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为你师表(近代现代)——一扇轻收

时间:2019-11-07 09:30:31  作者:一扇轻收

 

 
 
 
 
《为你师表》作者:一扇轻收
 
文案
竹言蹊毕业后帮学弟代课答到,一进教室直接懵逼,专业课教授竟然是他中学暗恋过的学长。
竹言蹊:……妈的孽缘,幸好当初没去刷存在感。装不认识,我是空气。
谈容为爱回国,大学任教没几天,发现自己初恋坐在教室最后一排。
那人不仅和旁边女同学有说有笑,还全程不跟他对上视线。
一课结束,谈教授:后排靠窗的那位同学,麻烦过来一下。
竹言蹊:???
竹言蹊:!!!!!!
 
霸总教授忠犬攻×不爱学习美人受
高亮:双初恋1V1,苏甜小萌文,同性可婚背景,没逻辑私设多,前期腻歪谈恋爱,后期穿插小打脸,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以上(响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竹言蹊;谈容 ┃ 配角:写到哪编到哪 ┃ 其它:宠文
 
作品简评
竹言蹊毕业后帮学弟代课答到,进了教室直接傻眼,任课教授竟然是他中学暗恋过的谈容学长。他庆幸自己没去刷过存在感,假装自己不认识对方。结果万万没想到,一课结束,两人竟然仍有诸多偶遇,竹言蹊无奈之下,只好和谈容演起了“师生情深”的戏码。而他随后才发现,谈容早年便对自己情根深种,所谓的“师生情深”不过是两人互相飙戏。多年暗恋、久别重逢的故事并不少见,但这篇文又多了些许新意。作者文笔流畅,人物设定具有反差萌,竹言蹊与谈容的双向暗恋在开篇点明,唯独文中两人不知,让人不由期待真相大白的那天。后期谈容鼓励竹言蹊追求自己理想的职业,轻松诙谐之余有多了几分温馨治愈。
 
 
 
 
第1章 代课
  天光将要大亮,竹言蹊被一阵铃声吵醒。
  电话那端的男声小心翼翼:“哥,你起了吗?”
  竹言蹊脸埋枕头,声调痛苦且难以置信:“你他妈在说什么梦话?”
  他是典型的早睡早起困难户,间歇性脱贫致富,持续性倾家荡产。
  对方显然对他的时差式作息了若指掌,语气更孙子了:“……此时此刻,你亲爱的学弟跪在手机面前,向你发出一级求救信号。”
  “救不了,等死吧,回头我就给你订花圈。”
  竹言蹊嘴上这么说,但是没把通话立即切断。
  学弟陈嘉尧福至心灵,直入主题:“求你了哥!帮我去学校代两节课吧,答个到就行!我刚刚才想起来,我这学期还有门重修课要上……”
  竹言蹊怀疑自己听错了:“这都开学半个多月了,你今早才想起来?”
  陈嘉尧:“……我但凡能早两天想起来,也不会挑这个时间,跟室友几个出去旅游啊。”
  还他妈去的外省,赶都赶不回去。
  “救命啊哥!我实在找不着别人帮忙了!”陈嘉尧声声泣血,“这周不去就算我旷课三次了,万一那老师不是善茬,取消我考试资格又得重修!”
  一听陈嘉尧提起重修课的任课老师,竹言蹊右眼皮没由的狠狠跳了两下。
  他揉揉眼皮,问:“几点的课?”
  陈嘉尧忙答:“八点半!上午一二节课。”
  竹言蹊:“……”
  这时间对于一个午夜修仙党来说,可真是太不友好了。
  他费劲地撑开眼睛。
  先看时间,堪堪七点零八分。
  再看天气,阴转雨夹雪,零下一度到六度。
  零下一度到六度。
  竹言蹊:“…………”
  在南方,这属于无视防御等级的穿透性法术伤害。
  竹言蹊:“你还是安心等死吧。”
  说完,他不顾陈嘉尧如何鬼哭狼嚎,干脆利落地撂了电话。
  *
  三十分钟后,劝人等死的竹言蹊穿戴整齐,嘴硬心软的踏出了公寓。
  眼下正是二月底,江城的倒春寒势头正猛。
  竹言蹊被风噼里啪啦抽了满脸,不由扪心自问:他到底是有多想不开,才会放着温暖的被窝不睡,答应帮陈嘉尧代课答到。
  ——不能提,提起来就是后悔。
  他还没后悔完,揣在兜里的手机连震几下,微信的新消息提醒也跟着响了起来。
  竹言蹊掏出一看,果然全是那龟孙发来催命的。
  [教室在综合楼C503,大恩不言谢!哥你今天救我一条狗命,明天开始您就是我爸爸!]
  [爸爸,已经过了七点半了,差不多可以准备出门了,你收拾好了吗?]
  [我绝对没有催你的意思!我是怕你没时间吃早饭,不忍心看你挨饿受累啊爹地!!]
  竹言蹊手冷,不想打字,索性发了语音条:“你再多逼逼一句,我立马掉头回去。”
  [对不起爸爸,我知错了爸爸。]陈嘉尧“正在输入”了半天,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又憋出一句,[那个……爷爷,其实我还有一事相求。]
  爸爸直接进阶成爷爷,保准不是什么好事。
  竹言蹊呛了口北风,认命回道:“奏。”
  陈嘉尧:[……我重修证在教务处还没领,要不您顺道帮我领了,再顺手交给上课的老师?]
  竹言蹊:“…………”
  顺个屁的道,教务处在另一栋楼,跟综合楼一南一北,几乎隔了大半个校园。
  竹言蹊叹气:“再叫一声爷爷。”
  陈嘉尧情真意切:[爷爷!!!]
  竹言蹊:“行了,退下吧。”
  外头实在太冷了,竹言蹊每说一句话就吐出一串白汽,远远望去,特别像一台移动的人形加湿器。
  他迎风打个哆嗦,懒得看陈嘉尧再来一遍千恩万谢,边收手机边将下巴使劲往围巾埋了埋,恨不能直接戴个头套,光把两只眼睛露出来。
  *
  打车到了江大侧门,竹言蹊裹着寒气钻进隔壁生活街的一家肠粉铺。
  老板娘是广东人,说话带着点粤语口音,一看到他就笑了:“靓仔,好些天没见着你啦,今天想吃点什么?”
  竹言蹊随便坐了个空位,也笑:“最近太冷了,我没怎么出门。阿姨老样子给我来一份吧,再多加一个蛋。”
  这家店主营早点,兼营宵夜。
  竹言蹊不常早起,更不常吃早饭,只在晚上过来光顾几次,可凭着一张天赐好脸,他还是成功混成了肠粉铺的老熟客。
  “少出门也好,最近流感高峰期,街上感冒的咳嗽的,一抓一大把。”肠粉送进蒸屉,老板娘先给他上了豆浆,“你们学生过的都是集体生活,更得注意预防。平时去教室上课的时候,把宿舍窗户打开通通风,万一有人中招了,也省得整个宿舍跟着遭殃。”
  豆浆烫嘴。
  竹言蹊吹吹表面,吸溜喝了一口:“谢谢阿姨。不过我已经毕业了,不在学校宿舍住。”
  “毕业了?”老板娘顿感惊讶,“你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大一大二的学生呢。”
  竹言蹊笑起来,脸边凹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我去年刚毕业,四舍五入,勉强也算十八岁了。”
  老板娘被他逗乐,继续同他闲聊:“那你是家在附近吗?还是毕业后在周边工作?”
  “都不是,”竹言蹊道,“我住在附近是想借用学校的自习室备考。下个月就是教师资格证笔试了,家里想让我拿了证,再去考教师编制。反正江大也是考点之一,我就干脆留在这边了。”
  老板娘端来肠粉,点了点头:“说的也是,毕竟学校比家里有学习氛围。”
  竹言蹊笑着应和。
  有没有氛围不重要,反正他经常晚睡晚起,没往自习室跑过几回。
  主要是他不想搬回家里,天天被老妈训话管教。
  爽滑弹口的肠粉伴着热气腾腾的豆浆一齐下了肚,竹言蹊胃里顿时暖烘烘的。
  他抽张纸巾擦擦嘴,站起身来准备结账。
  点开微信扫一扫,竹言蹊注意到墙上收款码旁边多贴了张A4纸,是本周周末不营业的通知。
  老板娘顺着他视线往纸上一瞧,主动解释:“我们家闺女周末要办订婚宴啦,谈了那么久的男朋友,总算愿意安定下来了。”解释完了还反过来问他,“诶,你去年毕业的话,今年该有二十二三岁了吧,年纪也不算小,有没有谈到合适的对象啊?”
  老天爷,和这个年纪的中年妇女聊这种话题,敢说没有就是自找唠叨。
  “有,我也有个男朋友。”竹言蹊答得斩钉截铁,睁着眼睛说瞎话。
  同性婚姻法早颁布八百年了,他交个男朋友也很正常。
  老板娘完全没怀疑,笑眯眯道:“那你男朋友肯定也是个靓仔咯。有空带他来我们店里吃饭,阿姨给你们免单。”
  竹言蹊乐呵应下,付完钱朝她摆摆手,裹紧围巾,去风里继续挨刀子。
  男朋友,他哪来的男朋友?
  他现在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
  竹言蹊走在江大的绿化带边上,腹诽完最后一句,脑海里猛然蹦出一张人脸。
  剑眉修目,眼光深沉,面部轮廓凌然锋利,是特别有男人味的那种英俊。
  竹言蹊牵了牵嘴角,一时间满心感慨。
  都怪他中学太有眼光,暗恋过的学长万里挑一,导致后来没碰上一个能让他心动的。
  虽说他现在对冰山冷面款的型男不大感兴趣了,但不得不承认,学长那副长相他还是相当钟意的。
  前面是个向右的岔路口。
  竹言蹊余光瞄到左手方有辆黑色轿车匀速开来,便停在路边等车过去。
  黑车经过他身前,车速突然开始放缓。
  竹言蹊甚至能把车窗当作镜子照上几秒。
  他跟自己的倒影对上眼,发现头顶一撮头发被风吹成了呆毛,下意识抬手对准它抓了两把。
  镇压好头发,这辆车还没完全开过去。
  竹言蹊本能去看驾驶座上的人。
  玻璃反着光,什么都看不清。
  他隐隐生出一种错觉,开车那人……似乎也在看着他。
  这念头冒出的莫名其妙,只在竹言蹊心头一掠而过。
  大清早开车进学校的,基本都是过来上课的老师。估计人家是以师德为本,打算让他先过路口。
  竹言蹊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很快错开视线。
  他往旁边错开几步,特意从车屁股后绕了过去,完全没留意那侧车窗已经开始逐渐落下,而驾驶座上的冷峻男人双眼透亮,目光紧追他的背影,一脸欲言又止。
  竹言蹊无知无觉,快步穿过路口,将黑车和男人远远抛在身后。
  他先去教务处领到陈嘉尧的重修证,又一路小跑着往综合楼的教室冲。
  *
  教室在五楼,竹言蹊赶到的时候恰好开始打铃。
  他踩点推开后门,灵活从门缝闪了进去。
  这门课两班合上,人数挺多,好在桌椅够用,没有坐满,尤其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还是空的。
  竹言蹊径直奔那儿走,顺带往讲台斜扫一眼,想瞧瞧任课老师面相如何,像不像是难缠的狠角色。
  毕竟重修证理应在开学第一节 课上交,现在拖到第三周,指不定会被批评几句。
  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比如那是陈嘉尧口中赫赫有名的耿老头,据说骂起人来没有五分钟别想完事。
  结果竹言蹊也是万万没有想到,除此之外还能有更加要命的状况。
  他目光落到那人身上,脑中枢差点惊得当场死机。
  讲台上的男人个头很高,宽肩窄腰,身材极好。
  可这他妈的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剑眉修目,眼光深沉,长相跟竹言蹊路上想起的那张脸……
  一、模、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剧本(推眼镜):不仅和你路上想起的那张脸一模一样,还跟想和你打招呼结果你滋溜走了的黑车车主一模一样。
  开新文啦,1V1无虐全糖套餐了解一下?
  双向暗恋,当局者甜,希望大家能喜欢。
 
 
第2章 初恋
  竹言蹊的心跳明显漏了一拍。
  活生生是被吓的。
  他这时候深刻体会到中文系出身的自己有多没文化,满脑子只有一句响亮干脆、铿锵有力的“卧槽”。
  谈容,这人绝对是谈容,烧成灰他都认的。
  时隔多年,两人居然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再度碰面。
  竹言蹊是协助大学学弟逃课的从犯,而那位被他暗恋过的中学学长,是学弟重修课程的任课老师。
  说实在的,挺丢人,他有点想走。
  可惜站在教室另外一端的男人没给他机会,不等竹言蹊钉住脚跟,那双深黑沉静的眼睛便越过全班五六十颗脑袋,直直朝他望了过来。
  ……卧槽。
  竹言蹊瞬间头皮发麻,脸都快木了。
  他往前走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能保持表情纹丝不动,全靠求生欲激发出来的那点演技支撑。
  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记起来,谈容比自己大了四岁,两人始终一个在初中部,一个在高中部,碰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竹言蹊那会儿刚刚步入青春期,带着点叛逆的小傲娇。尽管他对谈容有所好感,却从没做出任何表示,每次都像一只高傲的小孔雀,目不斜视地擦肩经过,希望谈容能注意到他。
  那个年纪的小屁孩普遍自尊心旺盛,容易以自我为中心。他家世好,长相更好,是被爱和喜欢的蜜罐从小泡到大的,进了中二期,自我感觉当然万分良好,总认为只要自己足够有魅力,谈容就会像旁人那样,主动和他接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