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星际绿化大师(穿越重生)——荣小轩

时间:2019-11-22 09:12:20  作者:荣小轩

   《星际绿化大师》作者:荣小轩

 
  文案:
  轻松小甜饼,星际开荒文,没啥正经事,种种田,睡睡觉,绿化绿化环境,拯救拯救世界。
  睡鼠,一种体型娇小容易害羞的哺乳动物,睡鼠的一生有3/4都在睡眠中渡过,并且常常因为嗜睡忘记吃饭而饿死濒临灭绝。
  害羞的小睡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进了监狱,或者说荒星,一类经过星际战争,生存条件苛刻被遗弃的星球,大量战俘,逃亡者流放其中,这里是人们避之不及的放逐之地,也是贫瘠之地,更是黑暗之地。
  舒水水小心翼翼对爪爪:“请问?有睡觉的地方吗?我用一颗,不,两颗榛子跟你换!”
  ~~~~~~~~~~~~~~~~~~~~~~~~~~~~~~~~
  古兰骨近来养了一只宠物鼠,宠物鼠不粘人,但是有点粘手。
  舒水水(*^-^*):“这么好看的手,不给我当窝真是可惜了,请问……这手可以租给我吗?我……我付三颗榛子!”举着小爪爪财大气粗的比出四这个数字,片刻,舒水水小心翼翼用另一只爪悄悄按下多翘出来的一根爪尖。
  ~~~~~~~~~~~~~~~~~~~~~~~~~~~~~~~~
  攻受互相将对方当宠物养,养着养着,enmmmm……这个宠物看着八错,娶回家当媳妇吧。
  受是超级小可爱,准备好纸巾,随时可能被萌一脸血,看文有风险,贫血需谨慎。
  没肉,拉灯拉灯,我爱清水,清水使我快乐~~~
  ~~~~~~~~~~~~~~~~~~~~~~~~~~~~~~~~
  封面没法展示我鼠美貌的百分之一,具体睡鼠图片请见作者置顶微博:晋江荣小轩。
  想写篇轻松的~~但不排除放飞自我~~但但不会虐~~~~老轩写小甜饼了,就问你们怕不怕~mua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星际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水水,古兰骨 ┃ 配角:下一本《蜗在末世建基地》求收藏啦~~ ┃ 其它:
 
  作品简评:
  睡鼠,一种一生中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在睡眠中渡过的小睡货。舒水水作为其中一只,一觉穿越到了陌生的未来世界,在一颗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的战俘星上,收养了一只名叫古兰骨的人形宠物,从此过来上了种田,绿化环境,养宠物,外加拯救世界的养老生活。
  作为一篇星际种田文,本文基调轻松可爱,将卖萌进行到底。在温暖和愉悦中见证一个世界的复苏。文中不止有轻松可爱的日常,也有惊心动魄的冲突,星系与星系之间的碰撞,七维文明的降临,岌岌可危的宇宙。温情与激情共存,柔软与坚强同在,带给读者身临其境的奇幻之旅。
 
 
第1章 榛睡鼠
  睡鼠,一种体型娇小容易害羞的哺乳动物,睡鼠的一生有3/4都在睡眠中渡过,并且常常因为嗜睡忘记吃饭而饿死濒临灭绝。
  睡鼠属于啮齿目,但是它们不是鼠类,只是鼠类的近亲,外形更贴近松鼠,它们有着一条长长的蓬松的毛茸茸的尾巴。每当睡觉的时候,就会仰面团成一颗球,然后抱着自己尾巴呼呼大睡。
  榛睡鼠,睡鼠中的小可爱,它们有着棕黄色的绒毛,不超过十厘米的身躯,以及和身体几乎等长的大尾巴。
  榛睡鼠相比较其他睡鼠更挑食,除了果实,嫩草茎干,昆虫之外最爱吃榛子,这也是它们名字的由来。
  对于睡鼠而言,一生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准备睡觉的路上。除了一年当中最炎热的夏季,其他三个季节都在睡眠中渡过,短暂的夏季和初秋时节,则是它们疯狂进食为冬眠准备能量的阶段,而即使没有吃饱,也阻止不了它们冬眠的脚步,也因为如此,一年当中,大约会有百分之八十的睡鼠因为没有吃饱,在冬眠中饿死,但即使是饿死,它们也是在睡梦中饿死。
  不过名副其实的睡货却是难得的小寿星。通常老鼠的寿命都以月来计算,但是睡鼠的寿命可以长达5年,因此睡鼠信奉的,大概就是生命在于睡觉。
  至少舒水水是这么坚信的,作为一只榛睡鼠,舒水水的寿命其实长的不合理,在舒水水看着自己兄弟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都老死之后恍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不太一样,哪里不一样呢?它又说不出来。
  直到它离开家乡,在世界各地游荡的时候遇到了另一只叫舒宝的鼠,舒水水突然想组个团,但是舒宝很高冷,不太爱搭理人,之后舒宝问了一个问题。“你知道什么是护舒宝吗?”
  舒水水茫然的摇摇头,然后有些沮丧,觉得自己的无知可能会让它失去好不容易碰到的鼠队友。
  但是舒宝终于哼了一声,勉强同意了一同旅行的提议。
  舒宝说他是出来找自己兄弟的,同时也是出来修行的,舒宝说他是寻宝鼠,擅长寻找各种天材地宝,舒宝还同他讲了许许多多修行的事,只是舒水水不怎么开窍,通常气的舒宝跳脚。
  冬季来临,舒水水提议先睡一觉,然后在继续旅行。舒宝同意了,于是当舒水水一觉睡到春天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脸黑成锅底的舒宝。
  舒宝几乎恨铁不成钢,说舒水水是他见过的最懒的鼠。
  舒水水茫然又委屈。“可是睡鼠不睡觉,鼠生还有什么意义。”
  舒宝不说话了,过了一段时间,舒水水凑了过去,看到舒宝正在通过一个奇怪的东西查资料,舒宝说这是百度。
  舒水水哦了一声,乖乖的倚坐在舒宝旁边,毛茸茸,暖呼呼的,于是他又睡着了。
  等舒宝终于查清睡鼠这个物种,感慨万千,也终于接受了自己这个一年四季要睡上三个季节的同伴。
  两只鼠团子的世界之旅进行的很愉快,至少舒水水是这样认为的。舒宝很厉害,比他见过的所有鼠都厉害,舒宝还能变换成人类的模样,而且很好看,虽然舒水水从未近距离接触过人类,但他就觉得舒宝是全世界最帅的崽。
  跟着舒宝,舒水水也渐渐发生了改变,最大的改变,就是舒水水觉得自己的脑袋好用了很多,并且慢慢跟着舒宝学习修行之术。
  舒宝曾经开玩笑的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高冷的站在一块石头上等着舒水水表态。
  那天的月亮很圆很亮,月光下的丛林飞舞着很多萤火虫,月亮下的一切都有种黑白剪影的画面感。
  舒水水呆呆的看着石头上英姿勃发的鼠团子,然后举起自己的两只前爪鼓掌,这是他新学的表示赞赏的技能,鼓完掌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石头上的鼠团子差点滚下来,不过自此之后,舒宝也不再提这件事,只是打这之后,舒水水才真正有了名字,也就是舒水水,寓意舒舒服服的睡睡,是舒宝取得名。
  舒宝说这个世界灵力太稀薄,精怪太少,鼠类的更少,至少舒水水是他出门后碰到的第一只鼠,虽然才刚刚开了灵智,但是资质不错,巴拉巴拉……
  舒水水坐在石头上打瞌睡。
  两只鼠结伴而行,几乎游遍了世界,当然,这用了相当长的时间,具体舒水水没有算过,但是百年还是有的,这期间,每当舒水水要冬眠睡觉的时候,舒宝通常会选择打坐修行,倒也不冲突。
  某一天,舒宝说找到了自己兄弟的线索,需要跨越时空,危险性太高,不能再带着舒水水了。
  舒水水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不舍和伤心,抱着爪子啪嗒啪嗒掉眼泪,圆圆的,毛茸茸的脸颊硬是被泪水打湿了出了两道痕迹。
  舒宝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虽说精怪少,但也不是没有,你这么爱睡,万一睡觉的时候被吃了可怎么办?”
  舒水水抬爪子一抹眼泪,反过来安慰舒宝。“没事的,我已经习惯了,以前还没旅行的时候,冬眠期间有很多睡鼠都被野猪吃了。”
  舒宝“……”
  舒宝知道舒水水说的是实话,否则睡鼠也不会成为濒危动物,这种一旦睡着,天崩地裂都不会醒的生物以各种奇葩的方式死去,其中饿死和被吃掉占了绝大部分。
  最终,舒宝还是走了,不过离开之前,再三确认自己教的东西舒水水记住了,哪怕是死记硬背。
  舒宝很是感慨,舒水水天赋很高,气运也不错,否则不会在无人引导的情况下自己开了灵智,更不会在茫茫世界中遇到自己。
  只是在舒宝的眼中,舒水水太懒了,舒宝最担心的,大概就是哪天舒水水懒得吃饭,然后把自己饿死。至于这个徒弟,姑且算作徒弟吧,舒宝还是很喜欢的,软乎乎的,也傻乎乎的。
  舒宝偷偷给舒水水起过卦,占卜出来的结果还不错,虽有波折,却不会有生命危险,至于最终能不能成就飞升大道,就是个人机缘了。
  舒宝走了,舒水水独自旅行了一段时间感觉有些无聊,于是找了一个深山老林钻了进去,然后安营扎寨。
  睡鼠十分擅长整理自己的小窝,这和它们酷爱睡觉关系密切,一个安逸舒适的巢穴是所有睡鼠的梦想。
  舒水水独自在山林里生活了五年,五年里,舒水水融会贯通了舒宝教的阵法,至于其他的炼器,寻宝,炼丹则仍旧是一知半解。不是它不聪明,而是因为太耽误睡觉,至于阵法,则完全是因为阵法可以控温,可以改变一方小世界,可以防御外敌等等,舒水水觉得这个最实用,也学的最快。
  一如现在,盛夏的山林里,一处向阳的小山坡上,一座迷你型农家庭院坐落在隐秘山石之间。房间是舒水水啃的树枝搭建而成,小屋里有着一个十分规整的圆形的窝,里面铺着一些鸟类的绒毛,还有细软的青草,以及一小堆榛子。
  这片榛树林可以为舒水水提供足够的食物,不过自从修行之后,挑嘴的榛睡鼠已经不再满足于榛子了,从前周游世界时收集来的种子也被舒水水利用了起来。
  甚至难得有耐心的耗费时间布下了适合相应植物生长的阵法,模拟不同的生态环境。
  人类虽然是不太友好的聒噪生物,仅有的几次近距离接触也在人类捧脸疯狂尖叫好可爱中结束,但是不可否认,人类处理食物很有一套,始终让舒水水念念不忘。
  舒水水的庭院前种了两片巴掌大小的水稻田,一左一右,每片四棵,棵棵都茁壮成长,在阵法的作用下半个月就能成熟收获。
  除了八棵水稻,舒水水还种了五棵朝天椒,四棵小麦,三朵香菇,两颗油菜,以及一棵玉米。
  规整的小田地旁边,还有一个小池塘,里面养着两条味道不错的观赏鱼,两只小龙虾,一只螃蟹,和一只扇贝。小池塘的不远处,则是一个用树枝扎成的简易栅栏,里面养着三只蚂蚱,蚂蚱不管怎么跳,都跳不出低矮的栅栏,显然也有阵法存在。
  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都被舒水水养的容光焕发,白白胖胖?
  舒水水哒哒哒围着自己的两片小稻田转了两圈,然后垫着脚抬头仰望,两只爪子搭在脑袋上遮挡阳光,望向沉甸甸的稻穗,舒水水满意的点点头,水稻可以收获了!
  小睡鼠迈进了水稻田,然后抱着一棵水稻咔咔两下咬断,水稻慢慢倒了下去,继续下一个,八棵水稻很快被收获了,舒水水将四棵水稻捆成一捆,拖倒阳光充足的平整青石上晾晒,打算过两天脱粒。
  两捆水稻在太阳下暴晒,舒水水回到水稻田,四爪齐上阵,很快将水稻田重新翻新,放水育苗,打算再种一茬。
  处理完水稻田,舒水水来到自己的小池塘洗了个澡,期间颠了颠自己养的海鲜,觉得重量还差几克,打算再养养,然后又看了看自己养的牲畜(蚂蚱),觉得今天可以吃一只。
  作者有话要说:
  舒水水:“嘿,兄弟,组个团吗?”
  舒宝高冷鼠脸。“知道什么是护舒宝吗?”
  舒水水伤心郁卒思索护舒宝是什么神器?自己如此孤陋寡闻,看来是要失去鼠队友了,抱爪团成团伤心。
  舒宝高冷鼠脸。“好吧,组团吧。”
 
 
第2章 煮玉米
  洗完澡,躺在温热的石头上晒了会太阳,背面的毛发蒸干,翻了身,继续晒正面的腹部的绒毛,懒洋洋的小睡鼠,不一会就抱着自己重新恢复蓬松的大尾巴睡着了。
  其实睡鼠是夜行动物,不过修行之后,舒水水也不再受睡鼠习性的限制,可以说,舒水水如果不想睡觉,那么他也是可以不用睡的。但问题是,他想睡!
  一觉睡到太阳下山,舒水水睡得两只小jiojio都到了脸颊旁边,尾巴也盖在脸上。山林的温度总是随着太阳而变化,夜晚变得格外清凉。
  温度的变化让舒水水睁开了眼睛,看了眼不远处的小窝,衡量了几秒钟,决定还是算了,爬回去太浪费时间,今晚就当露营了,于是合上眼睛,继续睡。
  至于牲畜什么的,在睡觉面前就不那么重要了,如此就可以看得出,睡鼠睡着睡着把自己饿死不是没有原因的。
  舒水水居住的一定范围内都被布下了阵法,毕竟舒水水也是怕自己在睡梦中被什么东西给吃掉。修行之后,舒水水也开始格外注重自己的安全问题。
  第二天中午,舒水水懒洋洋的醒来,拉伸柔软的小身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一下子从石头上跳了起来。惯例在周围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危险,在阳光下活动了筋骨,做了一套鼠类的广播体操,甚至突然来了兴致,在石头上来了一段海草舞。
  可惜就是没有伴奏,舒水水对于人类发明的各种工具不感兴趣,这点和舒宝完全相反,舒宝休闲时间几乎手机电脑不离手的。
  舒宝甚至曾经想把自己一身顶级黑客本领传授给舒水水,但是在舒水水将手机当成窝,躺在上面睡觉,或者当成健身垫,在上面跳舞练瑜伽之后,舒宝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跳舞和瑜伽是舒水水为数不多,除了睡觉之外喜爱的活动,跳完舞之后,舒水水感觉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跑去青石上将晾晒的水稻翻了个面,又围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转了一圈,觉得玉米应该差不多能吃了。舒水水只爱吃嫩玉米,煮或者烤都可以,因此玉米基本上活不到最后真正成熟的时候。
  沿着玉米杆爬了上去,然后抱着玉米嗅了嗅,确定可以收获了,于是忙碌的小睡鼠开始剥玉米,很快,小睡鼠就扛着一颗“巨大”的玉米,摇摇晃晃的爬了下来,将玉米投入铁锅中,又勤勤恳恳的跑出去拾柴火。
  人类的餐具是舒水水喜爱的东西之一,因此一旦进入人类社会,舒水水总爱往厨房跑,但是平日里见到它会捂脸尖叫好可爱的人,在厨房却变得格外的凶,分不清人类长相的脸盲鼠表示人类真是善变的生物。
  捆好一捆柴背在背上,舒水水回到居所开始煮玉米,期间还要不停的去拾柴火,但是随着玉米的清香飘荡开,舒水水丝毫不觉得繁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