小食盒被推到解雨臣手里,“借花献佛,可惜放凉了,凑合尝尝,要是喜欢,下回给你带热乎的。”
  解雨臣有点懵,抱着食盒要也不是,退也不是,看了看黑瞎子:“就……这个事?”
  “就这个事,快进去吧,我先走了啊!”黑瞎子摆摆手,几步走出了老远。
  解雨臣莫名其妙的揣着食盒进了屋,怔了好半天才打开盖子。未料这一打开,反而更怔了:
  五块芸豆卷码得似一朵花,柔腻细软,莹白若雪——
  可不就是大院里放在黑瞎子左手边的那一碟吗?
 
 
第三章
 
 
 
 
  人情欠得猝不及防。
  解雨臣不知道黑瞎子搞什么。两个人根本不熟,说照应谈不上;又叫底下人查了查近期与解家往来过的人,没有黑瞎子,自然也不是讨好了。
  那就是闲的撩着玩?
  明面上看,到底是份善心,解雨臣也不好揣测得过于恶意。想了一圈无果,就招了个伙计,让把食盒给黑瞎子送回去,顺便带话道个谢。
  伙计跑得是黑瞎子的眼镜铺,没多大功夫就又把食盒拎了回来,回话说:“黑爷不在,铺子里的伙计称不认识这个,不肯要。”
  “……”神经病啊?一个食盒而已,有什么认不认识的,居然也能拒收。解雨臣摆摆手,寻思着日后再找机会还就是了:“算了,先放着吧。”
  然而,机会一直没找着。
  食盒的事情过后,解雨臣和黑瞎子各归原位,再没见有别的牵扯,陌路得好像之前那一回真是个无心之举。
  转眼大半年过去,有一天解雨臣在外面谈事到很晚,夜里坐着车回去,离老宅还有两条街的地方,司机缓住了车速,说右边巷子里似乎有人在斗殴。
  这个位置,论地界是在解家的范围了,但解家也不是开佛堂普度众生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解雨臣没那么闲。退一步讲,即便事情真牵连到解家,下头的人也会看着办,用不着他来操心。
  “走。”解雨臣阖着眼道。
  “是。”车速又提了起来,司机犹豫着加了一句,“有个人看着倒像是黑爷。”
  解雨臣一下子睁开了眼,内心的挣扎犹如投石入水,涟漪层叠,却也仅是刹那,他很快下了决定:“倒回去。”
  车子停在巷口,解雨臣按下窗玻璃朝巷子望去,一眼就看见了墨镜片的反光,再细看,哪里是一般的斗殴?完全是一群人在围攻黑瞎子。
  解雨臣拉开车门走下去,回头吩咐司机:“叫人来。”
  他没走远,就靠在车边上打电话。车外的视角比车里清楚,他对着手机低声交待,眼睛一直盯着巷子中的情况。远远的,可总觉得这么看过去,黑瞎子隐隐有点眼熟。
  不出五分钟,解家的人就到了,少说也比那边的人数多了一倍,在解雨臣背后站成一排,恭恭敬敬鞠了个躬:“当家的。”
  解雨臣点点头,指着巷子:“黑爷以外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打死了算我的。”
  解家的人瞬间冲了出去,巷子里的局势呈现一边倒。
  黑瞎子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了两眼发现这些人都不是奔他来的,心有所感的往巷子口瞧。
  视线相交。
  解家的人不分青红皂白上去就是一顿揍,那群人被打得莫名其妙,等反应过来,都已经被制住了押在两边,给黑瞎子在中间空出了一条道。
  月明星稀,路灯的光反而显得温吞。
  两人隔着半条巷子的距离。黑瞎子身上有种狂肆,和喽啰为了逞凶斗狠而装出来的暴虐明显不同,那是要真正流过血又踏碎了无数人的血方能铸就的戾气。
  解雨臣忽然意识到,这个人不是之前在大院里见过的样子了,危险而致命的气息,令人无法捉摸。
  他看着黑瞎子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每走一步,气势就收敛掉一点,等走到了面前,已换上了三分轻佻:
  “哟,这么巧,小九爷。”
 
 
第四章
 
  一对多单挑那么些人,难免左支右绌。黑瞎子衣衫凌乱,遍布污浊,右手腕往上露出的一截小臂还在淌血,但他的面上一派悠闲,毫无狼狈之态。乍一看,竟比解雨臣脸色都好。
  解雨臣没说话,这一天实在够累,不料快到家又横生枝节,连客套的心思也没有了。他转身上了车,坐在车里没关门,目光仍落在黑瞎子那边。
  黑瞎子搭讪失败,并不觉尴尬,神态自若的跟着上了车。
  司机从后视镜瞅着解雨臣:“先送黑爷?”
  黑瞎子用左手攥着右臂的伤口,尽量不把血滴到座椅上。解雨臣瞧见了,从一旁拿出车里常备着的医用消毒纱布,把黑瞎子的手掰开了,将纱布捂在伤口上:“凑合止止血。”
  黑瞎子受宠若惊,赶紧接手自己按住了:“谢谢小九爷。”
  解雨臣旁观了黑瞎子被群殴的后半场,清楚他身上不止一处伤,这个位置到解家比到眼镜铺近得多,方便尽快处理。他闭上眼靠着一侧车门,对司机说:“回解家。”
  黑瞎子闻言稍微有点惊讶,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饶有兴趣的瞧了解雨臣一眼。他听说过,解当家不是个乐于助人的主。
  解雨臣当然不是乐于助人。他是个商人,做事讲究银货两讫,黑瞎子一盒芸豆卷强行塞了个人情,他正愁没机会还回去。这下好了,一盒芸豆卷换一场出手相助,全当了结了一桩买卖。
  到了解家,一进门就有医生迎上来,紧张的端详着解雨臣,面带不解:“当家的,您伤哪了?”
  医生是解雨臣倚在车边看着黑瞎子浴血奋战时打电话叫的,算时间该等了有一阵。解雨臣轻勾唇角,露出一个很有亲和力的微笑,示意着随后进来的黑瞎子:“是那位,辛苦了。”
  黑瞎子一路都没什么动静,这会儿倒不配合了,连连拒绝:“不用不用,皮肉小伤,小九爷借个绷带,我随便裹裹就行了。”
  解雨臣皱了皱眉:“医生给你裹也是一样的。”
  黑瞎子笑得一脸真诚:“不瞒小九爷说,我这人不习惯别人在我身上乱动。”
  治个伤而已,什么叫乱动?
  解雨臣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好脾气的跟医生说:“那你把治伤的东西放这就回去吧,麻烦了。”
  医生又客气了几句,就走了。
  解雨臣打开医药箱看了看,双氧水、酒精、棉球棉棒、收口生肌的药粉药膏……挺全的,他把药箱推到黑瞎子那头:“黑爷自便。”
  “多谢多谢。”
  解雨臣看他开始翻药箱,困意一波波涌上来,随便知会了一声,就回楼上的卧室洗澡。
  一个澡洗完,解雨臣用毛巾吸着头发上多余的水分走出浴室,听到有人敲门。
  洗过澡精神好了一些,他放下毛巾,去开门。
  黑瞎子见门打开,未及说话就先被解雨臣半裸的身体晃了眼,心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