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反派逆袭攻略[综武侠](综武侠同人)——钧后有天

时间:2019-11-21 10:01:32  作者:钧后有天

   《反派逆袭攻略[综武侠]》作者:钧后有天

  文案:
  第一个故事:励志不造反的城主大人 X 逼格破天的白衣剑神
  第二个故事:还俗的万人迷妖僧 X 倒血霉实力背锅的盗帅
  第三个故事:大彻大悟痛改前非的禁欲老干部 X 自以为兄弟暗恋自己无奈以身相许的探花郎
  第四个故事:貌比潘安的冷郁美男 X 惊才绝艳的千面公子
  第五个故事:阴狠毒辣身有残缺的二当家 X 看似傀儡实则被宠上天的大当家
  ·文案二·
  【剑通灵后】
  反派1:卧槽!我他妈看见了什么?
  挚友:梦见你莫怪,只是身不由己。
  【武林遍地绿帽侠】
  反派2:阿弥陀佛,施主你头上有点绿。
  蓝颜:……
  【重生后不跟兄弟抢女人】
  反派3:怕了怕了,还是觉兄弟安全。
  情敌:唉,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长太帅,天天被逼婚】
  反派4:算了,把自己打包给媳妇。
  死对头:是我娶你才是。
  【有此兄弟,夫复何求】
  反派5:别胡说!我们只是好兄弟。
  拜把子:对!
  ·文案三·
  反派一:我能看到别人的秘密。
  反派二:我天生一双慧眼。
  反派三:我的金手指被前妻捡到了呢。
  反派四:我,有颜任性。
  反派五:我攻了“自己”,你们行吗?
  众反派心服口服:……你牛!!
  性格多样的人气大反派们 vs 各种属性男主男配,总有一款你喜欢。
  主攻,1v1。单元小故事,或有衔接,苏爽甜文。
  内容标签: 武侠 强强 江湖恩怨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接档文《性转后成为万人迷》 ┃ 配角:喜欢就收藏么么哒~ ┃ 其它:综武侠、紫气东来、金手指
 
 
第1章 
  南海孤岛。
  远在天外的白云城,备受治下百姓敬仰的白云城主已闭关多日。
  密室中,身姿俊挺颀长的青年正垂首看着陪伴他一生的老伙计——飞虹。
  “飞虹”乃是海外寒铁精英所铸而成,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剑柄,伴随着一声剑吟,长剑出鞘。
  寒光乍现的剑刃上映着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睛。
  这双眼睛的主人端详了一圈佩剑,英气的眉宇轻拧,秀丽端正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无论是三尺三的剑锋,还是六斤四两的净重皆不曾变化,只除了剑柄剑鞘上无端多出的花纹。
  叶孤城本不当一回事,但当手指触摸到上面的花纹,脑海中陡然蹦出“佩剑飞虹,主人叶孤城”几个字眼。
  对此,他百思不得其解,就像他不明白自己死在了西门吹雪的剑下,为何变成了鬼魂,常伴西门吹雪左右。在当了几十年的孤魂野鬼后,本以为在那个男人死后,与其一道投胎转世,不曾想眼睛一闭一睁,竟然又回到生前。
  对于重生一事,叶孤城也就最初惊讶了片刻,便淡定自若。
  毕竟当过几十年的孤魂野鬼,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常人远不及他。
  推开密室大门,叶孤城向外走去。
  守在门外的貌美侍女听见动静,当即垂首敛目行了个礼,恭声唤了声:“城主。”
  叶孤城睨眼看去,漫不经心道:“最近城中可还安稳?”
  “一切正常。”侍女道:“只不过旁支那边送来一位叫叶孤鸿的少年,想请您出手指导一番。”
  叶孤城心下诧异,上辈子他的确指导过叶孤鸿,只是没这么早,时间还得往后推个二三年。
  沐浴更衣,从头到尾将自己捯饬一遍,叶孤城这才去见这位远房堂弟。
  踏入门槛的一瞬间,瞳孔中映着那道白色身影,叶孤城微微恍然。
  背对着他的少年背脊挺直,一身白衣纤尘不染,及腰的黑发一丝不苟地束在脑后。
  他的穿着打扮无一不像一个人。
  ——西门吹雪。
  叶孤城心情略微妙。叶孤鸿的这身装束完全照搬少年时期的西门吹雪,由此可见他有多么崇拜这位剑法大成名声鹊起的少年剑神。
  叶孤鸿乃当之无愧的剑神脑残粉,他可以为偶像做任何事,甚至不惜伤害自己,比如自裁。
  这件事恰是叶孤城从陆小凤那里听来的。
  当年陆小凤解决完幽灵山庄的事,专程跑了一趟万梅山庄感谢西门吹雪出手相助,而后想到西门吹雪与叶孤城的不解缘分,便将叶孤鸿这个可怕的西门脑残粉在他言语刺激下羞愧自杀一事告之他,却得到西门吹雪一句“不及叶孤城一分”的评价。
  形象被小堂弟衬托的格外高大的叶孤城心情格外复杂,总觉得叶孤鸿有点可怜。对方死了都得不到一句偶像的好话,反倒是他这个造反不成自愿死在西门吹雪剑下的堂哥,备受小堂弟偶像欣赏,被当做毕生对手。
  少年正在欣赏客厅中悬挂的几幅字画,似是察觉到有人进来,警觉地回身看去,露出一张黑如包公的脸。
  叶孤城:“……”
  注视着那张与西门吹雪截然相反的黑皮,叶孤城沉默了。
  西门吹雪人如其名,冷酷、苍白。
  叶孤鸿却黑如碳。
  西门吹雪一身白衣衬得他格外孤傲有格调。
  叶孤鸿就像雪地上的煤渣……
  小堂弟力求在外貌上做到一丝不苟的雷同,可惜脸黑。
  要叶孤城来说,叶孤鸿第一件该做的事不是山寨,应当是美白。
  “你很崇拜西门吹雪?”
  “是!”
  叶孤鸿眼睛亮得惊人,似有熊熊烈焰燃烧,微微颤抖的身躯无不表明他此刻激动的心情。
  江湖上崇拜西门吹雪的数不胜数,叶孤鸿是最为疯狂的那个。
  他几乎走火入魔地模仿着西门吹雪的一切。
  西门吹雪是无数少年心目中的神祗,叶孤鸿崇拜他不奇怪,奇怪的是放着与剑神西门吹雪旗鼓相当的堂哥叶孤城不去崇拜,反而舍近求远一切向西门吹雪看齐……
  叶孤城心里忍不住犯嘀咕。虽然并不稀罕小堂弟的崇拜,但是他和西门吹雪都是孤高冷傲之人,性格差不了多少,叶孤鸿为什么偏偏崇拜西门吹雪?
  如果叶孤鸿知道堂哥在想什么,定然为他解惑。
  叶孤城高高在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甚是不好接近。
  总而言之,相当的高冷。
  叶孤鸿自然是崇拜自家堂哥的,但是二选一的话,他毫不犹豫地将男神的位置留给了西门吹雪。盖因西门吹雪虽然同样高傲冷酷,但是他的行事风格,就像他的为人那样的酷!
  逼格那样的高!
  尚在中二年纪的少年无不心生向往。
  校场。
  叶孤城临风而立,面无表情地审视着小堂弟耍剑。
  果然两辈子,对方的剑法处处破绽,一如既往的烂。
  叶孤城那双凌厉的眼睛微微眯起,面上冷飕飕的,颇为不满。
  小小年纪整天不干正事,就知道追星,表面功夫做得再好,剑法这么烂好意思吗?
  叶孤鸿不是崇拜西门吹雪吗?
  他要让对方认清自身,有时间追星,不如优秀自己。
  叶孤城已经打算好让小堂弟一招败落,多多打击他的自信心,锻炼他的承受能力,省得像上辈子一样玻璃心,稍微受了点刺激就自裁。
  叶氏一族的人大多痴迷练武,不近女色,多年以来人数在递减和持平中摇摆。
  死一个少一个。他会让小堂弟努力活到六十岁,多多开枝散叶,也算是为家族做贡献。
  叶·堂哥·孤城善解人意地想道。
  修长的手指已然握住剑柄,能让叶孤城出剑,已是叶孤鸿莫大的荣幸。
  叶孤城正准备给小堂弟点颜色瞧瞧,倏忽眼前一花。
  那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妇人,保养得宜的手死死捏住帕子,眼中饱含着浓烈的关心,只听她细声细气地哽咽道:“鸿儿啊,你怎么又不吃饭?”
  看着下巴又尖了的宝贝儿子,美妇人心疼地捂住胸口,满满的母爱催人泪下。
  白衣少年举起手中的鸡蛋,一脸的莫名其妙,“我不是正在吃吗?”
  美妇人泪光点点,红了眼圈,“你正在长个子,一日三餐只吃鸡蛋怎么受得了。”
  白衣少年道:“我有打听过,西门吹雪只吃鸡蛋喝白开水,这足以说明鸡蛋和白开水是好东西。我是一个励志成为与剑神并肩存在的人,吃穿用住必须向剑神看齐,岂能大意?”
  美妇人眼泪流的越发汹涌。
  “好了,你不用担心,这可是西门吹雪的食谱,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的,其他人想这么吃都没得吃。”被美妇人眼泪哭烦的白衣少年摆了摆手,道:“有话等我吃完饭再说,现在请别打扰我用餐。”
  无语凝噎的美妇人:“……”
  面无表情的叶孤城:“……”
  显然,小堂弟消息没打听全。
  西门吹雪行走在外,才吃鸡蛋喝白开水。
  一来挑嘴,二来嫌弃外面的食物不干净,三来怕食物有问题。
  但是,他能不能当上剑神,和吃鸡蛋喝白开水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画面像泡沫一样迅速消融,叶孤城抬眸看向舞剑的少年,表情是那样的一言难尽。
  他真的很想撬开对方的脑子,看看里面长了什么。
  慢着!为什么他会看到叶孤鸿的往事?
  看到这幅画面之前,他在拔剑,所以……
  叶孤城眸色深沉地盯着佩剑,是否与它有关?
  是不是,一试便知。
  再次握住剑柄,指尖刚触及上面的花纹,眼前再次转换画面。
  一、二、三、四、五、六……个少年,梳着一模一样的头发,穿着一模一样的白衣,露出一模一样的冷酷表情,集体模仿西门吹雪,互相攀比谁更神似西门吹雪。
  一眼望去,活像六胞胎。
  叶孤城:“…………”
  突然,六胞胎拔剑互砍,或下盘不稳或毫无章法,很快倒下了五人,只余肤色最黑的少年勉强用剑支撑着身体,颤颤巍巍,努力维持着骄傲。
  但见他扯唇,冷笑道:“我赢了,从今往后,只有我能穿这身衣服!”
  其他五人心不甘情不愿道:“愿赌服输。”
  天空飘着大雪,少年死死握住宝剑,置于唇边轻轻一吹,霎时夹杂着鲜血的雪花纷纷飘落,少年淡淡道:“吹血不吹雪。”
  语毕,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进了雪地里。
  叶孤城:“……”
  向来镇定自若的城主大人不禁头皮发麻,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手一抖,画面再次消失。
  一颗心渐渐下沉,叶孤城有种不妙的预感,精神恍惚下,手指一颤,又不小心触摸到花纹,眼前顿时浮现叶孤鸿三岁尿裤子羞得嗷嗷大哭的画面。
  “……”
  叶孤城已经万分确定,只要碰触这些花纹,就会随机看到对方曾经的过往,不管他愿不愿。
  太阳当头,陷入沉默的城主大人只觉得背脊生寒。
  他拧眉沉思,表情很是凝重,心里默默祈祷:但愿换个剑柄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消散。
  翌日,叶孤城穿戴整齐,习惯性地照了下镜子,而后被镜中的自己惊呆!
  他特意蓄的小胡子呢?
  叶孤城的肤色很白,叶氏家族的人大多白皮,叶孤鸿是特例。
  叶孤城觉得太白不够男子气概,过了二十便蓄了胡子,不曾想有朝一日身上发生灵异事件,小胡子一夜之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嘴唇四周简直比剥了壳的鸡蛋还要光滑白嫩!
  静静端详着镜中秀丽端庄仿佛比昨日年轻十岁的青年……光溜溜的下巴,叶孤城久久无言。
  谁动了他的胡子?
  手指习惯性地摩挲着剑柄,忽然眼前浮现两排大字,扭扭曲曲,好似宣泄着不满的小情绪。
  【叶孤城:25岁。容貌:95分,美如画。留胡须破坏完美度,良心建议:寸草不生!】
  叶孤城:“……”
 
 
第2章 
  剑,是剑客的武器。它胜于生命,胜于一切。
  非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没人愿意动自己的佩剑,而叶孤城不得不忍痛换掉剑柄与剑鞘。
  他低垂眉眼,端量着变回原样的佩剑,总觉得这把陪伴他多年的宝剑缺失了灵魂。即便剑柄剑鞘外貌、做工、质感与先前的并无区别,可它到底被迫做了“阉割”“截肢”手术,“飞虹”已不再是原来的“飞虹”。
  这……真是令人呼吸不畅些微窒息的残酷现实。
  当叶孤城的右手再次握住剑柄,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但见剑柄剑鞘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与先前别无二致的花纹。
  “……”
  叶孤城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这简直像是诅咒,如影随形!
  不止他的剑惨遭厄运,他修剪的整齐漂亮的胡子同样逃不开被诅咒的命运。
  叶孤城抬手摸了摸一夜过去一点青渣都没冒的下巴,深陷疑云之中。
  他该不会永远长不出标志男人成熟性感的胡子了吧?
  若说叶孤城多么钟爱留胡子也不然,他之所以那么在乎,盖因他面容秀丽端正,换言之长得太漂亮,格外引人注目。三十岁的人跟二十岁似的,二十五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俊俏的让人移不开眼,甚是缺乏威严。叶孤城是白云城城主,总被人盯着脸看像话吗?
  所以,留胡子势在必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