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你的距离(近代现代)——公子优

时间:2019-11-08 10:15:35  作者:公子优

   《你的距离》作者:公子优

      【(不)正经介绍】
  Distance这个社交软件(和其他社交软件一样!)可以看到对方的距离,庭霜选了个距自己287公里的1号,觉得非常安全,毕竟二百来公里一定不会不小心在三次元遇见然后尴尬吧!
  万万没想到……
  第二天晚上,287公里突然变成了4.8公里???
  更万万没想到……
  第三天上午,4.8公里突然变成了3米???
  3米?????
  米?????
  我他妈正在上课啊,3米的意思岂不是我的聊骚对象现在就在教室里???
  【特点???】
  治学严格挂科率90%性格温柔(?)教授 x 学习不咋样脾气还很差学生教授专治学生不爱学习学生专治教授没有动过的一颗老心
 
 
第一章 287公里?
  事情发生以后,庭霜就像一条被放了太久的臭鱼干,或者梅雨季节阳台上晒不干的海绵胸罩。
  手机躺在地板上,震了一下,同时屏幕上钻出一条消息。
  “哥你请几天假到我这里来吧,我这边的朋友要是遇到了这种事,都会给自己放个假,出去散心。”
  庭霜喝多了,在睡觉,没有听见手机震。
  等他第二天中午醒来,从地上捡起手机,屏幕上的消息已经数不清了,最近的一条是同学宋歆发来的:“庭霜你死了?今天开学第一天,周一,Robotik第一节课!这你都敢不来?快给教授发邮件说明情况,说不定还有救。”
  庭霜捂着欲裂的头,拨电话给宋歆。
  “喂……”庭霜感觉嗓子在冒火,“我这里有点私事,所以上午没去。”
  宋歆说:“你赶紧打电话给医生,开张病假条补给教授。”
  庭霜说:“好。课上讲了什么重要的事吗?你把课件密码发我一下,我等会儿去下载。”
  “没有课件。”宋歆一口气说明情况,近乎于吐槽,“这个教授变态得很。第一,他不上传课件,必须去听课才知道他讲了什么。第二,他要求百分之百的出勤率,但是就算全勤也没有任何平时成绩,只是有资格参加期末考试而已,期末考试成绩就是这门课的最后成绩。第三,期末考试是口试,考生一个一个进去,被他单独考。今天的笔记我发你照片吧,不过感觉我也没记全。”
  庭霜按了按太阳穴,说:“德国人事儿怎么这么多。”
  宋歆沉默了一下,说:“不,这位Prof. Bai是华人教授。好吧其实我不知道他国籍,反正看脸和名字都像中国人。”
  庭霜说:“……好吧。”
  他没工夫关心这位教授的身世,挂了电话,先赶紧联系家庭医生开病假条,再去冲澡洗掉一身的酒气,然后去倒杯咖啡,好让自己彻底清醒。
  咖啡机启动预热需要十二秒。
  十二秒足够让他想起家里的咖啡机是谁买的。
  “庭霜你能不能别酗咖啡了,你一睡不着觉就来折腾我。我明天一早还有实验要做。”梁正宣把扑到自己身上的庭霜按住。
  “呵,咖啡机不是你买的么?”庭霜把手伸进梁正宣裤子里,用力掐一把。
  “操。”梁正宣低骂,一语双关,“你懂不懂节制两个字怎么写?”
  庭霜摸到床头柜里的套,甩到梁正宣脸上,说:“操不操。”
  梁正宣投降:“操操操。”
  咖啡好了。
  庭霜端着咖啡去书桌,开笔记本,上学校网站找教授邮箱,给教授发邮件。
  把教授这边的事处理完,他才去回其他人的消息。
  “没事。”
  “现在还好。”
  “放心吧。”
  “我还好。”
  在回了一堆大同小异的话之后,他看到了梁正宣的消息:“原谅我一次,不分手好不好?”
  庭霜下意识地摸到书桌左上角放的烟灰缸,拖过来,再摸到打火机和烟盒。白绿的烟盒上印着“Rauchen sch?digt Ihre Lunge”的字样,字下方有图,图左一个好肺,图右一个烂肺。警告赫然。
  去他妈的警告。
  庭霜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如果梁正宣现在在他身边,就会从他手上抽走这根烟,说:“庭霜你的肺也是我的,拜托你不要随便糟践行不行?”
  除了肺,万宝路也印别的警告,比如吸烟有害您的生殖器健康,如果庭霜刚好买到那种的,梁正宣就会威胁说:“你要是阳痿了我就去找别人了啊。”
  庭霜狠狠地抽完那支烟,心想,我他妈也没阳痿啊,你怎么还是去找别人了?
  他把烟头按灭,拿起手机,在输入框里打了几个字,又删了,最终回了一句:“你劈腿,是一年,不是一次。”
  发完这条消息,庭霜还是觉得不真实。他们在一起好多年,从高中就在一起,到大学,再一起跟家里出柜,然后一起出国读研,所有朋友说起庭霜梁正宣,都要赞一句模范情侣。现在收场收得这么难看,跌破所有人的眼镜。
  手机又震了起来,庭霜以为是梁正宣的回复,没想到是祝文嘉的视频电话。
  庭霜接起来,说:“文嘉。”
  祝文嘉看见庭霜带血丝的眼睛,说:“哥你喝酒了?还是哭了?”
  庭霜说:“哭倒不至于。没睡好。”
  祝文嘉说:“你请到假没有?来我这里玩。”
  庭霜说:“怎么,你要请我去红灯区嫖?我没那个爱好啊。”
  祝文嘉说:“你都一头绿了,守身给谁看呢。你快到我这里来,我叫几个人陪你,个个比梁正宣帅。”
  “你少来啊。”庭霜看了一眼邮箱,Prof. Bai还没有回邮件,“就算你那里坐十个梁正宣我也没时间去。这学期有门杀手课。”
  祝文嘉说:“那我去看你吧。”
  庭霜说:“你什么时候跟我这么亲了?”
  “哥你就让我过去吧。我妈一直念叨着要我去看你,催了三四道了。”祝文嘉有点烦躁,“你知道我妈那个人,她特怕你不跟梁正宣好了,哪天又愿意找个女的结婚生子,我爸就把公司给你了。”
  “祝文嘉你怎么这么傻啊。”庭霜笑了一下,“什么话都往我这儿说。”
  “我实话实说啊。”祝文嘉一脸不在乎,“谁愿意给家里管公司啊?我巴不得你来赚钱,我来花钱。你要是管公司,你能舍得饿死我吗?可要是我管公司,我还不得把我们全家都给饿死……行了,朋友帮我订完机票了,我不跟你说了。”
  晚上九点,门铃响起的时候,庭霜习惯性地拿起听筒,应道:“Ja.”祝文嘉对着大门话筒说:“别呀呀呀了,是我。”
  庭霜说:“你真来了啊。”
  祝文嘉说:“快开门。”
  庭霜按了开门键。
  祝文嘉几乎没有带行李,就背一个电脑包在身后,里面还塞了几条内裤。他进门先冲个澡,找了件庭霜的干净T恤穿上,然后随手从冰箱里搜出一瓶已经开了的威士忌,再从柜子里摸出两个玻璃杯,杯底加冰,倒满酒。他先自顾喝一口,马上嫌弃道:“哥你买的什么破酒啊,早知道我给你带了。”
  庭霜说:“破酒你别喝啊。”
  祝文嘉撇嘴,说:“是,您跟我不一样,您牛逼,您从本科出柜开始就没用过家里一分钱。现在好了,傻了吧?要我说,一开始你就不该出柜,为了姓梁的,值?”说完,他端起两杯酒坐到窗台边,“来吧,聊聊?”
  庭霜租的房子在郊区的居民区,窗外有一片花园,房东太太把花园料理得很好,四月已经草木繁茂,夜晚坐在窗边可以看见繁星,听到虫鸣。
  祝文嘉欣赏不了这种地方,直抱怨有蚊子。
  庭霜把窗子关上,坐到祝文嘉对面,也喝一口酒,说:“聊什么?”
  祝文嘉说:“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傻?喝酒,哭,骂姓梁的,耍酒疯,还能干什么?”
  庭霜说:“不至于那么难看。”
  祝文嘉说:“你再多喝两口试试。”
  等庭霜把那杯酒喝光,呆坐了一阵,突然就说:“梁正宣是狗。”
  祝文嘉早知如此,举杯和庭霜的空杯子碰了碰,像说祝酒词似的附和道:“没错。他是狗。”
  庭霜又喝了几杯,喝多了就扯起自己的领子,从领口往里看,说:“是不是因为我长胖了?还是我性格有问题?梁正宣以前就说我脾气不好。”
  祝文嘉说:“哥,我说句实话啊,你性格一直都差,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所以梁正宣这事吧,跟你性格没关系。你性格就那样,也别费力气改了。”
  庭霜说:“那就是我长胖了。”
  祝文嘉说:“来来来,手机给我。”
  庭霜说:“干嘛。”
  祝文嘉说:“就你那用了两年的破手机,我才不稀罕,快给我。”
  庭霜把手机给祝文嘉。
  祝文嘉接了手机,对着在窗边喝酒的庭霜拍了张照片。窗边的灯没开,夜色下,穿着白T恤和牛仔裤的庭霜坐在木制高脚椅上,拿一只威士忌浸了杯底的玻璃杯,看不清面容。
  拍完以后,祝文嘉又下了一个名为Distance的同志社交软件,再拿刚拍的照片作为头像,注册了一个账号。
  姓名:Frost属性:0.5年龄:24身高:182cm体重:70kg职业:学生感情状态:单身“等着吧。”祝文嘉晃晃手机,说,“看今晚你能收到几个人的消息。”
  庭霜还没搞清楚状况:“什么啊?”
  手机震了一下,祝文嘉低头一看,说:“哟,挺快。距你151公里有一个0选择了‘特别喜欢’你,并发消息问你在哪个城市。要不要回?”
  庭霜过去看屏幕:“你在帮我约?”
  祝文嘉说:“我在证明你的魅力。你别以为狗男人劈腿都是你自己的问题。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这种狗屁话,就是不愿意对别人负责的人发明的……你看,你又收到了三个‘喜欢’,有一个距离你还挺近的,才18公里。”
  庭霜说:“这些人的喜欢怎么这么容易?就凭一张连脸都看不清的照片?”
  “这种软件上的‘喜欢’,只是有聊的可能而已,你当什么真啊?比如你看,”祝文嘉在屏幕上点了几下,“这是速配界面,你可以看到对方的头像啊,属性什么的,然后就可以选‘无感’,‘喜欢’,或者‘特别喜欢’。”
  庭霜看着速配界面上的那张照片,说:“无感。”
  祝文嘉按了一下,屏幕上马上就跳出了下一个人的照片和信息。
  庭霜说:“无感。”
  祝文嘉继续操作,下一个。
  庭霜说:“无感。”
  下一个。
  “无感。”
  再下一个。
  “无感。”
  祝文嘉一连帮庭霜按了几十个“无感”,终于受不了了,说:“游戏不是这么玩的。你又不是复读机。我的手也不是缝纫机,嗒嗒嗒地给你猛按同一块儿地方。”
  庭霜说:“我确实都没感觉。”
  祝文嘉翻到一张,发现有点像梁正宣,就说:“这个你也没感觉?”
  庭霜看了半天那照片,又看一眼那人的信息,说:“这个才距我7公里,一个城市的吧,万一路上遇到多尴尬?”
  祝文嘉说:“你不喜欢距离近的啊?这个可以设置距离范围。我想想……选150公里到300公里之间的怎么样?这样对方应该也在德国,但跟你不是一个州,这样你们聊得好,想见面也不困难,没聊成,也没什么不小心撞上的可能,可以吧?”
  庭霜“嗯”了一声,忽然觉得不对劲:“哎,你怎么就开始给我找对象了?我没打算这么快就——”“谁给你找对象了?我是帮你重建自信,顺便忘了姓梁的。”祝文嘉把手机屏幕举到庭霜面前,“来吧。选男宠。”
  庭霜又连点了几个“无感”,不想继续看下去:“真的没意思。”
  祝文嘉说:“再看二十个,在接下来的二十个人里选一个出来。”
  庭霜说:“你别折腾我了行不行?”
  祝文嘉说:“不行。快选。否则我直接叫人到你家来了啊。”
  祝文嘉这种作天作地的二世祖真什么都干得出来,庭霜只好继续往下看,一张一张翻下去,都是无感,祝文嘉不怀好意地提醒:“快二十个了啊。”
  庭霜点击“无感”的手指停下来,屏幕上刚好显示出下一张照片。
  黑色西装,白色衬衣领,右手放在方向盘上,戴着表的左手正在扯领带,灰色的领带将松未松。照片应该是坐在副驾驶的人抓拍的,没有拍出完整的侧脸,只能看到一部分下巴,往下是脖子、喉结,以及被西装包裹的肩膀、胸膛、手臂。
  看不出具体的样子,但是气质有那么点吸引人。
  扯领带的手也长得修长匀称。
  庭霜去看这个人的信息。
  姓名:C****
  属性:1年龄:36身高:187cm体重:75kg感情状态:单身目前距离:287km除了显示不全的姓名,其他信息也作为隐私保护都没有显示。
  祝文嘉坏笑说:“你喜欢这种啊?看身材应该不差……”他看到信息上的年龄,又说,“会不会太老了?”
  庭霜说:“老得没有力气劈腿了最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