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人人都爱郭奉孝[三国](三国同人)——酥苏酥

时间:2019-11-20 08:54:02  作者:酥苏酥

   书名:人人都爱郭奉孝[三国]

  作者:酥苏酥
  文案
  嘉先生很苦恼,每天各路仰慕者送来的竹简看都看不完。
  来自下邳的某第一猛将:自长安与夫人一别,甚是想念。
  来自江东的某暴躁霸王:亲爱的小羊郭,我做梦还能听见你的咩咩声。
  来自许都某主公家的二公子给他画了个小心心,长坂七进七出某神将送来柄青釭剑。
  “哥,你又偷看粉丝们寄给我的情书!”屏风后窜出孪生胞弟郭宾来。
  郭嘉战术性咳嗽:“为兄参谋参谋你适合许给哪家。”
  低魔世界三国演义同人,主角有两毛钱的金手指。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异能 古典名著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郭宾(木耳),吕布 ┃ 配角:新文:《我靠弹琴建设门派[综武侠]》,《我的琴助你扫荡洪荒[重生]》 ┃ 其它:木耳
 
 
第1章 腹黑吕小布(1)
  【姓名:郭宾。
  马甲一号:严阿七
  任务:帮助吕布守住长安
  确认以上信息请点击“开始”按钮】
  木耳来自22世纪,职业幻术师。他毕业刚满一年,正在参加实习转正考试。
  考题是穿越历史,帮各路名臣良将渡过难关,顺带培养起浓浓的同袍之情。
  木耳将魂穿成郭嘉的弟弟郭宾,字奉义。
  郭家原本世居长安,因开罪大将军何进逃往颍川隐居。行车途中偏巧偶遇山贼,抱着两个孩子的郭母不得不将其中一人丢在长安邻近杜县的某家农户门前。这家农户姓严,因是腊月初七捡到的孩子,便给他起名阿七。
  严家隔壁住着家姓任的农户,农户有女名红昌,自小长得标致,与严阿七关系颇好。可惜任父烂赌,将女儿当作赌资抵押为奴。严阿七成人后多方打听,才知道任妹妹被辗转卖到长安司徒府当歌伎,改名貂蝉。
  于是他也托关系混进去当个花匠,两人在司徒府里认出彼此,俱欢喜非常。
  某天夜里,严阿七听到貂蝉与王允在园中对谈,王允软硬兼施地要她去当离间董太师与吕温侯父子的棋子,严阿七为保貂蝉清白,赶在司徒邀温侯过府前,带妹子逃回杜县乡下家中。
  **
  木耳按下“开始”键,四周黑了几秒,重复光明。
  他裹条薄薄的褥子躺在茅屋前的草堆上醒来,初春清晨的日头没有一点暖意,融雪之际的寒意侵入骨髓,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体内的学霸之魂渐渐复苏。
  这题很简单嘛,貂蝉都被严阿七弄出府了,接下来的套路就是带她远走他乡,找户好人家嫁掉。吕布嘛,没有貂蝉施展离间计,不跟董卓翻脸,后面李傕、郭汜什么的也就不会造反了。长安城也就不会被攻破。
  想到这里,木耳赶紧去敲门,跑路要趁早。
  貂蝉推门出来,跟郭宾记忆中的一样好看。她脸颊上泛起些许红晕,手里捧着件厚袄子,系到严阿七身上:“七哥穿衣,家中没有柴火,需仰仗你上山砍来。”
  严阿七就那么件大袄子,逃亡路上给树丛里的花刺勾破个大口子,昨夜貂蝉就着灯火赶工缝补至子时,穿在身上暖到心里,仿佛还能闻到妹妹淡淡的体香。
  替可爱的妹妹办事木耳当然乐意,一下子就把跑路的事忘个精光。他让貂蝉在家中闭门等候,抡起斧头便要走。
  走出两步,貂蝉从背后叫住他:“阿哥慢走,昨夜做衣裳累了些,还有好些没缝好,实在不甚堪看,不若阿哥先歇着,再补几针。”
  嗨,小事。木耳扛着斧子头也不回高举两根手指摇摇,迎着夕阳大步走去。
  **
  砍柴是个累活儿,早饭没吃砍树更累,木耳没砍两下就气喘吁吁撂斧头树下歇息去。
  身为一名幻术师,他有特殊的砍柴技巧。
  木耳左右观望,看有没有什么路人不幸经过,就可以用幻术迷惑他,让他帮忙砍柴。
  幻术师在历史上简直是开挂的存在。据最新史学考证,三国时代的曹操、张角、卧龙凤雏等名将智士都精通幻术,而左慈、于吉这些大幻术师,更被民间称为“神仙”。
  我,木耳,也是神!
  半晌无人路过。严阿七既然带貂蝉私奔,自然挑的人迹罕至的去处。
  空旷的林子里只隐约传来几声狗吠。
  等等,除了狗吠声,还有马蹄声。
  马是这个时代的奢侈品,没事它不会大冬天地跑出来自个儿浪。有马,必有人。会骑马的人,砍树劈柴肯定不在话下。
  木耳复坐下,叼根草,翘二郎腿等劳动力送上门。
  马、狗、人三种动物的声音夹杂在一块儿,木耳能听懂人话,其中有个男子喊:“就在前面,别让他跑了。”
  三马三人两狗把木耳围住。
  两条彪悍的猎犬冲他狂吠,骑在马上的一个带甲兵士从怀里掏出张纸,纸上是古代通缉令那种大人头像,兵士瞧上一眼:“就是这贼人拐跑的司徒府小姐!”
  莫说三个小兵头,就是三十个小兵头到木耳面前都白送。
  木耳弯起右手小指放入嘴中,一声刺耳的口哨响彻山林。
  幻术也分多种类别,木耳主攻声音幻术,声波入耳,刺激脑神经,三个兵士眼神空洞地跃下马来,拔出佩刀,开始砍树。在他们眼中的世界里,这棵树就是要站在他们面前的敌人。
  木耳拍拍手,心想接下来还能让他们把砍倒的树当成战利品,给他扛回家去。
  好像有哪里不对?
  两只凶神恶煞的大狗正与他四目相对!
  木耳才想起他的幻术水平还不足以催眠人以外的动物。
  “狗狗是人类的好朋友,我们应该和谐共处,我不吃你们,你们别……救命啊!”
  木耳连滚带跑,猎犬狂奔直追。
  郭小弟完全继承了他哥郭嘉的文弱体质,不多远就被其中一条扑倒在地。他死命用手抵住猎犬的爪子和头部,这根本撑不住多久,另一头猎犬舔了舔舌头,也朝他扑将过来!
  木耳闭眼不敢看。
  接连传来两声嗷呜,手上身上一松,睁眼看两只大狗俱中箭倒地。
  只见得不远处有一位顶着束发金冠、身穿红锦华袍、脚踏鹰嘴墨靴的高大男子正张弓搭箭。
  木耳仔细打量来人,他看来刚过弱冠之年,身材伟岸,五官硬朗,尤其那对眸光凛冽的招子透着一股叫人不战而畏的英气。
  忽地他的目光和箭头都对准自己。
  木耳忙将手指伸到嘴边,心理有些犹疑到底是他的箭快还是我的口哨快?
  心思被对方猜到,男子警告:“莫使妖术,不然一箭送你归天!”
  木耳只好乖乖举起双手投降。不要紧,到时趁他不注意再一口哨料理他。
  不想男子竟吩咐:“将他捆了,堵上他的嘴。”
  木耳一下子被打入地狱。爷靠声音吃饭你给爷把嘴堵上!
  小幻术师无助地被丢进囚车。
  背上插羽毛的斥候来同男子报:“禀温侯,已在山下农户寻得小姐,弟兄们已循近路送小姐回府。”
  囚车里的木耳眼睛瞪大。
  温侯,可不就是他要协助的吕布?
  **
  长安城内司徒府。严阿七当花匠的地方。
  吕布将捆得严严实实口里还塞着布团的花匠往王司徒堂上一丢:“司徒莫忧,此贼已伏法。令媛车驾亦随行在后。”
  “掳我爱女,此贼实在可恨。”王允恨不得生吞了严阿七。
  你们两人贼啊贼地叫不停,就不问问貂蝉是不是自愿跟我走的?
  万万没想到,可爱的貂蝉妹妹回府就给木耳致命一击,她梨花带雨地扑在王允怀中:“那夜他趁我不备将我打昏,装在麻袋里掳出府外,若非温侯来救,女儿恐怕见不着爹爹了。”
  木耳幡然醒悟。貂蝉段位如此之高,青梅竹马的严阿七原来是棋子,用来给吕布创造英雄救美的机会。
  王司徒边安抚貂蝉边向严阿七斥道:“速速将恶贼拉出庭外击杀!”
  貂蝉似有不忍:“爹爹。他虽作恶,路上倒并无对女儿做些什么……”
  王允严厉的眼神吓得她不敢再说下去。
  吕温侯从旁看半天戏,拱手道:“布今日助司徒寻回爱女,斗胆讨个赏如何?”
  王允以为他想讨要貂蝉,露出期待的眼神。
  吕布饶有兴致地瞅着郭宾:“此贼便交予本侯处置。”
  作者有话要说:  (灰常感谢小天使“大橘为重”的营养液,比心心~)
 
 
第2章 腹黑吕小布(2)
  “兀那憨头,你唤作何名快报上来。”
  温侯府地牢中,张辽边绕着木耳被绑的十字木架转圈圈边发问。
  木耳:“呜!”
  你没看我被堵着嘴吗?你才憨头!
  张辽伸手就要把木耳的布团掏出来。负责记录的高顺敲桌子:“文远勿动。温侯说了三次,千万不能让他说话。”
  张辽把手缩回去,背在身后,“我就不信,他有温侯说的那么厉害?”
  “你听好了,我再把温侯的话重复一遍。”高顺放下笔,模仿吕布的神情语气:“此贼精通妖术,一声风起,再声雷落,三声国颓天数危。你二人切记,勿要动了他嘴上的布团。”
  张辽将信将疑:“这般妖人温侯都能擒来?”
  高顺又道:“我听同去弟兄说,温侯与妖人战了三百回合,才一箭叫他认诛。”
  “果是妖人,我看他身上竟无半处大伤,必有妖法。”张辽上下打量一番瘦瘦弱弱的少年,挠着头神色为难:“又要审,又不让说话,咋个审法?”
  高顺出主意:“不如我等发问,他或点头,或摇头,可不就一清二楚了?”
  张辽拍手:“妙!我先来问:你掳走王家小姐,可有幕后主使?”
  木耳摇头。
  张辽啪地一个嘴巴子扇过去:“胡扯!你身负绝技,岂是一般的采花贼?定有主使!记上。”
  高顺点头称是,记上一笔。
  木耳被扇得眼冒金星,心里吐槽:“你都断定有了还问个毛线啊?”
  高顺善良:“要不把他的口塞拿开,这般问下去不知问到何时。”
  木耳拼命点头表示赞成,等我能说话,非要你们两个好看。
  谁知高顺的脑回路特奇葩:“那得先将他舌头拔了……”
  张辽一点没听出高顺的逻辑有啥毛病,往刑具箱里找拔舌绞子去。
  木耳濒临崩溃的边缘。
  **
  地牢门外传来脚步声,高顺和张辽俱放下手中的活儿,迎过去禀报:“温侯,这小贼嘴硬,啥都问不出。”
  吕布看木耳一眼,挥挥手让两人跟其余刑员都出去。
  张辽好心提醒侯爷:“此贼一声风起,再声雷落。温侯需当小心,我等在外随叫随入。”
  吕布踢他一脚:“有多远走多远。尔等听见他声便受他迷惑,非提刀砍我不成。”
  几人吓得面如金纸落荒而逃。
  木耳大吃一惊,没想到吕布对他的幻术知道得那么清楚。
  温侯对他的幻术十分感兴趣,挑衅地道:“我听闻此术虽妙,遇强者亦无可奈何。你且放手用来,本侯看你有几分火候。”
  吕布对幻术了解很透。用现代科班的话来说,一个人精神壁垒越强,就越不容易受幻觉影响。
  吕小布是任务对象,考试特别规定不能对他用幻术。
  木耳只好智取,他见吕布如此好胜,索性激他一激:“侯爷,我们二人是旗鼓相当的对手,我便不用阴招对付你了。”
  吕布奇道:“如何个相当法?”
  “貂蝉妹妹原本是喜欢我的,只顾着王司徒才要与你在一起,她自个儿实则不愿理你。我们各执一方,岂不是势均力敌?”
  言下之意是,你女票爱的是我。
  成功惹恼吕布,他生气起来比张辽还可怕,将木耳的下巴捏得咯咯作响,好似要碎掉一般,木耳大叫:“你输不起,只好杀我。”
  吕布松开手,转过脸应句:“胡言乱语。”
  看来激将法对智商三十几的憨批果然有效,木耳继续用功:“你若不信,我们混进司徒府,趁王司徒不在当她面儿问清楚。”
  吕布眼如铜铃:“本侯怕你?去便去!”
  **
  吕布尽可大摇大摆走进司徒府,可是要偷偷混进去嘛,松了绑的木耳成竹在胸:“看我的。”
  木耳本可以施展幻术让司徒府门口的侍卫放行。不过既然把吕布拉出来组队做任务了,不占点便宜岂不傻?
  木耳将吕布拉到长安城东市两层楼高的丁记食肆。
  “红烧小鹿肉不错,来一盘。清炖豹胎,稀奇,也要。”
  “菰米饭不知好不好吃,算了,先点着。这个,这个也要着。”
  “豆腐脑甜的咸的?”
  木耳从昨天清晨砍树那会儿饿到现在,他全都想要。
  横扫桌上大盘小盘,打个饱嗝:“温侯你怎么不吃?还要不要再点点什么?”
  吕布面无表情:“我在府中用过膳。”
  木耳伸个懒腰起身要走:“那行。你记得给银子。”
  吕布:……
  吃完饭要散步消食,木耳逛起街来没完没了,东三市逛完和逛西六市,这不叫瞎逛,叫考察城市地形,将来出点啥事好知道路开溜。
  吕布跟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晃荡半天,不耐烦地道:“究竟何时才入司徒府?”
  木耳问:“如今几时了?”
  商市正中立有圭表,吕布回答:“将日入。”
  差不多下午五点,司徒府中该有好戏上演。依书所言,王允前日刚撮合吕布貂蝉,翌日就迫不及待拉董卓吃饭再拉皮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