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抑制剂战争(玄幻灵异)——冷二九

时间:2019-11-08 10:24:07  作者:冷二九

 =================

书名:抑制剂战争
作者:冷二九
文案
肩负重大使命的小骗子唐顺,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带着“伐木累小队”四处行骗,结果不小心骗到了战斗力爆表的神秘大佬穆星宇头上,栽了。
 
穆星宇查自己的事查得好好的,结果每次都碰上这个小骗子碍事。第一次把他的目标人物勾走了,第二次把他的目标人物迷晕了。他看着那小骗子又装A又装B,还装某大家族继承人,顿时觉得日子似乎没那么无聊了。
 
☆满嘴跑火车正义小骗子受x战斗力爆表清冷攻
★ABO大背景,前半部分闯关模式,后半部分战争模式,私设了gamma(变种人)、delta(生化人)
 
排雷:
1.本文含大量私设
2.本文设定除小受以外的Omega都没有丁丁,重点:除小受以外!小受是一个特殊的Omega。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异能 末世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顺,穆星宇 ┃ 配角:唐雨,小D ┃ 其它:
==================
 
  ☆、第 1 章
 
  装潢华丽的办公室内,身穿藏青色职业西装的唐顺站在一副风景油画面前,一边点头做出欣赏油画的模样,一边用右手食指轻轻敲了敲贴在耳后的薄片耳机,小声问道:“听得见吗?”
  耳蜗的深处响起一阵电流声,很快唐雨的声音传来:“听得见,他已经过来了,你注意。”
  唐顺得到指示,立马收回手,接着将双手环抱在胸前,继续装出欣赏油画的样子。
  “滴滴——”
  智能锁发出一声提示音,唐顺应声转过身去,一个身材肥满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身穿一套鹅黄色西装,原本凸显气质的服装被他那一身横肉绷得不成样子,混惯了社会底层的唐顺不禁感到一阵惋惜。
  这衣服,给我穿该多好。
  眼前的男人就是此次“伐木累小队”的目标——3区黑心面包制造商,谭老板。
  在环境严重污染、极端天气频发的如今,供人类居住的地区只剩下贫富差距极其严重的方洲城。
  方洲城是一座庞大的方形城市,外围有上百米高的城墙,墙外是环境恶劣的无主之地。
  方洲城由内而外分为四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是规规矩矩的正方形。最外围是4区,也是贫民区、红灯区集中地,是名副其实的社会最底层。
  由外往内推进,分别是以制造业为核心的3区、以金融业为核心的2区,以及整个方洲城的政治权利中心——1区。
  唐顺和唐雨从小在4区的孤儿院里长大,两人虽不是亲兄弟,但却胜似兄弟情。
  4区出生的孩子大多都向往着上层社会,但顶多能混到3区就已经算出人头地。
  唐顺和唐雨并没有像其他年轻人一样挤破头往上爬,他们安安心心在4区安了家,只是时不时会出门“打个猎”。
  就比如现在。
  谭老板是参加4区补助计划的制造商之一,通过向4区的学校发放面包,他可以领取政府的补贴金。
  发往4区的面包是过期之后再加工的产品,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但是最近,这位老板似乎是连再加工都懒得做了,直接把发了霉的面包也往4区的学校发。
  有老师匿名举报了他,但却没有任何作用。
  于是,天生正义感十足的唐顺便盯上了他。
  “食品安全署的……”谭老板打量了唐顺一眼,故意把话只说一半,示意唐顺自己接下去。
  “小黄。”唐顺立马笑脸相迎。
  “新来的吧?”谭老板走到真皮沙发旁坐下,厚重的沙发立马发出压抑的挤压声。
  “是,是新来的。”唐顺并没有被谭老板的气势给镇住,反而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就好似两人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新来的,找我能有什么事儿?”谭老板仍旧不慌不忙,将地盘主人的气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其实他隐约知道眼前这个愣头青找他是什么事,无非就是发霉的面包罢了。但他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是提前打点了好了一切,所以也不怕有什么问题。
  “您看……”唐顺从文件夹里拿出几张检测报告摆在茶几上,颇为为难地说:“谭老板,这个数据可不是很好看啊。”
  谭老板只是轻轻扫了一眼,便面无表情地问道:“3区的分署长知道你过来了吗?”
  “当然知道。”唐顺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接着一脸诚恳地说:“不信,您打个电话问问?”
  谭老板狐疑地掏出伸缩屏手机,找到那熟悉的名字,按下了绿色按钮。
  电话很快接通,谭老板直接省略了表面上的寒暄,语气不太客气地问:“这个小伙子是你叫来的?”
  “不是我派去的,是他自己要去的。”
  “什么意思?”
  “这是2区空降来的公子哥,我也拿他没办法。”
  听到这话,谭老板下意识地抬起眼来,再次打量了唐顺一番。
  黑色头发,黑框眼镜,长相算得上清秀,但从整体的气质上来说,看不出受过良好教育的样子。
  不过这时,唐顺有意无意地把左边的黑发挽到了耳后,露出了他那不容置疑的精灵尖耳,这下谭老板也不得不信了。
  眼前这愣头青,竟然是只Omega。
  “你怎么不提前知会我一声?”谭老板压低声音问道。
  “他找了一堆人,还有好多烂摊子等着我去收拾,我哪里有功夫管你。”电话那头的人停顿了一下,好心好意地劝道:“他知道分寸,你随便给点打发他就可以了,之后的事交给我处理。”
  谭老板不满地挂掉电话,心里暗骂了一句一个二个都是吸血鬼,但脸上还是挂起客气的笑容,手上比出一个“OK”的姿势,试探地问道:“那咱们今天这个事,可以OK了吗?”
  “嘶——”唐顺扫了一眼谭老板手上的数字“三”,突然摊开手掌扇了扇风,嘴上念叨道:“您这屋里好像有点儿热啊……”
  谭老板意识到唐顺是比出了一个“五”,他咬了牙,还是答应了下来:“成,我马上让人换空调。”
  闻言,唐顺立马露出笑容,和谭老板握了握手。两人戴在手腕上的微型电脑高效地交换了收付款信息,等谭老板指纹确认后,唐顺那边立刻弹出了收款提示。
  “合作愉快。”唐顺风度翩翩地对谭老板点了点头,接着收好资料离开了谭老板的办公室。
  *
  在乘坐极速铁道离开3区之前,唐顺去了一趟糕点屋,买了好些唐雨爱吃的蛋糕。接着回到4区之后,又去机械修理厂,买了三桶上好的机油。
  等他回到伐木累小队的基地——他自个儿家里时,时间已经到了傍晚。
  “小雨,我发觉你演技进步了诶。”唐顺扔了一块海盐焦糖芝士蛋糕给唐雨,又回想到了下午的那通电话,说:“如果不是我知道接电话的是你,我都快以为他真的打给分署长了。”
  唐雨没有说话,只是一边吃蛋糕,一边点了点头。
  唐雨比唐顺小两岁,是个很厉害的黑客。具体有多厉害,唐顺也说不上来,他只知道在官方发布的悬赏池上,唐雨的赏金比自己的赏金要高出许多。
  把蛋糕分给唐雨后,一旁的小D早已迫不及待地守在三桶机油旁,等着唐顺过去把油桶盖给他拧开。
  小D是唐雨五年前写出来的一段程序,本来只是用来监测人口密集度,方便唐顺计划败露时逃跑用的。
  大约两个月前,唐顺偶然在垃圾处理厂旁捡到了一个报废的Delta。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捡到的东西,要说扔了吧,太可惜,要说不扔吧,这Delta又已经报废。
  想来想去,最后唐顺还是花大价钱买了一个全新的机械核心,把废掉的Delta重启,接着让唐雨抹掉了Delta里原有的AI程序,把小D放了进去。
  于是,小D从此有了身体,而伐木累小队,从此多了一个傻大个。
  说到Delta,就不得不提到一百多年前那场改变世界的大事件。
  2049年,某超级大国已再不满足于热武器的研发,企图通过病毒来创造拥有异能的变种人。
  这项计划一直不为外人所知,直到2064年,七名变种人诞生,这才引起世界一片哗然。
  这七名变种人可以控制自然元素,史称“初代Gamma”。
  不少悲观主义者开始预测世界末日的到来,但他们没想到的是,世界末日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
  在制造第二批变种人的途中,被称作“God Virus”的病毒意外失控,生化危机转瞬间席卷全球。
  G病毒通过唾液和血液传播,被感染的人类在48小时内毛发全脱,皮肤变为青白色,生-殖-器消失,行动能力增强。
  这些人没有意识,四肢爬行,攻击人类,夜间出没,因此尚未感染的人称他们为——夜鬼(Night Walker)。
  2077年,人类抗体逐渐进化,普通人中开始出现性别特征为Alpha和Omega的高等人,而为了加以区分,普通人被称作Beta。
  此时初代Gamma皆已长大,带领全人类对抗G病毒和夜鬼。等到了2100年这一新世纪元年,Gamma带领仅存的人类取得了胜利,而G病毒导致的人种分化也已逐渐成型。
  唐顺出生在2150年,那时初代Gamma早已战死或自然死亡。
  而到了2174年的现在,方洲城由四名三代Gamma管理,曾经闻风丧胆的G病毒也不再致命,反倒可以用来治疗诸如肌肉萎缩的疾病。
  至于病毒原液,还可以用来制造高等人发情期专用的抑制剂。
  抑制剂的价格极其昂贵,由Gamma政府统一管理发售。唐顺身为Omega,至今连抑制剂的味道都没有闻过。
  为了更好地管理——或者说统治——方洲城,Gamma政府创造了一种由机械骨架加人体软组织构成的生化人,专门用来组成军队和警察队伍。
  这种生化人和中央服务器相连,搭配了最先进的AI程序。为了防止AI叛变,生化人的速度和力量设定得比Alpha平均水平要强一些,但却又不至于太强。
  这种生化人叫做Delta,每个Delta都长得一模一样,小D也不例外,只不过他的衣服和其他Delta不一样罢了。
  看着咕咚咕咚往嘴里灌机油的小D,唐顺不禁感慨地叹了口气,问唐雨道:“他什么时候才能聪明一点?”
  唐雨咽下嘴里的蛋糕,用右手中指推了推眼镜,说道:“AI也是需要不断学习的。他现在虽然傻,但以后肯定会非常聪明。”
  “嗝——”喝完机油,小D瘫坐在地上,打了个响嗝。
  “啧。”唐顺简直没眼看,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在家里养一个傻大个。
  行骗至今,伐木累小队一分钱也没存下来。除了日常开销以外,诈骗来的钱全都分给了4区的学校、救济所等地方。
  这是唐顺最自豪的一点。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知道钱是多么来之不易。在他印象中,那个慈祥的院长老奶奶似乎总是为了拉赞助而四处奔波。在院长奶奶去世以后,孤儿院很快没了经济来源只得关闭,而他和唐雨也只能沦落街头。
  虽说这样的童年经历不算美好,但至少唐顺学会了感恩。
  把今天骗来的钱也分出去后,唐顺拉上唐雨打算去地下酒吧放松一下。吃饱喝足的小D自然地跟了过来,唐顺立马伸直胳膊,对他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说:“你不准跟来。”
  “你是谁?”人高马大的小D歪着脑袋问。
  “他还分不清‘你、我、他’,你得叫他名字。”唐雨对唐顺解释完,接着又转过头耐心地对小D说:“唐雨哥哥和唐顺哥哥出去办事,小D乖乖在家看家。”
  唐顺不禁感到一阵恶寒。他这个性格孤僻又讨厌与人交流的黑客弟弟,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说话了?
  打发完小D,唐顺和唐雨来到了两个街区之外的时钟酒吧。
  时钟酒吧是南4区最大的地下酒吧,里面混杂着不少危险分子。不过对唐顺和唐雨两人来说,他们在4区混了这么久,早已摸透了这个世界运转的规律。
  只要不随便招惹别人,那别人也不会来招惹你。即使有不长眼的过来挑事,酒吧里还有那么多熟人,唐顺也不怕出什么问题。
  唐顺没有取下白天的假发,只是严严实实地把耳朵遮了起来。
  酒吧里,震耳发聩的音乐像猛兽一样爆发出摄人心魂的节奏,叫嚣着想要掀翻屋顶,不安扭动的人群配合着音乐,互相摩擦燥热似火的身体。
  唐顺和唐雨只想享受这狂欢一样的气氛,因此只是轻车熟路地走到吧台边要了两杯度数不高的茶酒。
  4区没有人工气候控制系统,夏天极热,冬天极寒。破旧废弃的大楼比比皆是,报废的汽车像摆设一样被扔在路边。路上的行人似乎都笼罩在阴郁的氛围当中,使这座死气沉沉的城区显得更加阴沉。
  人们急需打破这种毫无生机的压抑感,而这也是时钟酒吧每天晚上都门庭若市的原因。它制造出一种欢愉的幻象,让人们暂时忘却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唐顺和唐雨来这的目的也在此。他们并没有想要发泄什么,只是旁观别人的狂欢,自己的心情也会得到放松。
  一杯酒下肚之后没多久,唐顺隐隐觉得下腹有些胀,他对唐雨打了个招呼,接着挤过人群往角落的卫生间走去。
  此时卫生间里没有其他人。唐顺上完厕所之后,浑身轻松地拉上裤链往回走,而这时推拉门突然打开,一个醉醺醺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唐顺侧过身子,想要避开对方,但就在两人即将擦身而过之时,中年男人突然拉住他的胳膊,猛地凑到他的颈旁深吸了一口气。
  “这种地方竟然还有Omega?”男人兴奋得就像中了头奖似的,双眼放光地上下打量起唐顺来。
  闻到对方浓度不断飙高的Alpha信息素,唐顺暗叫一声糟糕。
  平时唐顺并没有刻意遮掩自己身上的气味,因为4区是Beta的天下,周围根本没有人能闻出他其实是个Omega。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