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重生女配好坏(Gl百合)——方便面君

时间:2019-11-22 09:13:42  作者:方便面君

   《重生女配好坏》

  作者方便面君
  文案
  安桐死后才发现自己是恶毒女配,
  一朝重生回去,她本想做个好人,抱紧女主大腿,安然地躲过死劫。
  然而她发现即使如此,也还是难逃前世的灾厄。
  丝毫没发现自己抱错了反派的大腿的她决定——
  还是搞点符合恶毒女配形象的事情吧!
  安桐:我是恶毒女配。
  许相如:所以呢?
  安桐:你要让我展现我的恶毒。
  许相如:哦,可我是最大的反派。
  安桐:现在下床来还得及吗?
  *食用指南*
  1、1V1甜宠,微慢热。
  2、打着重生幌子的种田文
  3、文笔小白、文字通俗、历史架空
 
  内容标签: 种田文 重生 女配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桐、许相如 ┃ 配角:我以为的女主不是真的女主 ┃ 其它:
 
 
第1章 溺亡
  安桐从不信鬼神,幼年还常跑去摸土地公的头,虽然被她爹教训了一通,可她依旧毫无敬畏之心。
  直至她的口鼻被污秽肮脏的河水灌入,河水混着泥沙充塞了所有可以呼吸的地方,她才忽然开始祈祷世上有鬼神。
  并非是她希望有神迹可以救她——当意识渐渐远去时,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再者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死地,没有人可以救她。所以她热切地期盼自己能够化身为厉鬼,向这些害死她的人寻仇。
  未曾体验过死亡的感觉之人很难言说死后会如何,世人皆说人死后会成神、上达天庭,成鬼、下落黄泉。可安桐相信人在死后其实什么都不会想,什么也没有了。
  意识的挣扎不过是那瞬息之事,安桐在一阵抽搐后,便沉入了河底,淤泥、泥沙搅得河水更加浑浊。
  “是我看漏了吗?那个叫安桐的死了?”
  “嗯嗯,没错,那个叫安桐的死了,哈哈哈……”
  一阵诡异的笑声从四面八方钻入安桐的耳中,让她遍体生寒。
  “谁?”安桐在混沌中奋力地挣扎着,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为何还能有思考的能力。
  “安桐死了,晟安小哥哥就可以娶小茹了啊!”
  晟安、小如?安桐觉得这名讳有些耳熟,可她的注意力被这些声音吸引了去。到底是何人在说话?
  她们说她死了?
  安桐猛地回想起一切,她的确是死了,被人扔下河,每当她浮上来时总有人将她的脑袋往水里按,一直到她窒息而亡。
  想到这里,那窒息的感觉再度将她包裹,冰冷的河水寒得她嘴唇都在抖。那死亡的过程太真实,她不认为自己还能活着,可死了的她为何还能有想法?而周围的声音从何而来?
  黄泉?安桐想到自己死前似乎曾祈求自己能化身为厉鬼,回到人间去寻仇。可那也不过是一时气恼所想,稍纵即逝便没了。她不信鬼神,不认为自己可以变成鬼。
  那如今又作何解释?
  安桐忽然有些心慌,她努力地拨开周围的混沌,视野渐渐地清晰了起来,她看见了漫天飞舞的纸张和信笺,而那些诡异的声音便是来源于那些巴掌大的信笺。
  “这是什么?”安桐伸手抓了一张在天上飞的纸,这种纸绿中透白,比她平常书写的纸张还要小一些,上面的字小如指甲盖,密密麻麻、也不工整。
  琢磨了许久,安桐才明白这些字似乎不是从右至左、按竖列来组合的,而是从左至右一行一行地排列下来的。
  突然,她的目光一凝,只见那纸张的最后几段上写着:
  下放到诏狱的人即使能活着出来,也只剩下一把骨头了,更遑论一个弱女子。不过赵惟才从来都不认为那女人会屈服在这阴冷潮湿、肮脏的牢狱中,即便在遭受了这么多酷刑后,她依旧能挺直了腰,用冷傲的眼神嘲讽着他。
  这让赵惟才怒不可遏,让人准备将她的那双眼挖下来,他认为既然酷刑不能让她屈服,那就用更正确的手段。
  何为正确的手段?
  只要是他使用的手段,那便是正确的!
  在那之前,赵惟才想最后再看一下她的眼神是否还能这么锐利、冰冷。他冷笑着说:“你知道安桐吗?”
  黑暗中的人动了动,她身下的干草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赵惟才愉悦了:“是本王糊涂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安桐呢?说来,你自小便生活在浮丘村,跟那个安桐自然认识。”
  这些纸张上为何有我的名讳?安桐僵住了,她抓着纸张,很是茫然,想继续往下看,可这张纸的字却也只有这么点了。
  天空中那成千上万的纸张还在漫天飞舞,安桐又伸手抓了一张,她急切地看下来,却因看书的习惯而好几次看岔了。不过这一张纸所写的内容跟上一张纸似乎前言不搭后语,一看便知道这两张纸本就不是连在一起的。
  她又抓了好几张纸,总算是找到了一段话是跟她的名讳相关的了:
  月光皎洁地透过高高又狭窄的天窗,映照在赵惟才冷酷邪魅的脸庞上。那因痛苦而哀叫了许久的声音终于消失,他的神情这才好了许多。在他看向身旁的女子时,眼眸如同那璀璨的星光,只为眼前人而闪耀着光芒。
  “她死了,你可以安心了。”冷傲的郡王声音温柔而痴缠。
  他只为一人而低下头,他的笑容也只对一人盛放,而眼前的女子便是那万中无一的存在。
  “她早该死了。明明是安桐不守妇道,即将与晟安成亲了,却做出了那么羞人的勾当。安桐还算知道廉耻,跳河自尽了,可却连累了晟安。她便是为了那安桐才害死了晟安的。”女子的眼眶瞬间红了,仿佛受尽了世上的冤屈,让人看了能疼到心窝里去。
  赵惟才心疼地将她搂在怀里,恨不得给她所有的温暖,希望能熨帖她的心。
  安桐不禁自我怀疑起来,这里面写的是她吗?可她何时不守妇道了,而且她分明是被人所杀,哪里是什么跳河自尽?
  不不不,这里面说的必然不是我……
  安桐否认着,可却无法阻止那一张张信笺中的声音“嗡嗡嗡”地传了出来。
  “当初看名字我还以为安桐会是出场次数很多的女配,却没想到那么快就领便当了,我还挺喜欢这名字的说。”
  “我看作者对单名的怨念很深啊,三十几个女配,就有二十几个是单名的。安桐的饭盒从名字上来看就已经预定了。”
  “楼上你真有空,还去数有多少个女配,这几百章下来,前面的人名我都快忘光了。没想到作者留了这么一手,这下子什么都解释得通了。”
  “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忘了就忘了,只要记住她们只是嫉妒我们小茹,只是我们小茹前进的踏脚石就成了。”
  “我做了个投票,各位快去选你们心目中最喜欢和最讨厌的女性角色呀!”
  “其实我最喜欢的是相如小姐姐,最讨厌嘛,安桐吧!”
  “相如小姐姐+1。”
  许相如?!安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若说她的名讳出现那只是巧合,在她想起江晟安是谁后,仍有一丝侥幸的心理,可许相如也出现了,这又作何解释?
  那些声音还在继续:
  “为什么讨厌安桐?”
  “晟安小哥哥压根就不喜欢安桐,他喜欢的只有小茹,本想退婚,但碍于安家在桃江的势力,却退不了婚。偏偏那安桐没有自知之明,一直黏着晟安小哥哥,而且还欺负小茹。”
  江晟安想退婚?安桐从未听闻,如果他要退婚,她必然是赞成的。况且这桩婚事本是双方的祖父定下的,她爹早就想退婚了,却碍于担心江家觉得失了脸面而刁难安家,便一直都没有开口。
  至于江家碍于安家的势力?他们安家有什么势力吗?她爹不过是浮丘村的一个里正,而江晟安之父却是桃江县尉!
  至于小如是谁,许相如吗?本就是许相如招惹的她,她报复回来便成了她的错了?
  伴随着那些声音,安桐觉得自己仿佛在无休止的岁月中待了许久,不知年月。只是在纷乱的声音纷纷钻入她的脑海中后,她的脑袋开始隐隐作痛。
  疼痛一点点地加深,仿佛从脑中央开始,向外蔓延。又如毒-药,慢慢地腐蚀着脑袋。她抱着脑袋痛苦地叫了起来。
  这种痛甚至能让她忘记窒息溺亡时的痛苦,她整个脑袋都混沌了起来,只隐约想明白了一件事——她不是活人。
  公 众 号 Y u r i A c g n 自 购 分 享
  她所明白的并非是她被溺死了的意义上的死亡,而是她、许相如、江晟安等人都是被创造出来的,用以取悦世人的傀儡。傀儡本就没有生命,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都是被安排好的。
  这个想法让她的痛苦加深了百倍。
  她也曾想过是否有人窥视了他们的事情,并将之一一记在了纸上。可她发现时间不对,纸上甚至有她死后许多年的事情,如果是有人窥视,那如何能预知未来之事呢?
  而且不仅自己死了,连江晟安似乎日后也会死,而且还跟她有所牵扯。可她已经死了,如何能害死江晟安?
  不过安桐始终没能完全赞同这一个想法,毕竟那太过荒唐、难以置信。她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浮丘村的所有人都是活的,有血有肉的,怎么看都不像是被创造出来的假人。
  况且那纸上所写之事过于模糊,并未能将她所有经历过的事情都写出来。甚至有一些她没做过的事情,是通过他人之口述说出来的,真伪便只有那人知晓。
  安桐越想越痛苦。突然,所有诡异的笑声和议论声消失了,紧接着一道威严的声音喝道:“安桐!”
  安桐甚至感觉到一股压力迎面扑来,她想起了村中的老人说的主掌凡人生死的阎王爷,似乎也是这般威严。
  “安桐!”声音再度如雷鸣般响起,震得她忘记了方才遇到的一切,忘记对生死的迷茫,而只有对这道声音的敬畏。
  “安桐,你可心存敬畏了?”
  安桐心中咯噔,难不成是因为她不信鬼神、心无敬畏,故而被天谴了,才有如今这诡异的一幕幕?
  “敬、敬畏了。”安桐的话不受她控制地蹦了出来。
  “记住你今日所言,你可不信鬼神,却不得亵渎神灵、需心存敬畏,方能入轮回之道。”
  “我记住了。”安桐虽然心中还有许多疑惑,却不敢问出口。
  “去吧!”
  安桐茫然地“啊”了一声,去哪里?
  “你本非天地间孕育之人,你的生死不在生死簿,此处不接受你的神魂。你从哪儿来,便回哪儿去吧!”
  安桐更加茫然了:她并非天地间孕育之人,是因为她是笔下所写出来的人物么?她的生死不在生死簿上,也因她的生死由那执笔之人?可她已经死了,又能回哪儿去?
  “我如何还回得去?我之生死不由我、不由天,由那执笔之人,哈哈……”安桐笑了,为何要让她知道这一切呢?她就该像想象中那般死了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没有什么鬼神、没有什么轮回之道。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她的身子如坠入冰窖般彻骨寒,当她低头看去,自己的身躯却在慢慢变淡。
  她猛然想起那声音让她心存敬畏,于是忙不迭地打消了自己方才的念头,发生了这么多诡异的事情,也由不得她不信这世上是真有鬼神的了。
  许是她真的知道错了,身体才没有继续变淡,可却恢复不到原来的模样了,她只好开口询问:“阎君可还在?”
  回应她的只有一片死寂。她不放弃又开了几次口,可不但没了那威严的声音,连一开始的纸张和信笺都消失了,只有她一开始抓着的几张纸仍然皱巴巴地被拽在她的手中。
  突然,手中的纸张像被无形的力量拽住了一般,想要从她的手中拽离。她惊恐之下并未松手,反而越拽越紧。而那力量之大,足以将她拖着往前走。
  脑海中天人交战是否要松手之际,她的手已经松开了,而身体仿佛由高处坠落,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疼的她身子骨像被拆了一样。
  “哎哟……”
  安桐的身体是真的疼,而且还带着一股寒气。她睁开眼,便见一面青石地砖与她的鼻尖仅有一指宽的距离。
  青石地砖?安桐第一次留意到原来那个混沌的地方也是用青石地砖铺设的。不过她怎么看四周的亮度似乎跟之前不大一样?
  微微抬头,一面面地砖的尽头是一面墙,墙上开着一个窗,窗棂中糊着纸,白亮的昼光透过纸,将周围照得透亮。窗棂下是一个架子,架子上端放着熟悉的铜盆……
  “这儿很是熟悉呀!”安桐想。
  侧上方传来木板咚咚的沉闷声,安桐扭头看去,只见雕花的木床上横出一条腿来。她吓得从地上坐起来,却因用力过猛而脑袋一阵昏沉,险些便昏厥了过去。
  “我的脑袋怎会如此痛?”安桐嘀咕着,脑中仍旧十分混乱。
  “阿姊,你怎么睡地上去了?”床上忽然伸出一颗脑袋来。
  安桐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拍着胸口以稳定心神。她怎么觉得自己醒来后,胆小了许多?缓过神后,她定眼一看,这床上睡眼朦胧的嫩脸不正是她二叔父的女儿安岚么!
  “安岚,你怎么又把我挤下床了?”安桐叫道,说完却暗自纳闷,“又?我为何说‘又’?”
  突然,她抓着床上的被褥,十分惊诧:这不是她的房间吗?她怎会回来了?她不是死了吗?为何会回到自己的房间,而且自两年前二叔父搬到县城去住后,她便再也没有跟安岚同床共枕了,为何安岚会在此?
  “阿姊,分明是你睡相不好。”安岚道,卷着被褥连忙滚回了床内侧。
  安桐却无暇理会她。忙不迭地从地上爬起来,她也不管地砖的寒冷,光着脚便绕着房间走了一圈,随即又回到床上,对着安岚的臀部拍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后,安岚的叫声也随即响起:“啊,安桐你打我?!”
  “痛吗?”安桐问。
  “你要不要试一下?”安岚气得张牙舞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