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和班长谈谈恋爱(近代现代)——破墨淋漓

时间:2019-11-06 09:08:49  作者:破墨淋漓

 

 
和班长谈谈恋爱
作者:破墨淋漓
 
文案
 
【关于本文】第一本,温馨治愈文,喜欢景崇还有林研修。
【关于偷窃癖】受偷窃癖后期会治好,他遇到攻之后没偷过东西。
此文不管收藏多少,不会v,看官们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研修 ┃ 配角:景崇 ┃ 其它:
==================
 
  ☆、第 1 章
 
  林研修出了超市,刚刚送走了他热情的初中同学,此刻拿着刚被人被塞到手里,写着□□号的账单还有些迷糊。
  说起来他对这名同学并不熟悉,甚至过了三个月连他的长相都记得模模糊糊。
  突然在付完账截住他,倒是让他吓了一跳。
  不过也并非完全没有印象,初三分班之后,好像是一直和那个人同桌来着,关系也不冷不热。
  在他的初中生涯里这种和他相处不温不火的人,其实挺珍贵的。
  毕竟是经受过校园冷暴力的人,心底又有个难以启齿的秘密,初中那段时间,他会问他问题也是难得。
  他把账单对齐折好,放到校服口袋里,又仔细地抚了抚衣服上的褶皱,才打算回学校去。
  刚出了拐角,迎面就过来一个人,林研修眉头一跳,正打算默不作声地蹭过去,少年却缓缓地抬起了头,迷茫地看了他一瞬,随即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林研修轻微地点了一下头,忙不迭地走过去,脚底生风。
  偶遇的少年是他们班的班长,别看样子俊俏爽朗的,实在是个磨人精。
  他都说了很多遍他不想加入社团了,这个人还不放过他。
  景崇这个班长秉承着班主任得力小助手的行为法则,执行着班主任让全部人员入社的规定。
  林研修就是不入社,景崇就缠定他了。
  还真不想做刺头,只是他实在不会与人相处。
  与人交朋友就要交心,一交心有个好歹,都是麻烦。
  而他最害怕麻烦。
  景崇感觉人从自己的旁边蹭了过去,忙叫道,“哎,林研修。”
  林研修只好顿住脚步,扭头、微皱着眉看向他。
  景崇:“社团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打算报哪个?”
  果然又是这个。
  林研修唔了一声,正打算唐突过去,却看到景崇脸色一变,递过来一个东西。
  他条件反射的接过来,低头仔细看,才发现是景崇常挎的那个黑色的包。
  景崇小声嘱咐道,“把这个带回学校。”
  又催促他,“快点走。”
  林研修抬头看了一眼,从对面街道朝着他们走过来五个人,他还没反应过来,景崇已经从他身边擦着、过去了。
  和那五个人说了几句话,领着他们走了。
  林研修一脸地莫名其妙。
  虽有疑惑,他也不想在原地多待,第一他不想和景崇纠缠社团的事,再者……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景崇塞过来的包吸了满满的热,抱在怀里,像揣了个热水袋。
  还烫手。
  他只好拎着背包袋子,一步不停地去公交车站牌。
  路上那五人为首的面孔突然在脑海里一闪,林研修脚步一顿,似乎是认了出来。
  他们不就是18班人吗?
  林研修是11班的,之所以会认识他们,是因为军训的时候他们抢过12班场地。
  因为这个事儿三个班还打了一架,闹到校长那里。
  现在找上景崇……
  是约了架吗?
  景崇一个人,他们五个人……
  虽是这么想的,林研修的脚步也只有之前的那一顿,之后走的毫不犹豫,甚至跨出步的距离也几近相同。
  就算是打架。
  管他什么事?
  他们虽说是一个班的,但是又不熟。
  他向来是谁在他面前打架,眼睛眨都不会眨一下的。
  用暴力解决问题,逞一时之气的,都是蠢货。
  沿途路过一个小巷就听到有细细碎碎的打斗声和谩骂声。
  景崇辨识度很高的声音也从里面传了过来,“艹,我来买东西你们也能跟着。”
  林研修挑眉,他知道地球是圆形的,但……他走的路线也是个圈吗?
  怎么还能遇到?
  军训的时候三个班打群架的时候,景崇替他挨了一脚。
  虽说景崇也不是刻意挨的,想到那天混乱的情景,他却有些走不动了。
  背上的包也重的很。
  林研修把包扔在地上,慢条斯理地掏出手机,拍了几张景崇受人“欺负”的照片,才走上前来。
  从出手到把人打趴下一声没吭,甚至被人在眉骨上重重地打了一拳,也哼都没哼一声。
  从碰上他们开始,景崇就知道今天必有一战,所以就快点把看起来是个弱鸡的林研修给支走了。
  他空闲时瞄了一眼林研修的战绩,心里堪堪称奇,“没想到这个好学生战斗力还可以。”
  林研修是分班考试第一名,是典型的好学生代表,整天一身校服,到班里就伏案读书,从不参与任何娱乐活动和话题。
  甚至打架的时候,他的唇还抿地死死的,表情专注地像是在做一道大题。
  景崇在这激烈的肉搏中有些想笑。
  他稍微提起来一点嘴角,就轻轻吸了口凉气。
  停战之后,他全身上下都是疼的,脚踝上的疼痛更是无法言喻。
  只是轻微地动一下,就会疼出冷汗来,景崇只好一只脚虚着着地,肩膀倚着墙轻轻喘气。
  林研修等找事的人骂骂咧咧互相搀扶着走了以后,走到黑包处把包提起来后塞到景崇的怀里。
  景崇没反应过来,被弄得踉跄了一下,他立马龇牙咧嘴地低骂了一声,然后抱紧书包冲林研修笑,“谢谢。”
  林研修看着景崇虚着地的脚,有点疑惑,“你......脚怎么了?”  
  “嘶……不知道,刚刚被人踹了几下,估计肿了。”
  林研修皱眉看了片刻,心里念了十遍管他毛事,还是别扭地把书包从景崇的怀里拿出来,挎在肩上。
  景崇倚着墙挠头,“谢谢啊,今天麻烦你了。”
  林研修:“嗯。”
  景崇:“你……”
  林研修:“不入社团。”
  景崇无语,感情他天天撵着人问社团的事了,“……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让你走了吗?”
  林研修:“……”他怎么知道他一边回学校还能遇到和他方向相反的景崇?
  景崇猜测,“哎?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有路痴?”
  林研修:“……”
  景崇就这样一瘸一拐地叨叨了一路,林研修发现他这个人是真能说啊。
  坐上公交车之后,景崇发现林研修对自己的所有话题都不感兴趣。
  他甚至摸着自己有些肿的眉骨望着窗外已经放空了。
  景崇慢慢的闭上嘴,这个人他军训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从没见过他休息的时候和谁一起待过,这次班主任说的社团其实可加可不加的,反正高二下学期都让退了。
  他只是莫名其妙地有些想逗逗他。
  觉得他性格挺新鲜的、好玩。
  他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只要是上课林研修都是一身校服,不像他们,跑操的时候着急地往身上穿校服裤子,跑过操再立马脱下来。
  他实在是觉得裤子实在太丑,穿上去会衬得他又矮又挫。
  林研修确实也被裤子衬托地又矮又挫了。
  都显不出来他有完美黄金分割线的身材了。
  两人再没说话,一直到公交车到了站,林研修沉默着把人扶下去,站在站牌处不吭声的站着,似乎是等着景崇的下一步指令。
  要是景崇不打算回学校,他就帮他把包带回去。
  要是景崇想要回学校,他就把人搀回去。
  好人做到底,怎么说也不能把人扔到半路。
  而景崇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他就说道,“那个,你先走吧,一会有人来接我。”
  他们实在不熟,出手帮忙打架已经让他出乎意外。
  军训才结束,他们虽说是一个宿舍的,但着实熟不到哪里去。
  林研修告别景崇回到宿舍,伸手轻轻摸了摸有点肿的眉骨,沉默着站了一会儿,开始收拾洗漱用品,打算洗个澡。
  他收拾好之后,走到宿舍门口正打算拐个弯进洗手间时,宿舍的防盗门突然向外被打开了。
  景崇被一个小胖子扶着一瘸一瘸地进了宿舍,看到抱着洗脸盆、穿着睡衣的林研修,呲了呲牙。
  林研修微微颔首,进了洗手间,做自己的事去了。
  关上浴室的门之后,听到宿舍的人惊讶道,“班长,你被人打了?”
  景崇明明在他发小的宿舍里换了一身衣服才到自己宿舍来的,却还是被眼尖的室友看了出来。
  他其实不想把这件事说出去。
  他是班长,带头打架这件事,他不想做,但是已经做了,就剩不想传出去。
  再者,他也确实狼狈,以一敌五真的力不从心。
  林研修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同一宿舍的人正围在大厅的沙发上,在讨论着什么事。
  他想直接路过他们回到二号室,脚步却不受控制地来到他们旁边,坐了下来。
  可能是潜意识里,他也不想让初中的事情重演。
  舍友坐在一起是在讨论怎么给班长报仇,林研修突然有些后悔坐在这里,果然室友拉着他就开问了,“林研修听说你也在,他们几个是谁?”
  林研修摇头,“不认识。”
  “不用认识,能认出来脸就行了,我们把他们拉到操场揍一顿。”
  林研修:“……”
  景崇:“别瞎找事,刚军训完,老班肯定四处找人给人下马威呢。”
  “班长,这你都能忍?你的脚都打石膏了!”
  林研修这才发现景崇的脚腕上缠了一层白纱布,景崇的话也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们几个人轮流踢我的脚踝。
  林研修想到白天的那五个人,眼神一瞬间犀利起来,有些生气,有些愤怒,也有对那些人行为的厌恶。
  从没出现这种情绪的林研修,胸闷起来。
  景崇在发小宿舍换了衣服,总不能在他那里洗澡。等他把室友轰得散了,就简单收拾了一点东西,去了浴室。
  推开门的时候,里面还有着淡淡的木瓜香味,他抽了抽鼻子,味道很好闻。
  洗澡的过程万分艰辛,因打了石膏故而把淋浴变成了擦澡,快出来时脚底打滑,脚踝疼的钻心,还一头磕在墙壁上。
  眩晕中他想,他今天是不是不太适合出门。
  林研修正在外边刷牙,那砰的一声,听的他头皮发麻。
  他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了景崇瘸着一条腿人仰马翻的模样。
  他觉得是他参与了这件事,才会对景崇有着超过普通同学的关注,才会被牵动情绪。
  要不,他说不通为什么他的愤怒,还有觉得白天打人下手太轻的想法。
  本来没打算找事的景崇,在班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见到18班班长和班主任的时候,心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者有话要说:  推在更文:《听说他是上门女婿》(连载中)
戳进专栏。
文案:
陆洋是一个上门女婿,婚姻五年,妻子出轨,他提出离婚。
这场婚姻什么都没留给他,除了无尽的羞耻和他不举的事实。
对女人再也无感的陆洋跟男人打了一炮。
感觉自己甚是委屈便对几次三番都是同一个男人要求甚多:要求洗澡、要求按摩加抹药膏。
男人把各种精华液往床上一摊,抿唇一笑:“既然如此,那我们在一起好了。”
陆洋震惊。
从此鲜花我有,总裁在手,一路走上人生巅峰。
别扭教师受x沉稳总裁攻
赵奕本以为陆洋是乐观豁达的画风,却发现这人丧的要死。
【关于本文】成熟男人谈恋爱的心理路程了解一下。
【自白】陆洋可怜兮兮:为什么我被女人抛弃还要被比我小的男人压?
赵奕委委屈屈:为什么我谈个男朋友还要帮他分析他剪不断理还乱的前妻关系?
小剧场:陆洋睡眼朦胧地在赵奕胸前摸来摸去。
赵奕黑脸,“你摸什么呢?!”莫不是想了前妻!
陆洋呲牙一笑,“贼他妈舒服!”
 
  ☆、第 2 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今天我打了你,明天你还了来,我又还了过去……
  景崇不是这么无聊的人,他打架也从不下轻手。
  他肿了脚踝,那几个人不至于这么严重也好不到哪去,看18班班长脸上的熊猫眼就知道,他们也没讨到好处。
  校外打架和校内打架不一样,他不想自找麻烦,所以班主任问起的时候,他也说的是摔了一跤。
  万万没想到18班的人会恶人先告状。
  11班是距离楼道口最近的一个班,夏天没拉窗帘的窗户大开,风呼呼的在班里流窜。
  从楼上走下来两个人,林研修自从景崇被班主任黑着脸叫走之后,就一直注意着外边的动静。
  走下来的人他看的一清二楚。
  是18班班长和18班班主任。
  林研修皱了一下眉,18班的班主任是出了名的护短,明着护,就是我们18班的你能怎么着。
  他感觉自己的愤怒值在持续上升:18班班主任德高望重,是学校的老人,还是数学组的组长。
  他的班主任只送走过一届学生还是半路接手,在学校根基还没扎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