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琼玖谦

时间:2019-11-06 09:12:17  作者:琼玖谦

   书名: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

  作者:琼玖谦
  文案:
  谁还没被白莲花、圣母婊、绿茶婊、心机婊害过呀。
  可偏偏这些人装的比谁都善良。
  程叶接了任务,让这些人见识见识什么叫一山更比一山高。
  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白莲花,各种婊。
  白莲花:嘤嘤嘤,我不是故意的。
  程叶忍着脚腕上的疼,眼圈泛红,但还是坚强地摇了摇头:没事,我不疼。
  但却在转身的瞬间,落下两行清泪,吸了吸鼻子,一脑袋扎进赶过来帮忙的某人身上。
  慌张立刻站起来:抱歉抱歉,我就是扭了一下,真不是故意的。
  白莲花:……
  受负责苏苏苏,攻负责宠宠宠
  谈恋爱外加虐各种婊爽文
  1.主受,攻都是同一个人,1V1,双方初恋
  内容标签: 打脸 快穿 爽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叶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被抢走的未婚夫1
  “嘶——好痛。”程叶睁开眼,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面洁白刺眼的天花板,其次让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宽大的软床上,身上穿着蓝白格子的睡衣,左面墙壁上满满都是各类游戏手办。
  这是哪儿?
  他眨眨眼,又使劲揉了揉眼睛。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子洒在距离床两步远的实木地板上,他伸手,却因为胳膊太短触及不到。
  程叶:“……”有太阳,不像是阴曹地府。
  再摸摸自己的脸,温热的,也不像是诈尸。
  收回已经做好飞灰湮灭的手臂,程叶按了按额头。
  他不是死了吗?被一朵盛世美腻的白莲花生生恶心死了。
  “呕——”想起来就反胃,难不成是阎王也觉得自己死的太憋屈,所以被救回来了。
  这念头只一瞬便被狠狠压下,不可能的,他可以确定,死的透透的,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游戏加载中,尊敬的宿主,系统已经和您绑定,一经绑定,概不退换,谢谢您的配合。”
  一道清亮干净的机械男声忽然在脑海中响起,程叶大脑空白一瞬,忽然虎躯一震痉挛着直起身子,警惕四望:“谁?”
  脑袋上一阵钝痛,程叶还以为起的着急了,抬手却在脑袋上摸到了一圈白色纱布……脑袋更痛了。
  这双手葱白修长,白皙细嫩,没有任何伤痕和茧子,绝对不是他常年拿画笔的手,所以……他还是死了?又借尸还魂了?
  就在他纳闷怎么回事的时候,刚才的声音重新响起,耳朵传来嗡嗡嗡的轰鸣声,可却一点不影响声音的清晰度。
  “光环在我手,白莲天下走!”
  这……这什么鬼?!
  脑海中浮现出一块面板上,清晰地写着任务要求,程叶大概浏览一遍后,额上冒出两点冷汗,真是个奇怪的系统,奇怪的任务,不过——他还挺好奇的。
  听完系统666的讲述之后,程叶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
  真是改革开放,百花齐鸣,哪哪都有白莲花!!
  他本来就是被白莲花害死的,没想到重生到另外一个世界还是要被白莲花迫害,程叶使劲攥了攥拳,盯着任务看了许久,最后在666“你不接受任务,立刻就会死掉”的劝说下选择了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已经死了,也没比去阴曹地府更糟糕的了。
  大量的记忆融入脑内,程叶呼出一口浊气,沉默,还是沉默。
  现在的他也叫程叶,拥有一个不太完整,但十分美好的家庭。
  原主有一个爱着他的哥哥,还有一个高富帅的未婚夫,生活富足且幸福,是普通人三世都修不来的享福命格,但美中不足的就是身边最好的朋友是朵盛世白莲花,甚至能佛光普照的那种。
  程叶躺在床上,安详地闭上眼睛,觉得死了也算是一种解脱。
  当然,开玩笑的,毕竟任务已经接下,不履行承诺不太好。
  程叶以白莲花为圆心,捋了捋人物关系。
  白莲花朋友名叫苏白睿,从小被高富帅未婚夫秦肃一家收养,虽然算不上干儿子,但好吃好喝好住,和小少爷也没什么区别了。
  白莲喜欢秦肃,但碍于各种原因不敢说出口,只默默地内心痴汉。
  原主哥哥程锦然,和秦肃是商业互吹的朋友,和苏白睿有过几面之缘,对这个长相干净,外表柔弱但眼神坚韧的男孩印象不错,日久之后生了情愫,从此之后就像是中了邪似的对白莲言听计从,甚至连以前最喜爱的弟弟都要排在后面。
  可白莲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他注定是要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人而不是喜欢自己的人的怀抱中去的,所以程锦然自然炮灰了。
  程锦然在白莲和心上人“你猜我喜不喜欢你”的游戏中堵上全部身家,和秦肃决裂,甚至差点赔上了性命。
  而原主,陡然被背叛,紧接着就要接受哥哥和未婚夫都喜欢上了之前好的穿同一条裤子的朋友,甚至因此不死不休。
  在觉得世界都崩坏了的同时,原主觉得是白莲破坏了自己的家庭,毁了自己的人生,疯了一般地想要报复白莲。
  看到原主毫无计划地开着小跑车去撞载着白莲的未婚夫的改装吉普,程叶使劲按了按太阳穴,觉得脑仁有些痛。
  这孩子,怕是不知道炮灰两个字是怎么写的,所以用生命上了最后一课。
  其实故事很简单,程叶只是个单纯的孩子,但因为家世骨子里总有那么几分高傲,导致他在变故发生的时候为了维护自己用了不合适的方法, 成为了恶毒的炮灰。
  不仅没有救到自己,也没有救到大哥,更没有得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甚至他喜欢的秦肃压根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还以为原主是求而不得因爱生恨想要杀了自己喜欢的人!
  原主的一系列动作在他眼里就是刁蛮任性,纨绔特有的以为自己是世界中心,全人类都要喜欢自己的中二病,根本比不上白莲花温和柔顺,善解人意,心地善良。
  悲惨两个字都不足以道出原主的傻帽人生。
  秦肃,年少当兵,因为家里生意的关系被迫退伍经商,他除了一张帅气刚硬的脸,还有过人的天赋,任何方面的。
  天之骄子,学什么会什么,会什么精通什么,开了挂的那种。
  当兵时候是特种兵,做生意因为祖辈积攒的家业很快就掌控了京都的经济命脉,只可惜——
  上天给他开了不少门,就是没给他开眼——看人的眼光忒差。
  他和苏白睿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早期因为聚少离多对这个借住在自己家的小孩毫无印象,自然也没多少感觉,但后来接手了家族企业之后,看惯了表里不一,尔虞我诈,傻白甜苏白睿就像是自己人生中的一股清流,让他看到了这个世界还是存在纯洁和真善美的。
  有了清纯可人的第一印象加持,不管苏白睿做了什么,秦肃总能为对方找到借口。
  不是他真的就相信苏白睿,而是苏白睿其实只是一个象征,苏白睿的傻白甜是他对这个肮脏的世界唯一的期盼,如果这抹清流也被污染了,秦肃就真的对这个世界失望了。
  再后来,在苏白睿的刻意引导下,他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性格娇软腼腆的苏白睿。
  苏白睿不敢把自己置于主动地位,因为他知道这样的大家庭是容不下自己的,所以他一直营造着秦肃爱自己疯狂的假象,让秦家生出了没有他,秦肃就活不下去的错觉。
  而在苏白睿追求秦肃的漫漫长路中,程叶的小动作就显得不够看了。
  他就像是个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恨不得抓住任何时机都要在秦肃面前表现自己,不惜做出任何不计后果的事,只为了能夺取喜欢的人的关注,但却因为苏白睿的从中阻挠,总是将性格的缺点暴露在秦肃面前,更是引得对方讨厌而不自知。
  原主被好朋友苏白睿利用着衬托了自己的白莲花性格,夺取了属于他的一切之后彻底崩溃了,他恨苏白睿,恨有了苏白睿就忘了自己的哥哥,更恨不喜欢自己反而爱苏白睿的秦肃,在苏白睿刻意秀恩爱的刺激下,又做了不少疯狂的傻事,最终惨死在自己爱而不得人的手下,孤寂凄凉。
  程叶融合完记忆之后,胸腔的那股强烈的怨气还在冲击着他,到原主死秦肃都不知道,当初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对他的情感是爱,而不是二世祖任性的胡作非为,甚至这份爱不比其他人爱的少。
  程叶抬起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胸口,怨气剧烈震荡,他甚至喘不过气来,憋得脸色发白,咳了好半天,那份浓烈的情感才被压制住。
  “小少爷,您醒了吗?”门外传来李婶的声音,轻轻的生怕惊扰了门内人一般。李婶相当于程叶的贴身保姆,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在身边照顾着了,听见门内的咳嗽声,非常担心。
  “嗯。”程叶掀开被子,一步一挪去开了门,讶异地看着门口五十岁老妪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黑色笔挺西装,打着领带,脸上现出焦急神色的男人,他缩了缩脖子,叫道:“大哥?”
  “你怎么下床了?”程锦然赶忙上前两步扶住他,一把温柔的嗓音责怪道,“头还痛不痛,恶不恶心?”
  外界传闻中任何时刻都挂着虚假笑容面具,被誉为笑里藏刀、刀刀见血的程锦然此时面上没有一点笑意,满眼都是愧疚、歉意和担心。
  虽然不是他的错,但弟弟受伤就是他没照顾好,程锦然抚摸着程叶脑门上的绷带,看着上面的点点血丝,心疼的不能自已。
  “还好啦。”程叶眼眶红了红,带着几分哭腔。
  这点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脑震荡的后遗症忍一忍就过去了,但如果身为白莲花的话——
  呀!出血了!好痛好可怕!
  程叶领教过白莲花的“装”,自然知道现在可是装可怜装柔弱装受害者的最佳时机,他嘴上说着没事的话,可嘴角一垮,眼泪瞬间就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吓了程锦然一跳。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撒花撒花~每天晚上10点存稿箱更新,有大量存稿,不会断更哒!
  开新文图吉利,评论有红包包!么么啾大宝贝们!
  1快穿,爽文,苏文,毕竟比拼谁是白莲花,主角最苏。
  2攻都是一个人,特别宠受。
  感谢八尾逆天之诺君安的地雷。
 
 
第2章 被抢走的未婚夫2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哥这就叫医生过来。”程锦然赶忙去拿手机,被程叶抓住了手腕。
  程叶咬着唇,小小摇了摇头,结果差点把自己摇晕过去:“我没事,就是有点害怕!”
  程锦然呼出一口气,揉了揉他的脑袋,吩咐李婶去把饭菜端上来,自己则是挨着床沿坐下:“没事的,哥哥在。”
  程叶窝在他的怀里,仰着脸露出尖削的下巴和受惊的小脸,轻轻点了点头,手里紧紧攥着程锦然的衣摆,看的程锦然一颗心彻底软成了水。
  程锦然摸了摸程叶的脑门,确定没发烧,轻轻揽着弟弟的肩膀,给他拉了拉被子。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看着纱布上溢出来的血渍,程锦然心都要揪起来了,他的宝贝弟弟从小就没怎么遭苦受罪,现在竟然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
  早知道今天中午就应该回来吃饭的,只是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了,以后他一定加倍好好照顾弟弟,别说从楼梯上摔下来,就是崴脚都不行!
  弟弟这么弱,怎么承受的住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
  完全忘了程叶现在已经十八,步入成年人的行列了,在程锦然心里,他的弟弟还是那个跟在自己身后,含糊不清要吃棒棒糖的五岁小孩。
  程叶探头探脑在他身后寻找着什么,程锦然转过脸就看见李婶端着托盘,他笑了笑,一张冰山脸瞬间笑容,似是春风拂面般和煦,他温柔地问道:“找什么呢?饿了?我让李婶熬点鸡丝粥你喝?”
  “小白呢?”程叶缩了缩脑袋问道。
  “回去了。”
  对于苏白睿,程锦然还是挺有好感的,一因为他是弟弟的好朋友,二他的长相虽然没有弟弟好看,但都属于柔软无害的那种,是他们商场人士最喜欢的简单干净单纯的一挂。
  而且看着他,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弟弟一样,有很特殊的亲切感。
  “他有没有说什么?”程叶小心又问。
  “没有,他能说什么?”事故发生的时候只有苏白睿在场,但什么都没问出来,就先让他回去了。
  医生出出进进的,一个外人,留下碍事。
  想到苏白睿吓得惊慌失措,拽着自己的胳膊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程锦然有点想笑。
  当时太过担心弟弟了,现在回想对方可能也被吓到了,有时间让弟弟打电话告诉那边没事。
  “那就好。”程叶呼出一口气,亲昵地拉着程锦然的胳膊撒娇道,“哥哥,小白他不是故意推我下楼的,你不要怪他。”
  “!”程锦然脸色顺时沉了下来,抓紧了程叶的手腕,“你说什么?”
  柔和的面色陡然凌厉,饶是程叶也吓了一跳,瑟缩着说道:“哥,干嘛啦,突然吓人。”
  说完自己都打了个激灵,当白莲花可真不容易,心理承受力得大一些,否则迟早要被自己膈应死。
  摸了摸身上的鸡皮疙瘩,程叶努力保持着脸上嗔怪的表情,五官都要僵硬了。
  程锦然怕吓到宝贝弟弟,沉着声音耐性子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不是从楼上不小心摔下来的,他推你的?他为什么推你?!你们吵架了?”
  一连串的提问让程叶不知该从何回答起,他挠了挠脑门,似乎没听到程锦然恨得咯吱咯吱的磨牙声,略微低头,试图掩藏脸上浮起的一抹红晕。
  半晌后才徐徐说道:“我不小心看到他的一个本,扉页上全是秦大哥的名字,我就叫他来咱们家想问问。”
  程叶五指收拢,抓紧了被子,声线里都透着娇羞:“我以为他喜欢秦大哥,头脑一热就想跟他对峙,哪知道我站的距离楼梯太近了,他轻轻推了我一把,我就掉下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