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祖宗】提前相遇的我们(他人即地狱同人)——闲来墨玉

时间:2019-11-18 10:13:11  作者:闲来墨玉

 《提前相遇的我们》

 
 
作者:闲来墨玉
【食用指南】
 
温柔美貌小白兔 X 冷酷傲娇大魔王✔
 
青梅竹马幼驯染✔ 
 
伪兄弟✔
 
 养成play✔ 
 
 
 
简介:假设宗佑和文祖进了同一家孤儿院……
 
 
 
七岁的徐文祖第一次见到了四岁的尹宗佑,这孩子有一双柔软的、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令他想起了曾偶遇的猫。
哥哥——这是尹宗佑学到的,关于如何在保育院生存的第一条规矩,也是最后一条。
阳光明媚的卧室里,两个人静静拥抱,像冬日里依偎取暖的刺猬。
 
第一章  01 哥哥(欧巴)
 
 
 
  徐文祖第一次见到宗佑,是七岁那年的秋天。
 
 
 
  小宗佑怯生生贴在姨妈身旁,个头小小的,裹在不合身的旧衣服里,粗糙的格子围巾后面露出一双柔软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漂亮得像个女孩子。
 
 
 
  ——一看就很好欺负。
 
 
 
  ——但是太弱了,没有兴趣。
 
 
 
     他只看了一眼就别过脸去,面无表情地继续翻手里那本破烂的童话册。
 
 
 
  “这孩子父母今年年初车祸去世了,作孽哟……”姨妈紧握手绢,假模假样地抹了把泪,“我替姐姐收留了他好几个月,可惜我们家也有好几张嘴等着吃饭,如今穷得快要揭不开锅,实在没有办法才……求求您,无论如何也请收下他吧。”
 
 
 
  切。徐文祖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心想,难道现在还有人相信这套说辞?什么吃不起饭,还不是彻底霸占遗产之后翻脸不认人了?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又扫了一眼。
 
 
 
  别人不信,那个叫尹宗佑的孩子大概是真心相信的。
 
 
 
  这孩子抬头望向姨妈,满眼盛着惶恐的泪,却因为懂得对方的难处,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徐文祖莫名有些烦躁起来。
 
 
 
  “您看,他模样像爸爸,生得秀气,一定很快就能找到好人家的!”姨妈生怕被救济院拒绝,动作粗鲁地扯开他的围巾,捏着下巴强迫他抬起脸来。
 
 
 
  姨妈用力推他,一面讨好地笑:“您看,您看。”
 
 
 
  尹宗佑被她的指甲掐得生疼,眼泪滚了滚,终于无声地落了下来。
 
 
 
  谁不喜欢漂亮的孩子呢?
 
 
 
  ——越早能被领养就越好,还能再坑养父母一笔养育金。
 
 
 
  横眉冷对的保育阿姨面色缓和了一些,低头凑近那张面孔,像是品评商品一样仔细打量一番,唇角终于露出一点吝啬的笑意:“的确不错。但是……国家最近财政拨款少了,按规矩,营养费您多少也得贴一点。”
 
 
 
  “这个……”
 
 
 
  保育员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地吹吹刚磨好的指甲:“您也知道,无论过继或者领养的孩子,就算不是亲生,也是不能随便弃养的。我们略微收点托管费,主要也是为了免除您手续上的麻烦。”
 
 
 
  “噢,这个当然,这个当然。”姨妈松了口气,迅速从提包里摸出钱夹子,“多少?”
 
 
 
  保育员放下指甲钳,比了个手势。
 
 
 
  两人心照不宣地微笑起来。
 
 
 
  ——一个摆脱了拖油瓶,一个得到了好商品,大人们皆大欢喜,中间夹着个要哭不哭的尹宗佑。
 
 
 
  徐文祖不自觉地站起身,微微眯起眼睛。
 
 
 
  “大哥(hongni),你在看什么啊?哟,这新来的小子好像是个娇气包啊,怎么样,要不要好好教训教训?”一个塌鼻子男孩凑过来,脸上的雀斑因为兴奋而微微泛红。
 
 
 
  徐文祖瞥了他一眼,冷淡道:“随便你,我没兴趣。”
 
 
 
  年幼的尹宗佑一直闷不吭声,直到那个艳俗的女人转身离开,才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音。
 
 
 
  “姨母,姨母……”他哀哀叫唤,像只柔软的小鸟儿,追上去抓住她的裙子,扬起脸哀求,“您不要我了吗姨母?宗佑会很乖的,求求您,求求您不要丢掉宗佑……”
 
 
 
  女人并不理会他,甩开他的手,逃也似的快步朝外走。
 
 
 
  徐文祖背对着铁门,没有回头,却将动静听得一清二楚,唇边勾起个嘲讽的笑。
 
 
 
  “哎唷,你这孩子,”保育员老母鸡抓小鸡似的提起了尹宗佑,漫不经心地哄他,“哭什么?姨妈只是把你寄养一阵子,很快就会领回去的。”
 
 
 
  尹宗佑扭头死死盯着女人消失的方向,片刻后,渐渐止住了哭声,也不知是被哄住了,还是彻底死了心。
 
 
 
  当然,那个女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处保育院隶属官办,勉强还算正规。孩子们虽然成天吃不饱饭,倒也不至于遭到过分的凌虐,偶尔天晴时还能放风做游戏。
 
 
 
  不过,他们私底下怎么内讧,大人也就管不着了。
 
 
 
  偶尔遇到斗殴得出格的孩子,保育员也懒得断案,干脆一手一个丢进禁闭室饿两天完事儿。
 
 
 
  久而久之,小孩子也学得聪明起来,不再去招惹看起来凶狠的,转而专门去欺负那些软糯老实的。
 
 
 
  ——有些小孩软得跟面团似的,三拳打不出一个闷屁,再怎么欺负也只是默默忍受不懂反抗。
 
 
 
  殴打这样的人,自然也就不担心会被阿姨抓到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无论好斗或是怯懦,一旦提起那个头发略卷的阴沉男孩,所有的孩子都会统一地畏缩起来。
 
 
 
  徐文祖。他永远是保育院宿舍夜谈的中心人物。
 
 
 
  据说他曾残忍虐杀了门卫饲养的恶犬,也有传闻说他掐死过别的孩子,甚至有人谣传说他的亲身父母就是被他亲手烧死的……
 
 
 
  流言如沸,难辨真假,只有一点是错不了的,那就是他真的很吓人。
 
 
 
  这孩子不合年龄的早熟,性格孤僻,一双大得有些怪异的黑眼睛嵌在苍白的面孔上,眼神阴恻恻,光扫到都叫人发抖——不止是孩子,就连大人也有点怕他。
 
 
 
  他在孤儿院长到七岁,明明模样出落得愈发斯文俊秀,眼睛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大得过分,却从来都没有人肯领走他。
 
 
 
  这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毕竟大家都更喜欢好看的小孩。
 
 
 
  ——怪吓人的,那孩子。
 
 
 
  ——我看那眼神,不像是人,倒像个狼崽子。
 
 
 
  ——这种小孩再漂亮也没用,要我说,指不定会吃人。
 
 
 
  许多来参观的夫妇都悄悄地咬耳朵,对着他指指点点,以为小孩子听不懂。
 
 
 
  徐文祖只是一脸木然,似乎当真无知无觉。
 
 
 
  失去父母的孩子们远比大人更敏锐,统一地讨好他,喊他“大哥(hongni)”——尽管他并不是园子里年纪最大的那一个。
 
 
 
  
 
 
 
  这天下午,又到了惯常的“过家家”时间。
 
 
 
  这所保育院只接受男孩,而男孩们并不喜欢“过家家”。
 
 
 
  对于他们而言,这个游戏的精髓,就在于推选出一个当“新娘”的男孩,然后肆意地当众羞辱他。
 
 
 
  今天的“新娘”,理所当然是新来的宗佑。
 
 
 
  他年纪太小了,说起话来奶声奶气,一推就能摔个跟头,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泄愤对象。
 
 
 
  大孩子们吵吵嚷嚷地围住他,大笑着,逼他喊“哥哥(欧巴)”。
 
 
 
  而尹宗佑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站在中间,被人群推来搡去,死活就是不开口。
 
 
 
  “哈,这该不是个哑巴吧?”
 
 
 
       有人拿木头棍子捅他,尹宗佑也只是闷哼了一声。
 
 
 
  “才不是呢,”塌鼻子耀武扬威地站在高处,“我早上听见他说话了,腔调像个姑娘似的。”
 
 
 
  一直沉默的尹宗佑终于开口了,怒道:“我不是女孩!”
 
 
 
  ——即使他出离愤怒,咬字也依旧软软的,隐约可见曾有过的良好家教。
 
 
 
  大家愣了愣,旋即哄堂大笑。
 
 
 
  “哈哈哈塌鼻子你没瞎说啊,还真像个姑娘!”
 
 
 
  “喂,臭小子,你自己说你不是女孩就不是了?”
 
 
 
  “这样吧,”有人出了个鬼主意,“扒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众人立刻起哄,一拥而上,顷刻间把尹宗佑逼到了角落里。
 
 
 
  徐文祖路过操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塌鼻子远远看见他,讨好地迎上去:“怎么了,大哥?”
 
 
 
  “聚在那里做什么?”
 
 
 
  “啊,没什么哥,他们在教训新来那小子。我们刚打了赌,看他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大饼他们嚷嚷着要扒下裤子来确认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