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抱紧那条龙/信你才有鬼(玄幻灵异)——易容术九

时间:2019-11-22 09:15:37  作者:易容术九

   书名:抱紧那条龙

  作者:易容术九
  文案:风望北在人界长大,接受的唯物教育。有一天他接触到了灵界,三观碎掉了……
  他居然变成了一团只会“啾啾啾”的小毛球?!
  幸运的是,他抱到了一条大腿,幽冥最大的腕,从下巴看就知道是超级大美人。
  ……
  后来,美人变成了——龙。
  小毛球:我的美人呢?!
  美人:“你们人类不是很喜欢龙?”
  小毛球嘀咕:“你知不知道有个成语叫叶公好龙?”
  姜·美人·幽冥之主·黑龙·让戳了戳小毛球的肚皮:“你说什么?”
  “没有没有,你龙形超帅,鳞片又黑又亮……”小毛球大声说道。
  ……
  人界众人:冥主啊,很冷酷很强大,就是有个无伤大雅的小毛病,喜欢雁过拔毛。
  幽冥众人:别瞎说啊。我们王一点都不冷酷,而且从来不拔毛,他对他的鸟可好了,捧在手心里,要什么给什么。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望北 姜让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风望北在人界长大,受的是唯物教育,某天他上了一艘特殊的船,接触到了灵界的神奇事物,并认识一个戴面具的神秘人,从此刻起,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文作为一篇山海神话&鬼怪灵异文,写了一个鸟妖与幽冥鬼王的故事。风望北没想到自己的生活会突然发生如此大的改变,而鬼王姜让既有神秘酷帅的一面,也有温柔体贴的一面。且看二人能否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1章 瑶池夜宴1
  风望北收到了一张黑色的邀请卡,哑光的重磅卡纸,上面书写着工整的银色纤细古风字体:瑶池夜宴。这几个字是手写的,卡纸上有明显的笔迹压痕。
  “这是什么宴?”风望北问。
  他的特助吴不晓道:“据说是一个拍卖性质的晚宴,举办过多次,每次的主题都不同。”
  “拍卖会?谁主办的?”风望北翻看邀请卡的正反面,没找到落款,这玩意肯定是个装逼犯设计的,好像署个名就会辱没他的高贵身份似的。
  吴不晓道:“听说是京州的几个大家族轮流当主办方。”
  哦?似乎有点意思。风望北有些感兴趣了,追问:“他们拍卖什么?”
  “好像拍卖的是一些不方便流入市场的珍品。”
  “你是说古董?来历不明的那种?”
  “可能。”吴不晓笑道,“我也没去过,不清楚具体情况。要不要问一下老爷?”
  他说的老爷指的是风望北他爹风玄。
  风玄年逾六旬,名门望族后裔,作风老派得近乎古董,家里的管家帮佣至今还恭恭敬敬地叫他老爷。
  吴不晓是公司那边的人,其实该称呼风玄为董事长,但因为他和风望北关系好,便也跟风家人一样叫老爷,显亲近。
  “我爸参加过这个拍卖会?”风望北问。
  “两年前老爷去参加过,那次是叫枫林夜宴,因为是在枫山上举办的。
  “他拍下了什么东西吗?”
  “拍了几件,都是艺术品,画、挂毯、古乐器之类的。”
  “看来这拍卖会合他胃口。”风望北抖了抖手中的邀请卡,“那我们也去看看。正好下个月他生日,我们去给他找几样生日礼物。”
  ……
  瑶池夜宴,顾名思义,是在瑶池举办。
  这个瑶池不是神话传说中西王母的瑶池,它是个人工湖,位于仙游园里面。
  仙游园以前是皇家园林,现在是著名景点,开放时间是上午八点到下午五点。瑶池夜宴是晚上举办,倒是不扰民。
  瑶池湖畔有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叫仙宫。风望北以为晚宴会在仙宫里举办,结果到了后才知道仙宫只是个码头,真正的宴会地点是在一艘大游轮上。
  “这船真大。”吴不晓感叹。
  “是啊。”风望北赞同。
  他打量着那艘豪华游轮,心中有些疑惑,这么大的船吃水深度至少在5米以上吧,这个人工湖靠近湖岸的地方水有这么深?还有,这么大的船应该是海上的,怎么跑内陆来了?怎么挪过来的?
  “涂七也来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吴不晓提醒了风望北一声。
  风望北回头,看到一伙俊男美女朝他们过来了,领头的男人梳了个背头,穿着身白西装,正是骚包的涂家老七。
  涂氏一族是京州的地头蛇之一,风望北有些怀疑这个拍卖会是涂家主办的。
  涂七本名涂栖,在涂家的年轻一辈中,他排行第七。
  涂家是个人丁兴旺的家族,涂七有十几个兄弟姐妹。相比这下,老风家就人口凋零了,就风望北一根独苗。
  涂七也看到了风望北,他有些惊讶,他有好几年没见过风望北了。
  二十来岁时,他和风望北有过一段酒肉朋友间的来往,后来因为两人节奏不合拍便减少了往来——他喜欢过酒池肉林的快活日子,而风望北那种老宅子里长大的少爷,只适合过古板老套的生活。
  涂栖朝风望北走来,笑得很亲热:“什么时候来的京州?也不跟我说一声。”
  风望北也语气熟捻地回他:“前两天刚到,你这不是知道了吗。”
  “这是我碰得巧。你是第一次来夜宴吧?”
  “嗯,来看看这宴上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你还缺东西?”涂栖看向停在湖边的游轮,“先上船?”他迈开脚步,同时侧过身等风望北跟上。
  风望北上前与他并肩同行,先前簇拥在涂栖身旁的那些人像退潮般地落到他们身后。风望北回头寻找被挤得掉队的吴不晓,两人相视一笑,风望北偏头示意吴不晓快跟上,然后转回头继续和涂栖闲聊。
  “这夜宴怎样?有意思吗?”
  “绝对有意思,只要你想得到的,就能买得到。”
  “真的?”风望北不信,“太夸张了。”
  “也就夸张了那么一点点吧。”
  风望北哈哈一笑,没当真。
  两人上了游轮后,直接前往举办晚宴的那个船舱。
  船舱里的风景让风望北大为意外。
  硬件布置方面没毛病,优雅而有质感,如这座皇家园林一般大气华美,但停留在这里的生物有些不对。
  这里有两种生物:人和动物。
  人分两种。
  一种是身上的布料加起来最多有一块小毛巾那么大的年轻男女,他们皮肤光滑闪亮,手上举起托盘,是侍者。
  另一种穿得衣冠禽兽人模人样,他们文质彬彬地目不斜视,仿佛正在参加直播中的慈善晚会,这些肯定是这次拍卖会的目标人群。
  动物有很多种,常见一点的猫、狗、兔子、鸟,不那么常见的猪和鹿,还有几只懒洋洋的猛兽。它们应该都是人工驯养的,带到船上来之前都喂饱了,看起来没有攻击性。
  到底谁办的这个拍卖会?为了哗众取宠也是够拼的。
  “这都是谁的品味?”风望北看向涂栖,“你的?”
  “当然不是。我倒是希望我以后有机会也能办一场夜宴。”
  “我觉得你肯定没问题,一场宴会而已。”
  “没那么简单。”涂栖摇着头道。
  “哦。”风望北嘴上没说什么,心想,宴会而已,能有多复杂?
  陆续有人过来同涂栖打招呼。风望北心想,涂家在京州势力是大,人人都认识他们。他善解人意地道:“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走走。”
  涂栖大概也有自己的事要办,他略想了下,道:“也行,那呆会儿见。”他转身搂住他带来的一个姑娘的细腰,姑娘倚到他身上,两人在一群追随者的簇拥下走向船舱深处。
  风望北道:“他还是这么浮夸。”
  “嗯。”吴不晓嘴上随意应和,眼睛正忙着四处打量,倒不是在欣赏那些美好肉体,也不是在观察这里有多少显赫客人,而是在看那些动物,以及那些放在桌上的、挂在墙上的艺术品,那些东西随意地摆放在室内,仿佛只是寻常日用物件。
  “那些是真品吗?”吴不晓靠近风望北,低声问他。
  “当然是真的,绝对不是标本,它们会动呢。”风望北以为他是在惊讶那些动物的存在。
  “不,我是说那些艺术品,它们是真的吗?你看桌上那尊观音玉雕,就那么放着,不怕被那些猫猫狗狗不小心碰倒吗?”
  “没事啦,碰倒了主人会赔的。”
  “嗯,也对。”有钱人的想法跟常人不一样。吴不晓想起了风望北家,也是把古董当日用品用,他去时都不敢乱碰东西,喝杯茶都得小心翼翼捧着茶杯。
  而且风家也养了猫狗,还养了一只会在室内横冲直撞的大鸟,它们应该没少打碎碰坏过东西,但至今为止它们仍在大宅里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可见主人们并不在意它们造成的损失。
  “说不定这里的东西也不全是真品,不过有些仿品照样价值连城。”风望北看看四周,然后走向附近的墙边,那里挂着一幅书法。
  吴不晓跟过去,看着那幅字问:“这字是真的还是仿的?”
  风望北笑道:“等我看看。”
 
 
第2章 瑶池夜宴2
  在风望北和吴不晓盯着那幅字看时,有人走到他们身后一起看,片刻后,那人出声赞道:“好字,不愧是天下第一书。”
  两人回头,看到一个卷毛男人,他长相斯文,戴着眼镜,给人的感觉更适合去参加学术讲座,而不是来这种有裸男裸女在眼前来回走动的地方。
  “据说真迹在帝陵中,留传下来的都只是摹本。”风望北道。
  “或许吧。但我觉得这幅说不定是真的。”男人没看风望北,他的目光粘在墙上那幅字上,他似乎是个懂行的。
  风望北没再发表意见,真伪这事专家们都有争议,他这种半桶水没什么好说的。
  过了会儿,卷毛男人大概看够那幅字了,把目光转移到风望北脸上,然后他唇边浮起笑意:“你是风少爷对吧?”
  听到少爷这个称呼,风望北有点纠结:“对……难道,你是我爸的朋友?”
  风望北家里人——包括但不限于他爸——是叫他少爷。以前是当面叫,现在是背地里叫。
  以前当面叫是因为风望北年纪小时不觉得怎样,但后来他上学了,接触到了正常人类,意识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便开始拒绝被称呼为少爷。
  他家里人很平静地接受了他的抗议,并虚心地改正了错误,遵照他要求的人人平等原则直呼他的名字。
  但后来风望北发现他们只是在糊弄他,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私下里仍是少爷少爷的叫得欢。
  年幼的风望北气鼓鼓的:这些刁民……居然敢骗我!
  然后……他选择了假装不知道这事……
  “对,我叫薛梅城,我和你爸很熟,我也研究民俗学,跟你爸做过一阵同事。”
  风玄下海经商之前是研究民俗学的,在博物馆呆过几年。
  “你小的时候,我见过你,当时你才这么高。”男人比了下自己腰的位置。
  风望北看着薛梅城的脸,他对这人没印象,他犹豫了一下,说:“那我叫你薛哥吧。”
  这人看起来和他爸真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他爸也不显老,但看上去没有五十也有四十多,这个人看着至多也就三十几。
  薛梅城开怀大笑:“行,你看着叫吧。”
  “薛哥,这幅字是真迹?”这人既然是他爸的前同事,估计是有些本事的。
  风玄说是研究民俗学的,但对古董也有一定研究。
  风家现在是人丁凋零,但多年前曾是大家族,家里有不少好东西,风玄从小见得多了自然也就懂得多。
  风望北怀疑他爸下海的资金就来源于古董买卖。他猜测风家在动荡时期用某种办法把家里的古董和贵金属都藏起来了,等时局稳定后,他爸这个幸存者就把那些东西拿出来,并靠着它们东山再起。
  这些事他爸没跟他说过,大概当爹的在儿子面前都很要面子,他爸假装自己一直都诸事顺遂活得潇潇洒洒,但风望北估计,他爸肯定曾受过很多苦,不过既然他爸不想提,那他也就假装自己并不好奇。
  “很大可能是真迹。”薛梅城没把话说死,“至少年份上很接近真迹的那个年代。”
  “哦。”风望北心想,既然很可能是真品,那一会儿就试试能不能拍下来,他爸还挺喜欢书法的,还曾逼他练过。
  “是你爸让你来这的?”薛梅城问。
  “不是。我收到了邀请函,听说是拍卖会,就过来看看。”
  “所以你爸不知道你在这里?”
  “对。你认为我来之前应该先征询他的同意?”风望北心想,哪至于?他又不是三岁娃娃,什么事都离不了他爸。
  薛梅城上下打量风望北,像是在掂量他的份量:“你确定你应付得来?”
  “这话怎么说?”
  薛梅城道:“这个夜宴和你以前参加过的那些宴会性质完全不一样。”
  “我知道。这是个牛皮吹得很大的拍卖会,号称‘只要你想得到,就能买得到’。”
  薛梅城笑道:“这个你倒是没说错,差不多是这样。不过问题不在吹牛,而在于这是个非法黑市。”
  风望北点头:“我猜到了一点。”你还真当我什么都不懂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