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隔墙有尔(近代现代)——猛猪出闸

时间:2019-11-08 10:22:14  作者:猛猪出闸

   《隔墙有尔》作者:猛猪出闸

  简介:
  先走心再走肾。
  缘分就是,三分天注定,七分耍流氓。
  【外冷内热乍一看衣冠禽兽的深情温柔攻x
  拖家带口努力生活的穷B貌美阳光受】
 
  纪然是个穷B业务员,有一副令人垂涎的好皮囊,也有令人却步的一家子老小要养活。
  在他这辈子最不堪、耻辱、无厘头的一天里,被坑得只剩一条裤衩的时候,遇见了那个充满野蛮气息的危险男人。
  这个不良分子,似乎早就认识他,而且!还搬到了他家对门!从此,平淡的生活里,闯进一个危险的变量。
  男人不光私闯民宅飞进他家来,还花样百出地飞进他心里掰弯他,没有缘分创造缘分也要上。
  而他煮沸了脑细胞也回忆不起来,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视角主受~)
 
 
第1章 混蛋学长
  多年以后,面对眼前蛮横倔强的老头儿,纪然将会想起,他遇见这男人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
  Y国  沿海城市  琼海
  这个三月初的礼拜一,是纪然这辈子最不堪回首、最想抹掉的一天。
  它的开始并没有什么不同。
  手机的闹钟在枕头下第三次震动的时候,纪然才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时间是6点左右,天色半黑着。这个季节,屋里要比外面阴冷,不过他为了省电,凌晨起夜时就把空调关了。
  床边的小床里,3岁的女儿乐乐像头小猪一样呼噜呼噜地睡着,胖乎乎的小脚露在外面,偶尔刨一下,像个猪蹄。
  纪然帮她盖好脚,心想:这一身的肥膘,肯定是不冷的。怎么会有这么胖的孩子呢?食量要较同龄人翻一倍,幼儿园差点就要单独给她加费用。
  纪然洗漱完毕,开始准备早餐。从冰箱把昨晚剩下的香菇鸡肉粥拿出来加热,又将玉米粒、豌豆粒、胡萝卜粒和香肠粒混合,加入鸡蛋面粉和牛奶,搅和成糊糊,摊在电饼铛上烙饼。
  这样的饼,弟弟能吃5大张。若不加以阻拦,锅里的粥也能消耗一半。
  还好,年逾八十的姥爷已经不那么能吃了。
  纪然家的恩格尔系数高得惊人,他的工资相当一部分都用于解决温饱问题了。
  面糊糊剩下一小半的时候,纪然走进向南的主卧。这里仿佛在进行一场打鼾大赛,上下铺的一老一少卯着劲打鼾,且呼吸频率恰好错开,导致房间里时刻充斥着鼾声。
  纪然猛地拍了下巴掌:“姥爷,小叙,起床!”
  祖孙两个一齐发出不满的猪哼,先后慢吞吞地起了床。
  纪叙忽略了梯子,直接从上铺跳到地面,睡眼惺忪地落在纪然面前。纪然只到弟弟鼻尖的位置,只好仰视他,“快去洗脸刷牙。”
  洪福坐在床边发了会呆,随后精神矍铄地站起来,去喂养在窗台上的乌龟。都说老年人睡眠少且质量差,他倒是不大符合。
  快吃完早饭的时候,纪然叫醒了女儿,让她站在板凳上,指导她刷牙,同时给她编辫子。
  “爸,我也想吃饭。”
  “马上就出门了,到幼儿园去吃。”
  “Ha.ve a nice day.”乐乐嘴里喷着泡沫说。
  “好厉害呀,老师教的?”
  忙碌的早晨告一段落,纪然对着立在门旁的穿衣镜整了整领带,“出发。”
  “爸,我想拉粑粑。”纪乐乐抬起白胖的圆脸,用小胖手轻轻抓住纪然的西装一角摇晃着。
  “你确定?你再认真感受一下。”刚才就说要拉,结果脸都憋红了,连个屁也没崩出来。
  纪乐乐转动着被肉挤得圆溜溜的眼睛,认真感受了一下,“这次是真的。”
  处理完拉粑粑这项重任,纪然抱着女儿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一家四口钻进了那辆三手白色卡罗拉。
  从后视镜确认女儿在安全座椅里坐好后,纪然猛轰油门。
  公园到了。洪福下了车,活动了一下臂膀,要去晨练。
  “回家的路上注意点!”纪然叮嘱姥爷,“别忘了给自己打针啊!”
  下一站是幼儿园。纪然把车停在路边,看了眼手表,神情严峻地抱着女儿狂奔起来,仿佛抱着一个着火的煤气罐。
  “爸,我还想拉~粑~粑~”纪乐乐被颠簸得出了颤音。
  “等会跟老师说,别不好意思。”
  “那还是算了。”她的声音弱了下去。
  “怕什么?老师会啃你屁股,还是偷你粑粑?”
  把女儿交到老师手里,纪然又跑回车边,喘着粗气启动车子,对副驾驶的弟弟抱怨:“乐乐真是太沉了,快有一袋大米沉了。”
  纪叙摘下耳机,用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独特磁性嗓音说:“哥,你得加强锻炼了。”
  “抱着她就算超强度的负重跑了。”
  送完弟弟,从校门口开走的时候,纪然习惯性地留意了一下路边行走的学生。
  一个个留着动漫人物才适合的发型,七拧八歪地穿着校服,明明是旭日东升的清晨,却搞得像百鬼夜行似的,让人有一种地府提前关门而他们回不去了的错觉。
  纪叙升高中前,只需2万块钱,就能去一所不这样群魔乱舞的学校,但实在……囊中羞涩。
  在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以差点漂移的速度停好车,纪然马不停蹄地冲向即将合拢的电梯门,吸气收腹提臀扭胯一气呵成,成功挤了进去。
  电梯里,恰巧遇见了甜美的前台姐姐,冲他微微一笑,“跑什么,喊一声不就行了。”
  纪然也报以微笑。没有迟到,似乎又是幸运的一天。
  尽管驾乘三手破车,身着质感欠佳的廉价西服,纪然依旧是整座写字楼上百家公司女白领的心头好,被誉为瀚海之星——这幢写字楼叫瀚海大厦。
  纪然总觉得这个雅称像洗浴中心。
  他的确生得一副夺目的好皮相,唇红齿白,眉若远山,眼神清澈得仿佛能一眼看到他心底。不笑的时候带着一丝让人爱怜的沉郁,像无人涉足的静谧湖泊,笑起来却能融化万年寒冰。从眼角到眉梢,都透露着一种天然而纯粹的清新俊逸,像一条绿箭口香糖。
  公司的御姐们都对他青眼有加,如果不是因为他拖家带口的,她们才不会允许他一直单身。
  此刻,纪然眼前的这位大妈,显然也十分中意他俊俏的模样,才会在商场的地推展位前驻足,听他讲这么久。
  “阿姨,您看我讲明白了吗?任何问题都可以问我。”
  纪然的声音很好听,说起销售话术像是在读睡前故事般温柔,仿佛幽谷鹿鸣。
  大妈像河马一样大大地打了个哈欠,一股馥郁的韭菜芬芳扑面而来,纪然差点翻白眼。
  “固定收益8-12%,那是8啊,还是12啊,没听明白。”
  “根据您选择的理财周期决定的,比如您选择时间最长的定存五年,那么就能达到12%的收益。”
  大妈怜爱地看着纪然,思考着。
  “您平时怎么打理您的闲置资金呢?是做银行定期,还是基金、股票呢?我们有专业的分析师为您制定理财方案。”
  “我再考虑一下……”
  纪然递上名片,“您做一下风险偏好测试吧,就算不在我们这理财,明确一下风险承受度也是有用处的呀……顺便留下您的电话,周六有场大型的理财产品说明会,我给您留个奖品,您记得来拿。”
  大妈开始埋头做测试,纪然实在受不了韭菜的气息,微微离远了些,让肺部感受一下新鲜空气。
  星期一的商场客流量稀疏,纪然望着不远处化妆品柜台里闲聊的营业员,心想不知女儿有没有和老师说要拉粑粑。
  此时,一高一矮两个男人从他面前走过。高的那个似乎是……
  “学长?”
  高个男人停下脚步,有些木然地望向他,随后微微张大嘴,“啊,纪然。”
  男人叫刘烁,比纪然大两届,大学时他们同属戏剧社,时不时会联系一下闲聊几句。这位学霸学长还没毕业就开始创业,开发旅游APP,纪然一直很佩服他。
  “工作呢?”
  “嗯,最近挨个商场做地推。”
  纪然将目光移到矮个男人身上。他五短身材,像个巨型土豆,在脂肪堆积的大约是脖子的部位,挂着条小拇指粗细的金链子。
  “王总,这位是我学弟。”学长彬彬有礼地来回介绍着,“这位是王总,我的天使投资人。”
  虽然这位王总的外表和“天使”毫不沾边,但一定很有钱。纪然微笑颔首问好,双手递上名片。
  “你忙吧,改天找你吃饭。”学长匆匆告了别,眉目间愁云惨淡,显然是有心事。
  王总像过载的卡车似的,慢吞吞地移动着,又回头瞄了纪然一眼,才加快脚步离开了。
  说是改天吃饭,可下午3点的时候,学长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我约了两个社团里的老同学,吃火锅呢,你也过来吧。”
  “我6点才下班呢。”
  “离你那商场不远,过来和我们聊几句再回去,耽误不了多久。挺长时间没见了……地址发给你了啊。”
  纪然放下手机,犹豫了片刻,开始整理公文包,对另一位同事笑笑,“我离开一会,很快就回来。”
  按照地址步行来到火锅店,步入二楼,纪然一眼就看见了在走廊里迎接他的学长。
  他快步走过去,笑着说:“我一点都不饿,坐一会就行了,你都约谁啦?”
  明明是聚会,学长的表情却丝毫不轻松,下巴不安地动着,像是在反刍的牛。
  学长亲切地揽住纪然的肩膀,声音却十分低沉,甚至结巴起来:“你帮我这一回,我、我没齿难忘,涌泉相报……”
  纪然不解地侧头看着他,“帮你什么?”
  “你,你咬咬牙,坚持一下,人生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学长将迷惑的纪然带至一间包房门前,用惋惜的眼神看了看他,随后一手开门,一手按着他后背,猛地将他推了进去。
  门在身后砰然紧闭,学长却没有跟进来。
  辛辣浓重的火锅味道和烟味刺进鼻孔里,纪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是间挺大的包房,坐了三个男人,其中就有那位金链子“天使”王总,正笑眯眯地望着他。
  “好像走错房间了。”纪然对王总笑笑,嘀咕一句,刚把手搭在门上,就被一个突然起身的男人推到一边。
  男人堵在门前,凶狠地瞪了他一眼,“咔哒”一声,把门给反锁了。
  不对劲,大大的不对劲。
  “学长?”他隔着堵在身前的男人,对门外喊了一声。
  学长的声音闷闷地传来,“你陪陪那个王总。”
  “什么,什么意思?”纪然感觉手里的公文包像活了一样颤动着,因为他的胳膊在发抖。
  “王总喜欢男的,他觉得你挺……好的。”
  一瞬间,纪然什么都明白了。
  他拼命推挤着挡在门前的男人,想要去开门,却被狠狠掼在了地上。
  “喜欢男的?怎么不把你爹找来!!”纪然瘫坐在地板上,愤怒地大喊,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怎么不把你爷爷挖出来!!”
  “纪然,帮我这一回,我管你叫爹。”学长的声音渐渐变小,“爹,儿走了,王总人挺好的,反正你就……Fighting!耶!”
  “刘烁!王八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你不得好死!你祖宗十八代全是吃屎长大的……”
  纪然不擅骂人,坐在地上毫无攻击力地咒骂着。他不敢停止,一停下来,就不得不面对这间包房内的恶劣状况。他已经没词了,再骂,就只能开始背销售话术了。
  “老弟,别骂了,省省吧,等会有你叫的。”
  纪然顿时哑了火,惊恐地看向那个王总,耳朵里全是火锅咕嘟咕嘟的沸腾声,终于不受控制地流下泪来。
 
 
第2章 大哥别急
  王总从桌边起身,在包房一角的沙发上落座,随后拍着大腿,对依旧坐在地上的纪然抬抬肥得流油的下巴,“来,坐在哥雄壮的大腿上。”
  纪然手脚不听使唤地爬起来,退到墙边,尽量离对方远一些。另外两个男人,一个仍然堵在门口,另一个坐在桌边吃东西,全都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他们看上去像是小弟,从表情来看大概对男人没什么兴趣。应该,应该不会被……轮X吧。想到这个词,纪然无力地靠在墙上,嘴角一撇,又簌簌流下眼泪。他一手紧抓着公文包,一手捂住嘴,尽量不发出抽泣声。
  “哎呦呦,瞧你这可爱劲,跟我玩梨花带雨。”王总猥琐地笑了,又拍拍腿,“你不过来,我可过去了啊,到时候你可没好果子吃。”
  纪然犹豫一下,缓缓走过去,在距离男人几步远的地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男儿膝下有黄金,黄金不如命值钱。
  纪然勉强止住哭声,开口了,“王总——”
  “叫哥。”
  “大哥,我、我上有80岁的姥爷,下有3岁的闺女,还有个读高一的弟弟,您放我一马吧。”
  王总笑了,“你声音真好听,像鸟叫一样。你在床上什么动静啊?给哥表演一个。”
  如此污浊不堪的话冲进耳朵里,纪然惊惧得差点晕过去,又连说几次“您放过我吧”。
  “那不能够啊,你知道刘烁那小子花了我多少钱吗?”王总用粗胖的手指抹了下鼻尖的油,然后蹭在裤子上,“还他妈的APP,连个屁也没憋出来。”
  纪然小声说:“风投,风投本来就是有风险的,愿赌服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