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讨债的狐狸(玄幻灵异)——冬若篱

时间:2019-11-20 08:46:31  作者:冬若篱

   《讨债的狐狸》作者:冬若篱

 
  文案
  天族皇子以为的养狐狸:
  抓鸡、杀鸡、三味真火烤鸡
  实际上的养狐狸:
  没别的,娶他!
  -
  狐狸以为的被人养:
  站着吃鸡,坐着吃鸡,躺着吃鸡,绝不做鸡
  实际上的被人养:
  当他的师父,睡我的山洞,还得和他交尾
  -
  皇子:我一定是世上最好的饲主
  狐狸:(微笑)去您母妃的吧
  ——
  谁看完不道一声可爱呐!
  天族皇子攻x野生小狐狸受
 
    甜宠 破镜重圆 相爱相杀 HE 仙侠
 
 
第1章 
  咸元历二十一年,天妖皇降世。
  相传,天妖皇行事诡谲,杀人不眨眼,近年来作恶无数,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兆头,大家想防,却无一人知晓其音容相貌。消息传了出来,人人自危却又束手无策。
  修真界众仙家法门顿感压力倍增,坐立难安,相约着前去讨伐。
  天妖皇的老巢坐落在一座叫做“野雉山”的小矮山上,矮山看上去只能说平平无奇,枯黄、嫩绿的草叶交错,散落着点点露水,唯一的活物就是些四处游荡的野鸡野兔。
  那天妖皇平时作风怪异得紧,除了出手之时,其余时刻均在此处休息。
  乌泱泱的一大片修真者几乎将半个野雉山都围了起来。为首一个少年,看着约莫二十出头,剑眉星目,身躯凛凛,手里一柄闪着寒光的剑,直指野雉山顶的楼阁。
  旁边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捋了捋胡须,与他并肩而立,“祝钧,你可有把握?”
  名唤祝钧的少年略一侧首,看向那个老人,“放心。”
  祝钧是近年来修真界的后起之秀,也是个气运极盛的人,刚入门时倒也没什么不同,但近两年却忽然修为突飞猛进,一举成为了新一代的领头人,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野雉山的结界他们使了千万种方法也一直没有突破,这个少年却说他可以打开。
  祝钧自然是有信心的,他这两年之所以能一日千里,平步青云,自然不是因为自己忽然开了窍,而是归功于他的师父。
  那是个美貌的男子,名唤冷心,唇红齿白,色若春晓,一头瀑布般的银发,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若不是听他的声音,他定会以为这是个女子。
  但就这样一个看起来柔弱斯文的男人,却有着移山填海的通天之能。
  祝钧正是和他学习,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冷心教他时毫不吝啬,可以说是倾囊相授,他在得知天妖皇祸世而众仙门开结界未果后,便向冷心求教了开结界的法子。
  冷心自然是教他了,只是这法子实在奇怪,竟然是站在山脚下,道一声:“我来了。”
  师父的方法定是没有错的。
  千万修真者目光灼灼,盯着祝钧挺直的背脊,他举着剑向前一步,剑尖轻抵那层透明的结界,荡漾出一片淡淡的波纹来。
  “我来了。”他道。
  半晌,整个野雉山发出了一声轻叹,天妖皇的声音空灵而缥缈,说不清其中夹杂着的到底是期待还是遗憾,“你来了……”
  透明的结界闪着黯淡的白光,裂开了一人宽的缝隙,祝钧向前一步,进了结界里。
  落他半身的老叟也打算跟进,结界却顿时金光大盛,将他堵在了外面。
  “我来了。”他学着祝钧道。
  无人理睬他,野雉山寂静如斯,只有祝钧的脚底与枯草摩擦发出的吱哑声。
  起风了,似也把山间悠扬而凄婉的琴音了带来,素白的杨花翩翩起舞,争先恐后地给祝钧引路,山顶的楼阁渐渐失去了原本的幻术,化作了一方破破烂烂的茅草屋。
  一个男人带着黑金色的面具,着一身玄衣,一头乌黑的墨发随意地披在身后,专注地弹琴,十指翻飞着琴弦上拨弄,精到卓绝得令人叹服。
  祝钧到底也还是个二十刚出头的毛头小子,世人皆说天妖皇作恶多端,定是大奸大恶之徒,可他实在没办法把眼前这一潭幽泉般的谪仙与那传言中的恶人相联系,那他是谁?
  许是一曲弹罢,玄衣男人终于收了手,抬头望向他,声音清冽而淡漠,“何事?”
  祝钧被他的眼神所慑到,那看向他的眼神过于深透,仿佛他背后还有人一般,他顿了一下,“我……后生来寻人。”
  男人起身,负手而立,“寻何人。”
  祝钧笃定眼前的人不是他要找的人,便答:“天妖皇。”
  “所为何事?”
  祝钧提起自己的剑,眼神凌冽,“杀他。”
  “好。”男人颔首,电光火石间朝他疾射了一条白色的丝线,祝钧灵敏地撤后半步,堪堪的让那条线在自己脸上划了道口子。
  他摸了摸刺痛的脸颊,怛然失色,“前辈为何要出手?”
  “你既都要杀我,我为何不能对你出手?”
  原来眼前这人就是天妖皇。
  不知何时,山脚下的修真者们等不及了,御剑到了他们头顶。
  繁乱驳杂的声音交替着。
  “这就是那恶极了的天妖皇啊!”
  “祝钧,你还在等什么,杀了他啊!”
  “祝钧,为我师弟报仇!”
  祝钧还是不信,“你就是那天妖皇?”
  天妖皇清朗地笑了一声,“怎么,你的同伴们都认出我来了,你还认不出?”
  天妖皇,该死。
  祝钧听了太多他的传言,大到灭人满门,小到偷鸡摸狗,他亲眼见到那些痛失亲人的孩子、女人,在地上哭成一团的狼狈样子。天妖皇的恶,人人得而诛之。
  祝钧合上眼,悲悯道,“你既犯了这么多错,便拿命来吧。”
  说不清是谁先出了手,两人缠斗在了一起,祝钧使剑,天妖皇便用他那白丝,二者碰触在一起,发出一声声铮鸣,看得人眼花缭乱。
  祝钧起初还觉得自己有希望灭了这天妖皇,可越打越是节节败退,他空有一身力气,却丝毫也使不上来,这天妖皇就好像有预知能力一般,总是能猜到他下一步的行径,从而提前攻破。
  天妖皇也不急,像是猫儿戏鼠般地作弄他。黑压压的一片修真者们在天上干看着,一些人在为他祈祷,一些人刻薄地说着些风凉话。
  二人打了许久,许是玩够了,玩累了,天妖皇收了那些白丝,以手成爪,将祝钧当胸穿过。
  祝钧倒在血泊中,天妖皇长身玉立,一身玄色衣裳化为白色,就连那头乌黑的发也成了银白,他揭了脸上的面具,露出样貌来。
  “师……”他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死不瞑目。
  天色似乎更暗了些,乌云聚集到了野雉山的山空,暗色的雷在云端翻滚跳跃,光芒摄人心魄。
  天上飞着不少的修真者,还没等他们躲闪,一道巨大的光柱便带以雷霆万钧的气势劈了下来,声势浩大得令人瞠目结舌,
  天妖皇、祝钧、连带着天上的人,皆被那雷当头穿过,山间的土扬起一里高,惹得附近的村民们纷纷来看,可烟尘散尽之后,山头却只剩下了一个深坑。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第2章 初遇
  野雉山的另一侧连着一个带瀑布的高山,一只浑身是血的白狐狼狈地蜷在那里,不住地舔舐着皮开肉绽的皮毛。
  等皮毛上的污血终于干净,它才立起了身子,朝瀑布下的洞穴踉跄地走去。
  天上的乌云已经散了,仿佛之前那虬结在一起的乌云从未来过,灿烂的阳光照得狐狸睁不开眼。
  “你又欠我了。”
  狐狸口吐人言,望了会天后,化作个衣衫褴褛的男人,看他样貌,竟是那人人得而诛之的天妖皇,亦是祝钧的师父,冷心。
  瀑布后的山洞轻简得只有一张床榻,瀑布的水终日不停,便成了山洞天然的门帘,遮得外面的光忽明忽暗。
  冷心是不喜欢这光的,光是天界的产物,而想到天界,便叫他想到了天界的皇子,绍弘。
  可能是一百年前,也可能是一千年前,甚至更长。
  那时候,冷心还是个没有名字的野狐狸,而绍弘,还是天帝众多皇子中平凡的一个。
  绍弘的母妃夜澜是海族送来和亲的公主,于天界人而言,是外族人,是其心必异的非我族类,也因此,夜澜并不受宠。
  悲剧的是,她却深爱着天帝。
  她知道天帝不爱她,也知道天帝的爱是一份奢望,但她还有绍弘,只要绍弘足够优秀,她便可以母凭子贵,离天帝更近一些。
  绍弘便是在这样一份高压下成长起来。
  天族的皇子,永远都是皇子,因为天族的人,不老,不死,天帝亦不会退位,他们这些人的存在,不过是给天帝分忧。
  绍弘每日学习、修炼、处理政务,还要听母妃没完没了的唠叨,日日听,月月听,年年听,早就听得耳朵生疮,倒背如流了,这次下凡处理完事务,忽然冒出了想在人界闲逛几天的想法。
  反正,天界一天,人界一年,他就算在这儿呆个半年,对天界而言,也只是睡一觉的时间。
  绍弘想着,便在人间随意地游历了起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人间漫无目的地游玩,之前每次都是来去匆匆,从未驻足观赏。
  人间的山是不若天界高的,树也不齐整,就连草也和天界那一望无际的翠绿不同,有的已经干了,有的却刚刚抽芽。
  这山上大抵是没人的,他走了一会儿,也只看到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禽类和几只野兔。
  天界是不允许化原型的,所以不管大家本体都是些什么蛇虫鼠蚁,上了天界,都是统一的人样,绍弘瞧着这些动物新鲜,索性也化成了缩小版的原型,像一条巨蟒一般朝深处走去。
  山间有只白色的野狐狸,看着也就一两岁大,伏在灌木丛中,盯着不远处的一直彩羽野鸡,蠢蠢欲动。
  野鸡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猎食者盯上,摇头晃脑的一边啄着地里的小虫一边散步。
  狐狸后腿凝结了全身的力量,奋力一蹬,扑到了野鸡的身上,一口扯断了它半边翅膀,鲜美的血液唰啦地流了出来,野鸡吃痛,拿自己完好的翅膀不断扑打着狐狸,漫天鸡毛下,野鸡的两只小细腿也不断蹬着,希望能蹬飞这不速之客。
  狐狸心里窃喜,心道他堂堂一只狐狸,怎么可能让到嘴的野鸡飞了?
  绍弘还是第一次见到野兽捕食,虽然只是狐狸捉鸡,也足以让他这个吃食从来都是有人伺候的天族皇子大开眼界,一不留神,他便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兴趣盎然地望着那只白狐狸。
  狐狸的耳朵动了一动,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身上直勾勾的目光,它机警地转过头,“我的妈呀这么大的蛇!”
  绍弘只觉得白狐狸看他的眼神好像是看见了什么恶鬼猛兽,“啾”地叫了一声,竟然就这么吓晕了。
  他一时有些尴尬,他也不常用原型,只知道来人间的动物相较天界的要小些,但具体多小却毫无概念。何况,人间也没有龙。绍弘无从参考,便把身子缩成了十米长,一尺粗,还自以为很合适。
  谁成想,才一个照面,就吓晕了一只野狐狸。
  绍弘也不好意思继续维持原型了,化作人身将那野狐狸拢在了怀里。
  “小狐狸。”他将一束白光注到那野狐狸体内,轻声哄道,“别怕。”
  狐狸悠悠转醒,视线模模糊糊的看到一片墨色的发,自己竟然被万恶的人给捉住了,“啾”了一声,又晕了。
  我的狐狸娘亲哟,我要变成姑娘脖子上的毛领子了哟。
  绍弘有些诧异,这狐狸怕自己的本体就算了,怎么连人身也怕?又掂量了一下怀中的重量,皱起了眉。
  这小狐狸也太轻了。
  才逃出去半里远的野鸡被一道金光捉了回来,本来就所剩无几的鸡毛又一次散落一地。
  “物竞天择,你本来就应该被狐狸果腹。”他一本正经地冲那野鸡道。
  野鸡根本听不懂,回他一连串的“咕咕咕”。
  绍弘将野狐狸放在一边,又把野鸡倒拎在手里。
  君子远庖厨,让他烹饪这鸡,他是肯定不会的,可让他给狐狸吃活鸡,他又觉得粗蛮血腥,过于不雅。
  狐狸一早就听见鸡叫了,待自己被放到地上,紧闭的双眼便睁开一条缝隙,偷偷瞄了一眼那人……手里的鸡。
  绍弘自然察觉到身后的动静,但毕竟是他害的狐狸没了饭吃,怎么样他也都是该补偿的。
  鸡……
  烤熟总是没错的吧。
  思及此,绍弘一手结印,心随意动,指尖点起了一抹三味真火。
  狐狸目光灼灼,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到嘴的珍馐美味,化成了一缕扶摇而上的青烟儿。
 
 
第3章 
  绍弘也愣在了那里,回头便看到了目光灼灼的狐狸——到嘴的鸡化成了烟,气得它连装死也忘了。
  “这是个意外。”绍弘朝它保证道,接着手上一动,几缕金光四散开来,捉了一排的野鸡回来。
  他一手拎起其中一只最肥最大的,另一手谨慎地点起了二味真火。
  “噗嗤~”又是一缕青烟。
  狐狸站了起来,蠢蠢欲动地想要从地上的一排鸡中挑一只果腹。
  绍弘将它定在了原处,温声安慰,“莫急,我练好了手便做给你吃。”
  狐狸浑身上下只剩一对儿眼珠能动,焦急的情绪快要从那双水灵的眼里溢了出来。
  你别糟蹋我的鸡了,活的才新鲜,你这蠢人。
  接着,狐狸遭受了这辈子最大的折磨——看了一场大变活鸡的奇幻表演。
  三味真火变成了二味真火,又变成了一味真火,再变成龙炎……
  狐狸分不出这些火焰有什么区别,盯着绍弘用龙炎烤过的糊鸡口水直流。
  绍弘嫌弃地看了眼自己手上的黑色不明物,拍了拍手,将它扔到了脚边。他自然是不知道鸡是要除毛、去内脏的,此时整只鸡因为高温缩成一团,羽毛也焦糊着,空气里满是怪异的味道,冲得他直皱眉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