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赮侠】以吻封缄(霹雳布袋戏同人)——墨旱

时间:2019-11-15 09:59:03  作者:墨旱

   【赮侠】以吻封缄

  作者:墨旱
  *百日双子,DAY 22,原名《春风十里》
  *现代Paro,虽然都有妖市集团,但和不务正业系列(亲情向)不是同系列。
  *早就想写的两兄弟轻松谈恋爱系列。
 
 
第一章 
  01.
  琴箕发现自己的相亲对象正处于一种诡异的亢奋状态之中。
  “赮毕钵罗,男,二十九岁,未婚,无不良嗜好,不喝酒不吸烟。职业是妖市集团总公司技术总监。月薪10w左右,不包括奖金、补贴和加班费,名下有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暂未买车。”
  一口气倒出全部家底的赮毕钵罗换了口气,琴箕放下手里的冰葡萄酒想表示点什么,但意犹未尽的赮毕钵罗一点不打磕绊地继续说了下去。
  “你要是转过头,后面包厢里长得跟我很像的就是我的兄长。如果叔父今晚没有应酬约莫他也要过来。”
  ……
  所以赮你到底想表示什么,被逼着相亲到已经自暴自弃了吗?
  颇有种槽多无口感觉的赦天琴箕幽幽叹了口气,看在曾经相互扶持交往颇密的情分上,她饮尽杯中残酒,将高脚杯往桌上那么一顿,干脆利落地说。
  “说吧,要我帮什么忙。”
  赮毕钵罗在心里给自己和琴箕的默契默默点了个赞,借着招手召唤侍者的动作轻声说:“我的兄长还不知道我们很熟。”
  赦天琴箕秒懂,她摇了摇空空的杯子,沉吟了一会儿。
  “作为交换,周末你得陪我。”她提出要求。
  她口中的周末这当然不是简单的陪陪。但赮毕钵罗想了想被催着相亲的日子,伸出手。
  “成交。”
  02.
  隔壁包厢19号桌边,端了杯红酒沉静地观测着这一幕的侠菩提思考了会儿,点开手机上微信,在一条又一条急切询问相亲状况的讯息后回复。
  赮看起来和琴箕相处得挺好。一切顺利,勿忧。
  那头的龙戬满意地不催了,而做好长期奋战准备的兄长放下手机,身旁黑色制服的侍者端来了他点的食物。
  出乎侠菩提意料,在他单点的甜点之外,居然还有一份热气腾腾的小牛排,煎到十分熟,上头淋洒着气息浓郁清晰的酸调味汁——正好,是他最习惯的搭配。
  “17号桌子为您点的主食,”侍者说出他所猜测的那个答案,“那位先生还让我转告您一句话……”
  “兄长,站岗辛苦了。”
  侠菩提:……
  03.
  “新鲜葡萄汁,常温,不加冰。”赮毕钵罗无视了琴箕忽然挑高的眉,镇定地回答侍者的询问,“不,我们不需要葡萄酒。”
  面有不满的琴箕敲了敲杯子,而赮毕钵罗在点菜间隙对她投以快速的一瞥。
  “我记得你的日期……”他轻声说,“琴箕,你不该再多喝了。”
  青年男子的面容冷峻之中含着几分温和之意,体贴和关怀之处总是恰到好处,难得的是从不表功,从不多言,正处于女性每月特殊时期的赦天琴箕面上不动声色,心头却是稍稍一暖,不再坚持。
  侍者退下了。
  过会儿,他端过来了新鲜的果汁,以及今天刚出的情侣牛排套餐。
  “19号客人的回礼。”黑色制服的侍者弯了弯腰,“他说,他衷心希望两位有个愉快的夜晚。”
  04.
  看着隔空也不忘间接调侃彼此的兄弟两,赦天琴箕手有点痒。
  她遗憾自己今天出门竟然忘了带火把。
  05.
  等赮毕钵罗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了。
  侠菩提在灯火通明的客厅里处理公务,看他回来了,放下手提去了洗手间,赮毕钵罗刚把衣服挂了走进客厅,抬手就接到了侠菩提扔过来的热毛巾。
  桌子上保温杯中一杯恰到好处的温水。
  赮把热毛巾压在脸上,热意自面孔之上滚滚而来,最近压在身上的压力似乎为之一轻——在遇到琴箕之前,他已经被兄长和叔父合力逼着赶赴了七八场所谓的相亲,温柔的,可人的,贤淑的,活泼的……他倒不是对自己兄长有什么怨言,但毫无疑问,侠菩提的插手让他几乎没法找到借口躲开龙戬的相亲安排,鉴于侠菩提对他的行踪总是了如指掌。
  今天能遇到可以相互结成同盟的琴箕实属不幸中的大幸,不过,既然自己已经有了掩护……
  赮毕钵罗深深吸了一口气,在毛巾后露出眼睛。
  “兄长。”
  侠菩提转过头,拿走了他脸上已经有点凉了的毛巾。
  “你可以准备一下了。”当弟弟的拿起水杯,慢吞吞地跟着侠菩提游荡进洗手间。有了琴箕打掩护,那么接下来要被安排相亲的,毫无疑问就该是侠菩提了。
  “我很乐意为你站岗。”
  喝了口水后,他诚恳地补充了一句。
  06.
  侠菩提垂下眼眸,温柔地微笑着。
  他把刚绞干的滚烫毛巾盖在了这个小混蛋的脸上。
  TBC
 
 
第二章 
  赮毕钵罗和琴箕的进展不温不火,恰到好处,两天一次送花,三天一次约会,周末也不再想着法子拖着兄长往外跑,规规矩矩地和叔父兄长提前知会要与琴箕出门游玩。
  受了龙漪委托来接管妖市集团和侄子们终生大事的龙戬深感欣慰,回想这一路为小侄子把相亲对象挑了又挑还得和小侄子斗智斗勇的艰辛路程,颇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他这头和在国外的龙漪通报了情况,那头已经决定再接再厉,把侠菩提的终生大事也给定个苗头下来——
  但侠菩提这小子比他弟要滑不溜手得多,出差遁、开会遁、出国遁、谈判遁、开拓市场遁……将一个集团首席执行官职责份内能用的招数用得炉火纯青,如果不是他必须每隔一段时间亲自向董事会汇报公司现状,龙戬毫不怀疑自己完全可能逮不着这小子的人影。
  这么一想,果然还是赮儿比较听话……现任董事长坐在集团大楼顶层,不无感慨地揉了揉开始疼起来的太阳穴。
  对面的青年拿着一叠需要董事会过目和决议的文件温和地笑着,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才是龙戬头疼的罪魁祸首。见到龙戬在那边露出疲倦之色,还体贴地为自己叔叔亲手泡了杯新茶。
  回头吩咐秘书盗天下监督着龙戬不得工作太晚,顺便通知了千乘骑请他对自家叔叔的身体多加关照,去苦境市场巡查时也没忘记在老爹龙漪膝下尽孝几日,一套组合拳连削带打,各方面压力几乎消散一空——
  直到三个月后赮毕钵罗东窗事发。
  你说什么?龙戬按了按眉心,觉得自己大概是要气死了。他们不是恋爱关系?
  受董事长嘱咐,负责监视,不,是密切关注赮毕钵罗和琴箕的挽风曲叹了口气,耸肩。
  嗯,琴箕和赮毕钵罗成闺蜜了。
  他们上星期末不是去有名的情侣胜地了吗?被紧急召回的侠菩提问。
  是啊。挽风曲惆怅地说,他们先是吓跑了一堆情侣,然后琴箕不知哪里弄来的男方出轨照片,硬生生亲手拆散了一对鸳鸯,赮在旁边负责问女方有没有兴趣看破红尘跟他去佛门修行。
  什么佛门!龙戬气得差点掀桌,不就是中途学了点佛学居然自称佛门!这集团的家业还等着他继承居然想着跑去当佛门弟子。
  叔叔,你生气的重点错了,这时候重点难道不是赮怎么能把相亲对象处成闺蜜吗?侠菩提心道,但作为先不务正业在毕业旅行时跑去当佛门弟子还带跑了弟弟的罪魁祸首,此刻他选择眼观鼻鼻观心。
  赮你自求多福……兄长也保不住你了 。
  等挽风曲走了,龙戬还是余怒未消,觉得大概是琴箕不是赮喜欢的类型,他拿了侠菩提递过来的适龄女子名单开始看。
  既然琴箕端方然而稍稍偏激的性子不得赮中意,那么就给赮找个温柔可亲的好了,他挑了又挑,看中了陆淑,小姑娘有个好歌喉,加之柔和中不失刚强,做事爽利,向来为龙戬倚重,如果能和赮成一对,也是件好事。他边说自己的想法边看侠菩提,侠菩提面上半点声色不露,细细察看了陆淑的资料许久,说自己会去再考察一遍,如果合适就帮他们安排日子见面。
  龙戬顿时满意了。侠菩提答应的事情,样样都能做的挑不出毛病来。这赮的事情暂告段落,他又开始为琴箕感到可惜。她毕竟是自己看着许久的孩子,虽然因为上一段恋情的事情开始变得有点偏激,总归心地善良知根知底,想想侠菩提至今也单着,就不免起了点心思,转头笑道。
  霞儿,你不如这周约琴箕见个……
  然而办公室里半个人影也无,侠菩提早已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
  龙戬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英年早逝,多半是被两个不听话的侄子气的。
  TBC
 
 
第三章 
  赮毕钵罗没能逃过继续相亲的命运,侠菩提也没能摆脱为兄弟站岗的职责。
  于是难兄难弟提前半小时来到餐厅,见相亲的姑娘还没到,就面对面坐着心平气和地喝起了茶。
  当兄长的温柔又不动声色地谴责了赮毕钵罗串通琴箕欺上瞒下的不厚道之处,赮毕钵罗则理直气壮地对兄长和长辈沆瀣一气欺压自己的行径表达了严正抗议,两兄弟友善地互怼了几秒,然后侠菩提将身子往后一仰,十指交叉,安放于腹部之上。
  “给我一个理由。”他说。来说服我和你站在同一阵线。
  赮毕钵罗有些苦恼。比起琴箕,如果能把侠菩提拉到自己这边,在被逼着相亲的事情上自然能掌握更多的主动权。但两兄弟在别的事情上总能共同进退,在这件事情上却难免无法推心置腹。emmmmmm……赮毕钵罗可还记得自家兄长是怎么人畜无害地把自己推出去当挡箭牌的前科呢。
  最后他决定诚实一些。
  “我不知道。”他坦率地说,“现在这样就很好。” 相亲的对象都不是他改变的契机,而更重要的是,他无意改变这种现状。
  傍晚的阳光落在侠菩提面容上,这张出色的面容上微笑非常温和,但赮毕钵罗知道,这同样代表着自己兄长毫无动摇之意。
  在一道靓丽温柔的身影推门而入之前,侠菩提离开了自己的位置。
  “只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离开前赮毕钵罗听到自己的兄长说,“这是不够的,赮。”
  不够说服我,更不够说服你自己。
  眉目蕴含着艳丽风情的女子在沉思着的赮毕钵罗面前坐下,垂眸侧颜之间浅笑倩兮,声音清丽中自带几分缱绻:“是龙先生吗?”
  赮毕钵罗抬眸看着眼前的女子,露出了礼貌的微笑。
  “陆小姐,下午好。”
  出乎侠菩提的意料,赮毕钵罗和陆淑竟然意外地聊得来,侠菩提坐在两人不远处独酌一杯马提尼,清澈、干冽的口感在唇间蔓延,他用手机处理了几桩不大不小的突发状况,抬起头时赮毕钵罗和陆淑依然在低声交谈。
  不知道陆淑说了什么,赮毕钵罗似乎怔了那么一怔,然后罕见地露出一个放松而真实的笑容。侠菩提端到唇边的酒杯顿了顿,手机正好在掌间震动了一下,是下属发送了新的信息过来。
  他垂眸点开信息,眼角余光扫见赮毕钵罗温和地回答了一句什么,于是对面的陆淑手指在高脚杯上收紧了些又放开,那从一进来就紧绷的肩线缓缓放松了下来。
  侠菩提端起酒杯饮了一口,又遥控指挥了一场电话会议,直到被忽视已久的肠胃向他提出抗议,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点餐。
  他怀着点期待往赮毕钵罗的方向看一眼,不无凄凉地发觉,自家兄弟正在全神贯注聆听陆淑的话语,连眼神都没往自己这边瞟一个。
  指望这个把兄长抛到脑后去的兄弟大概是不现实的。
  一定是对自己不答应配合的报复吧……自力更生呼唤侍者过来点餐的时候,妖市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无奈地这么想。
  这次相亲,陆淑和赮毕钵罗对彼此的印象似乎都不错,然而令侠菩提惊讶的是,这并没有免除他的相亲义务。经过赮毕钵罗的欺上瞒下和侠菩提的阴奉阳违,龙戬似乎铁了心不打算给这两兄弟任何逃脱的机会。面对侠菩提熟练使用的各种遁,龙戬只做了一件事情。
  他把自己的兄长,两兄弟的父亲龙漪从国外请了回来。
  龙漪性子执拗,暴躁多疑,然而对自己的长子却是一等一的宠爱,按理说,龙漪其实不难糊弄,但问题是,侠菩提并不愿意见到自己父亲眼里的期盼最终化为失望之色。
  一犹豫之下,他就被赮毕钵罗押赴了相亲现场。
  “你应该对我有点信任,赮。”在更衣室更换马靴、马裤等一整套骑马装备的侠菩提从容地说,“我不可能逃跑,更不会不守信用临阵退缩。”
  抱着臂在旁边尽忠尽职地站岗的赮毕钵罗挑了挑眉,刚打算抖搂出某人一系列前科,冷不丁一双防护手套就朝自己飞了过来。
  把它们抓在手里的赮毕钵罗不明所以地看着侠菩提,而后者将骑士帽扣在头上,帽檐阴影下那双紫蓝色的眸子像是盛满了细碎的笑意,他指了指赮毕钵罗手里的手套。
  “我们还有一点时间。”在相亲的时间到来之前。
  赮毕钵罗试了试这双全新的手套,不大不小,最舒适的尺寸,他打开自己的柜子,将上次骑马时被磨破还未来得及更换的手套替换成侠菩提给他的这一双,在没有察觉到之前,笑容已经漫上了他的面容。
  “我是不会因此徇私的,兄长。”
  半盏茶后,当他们慢悠悠地骑着马沿着赛马场的赛道溜达的时候,赮毕钵罗想起了一个上次相亲时没来得及问的问题。
  “说起来,兄长又是为什么抗拒相亲呢?”
  这个啊……侠菩提沉思着,他的手指在马匹丰厚光滑的鬓毛之间轻轻梳理着,雪白的公马舒适地打了个响鼻。
  他沉思的时间有点长,长到赮毕钵罗心头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然,只听到侠菩提一本正经地,以有那么点郑重又有那么点沉重的语气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