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雷安】一见不钟情(凹凸世界同人)——Mercury.

时间:2019-11-14 17:22:14  作者:Mercury.

 【雷安】一见不钟情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作者:Mercury.
 
 
 
 
 
 
 
第一章  01
 
从睁眼的第一秒开始,安迷修就隐约预感今天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初夏的堪堪到来让太阳过早地开始一天的照明工作,安迷修被眼前的光亮晃得晕眩,难耐地翻了个身,整个大脑都是因为昨夜通宵赶报告的胀痛。他扶着太阳穴开始四处摸索不知道被扔到哪但仍然尽职尽责嚎叫的手机,好不容易按掉了闹铃,却又被突如其来的一阵不受控制的眼皮跳动惹得心烦。
 
人们都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那这一会跳左一会跳右是几个意思?
 
安迷修背靠在床头闭了会眼,努力忍过脑海里如潮水一般一浪接着一浪的刺痛,随后又揉了揉眼睛,这才有些脚步虚浮的爬下了床。但都过了这么一会眼皮子还在颤,视线晃动地他差点连拖鞋都给踹床底下去。费劲忽略掉这愈加扩大的心慌感,安迷修亦步亦趋地走进厕所,双手撑在水池边看着镜子里这个面色惨白宛如肾虚的年轻人。
 
果然老了,安迷修心叹道,熬个夜都憔悴成这样,今天指不定要被凯莉笑话昨晚是不是被人给榨干了。
 
以最快的速度刷牙完毕,再拿凉水拍了会脸,安迷修拿毛巾囫囵擦了擦面颊,这才对镜子这个英俊程度恢复至百分之九十八的青年感到些满意。至于剩下因为黑眼圈而造成的百分之二只能强行忽略不计了。
 
拉开衣架,里面是清一色的白衬衫,安迷修扒拉出一件熨烫最平整的,又从一摞长裤中挑了条纯黑的。虽然说他们生物工程专业由于成天要进实验室外头必须罩件白大褂,但像安迷修这种老干部到连白衬衫都是成打买的也委实不多件,尽管被吐槽过无数次,可安迷修仍然坚信衬衫是检验帅哥的唯一真理。
 
他对着镜子打领带、抹发胶,明明作为一名彻头彻尾的理工男不应相信命运的既定,但安迷修仍被这从起床那一刻就纠缠在心脏周遭的慌张恼得不禁自我怀疑。
 
最近好像没做什么亏心事啊。报告赶完了,学妹的告白信也收了虽然不知道扔哪去了,格瑞因为要帮金搬寝室所以这人的那份工作他也代劳了,嘉德罗斯每天的日常打卡式找格瑞麻烦他也给糊弄过去了,凯莉大佬的指甲油也帮忙买了,而且那瓶指甲油还是以紫堂幻的名义送的。这样扳扳手指算下来,安迷修觉得他非但没做什么错事,反而还乐于助人如活雷锋。
 
这样想后,似乎眼皮也正常了许多。安迷修趿拉着拖鞋走到玄关处,换好鞋子手上拎着白大褂和包,拧开门的瞬间才想起来他似乎室友还没有招到。
 
作为一名称职的学霸,安迷修在大二的时候就搬出了宿舍,租了个离大学挺近的出租屋。因为是两室一厅,所以当时他是和同专业的一位学长一起合租的。现在他已经大三,这位学长也在前段时间毕业搬了出去,招募新室友的事自然就迫在眉睫。照理说安迷修这么好相处的人应该不会这么难招室友,但不知为何发到校园论坛上的帖子下面除了一溜的围观男神居然没有一个人举手报名,无奈他和自家老妈提了一句,可能这个月自己得付全部房租。
 
今天再去问问凯莉吧,这小魔女虽然性子可怕了点但人脉非常广,实在不行估计只能上街贴小广告了。安迷修带上门,这么想着。
 
 
 
 
 
 
 
 
 
凯莉刚走进实验室,就发现安迷修正坐在台子前单手撑着下巴一脸神游天外。她瞧着这人为了方便实验而在脑后扎起的小辫无精打采地耸拉着,连自己都站到他面前那双呆滞的眼眸都还毫无焦距。凯莉单手叉腰,空着的一只手弹了下安迷修都快从鼻梁上滑落下去的细框眼镜,这才看到那双碧蓝眸子如相机聚焦似的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大清早就魂不守舍,老实交代,昨晚是通宵写报告了还是泡吧去了呀?”
 
面对凯莉的好暇以整,安迷修如小老头般长叹一口气,整个人都散发着肉眼可见的灰败气息,“别提了,我从起床就觉得今天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结果刚一出门,你猜我碰着谁了?”
 
“谁呀?”
 
“佩利……我分明记得体校离咱这老远的啊?我都大半年没见到他了,要不是多亏他那张扬的发型多年不变,我都差点迎面撞了上去。”安迷修语气里充斥着痛苦,他有些轻微近视,但也不过一百五十度左右,所以一般除了学习日常都是不戴眼镜的。
 
“要是这也就算了,结果你知道我走到校门口又看到谁了么?卡米尔!我怎么不知道现在高三的小孩居然这么闲,大清早都能跑到相距十万八千里的大学来,感情早自习不存在的啊?”
 
“要是再这样我也忍了,结果……”
 
“你又碰见帕洛斯了是吧?”凯莉拉过一旁的椅子翘着腿坐在那,捂着嘴笑得乐不可支,“拜托,帕洛斯就在隔壁实验室,你碰不到只能说明他逃课了好吧。”
 
“……我就想把他们仨凑一起让你认识到一下这个事态的严重性!”安迷修抱着脑袋,也不顾早上打理了半天的发型被弄乱,神情之崩溃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我懂我懂,现在就差雷狮,你今天见着的海盗团成员就能凑一桌了。”凯莉笑得前仰后合,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作为大概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安迷修底细的人之一,她清楚地明白此时这人心中的郁卒。毕竟逃难般地躲了整整三年,现如今又像梦魇般重聚,任谁都恨不得赶紧翻翻黄历看看是不是今日不宜出行。
 
一提起某个名字安迷修就更泄气了,他郁闷地把手从脑袋上放下来,盯着自己的脚尖,无精打采道:“你还别说,前几天我妈还问我最近他的情况呢。想知道就去问雷狮他妈啊,一天到晚把我当情报员使,使唤这么多年了还没腻。”
 
“嘛,毕竟阿姨到现在都以为你和雷狮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呢。”凯莉噗嗤笑了一声,发现安迷修脸更黑后赶紧努力收敛了下,“不过你不都完美避开了么?估计也就今天倒霉了点。而且雷狮在的经管学院离咱们这差了两个校区呢,我都快一个月没见着他了,放心吧放心吧。”
 
凯莉牌定心丸效用其实不大,但就在安迷修还想吐槽的时候实验室门又被拉开,格瑞面瘫着一张脸背个包走了进来。外人在场,安迷修不得不冲凯莉打了个暗号,两个人又各自缩回了自己的实验器材前。
 
陆陆续续又进来了不少人,安迷修一边整理着上节课的实验记录,一边微笑着给上前打招呼的小姐姐们道早安,这才让清晨淤积起来的烦闷被这些明媚如花的笑颜治愈了几分。待到教授姗姗来迟,众人也都收拾好各自的小心思,站在仪器前忙碌了起来。
 
安迷修这次的搭档是格瑞,虽然不是位貌美的小姐很难过,但好歹也是班里数一数二的学霸,话也……岂止是不多简直无话可说,两人分工明确,没多久就做好了记录趴在桌前无所事事起来。安迷修拿下眼镜,双手捏了捏鼻梁处试图放松下眼眸处传来的酸涩,等到他再把镜框架回到耳朵上,就见身旁的格瑞正低着头指头快速地在手机键盘上敲打着。
 
“又是金?”安迷修不用探头去看就能知道是谁,除了格瑞这位自幼一起长大的发小,大概也没有人再能让一个面瘫的脸上展现出如此多的表情了。
 
“嗯。”格瑞点点头,不可置否。
 
“这回是代写作业还是搜查资料?我记得好像前天你才帮他搬过寝室,照这程度,搬过去跟你住果然是个明智之举。”安迷修瞧着格瑞那仿佛能夹死一只苍蝇的眉头,忍不住揶揄道。
 
“说是为了感谢我今晚请吃饭……”格瑞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暗沉的眸子里写满了无奈,“但我记得今晚学生会那边有聚餐,稍微有点麻烦。”
 
“学生会那边翘掉就好呗,我帮你!虽然估计又要被你的后援会粉丝们追问半天了。”安迷修轻笑了声,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标注着学生会的微信群看着里面不断的刷屏记录。
 
“……麻烦你了。”格瑞也深知如果这次拒绝金不知道又得念叨到什么时候,俊脸上罕见地因为歉意泛了点红晕,但很快又消失殆尽。
 
“小事小事。”安迷修关掉微信开始刷学校论坛,自己那条招租室友的帖子下面还是没一个正经回帖的。他百无聊赖地把手机揣回兜里,偏过头去看向正收拾着桌上实验器材的格瑞,语气里不自觉带着些艳羡,“不过你和金的关系真好啊,感觉这才是按照剧本来演的竹马情节。”
 
格瑞把器材依次摆放好,随后重新坐回位置上检查着那份实验记录,纸张翻动间,语气淡淡道:“你也想和雷狮同吃同住?”
 
“……”安迷修当即瞪了格瑞一眼,随后自己脑海里随意幻想了一下雷狮那张脸就不禁浑身打颤。两个人又随意胡扯了几句,下课铃响后便各自背起包,在门口点头告别。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句说完便忘的玩笑话,居然在不久之后一语成谶。
 
 
 
 
 
 
 
 
 
安迷修匆匆赶到聚会现场时人已经到了大半。因为想要考本校研究生,他从现在开始就时常往各处教授那跑动,又是当苦力又是出脑力。这回碰上个话痨的,拽着他聊了大半天,这才让安迷修连白大褂都来不及脱,就这么极不符画风的冲了进来,身后绑着的马尾辫随着身体摆动晃来晃去。只来得及把眼镜收进眼镜盒里,就被肩上一个巨大力道给拽了过去,手上也被塞了只灌满液体的酒杯。安迷修也不废话,仰头就是一口闷,强忍住酒意直冲头顶的晕眩感勉强扯了扯嘴角,这才被一众看好戏的人放过趁机溜到早已坐在边缘地带的凯莉旁边。
 
“啧啧啧,这酒度数可不低,这都一年多了,会长居然还这么不爽你。”见安迷修走着麻花步奔了过来,凯莉连忙挪了个位置,捧着果汁轻抿了一口,语气中不自觉带了点冷意。
 
“不就是当初救了他女朋友么……”安迷修把自己整个人都陷进沙发座椅中,手并成掌给自己扇了扇风。跟一般人喝酒上头红脸不一样,他一喝酒脸就发白,这回还一口闷了一大杯白的,喉咙里都是热辣的气焰,原本就白皙的面颊更是惨白如墙壁上的白灰。他接过凯莉递来的热茶,低声道了句谢,在热气缭绕间嘲讽道:“实不相瞒,就算换任何一位小姐我都会上去救的,谁知道居然还惹上一条疯狗,真是倒霉。”
 
“当初都跟你说了别进学生会非不听,就你这性子,没打起来还真是不错。”凯莉一边欣赏着自己新抹的指甲油,一边打趣道。
 
“这我也很绝望啊!学校规定必须加个社团,想来想去估计也只有学生会这种地方不会有雷狮存在了。”一提到这坑爹的规定安迷修就一肚子火,捏着茶杯边角咬牙切齿。
 
“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提到雷狮的次数比你这一年提到的都多?瞧瞧别人家的竹马,一天到晚腻在一起仿佛双生子,再瞧瞧你俩,王不见王似的。”凯莉似乎想到了什么,弯着眉眼又加了一句,“虽然是某个人心思太活络擅自逃避来着。”
 
“你少说几句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安迷修放下茶杯,冲她翻了个白眼。
 
等他们插科打诨完,聚会也差不多正式拉开了帷幕。若要是放在开入学那会,安迷修还是极看不惯这些人的。一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借着高人一等的名义到处为非作歹,比起把恶挂在嘴边的坏人,这种腐烂在心脏里的伪君子才更让人作呕。但他也已经不是昔日那个把正义挂在嘴边的小骑士了,看不惯就不看,不想听就不听,蒙住双眼捂住两耳,旁人又不可能强硬掰开来。更何况加入学生会的初衷,也不过想逃避那个谁罢了。索性平日里只需要当个小透明划划水,实在遇上了这种人多嘴杂的是非地也有朋友相伴。
 
而这一次也同以前的千万次一样,会长和干事在台上说得激情澎湃,台下安迷修和凯莉跟饿死鬼一样拼命往嘴里夹菜,毕竟不论怎么说,这群人倒还是会享受。人人都说大学是个小社会,所到之处皆能映射现实的边边角角,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填饱了肚子,两个人又开始八卦了起来。从系花系草唠到校长假发,凯莉一边笑还一边掏出手机,在校园论坛里翻出吐槽安迷修是残念帅哥的帖子来。两人聊得正欢时,又听各自手机都传来一声铃响,打开一看原来是他们共同订阅的校园微信公众号。
 
“我看看……男子宿舍失火?起因疑似在校舍内使用违规电器吃火锅……哈哈哈哈哈哈!”凯莉读到一半就笑得宛如得了癫痫。安迷修嫌弃地瞥了她一眼,嘴里嘀咕着也不知道注意点淑女形象,随后也按开手机,开始看起了这条报道。
 
可随着指尖不断下拉,这消息怎么看怎么别扭,等翻到评论看学生们的讨论,安迷修才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
 
“我靠!这不是雷狮他们寝室么!”安迷修差点失声叫了出来,好在及时捂住了嘴巴,但还是瞪大了一双眼看着凯莉。
 
“不会吧,这么巧……我的天,还真是。”凯莉也同样愕然,随后继续捂着肚子笑倒瘫在椅子上,“不是我说,安迷修,雷狮今天通过各自途径在我耳边的出镜率真的是比一个月的量都要多。哎,不过你说他今晚住哪?我记得他爸妈常年出差不在家吧……咦,我突然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