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别来有恙(GL)——玄笺

时间:2019-11-20 08:52:01  作者:玄笺

   《别来有恙》作者:玄笺

  文案:
  木枕溪二十八岁这年流年不利,先是炒了就职四年的游戏公司,再是发现满心期待的相亲对象居然是初恋女友肖瑾,肖瑾对她念念不忘,企图找她复合。
  木枕溪决意和对方老死不相往来,可对方送她回家的路上意外出了车祸,重伤陷入昏迷。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木枕溪义务在医院照料对方,等候苏醒。
  谁知肖瑾醒来后眨眨眼睛:“木同学。”
  木枕溪:“???”
  肖瑾看看四周,懵懂道:“我们不是要去看电影吗?”
  木枕溪抱臂冷笑:“你是不是疯了?”
  医生闻讯赶来,确认肖瑾头部受创,记忆回到了十多年前的高二,她们俩刚刚在一起的第二天——2007年1月21日。
  肖瑾期期艾艾:“木同学。”
  木枕溪心烦意乱:“别这么叫我。”
  肖瑾会意,歪了歪头,从善如流改口:“老婆。”
  木枕溪:“……”
  『那些于漫长时光里窥探到的零星真相,不足我爱你的万分之一。
  从校服到婚纱,所幸我们没有错过。』
  cp:慵懒纯情仙女&腹黑深情御姐
  依旧是双御姐,两个温柔大姐姐的爱情故事,小奶喵和她的衣冠禽兽~
  HE。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枕溪,肖瑾 ┃ 配角:殷笑梨,影后成双剧组 ┃ 其它:玄笺出品
 
  作品简评:
  木枕溪二十八岁这年流年不利,先是炒了就职四年的游戏公司,再是发现满心期待的相亲对象居然是初恋女友肖瑾,肖瑾对她念念不忘,企图找她复合。木枕溪决意和对方老死不相往来,可对方送她回家的路上意外出了车祸,重伤陷入昏迷。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木枕溪义务在医院照料对方,等候苏醒。谁知一觉醒来对方失忆了,记忆回到了十年前她们刚在一起的第二天……本文文笔通顺,叙事流畅,情感细腻,横跨时间的节点安排得恰到好处,抽丝剥茧般将故事娓娓道来。主人公之间的爱并没有随着时间而冲淡,反而历久弥坚。那些于漫长时光里窥探到的零星真相,不足相爱证明的万分之一。从校服到婚纱,所幸她们没有错过。本文质量上乘,不失为一篇治愈的佳作。
 
 
第1章 
  木枕溪仰头看看艺术总监办公室的门牌,抬手叩门。
  咚咚。
  “请进。”
  “总监,这是我的辞呈。”木枕溪目不斜视地走进去,将手里的辞职信放在对方桌子上。
  总监闻言抬起头来,他戴一副黑框眼镜,镜片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明显的无奈:“一定要这么坚决吗?”他朝木枕溪努了努下巴,“坐。”
  “坐就不坐了。”木枕溪微微一笑,“我东西都收拾好了,待会儿还得赶飞机。”
  “赶飞机?”
  “出去换换心情。”
  “我可以给你放个长假,你休息够了再回来。”
  木枕溪含笑不语。
  总监看她半晌,知道无法挽留,摘下眼镜,疲惫地捏了捏鼻梁,长叹了口气,说:“行吧,我让财务把没有结清的工资打你卡上。”他摆手,“出去吧。”
  木枕溪所在的公司是一家游戏公司,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
  木枕溪是公司的主美之一,过硬的画工让她进来伊始就在美术部门的原画组崭露头角,运气也不错,第一年跟的项目反响颇好。坊间有句话,画得最好的游戏美术都不画画了,公司里公认画功了得,原画画得最快最好的“触手怪”木枕溪当了游戏编辑,第三年顺利升任主美。
  今年是她在公司的第四年,带的项目大获成功,在玩家中深受好评,尤其是画风,她这个负责把控美术风格的主美自然项目奖金拿到手软。
  整个项目组的人无不欢欣鼓舞,只有她心事重重。
  公司不大,木枕溪要辞职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木枕溪交完辞呈回来把她办公桌上的画稿整了整,塞进背包里,看着周围垂头丧气张望过来的数张脸,停下来,身体前倾,手肘随意搭在工位的隔板顶上,懒洋洋目光扫过一圈,冲他们调侃地“哎呀”了一声,笑笑:“都怎么了这是?啧,知道的知道我是辞职,不知道的以为你们给我守丧呢。”
  她的声线不像大部分女生那样清脆,反而带了一点低哑,说话的时候尾音微微往下吞,是一种很奇妙却很抓人耳朵的懒散调子。
  大家都笑不出来。
  木枕溪板起脸,拿出带项目时候的样子,拍桌道:“都给我振作点儿,一个个的老大不小了,我是主动辞职,又不是被炒,哭丧着脸给谁看呢?”
  众人一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负责角色原画的妹子说:“木木姐,你接下来去哪儿啊?”
  一个开口了,接着七嘴八舌地都开了口。
  “你为什么要辞职啊?明明你头发还这么茂密。”
  “对啊,好歹等拿了年终奖再说吧。”
  “今年咱们项目是最赚钱的了,要不你先赚这一笔呗,等不行了你再走啊。”
  “去哪儿,大佬带带我啊。”
  木枕溪听乐了。
  她一个一个点过去,恐吓道:“你们,这话让老总听见了,都是要被炒鱿鱼的。”
  大家伙哈哈笑。
  她这话危言耸听,公司工作氛围很好,待遇优厚,老板也很平易近人,无非就是加班,但哪个做游戏的不加班呢,总体来说是个很好的公司,所以对她离职才百思不得其解。
  “工作累了好几年,想散散心。”木枕溪对同事说的理由一直是这个。
  她的东西很少,除了一叠不影响公司机密的手工画稿没别的,往包里一塞,单手提着洗得快褪色的黑色背包,背对着众人潇洒挥挥手,一身轻地走了,和她到公司来的那天一样。
  她好像一丛无根的飘萍,顺水逐流,飘到哪儿就是哪儿,从不见她对什么产生留恋的感情。
  ***
  木枕溪把背包放在沙发上,画稿抽出来,放到书房的桌子上,兜里的手机嗡嗡震了起来,她停下翻动画稿的手,大拇指扣着那页,将手机摸了出来,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滑动接听。
  “唔。”木枕溪特有的打招呼方式。
  “大忙人有空接电话了?”
  “大忙人辞职了,现在是大闲人。”
  “你……”殷笑梨差点儿被她惊得跌了个跟头,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是疯了吗?你知道你那游戏多火吗?我在网上看见说你们每个人发了30个月的工资,还一人给配了辆车。”
  “假的。”木枕溪淡道,给她辟谣。
  “那真的是……”殷笑梨忍不住八卦。
  “没有车。”
  “30个月的工资……”
  “唔,这个倒是真的,而且我发了60个月的。”
  “我靠!”殷笑梨出离愤怒了,“那你还辞职!你……”她滔滔不绝地数落起木枕溪。
  木枕溪莞尔,她虽然人缘不错,但知心朋友没有几个,殷笑梨算一个。一方面是因为工作太忙没时间,一方面是因为懒得经营。家里太安静了,听殷笑梨叽叽喳喳也不错。
  木枕溪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到一边,自己整理画稿,过了会儿,听她讲到尾声了,关了免提重新贴到耳边,放柔了声音,低声讨好说:“我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啊!”
  殷笑梨的反应比刚刚还要大。
  殷笑梨咆哮:“姓木的,你能不能别撩我?!”
  木枕溪无语:“……我什么时候撩你了?”
  殷笑梨嘶吼:“你自己听听你说话的声音,不行了我不能和你讲电话了,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木枕溪:“……”
  殷笑梨挂断电话之前说了句:“我突然想起来件事,正好你辞职了,有空谈恋爱,我前两天跟你说的那个,要不要见一见?”
  “哪个?”
  “我朋友的朋友啊,海归,文学博士,弯的,长得跟神仙似的,我这儿有张照片,你要不要看看?”
  木枕溪刚想说不要,但转念一想,看看也无所谓,口吻随意道:“行,你发我微信上吧。”
  电话挂断后不久,手机“叮”了一声,木枕溪把画稿理好,放到自己习惯的地方,才滑开手机,点开了殷笑梨发过来的消息,点击图片。
  上面是一张在国外图书馆的照片,两边都是高高的橡木书架,身量纤长的女人靠在一侧的书架上看书,神情安静专注,侧脸线条柔和,书架的空隙里落下一束微斜的金色的光,落在她的眼睛、鼻梁、脸颊和肩膀上。
  她穿了条木棉白的长裙,空灵美好得仿佛误入人间的精灵。
  木枕溪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发消息给殷笑梨:有没有正脸?
  殷笑梨:没有,我帮你问问?
  木枕溪:好
  殷笑梨:终于有个你瞧得上眼的了,不容易
  木枕溪低低一笑,没回复,等她的消息。
  殷笑梨在给她当红娘这件事上一向有效率,不多时就回了过来:没有,博士不喜欢拍照,这张是唯一的一张。
  木枕溪听到这个说辞弯了弯唇。
  她思考了两秒钟,打字:那就见吧,你问问她什么时候有空
  殷笑梨直接给她推送过来一张名片:你自己和人家约时间,主动一点
  木枕溪还有问题问她,想想算了,她点开对方的名片,跳出来一个主页。
  “谁寄锦书?”木枕溪小声念出对方的昵称,选择添加到通讯录,到验证信息的时候,微微一笑,把输好的字删除,打字道:【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小括号再说明是经人介绍。
  文学博士,木枕溪扬了扬眉,自己这叫投其所好?
  她接着反思,自己把自己逗笑了,好像有点油腻?万一人家就是故意取个文艺的,就是为了防她这种投其所好的呢?
  木枕溪料想对方估计没那么快回复,把手机放下,接着打扫因为连日加班已经成了狗窝的卧室,再去看手机已是半小时后,系统提示对方在二十七分钟之前通过了她的申请。
  谁寄锦书:【你好】
  这么快?
  木枕溪顿觉失礼,把拖把抵在一旁,迅速打字回道:【你好】
  这样的对话容易尴尬,她接着打字:【你有我的照片吗?】
  对方秒回。
  谁寄锦书:【没有】
  木枕溪现拍了一张,效仿她,只拍了半张脸,笑着发送过去。
  两分钟后,那边回过来一句。
  谁寄锦书:【很好看】
  木枕溪回了个哈哈笑,默契地没有问对方的名字,如果见面合得来再问来得及,如果合不来正好不必再问。
  木枕溪已经过了玩你猜我猜的网恋年纪,她知道对方和她年龄相仿,应该也是,主动直球问道:【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见一面】
  谁寄锦书:【现在】
  木枕溪:???
  这么雷厉风行的吗?
  谁寄锦书:【没有空】
  木枕溪把这两句连起来,了解了,莫名地松了口气。
  谁寄锦书:【明天晚上,可以吗?我作东】
  木枕溪爽快回复:【可以,时间地址确定了发给我】
  谁寄锦书:【好】
  木枕溪:【我去忙了】
  谁寄锦书:【好】
  收拾好房间,木枕溪在盥洗室洗手,不经意抬头,看着镜子里不修边幅的自己,嫌弃地啧了一声。万恶的加班,好好的一个美人给糟践成什么样子了?
  她看看时间,刚刚中午,开车溜达着出去觅食,顺便找了个理发店,把自己枯黄分叉的发尾给剪了,重新染了个色,她眯了会儿,醒来镜子里便换了个人。
  浅栗色中长发,柔软轻盈略带蓬松,垂下的发梢刚好落在性感迷人的锁骨处,遮住眼睛的刘海被精心打理过,露出黑白分明的一双清眸,静谧而幽深。
  她静静地看了会儿镜中有些陌生的自己,垂了下眼,再睁开,便将其中的光芒敛去。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散漫,配合这个发型,有种睡不醒的慵懒感。
  木枕溪结了账,转头去了商场,她感觉进商场都快是上辈子的事情,最后大包小包装进车里,满载而归。睡觉之前她又点开那位博士的照片看了看,大抵美人都是相似的,侧脸看着有点熟悉,她尝试着把另外半张脸在脑海中复制一下拼起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仙,可惜阳光干扰性太大,不得已放弃了,反正明天就要见面了。
  第二天下午五点,木枕溪化了精致的淡妆,换上昨天刚买的一套行头。
  焦糖色小圆点收腰中长裙,小A摆,长度到小腿肚,领围弧线正好,能露出雪白脖颈和部分锁骨。
  这套裙子很挑人,不够白不够高的人都容易被衣服本身的颜色和版型压下去,可穿在她身上就很出彩,驾驭得游刃有余。
  木枕溪后背一片凉意,转过身扭头对着镜子照了照,复古风的长露背开口设计,温婉之余更添了丝性感。
  她自己看自己都觉得有点太隆重了,不禁有些好笑,不过可能是辞了职,闲着没事,打扮就打扮吧。
  木枕溪从首饰盒里挑了对素雅的银色长耳线,一左一右地戴好,提着包包欣然出门赴约了。
  定的是本市一家有名的西餐厅,消费颇高,木枕溪来过几次。木枕溪看了眼手机,对前台报了包厢号,服务员一直将她领到包厢门口,退下去了。
  这包厢名有点意思,叫云中阁,和里面的“谁寄锦书”正好是搭配的。
  木枕溪在门前站定,抬手轻轻叩了叩门。
  “稍等。”里面传出来一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