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砚品新茗(GL百合)——时微月上

时间:2019-11-20 08:50:19  作者:时微月上

   砚品新茗

  作者:时微月上
  文案:
  三界皆知,仙界濯清神君和妖帝私交甚好,直到妖神大战前,传言濯清神君亲手诛杀妖帝,三界哗然。
  千年前叶沁茗有多喜欢濯清,千年后就有多恨她。但最后她才知道那个人最对不起的只有自己而非她。
  怜众生,却更爱你
  顾溪砚:沁茗,你是什么茶?
  叶沁茗:你鼻子这么灵,自个儿不会闻?
  顾溪砚:红茶?
  叶沁茗:泡你就知道了。
  自此,以茶洗砚,以溪泡茶
  这是个鼻闻四路,心有七窍,耳听八方的眼盲白莲花神君和一个口嫌体正直辣的傲娇绿茶妖帝的前世今生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边缘恋歌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溪砚,叶沁茗 ┃ 配角:木瑾,风朔,曲靖,顾烨 ┃ 其它:1V1,甜宠文
 
 
第1章 (修)
  弥漫整个天际的硝烟中,剑拔弩的杀伐之气驱散了九重天外鎏金溢彩的万里锦霞,原本仙踪渺渺的天界门户,此刻却透着一股肃杀凋敝之气。
  天门之外遍地都是灵力破坏的痕迹,在慌乱和哀嚎中,不断有人倒下,随即化作荧光,彻底消散在三界之中。
  而在这纷杂紊乱的仙气中,当中两人身上却是透着浓烈的妖气。其中一个男人一身黑色衣袍已经被豁开好几道口子,血肉翻开,而伤口处溢出的血落在地上瞬间转为黑色,弥漫着一股黑色妖气。
  在他身边的女子一身浅绿色纱衣,腰间挂着一枚白色玉珏,形如莲瓣正盈盈发着微光。而女子身上也是伤痕累累,浅碧色纱衣已经被血染红了大片。
  她手中执一把长剑,勉强站直身子,白玉般的脸上被一道血痕横亘,发丝凌乱,略显狼狈。
  只是她那一双秋水剪瞳,长睫微卷,抬眸睥睨着围住她的众神时,里面的嘲讽和不屑让她灵动脱俗中却又流露出几分肆意张狂。
  她吐出一口血,神情有几分狠戾,手中剑指着头戴帝冠的男人,冷声道:“她在哪里?”
  男人手中聚起一团灵力,看着连斩他数名大将的女人,冷冷道:“她很快就会来了,但你身为妖界之主,破坏盟约打上九重天,杀我仙界大将。叶沁茗,你觉得她会怎么想,怎么做?”
  最后一个字吐出,他手中灵力破开虚空,迅速袭向叶沁茗,叶沁茗没有硬扛,脚下一个瞬移避开,她站的地方瞬间被击出一个大坑,而一直护着他的男人却被紧跟着的灵力刺穿胸口,萎靡倒地。
  “玄水!”叶沁茗眼神猛烈晃荡,她给重伤的男人加了一道防御结界,双手握紧剑,身上的衣服开始无风飞扬。她原本带着莹绿色的灵气转眼间染上一股诡异的暗红,整个人像被包裹在暗红色火焰中,双眸也是透着血红。
  她仰天长啸一声,一身妖力猛然暴涨,直接把周围天兵天将震得口吐鲜血,她手中长剑立起,搅动万千云海,激得仙界灵力暴动翻滚。
  围攻的众人有些已经开始发抖,天帝见状心口也是微微一紧,这妖帝果然是三界中最大的威胁!
  他目光往东方看了一眼,心里竟然头一次感觉有些紧张,她快到了。
  回身,在叶沁茗挥剑迅猛斩下时,他祭出的赤霄剑发出一声龙吟,同样全力迎了上去。
  两界之主全力一击,双方剑刃裹着灵力猛然碰撞,轰隆一声中,摧枯拉朽般的灵力四散开来,直接把九重天宫震得动荡一颤,周围的诸神全部被击倒,修为浅得许多当场吐血昏死过去。
  天帝太一处于中心,只觉得手中的赤霄重万斤,浑身灵力被压得快要爆开,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一贯维持着他天帝姿态的太一,眼里毫不掩饰地满是厌恶和杀意。他做的果然没错,这个人留不得!
  他稳住气息,冷酷低声道:“生而为妖就该好好待在你的蛮荒之地,更不该意图染指天界神君,你好好看着,她会怎么对待你这种不安分的妖物。”
  叶沁茗眼神一冷:“生而为妖也比你这阴险狡诈的伪仙人来得正派。”说着她猛然抽剑,左手一掌凝气成刃直接将天帝衣摆斩下。
  太一挥掌迅速后退,眼神瞥向东方靠近的一抹白光上,神色出乎意料的平静。
  叶沁茗后退几步,再次汇聚灵力在剑上,身后却传来她心心念念的声音:“沁茗。”
  叶沁茗停下手,眼里掩不住露出一丝欢喜,她没事!她急急回头,看着一身白衣的人落在自己面前:“太好了,你……你没事。”
  从得知她要以身为印,替这些道貌岸然神仙封印天界裂缝时就一直焦灼急怒的心,终于平静下来,一身猩红妖气也终于回归到之前的模样。叶沁茗眼里甚至有几分委屈和涩意,同时还有几分忐忑:“濯清,我收到消息说你要以身为祭……我才上了九重天,我原本没有想和天界动手的。”
  她说着赶紧走到濯清神君面前,眼前出现的人皎皎如月华,一双眸子犹如犹如含九重天外星河中,安静站在那,带着九天神祉般的清缈出尘,萧萧肃肃却又带着股难以言喻的温润。
  只是眼前的濯清神君没有向以往一样,温笑着让她过来,那双一向柔和温润的眸子在叶沁茗身后扫了一眼,太一眸光沉沉看着她,旋即微微叹了口气。
  下一刻她朝叶沁茗伸出了手,只是却不再是牵她的手。电光火石间,她手中迅速凝成了一把剑,剑锋毫不留情,直接刺向叶沁茗。
  这一下太过突然,叶沁茗对她根本没有一丝防备,而濯清神君也丝毫没留情,剑刃裹着灵力直接刺入她腹部丹田,刺向她的体内妖丹。
  剧烈疼痛从腹部传遍全身,叶沁茗呆呆看着濯清,眼里满满都是不可置信。
  “你不该和天界动手,守护天界是我的使命。”她的声音幽深而飘渺,叶沁茗只觉得意识慢慢变模糊,可是即使是意识逐渐被剥离,她还是努力睁着眼睛看着濯清,想从她脸上找到一丝别的情绪,可是她只是淡淡看着自己。
  身体的痛意一点点淡去,可是心口的疼却深入骨髓,让她没了一丝念头去思考别的,只是喷出一口血后喃喃问她:“为什么?为什么?”
  濯清没有回答她,手中灵力吐出,直接抽出刺入她腹部的剑。在剑被抽出时,太一凝聚全身灵力毫不留情地直接拍向已经无力跪下的叶沁茗。
  叶沁茗没有管他,她努力抬头看了濯清最后一眼,她迷迷糊糊想着,她脸上有没有难过,或者是不忍,一点点也好啊?可是濯清只是安静看着她,没有再说一个字。
  叶沁茗心如死灰,往日里两个人之间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里迅速划过,当时的甜蜜欢喜此刻却疯狂屠戮着她的心,她痛苦至极地嘶吼一声,一身妖力全部散尽,周围神力稍低的众神都被震吐血。
  随后她闭上眼睛两行泪自眼角滑落,重重倒在地上,片刻后浅碧色荧光从她身体里不断往外散溢。
  玄水看着濯清毫不留情斩杀叶沁茗,也是呆在原地,反应过来后目眦欲裂,嘶声吼道:“啊,君上!”
  太一见此情景,神色出乎预料的平静,只是眼里的畅快和轻松难以掩饰,一边握着剑的濯清看了眼太一,随后又垂下头,脸上依旧是没有一丝表情,漠然的仿佛木偶。其余众神脸上也是满满的错愕,只有几人似乎预料到了一切,面上各异。
  叶沁茗妖丹被碎魂飞魄散,结界已经无力维系。玄水突破结界要去拼命,却被天帝身边的火神用本命烈焰直接焚身。
  玄水哀嚎一声,元神直接遁走,只留下满目疮痍的天界。
  这一战,仙妖两界彻底决裂,双方损失惨重,妖帝叶沁茗被仙界濯清神君设计斩杀在九重天外。妖界无主,陷入长达百年混乱,直到妖帝座下四大妖王达成统一对抗天界。
  大战过后,传闻上古诸神大战时留下的天地封印彻底崩裂,灵力枯竭浊气四溢,三界面临重归混沌的灾难。做为如今仅存的上古之神,濯清神君诛妖帝后,便以身为印重塑封印,保全三界,自此天界再无神君庇佑,战力大减。
  此后千年,仙妖两界战事连绵,再无宁静之日。而在夹缝中得以安泰千年的人界,千年后因三界壁垒被仙妖两界战争所损,亦陷入危机。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久等了,砚品新茗终于开坑了,我会努力日更(都存了这么久)欢迎大家积极留评撒花
  叶绿茶:开局就捅媳妇,这么多砚啊墨的,你是第一个。
  白莲神君:勇者敢于另辟蹊径。
  叶绿茶:这么狠是要当受的。
  白莲神君:这么多砚啊墨的,你见过哪个是受?
  叶绿茶:呵。勇者敢于另辟蹊径
  白莲神君:……,只是古往今来只有泡茶的,没有泡莲的。
  叶绿茶:我不泡莲,我只采莲。
  高手过招,招招毙命!
  这篇算是慢节奏,剧情比较多,但是两个在一起还是很甜的。么么哒
 
 
第2章 
  距仙妖大战已经一千多年了,北荒之地,有一处沉渊,炎阳高照,赤红色岩浆裹挟着黑色瘴气遍布四周,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在上空有着一个巨大的天幕,紫色雷电混杂着红色天罚之力交织其中,将这片土地笼罩在绝望之中。
  岩浆爆裂声混着电闪雷鸣,站在远处看护此地的山神地仙,远远就能听到里面哀嚎惨叫声。这里是天界的最严酷的牢狱,被唤做锁妖沉渊。那些穷凶恶极的大妖和妖界俘虏全部被镇压在此地。
  千年前天帝携四方战神布下结界,以诛仙四图作封印,千年间,此地从来都是有进无出。
  镇守此地的小山神遥遥望着锁妖沉渊,如往常一样选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山巅上的山石上睡觉。只是这一天他才堪堪睡着,突然一声巨响,整个山岳猛烈一震,山神直接被震下山巅,惊慌失措之下差点成了第一个被摔死的小神。
  等他手脚发软地站稳了,抬头就发现锁妖沉渊的封印剧烈震动,仿佛内部有一股极强的力量在拼命撞击封印。
  山神大惊失色,但心里又在安慰自己,那是天帝亲自布下的封印,又有上古至宝诛仙四图镇压,里面有哪个妖能够破开封印的?这样一想他脸上才有了一些血色。
  可是那猛烈的撞击仿佛就是为了打破他的幻想一样,一下比一下用力,整个北荒之地一片轰隆之声不绝。最让山神胆颤的是那紫红色闪电在原本猛烈轰炸结束后,势头越来越弱,下一刻伴随着又一下天崩地裂的撞击,一股妖气直接冲破了封印,结界已经岌岌可危。
  吓得魂飞魄散的山神立刻传讯天界,土地也在不远处急的直跺脚。眼睁睁看着锁妖沉渊的赤红色岩浆冲天而起,直接轰击在结界上。
  千年来封印不断被消磨,原本前五百年还有神将前来加固,但这五百年仙界被消耗的太厉害根本无法顾及,而且也没有仙人认为被诛仙四图镇压的大妖可以逃脱。
  山神土地还没等到那边的指示,天际突然暗沉,冲天而起的妖气和无数瘴气让北荒从白昼沉入黑暗,两人转身看着破开一个口子的结界,满脸绝望。
  下一刻一团团黑气从封印中飞出去,其中窜出去的黑气中有一股透着妖艳红色的雾气力压周边的妖魔,飞速逃离。而眨眼间天际数道金光直接往锁妖沉渊赶来,红雾速度一滞,和远处直接射过来的一只裹着火焰的金箭撞上。
  它顿时缩小了身形,转头往反方向而去,下一瞬间由红色变为莹润的浅碧色消失在北荒上空。
  手执射日弓的金甲男子神色凝重:“快封印结界,速去禀告天帝,其他人立刻追,那些孽障跑出去必将贻害无穷!”
  躲在一边的山神此刻才敢露面,迈着碎步满头冷汗:“小神见过火神,风神大人。”
  “到底怎么回事?”
  “小神不…不知,突然这封印就被从里面强行破开了,这之前毫无征兆,就突然天崩地裂。”
  两人联手暂且稳住了结界,拦住了继续逃窜的妖,但是到底逃了多少妖魔,又逃了哪一些现在都不得而知。
  天界派出十方天神带领天界天兵四处抓捕逃出的妖,但是千年过后三界壁垒残破不稳,逃出去的妖物碎虽然被斩杀捉拿了一部分,但是还是有一些逃回妖界,甚至走投无路下逃入了人间。
  天帝得到消息,震怒非常,令火神和风神着人去人间捉拿逃走的妖物。
  太一双手负在身后,一身玄色长袍站在北荒大阵前面,在他身边的水神玄冥看着太一暗沉的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心里很清楚,在天帝眼里逃了许多妖魔并没什么,除了人间遭殃外都有补救的机会。可是锁妖沉渊关押的无数穷凶极恶的大妖里,唯独那一位让天帝千年来都耿耿于怀难以放下。
  回忆起千年那场大战,水神仍然心有余悸,他叹了口气,开口道:“陛下是担心她逃了吗?”
  太一转过头看着他,随后看着那处封印沉声道:“她逃不了的,在那个地方她活不久。但是逃出去的妖,必须全部诛杀,尤其是去了人间的。”
  水神略微颔首,看着因为两界大战而残缺的结界,低声道:“这场战争何时可以平息呢?别说人间,长此以往天界也岌岌可危。”
  太一冷笑一声:“妖界失了妖帝,难成气候,耗了千年他们撑不了多久了,若非你们瞻前顾后,这场战事千年前就可以结束了。”他眼神暗沉,如果不是濯清一意孤行,他如今又怎么会还要忌惮妖帝,她早该死在一千年前了。
  水神沉默不语,心里却是止不住的叹息。
  与此同时,人间丹阳城。
  此刻正是开春时节,丹阳城中春意盎然,蛰伏了一冬的树木陆续抽出就嫩芽,枯黄和苍翠中,又平添了一抹嫩绿,叫人心旷神怡。街上人声鼎沸,车辆往来尽显一城繁华。在这热闹又祥和之中,无人窥见几片阴云偷偷落在丹阳城郊,甚至还有一抹浅碧色荧光遥遥坠入丹阳城东一户大院内。
  丹阳城地处南地,地富民丰,乃是实打实鱼米之乡,城里百姓安居乐业,是以商户聚集,买卖做的极好。城中大户都丰沛非常,而其中家业最殷实的当属城东顾家。
  顾家原是从朔州移居至此,几代下来由官转商,积攒了丰厚的家底,整个隋国南部,丝绸米粮生意顾家都有涉及,在丹阳城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只可惜顾家人丁不旺,几代单传,到顾烨手里四十岁才得了一女,取名顾溪砚。
  据说顾溪砚是顾夫人怀胎十三月才生出来的,出世当日正值黄昏,顾府上空霞光万道,随即丹阳城百鸟汇聚顾府,降生那一刻百鸟朝拜,犹如仙人下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