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正房姐姐有礼了(GL百合)——60度的白开水

时间:2019-11-20 08:51:12  作者:60度的白开水

 =================

书名:正房姐姐有礼了
作者:60度的白开水
文案
丹椒流年不利,刚被讹了家产,穿越之后又变本加厉,直接被大魔头点名要了当小妾。
丹椒誓死不从,与正房姐姐打好关系,准备一起开溜,谁知这正房姐姐才是魔尊本人。
还有女的当魔尊的?!
丹椒:“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魔尊!”
毒心:“欺负?那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欺负,滚床上去。”
丹椒:“好嘞.......”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丹椒;毒心 ┃ 配角:柒彩;权矿;宦礼;杜若 ┃ 其它:黑生;善时
 
==================
 
  ☆、丹椒
 
  “大慈大悲的菩萨啊,我真没撞那个老头,是他自己被撞了瘸着腿求我救他的,我看到他倒在地上抽抽,心一软就扶了,结果是个倚老卖老的白眼狼啊,一醒来就讹我,说我撞他,还让我赔十万块,啊,那是我存的嫁妆啊,怎么可能给他啊,为什么偏偏监控又坏了,求求你,大慈大悲,帮帮我。”
  刚从警察局出来的丹椒,偏偏又遇上了暴雨闪电台风,突然看到公园一角的石头墙壁上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凿的一米多高的山洞,便进来躲雨,转身又看到身后石壁上有一尊简陋的佛像。
  不见到菩萨还好,一见到,委屈涌上心头,穿着大红色简约汉服,盘着简单发髻齐肩的丹椒倏然跪在地方哭诉起来。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店里搞活动,黄金首饰,自己专门挑了个喜庆的颜色的汉服,卖了五万块的首饰,得了个销售冠军,提成一万块,还想回家点小龙虾庆祝一下的,结果半夜回来遇到了这茬。
  “菩萨,我就是犯贱,手机没电,不能录像,我干嘛要去扶啊,我不该去扶的啊......”丹椒嚎啕大哭,突然看到佛像前的坛灰里,插着的三炷香没燃了,擦着鼻涕抹着眼泪,将那香在旁边的香烛上点燃了又插回去继续哭,“我也不求别的,就想着存点钱,找个好的入赘女婿,平淡地度过此生,可为什么,不骗人,要骗我的钱......”
  丹椒一边哭着,一边又本能地双手合十,一把眼泪一把心酸的磕了三个头。在旁边坐了一下,听到外面安静了,悠悠地走出来,准备回家睡觉,明天继续警察局奋斗。
  黑漆漆的公园连个路灯都没有,就犹如自己的心情,幸好是夏天月亮大,不然....
  等一下,旁边草丛里是什么东西?
  丹椒擦了擦哭肿的眼睛,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远看像一坨垃圾,近看,近看...
  我天,丹椒倒吸一口冷气,怎么是个人啊,全身穿着黑色衣服,脸朝下横卧在草丛里,到眉毛的刘海遮着半块脸,露出一点白嫩的皮肤,嘴巴用黑色的布遮住,目测一米七八的样子,身材匀称,应该是个有点姿色的小年轻,cosplay的刺客的样子,啧啧啧,年纪轻轻,这么好的条件怎么醺酒啊。
  “喂?”丹椒试着喊了两声,没反应,估计醉得不轻。
  理智告诉自己,吃一堑长一智,好汉无聊不管闲事。
  丹椒心一横,从那坨黑东西身上垮了过去,就走了两步,可自己还是退了回来。叫醒就好,打死也不扶。
  “喂,那谁?要睡回家睡?”丹椒探着身子喊了一下。“喂!”
  没动静。
  丹椒用脚又踹了一下。
  那人顺着自己的脚竟然翻面了。
  全身上下只能看到眼睛,还是闭着的,睫毛挺长的。年轻人应该不会讹人吧?
  “喂。”丹椒蹲了下来,用食指点了点那人的手臂,“这里不是床,你喝醉了吗?”
  算了,不管了,丹椒起身准备离开,却感觉食指黏黏的,低头一看,血?!
  丹椒回头再次确认。
  才发现那人手腕的血正往外涌,因为是黑衣服,所以没看出来。
  我的妈呀,cosplay黑衣人自杀啊?!这么刺激?
  今天是怎么了?什么都让自己给遇到了。丹椒连忙摸了摸自己的小黑皮挎包,对了,手机在医院跟那老头家人对骂的时候给砸了,已经关机了。
  扶?还是不扶?
  这公园没有监控,而且这人看着都快挂了,万一死了,自己拿什么赔,自己还要存嫁妆养小白脸呢。
  “坚持住啊,我马上帮你喊你120。”啊,这该死的善良,丹椒还是妥协了,一边扯下裙边将那人手腕的伤口包扎,一边摸那人身上看有没有手机打120.
  咦?胸部看着平平的,摸着怎么软软的,肌肉夹杂着....我去,还是个女的。
  “小姐,小姐,坚持住啊,我马上去路边帮你喊人。”丹椒轻轻拍打着那人的脸。
  那人微微有些睁开眼睛,嘴里呢喃着什么?
  丹椒赶紧弯下身子,把耳朵贴着那人的嘴。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你有没有手机,我手机没电了,要打120,不然你要死翘翘了!喂!”
  丹椒喊着又看见那人眼睛眯着微微摆动着脑袋。
  不行,自己要跑到马路边去叫人才行。
  刚起身,背后一阵凉风,十几个淡蓝色古装衣着的人竟然从天上飞下来落在自己面前,带头一个男人看着二三十岁,一副自大贱碎碎的模样看着自己。
  “我没救他!这人我不认识!我路过的!我没扶!”丹椒连忙离开那黑衣人一丈远,瞪着眼睛,严肃地说道,把手放到身后,一个劲地摩擦手上沾到的血。
  “看样子只是个路过的老百姓。”那带头人身边的一个人看了自己一眼,对带头人说着。
  “压回去,关起来。”带头人说道。
  什么情况。剧组演戏,可是那黑衣人真的在流血。
  丹椒就看着那群人里走出来几个人,把那黑衣人驾着离开了。
  惹不起,惹不起,刚好有人来了,自己先撤为好。
  “这位姑娘,多谢姑娘制止了这黑衣人逃跑,月涛宫宁勤感激不尽。”刚跟带头人说话的那个,有点微胖的男人走过来给自己作了揖,微笑答谢。
  “嗯......”丹椒有点被吓到,潜意识告诉自己,先走为上,不能再被讹了,“不打扰你们拍戏了,我走了,我没碰那人哈。”
  “等等。”那带头人又说话了。洋甩甩地走过来,抬着脑袋,生怕别人看不到他一样,“我们宦竹海月涛宫是有恩必赏,我宁天今儿高兴,就赏你来月涛宫当我手下,不必谢我,我宁天向来就是这么大方。”
  宦....竹海?月....涛宫?
  什么鬼?怎么看不到导演啊,这人怎么在跟自己说话,神经病啊,不是那黑衣人都走了吗?应该送急诊科了吧。
  丹椒就当那人在给自己加戏,抓着自己的横跨包,皱着眉头就往外走,也不顾那男人一副不可相信,被侮辱了的表情。
  不过.....为什么马路不见了?
  自己明明是走在人行道上,下暴雨,所以穿过人行道旁的树进来看到的山洞啊,树还在,为什么穿过了树,还是树啊。
  “喂,我还没见过如此无礼之人!”宁天拿着剑,看着丹椒找路的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
  丹椒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心情如五雷轰顶,电闪风吹,来来回回转了几圈也没找到人行道,扣着脑袋又沿着路返回来,看到那石壁完整得如水泥砌墙,完全没有什么山洞。
  闯鬼了?!丹椒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想毕是姑娘从来没有见过我们月涛宫的人,宁天君又破例收入门下,这姑娘太过激动,一下子缓不过来。”宁勤劝慰着正生气的宁天。
  “也是。”宁天看丹椒扇了自己一巴掌,暗自得意,“把这姑娘带回去,让她缓缓,谁叫我们月涛宫名声大呢,一阵子接受不过来也是正常的。”
  是的,丹椒在确定自己穿越之后久久不能平静,刚被讹了全部家当,又碰到个割腕自杀的女人,又飞来了一群男人,还穿越了!
 
  ☆、月涛宫
 
  什么鬼地方,怎么都是竹子啊,丹椒跟着那群蓝色衣服的人恍恍惚惚上了山,一路都是参天的竹林,绿油油的一片,穿越了层层竹屏,才见到了传说中的月涛宫,进了大门,放眼望去,全都是竹木殿房,朱漆一片,一望无际,竹廊庭园,有水有山,高档啊。
  “有为,这是宁天君的人,你给安排一下。”那个叫宁勤的人带着自己不知道弯弯拐拐走了多久,终于到一个偏僻的看着简陋的竹木房前停了下来,对着一个正在跟一群淡蓝色衣服像丫鬟一样的人讲话的男人说道。
  那男人皮肤黝黑,自在笑脸,一看就是个老实人,见宁勤嘱咐,连忙答应了,又恭恭敬敬送走了宁勤。
  见宁勤走远,这才回头打量着自己。
  “姑娘,簪子挺好看啊。”那人瞄了自己一眼,可能没话说,就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簪子?
  丹椒顺着那男人的目光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果然有个东西,取下来一看,真是个簪子,银色枝干头是一个圆圆的乳白色珍珠,简约大气,一看就是值钱的玩意,自己在古董行当了这么多年的销售,不会走眼。
  难道是那个黑衣人趁自己听她说话的时候送给自己的救命礼物?
  “我的我的我的。”丹椒赶紧对着簪子哈了口气,擦了擦,一口咬定,“我娘留给我的,不值钱,不值钱,就石头。”
  说完赶紧插回自己头上,钱啊,不要白不要。
  “姑娘真会开玩笑。”有为跟着尬笑了一下,“姑娘随我来,竟然是宁天新要的丫头,明天跟着天红一起做事就好,天红会教你的。”
  “好好好。”丹椒一边糊弄着,一边跟着那个叫有为的男人去了宿舍。
  跟那群丫头聊了几句才知道,原来这里的丫鬟都会根据每个主子的名字取名字,方便记忆,那个天红就是宁天的主管丫头,自己跟着名字改成了天菱。
  天菱?什么鬼名字,我还天灵盖呢!
  还有,这里等级制度明确,根绝颜色逐次排位,颜色越浅,等级越低,深蓝色就是修为高的,一般蓝色就是正常的弟子,所以自己穿的这种接近白色的淡蓝色,就是丫头仆人之类的,每天呢,就给那个叫宁天的端茶送水,自己也打听过了,这个宁天算是个中上的弟子,仗着自己爹有几个钱,自傲不凡,旁人也就随他了。
  丹椒不由感叹,命运多舛,一穿越就当丫头,关键服侍的还是一群修仙的大哥大姐。
  丹椒一边生气一边后悔,当初自己怎么就被吓蒙了,朦朦胧胧就被带到了这个鬼地方,不行,得像个办法去找那个山洞,回到文明的现代社会,虽然回去还要面对那个讹人的老头,但至少不用在这里看满院子的人飞来飞去的强。
  丹椒认真打听了,丫头要离开,必须主人打发了出去,丹椒曾经尝试着跟那个宁天说一下,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那宁天目中无人,假如自己跟他说,自己想离开这个别人挤破头都想进来的地方,那....后果丹椒都不敢想象,这可是一群会飞的人!
  斟酌再三,“偷跑”是最好的选择,那宁天丫鬟一大堆,自己跑了,这些人为了省事肯定也不会在意,毕竟自己是在最底层。
  于是丹椒一有空就瞎转悠,这月涛宫里三层外三层,到处都有人晃,真麻烦!
  “真好玩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七彩的飞蛾呢。”丹椒端着茶水路过宁天院子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话。
  看过去,三四个穿着蓝色衣服拿着剑的女弟子,围着一棵树用枝条一边指着树丫上的东西,一边新奇地讨论着什么。
  丹椒好奇地放下茶盏,从柱子后面看过去。
  原来是一个蜘蛛网上粘住了一个飞蛾。
  “小姐们,宁天君请你们进去呢。”一个丫鬟路过喊着。
  那群女人听到便丢下了枝条走了。
  丹椒看他们走远了,自己才慢慢走过来,用枝条把那个蜘蛛网给剥下来,又用一边的树叶把飞蛾身上的蜘蛛网弄干净。
  “飞蛾还有彩色的啊。”丹椒看着这个七彩颜色的飞蛾自言自语,“丹椒啊丹椒,老头扶,女人扶,看到个飞蛾也要弄,你这个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啊。”
  边说着,边又将那飞蛾换了个位置,丢到了一边花圃里面,这样应该不会被人看到。
  丢完之后又恨铁不成钢的,用力的扇了扇自己的手,“真是手欠,手欠。”
  忙了一天腰酸背痛,十个丫头一个房间,还没灯,什么月涛宫,鬼涛宫的,怎么穿越也不穿越个有钱人家小姐什么的啊。
  丹椒这几天都没睡好,辗转反侧到半夜,朦朦胧胧爬起来上厕所,蹲在茅坑里,恍恍惚惚感觉有个人看着自己。
  “妈......呀.....”逐渐清晰视线的丹椒,张大了嘴巴,正准备大叫,却被面前的人捂住了嘴巴。
  “嘘嘘嘘嘘嘘.......恩人不要叫,不要叫。”那小女孩比丹椒还惊恐。
  看丹椒没有叫之后,那女孩慢慢拿下了手。
  “你......”丹椒瞪大了眼睛,才看清楚了人,是一个十六七岁丫头的模样,长得跟水晶果冻似的,扎着两个圈圈辫子,齐齐的刘海,一双黑黑圆圆葡萄一般的小眼珠子,小红唇,抹胸裙子泛着淡淡的七彩颜色,卡哇伊!
  “我是那个飞蛾呀,你白天救的那个。”女孩捯饬着手扑腾,萌萌哒天真模样,像看皇上一样盯着自己。
  “飞蛾?”丹椒咽了咽口水,“虫子?”
  “不是虫子,我是精灵,七彩飞蛾,因为赶路太久变成了原型,又碰上了蜘蛛网,差点被那群女人给霍霍了,幸好是恩人救了我。”
  “救你....”天啊,这地方,不光有会飞的人,原来还有成精的虫子?!
  “我们要不出去说,你不觉得这里味道有点.....”
  从开始到现在,丹椒一直保持着上厕所的姿势,而这个女孩天真地蹲在自己面前,毫无避讳盯着自己。丹椒被这诡异的姿势早吓得没感觉了。
  “哦哦,我在外面等恩人。”女孩马上懂了,立刻直接穿透了门出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