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老婆是个白切黑(GL百合)——亦安初

时间:2019-11-23 10:52:42  作者:亦安初

   《老婆是个白切黑》

  作者亦安初
  文案
  两年前,程溢画见到远方亲戚的亲戚的第一眼,便对十八岁的官阮一见倾心。
  谁知,官阮却从小被订了娃娃亲。为此程溢画步步为营,处心积虑的阻止官阮和她未婚夫走向婚姻的殿堂。
  两年后,一次绝佳的机会,程溢画终于设计和官阮睡在了一张床上。
  本以为被“生米煮成熟饭”,俩人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先恋爱再结婚。
  不过最后这婚倒是结了,怎么却和程溢画想象中的不一样?
  程溢画:“你不是直的吗?为什么电脑里会有这种东西?”
  官阮:“我没亲口说过。”
  程溢画:“那你和你未婚夫,你们俩个.....?”
  官阮:“是我昨晚表现得不够好吗?”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溢画,官阮 ┃ 配角:纪璎,尹恩,方葭柔,谢霂仰 ┃ 其它:婚恋
  作品简评:
  两年前,程溢画见到官阮的第一眼,便对十八岁的官阮一见钟情。谁知,官阮却从小被订了娃娃亲。两年后,一次慈善宴会上。程溢画设下一计,如愿让官阮与自己确立了恋爱关系。一切都按照着程溢画的计划完美推进,俩人不仅顺理成章的确立了恋爱关系,还步入了婚姻殿堂。程溢画一直都以为自己是这场“爱情陷阱”的主导者,殊不知官阮早就识破了自己的计谋。本文题材新颖,作者以温柔细腻的文笔讲述了两位女主甜蜜情深的爱情故事。作者行文流畅,人物形象刻画鲜明,白切黑校花学霸及美艳御姐总裁仿佛跃然纸上。文内设有多处伏笔,一环扣一环,是一本值得细品的佳作。
 
 
第1章 
  晚八点,漆黑的夜空开始下起了稠密的夜雨。
  市内最豪华的五星级大酒店正在举行一场慈善宴会,觥筹交错的宴会厅内弥漫着馥郁的酒香和各种大牌香水味,混合出上流社会特有的奢靡气息。
  今天这场慈善宴会的主办方是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星艺娱乐公司。做慈善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给公司冠上一个“慈善为本”的美誉。
  大厅中央那盏欧式水晶吊灯折射出略带琥珀色的灯光,将整个大厅照得宛如白昼。整个宴会不仅名流云集,还有一些只能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大牌明星。
  官阮一身白色棉质长裙站在宴会厅的角落,一头黑色顺直长发披散在双肩。低垂着脑袋,凤眼眼尾微微上扬。骨戒分明的白皙手指握着一支香槟杯。
  清冷干净的气质,与周遭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
  耳侧不时传来女人故作矜持的娇笑声,官阮依旧面带浅笑的站在角落,不动声色。
  直到不远处响起那个女人的声音。
  “准备的怎么样了?”
  “程总放心,一切准备就绪。”
  简单的对话,伴随着高跟鞋敲击大理石的清脆声音在官阮身侧一掠而过。
  官阮微微侧过身,握着香槟杯的手指不由收紧,唇边的笑容敛起。
  “官阮来了吗?”
  “来了,我让司机去学校接的,我找找看.........”
  “程总,你瞧,官小姐在那儿!”
  官阮闻声,恢复了唇边的微笑,大方的转过身去,看向那个漂亮得耀眼的女人。
  程溢画一袭酒红色的露背晚礼服站在人群中,高挑的姣好身段,露出白皙光洁的天鹅颈和性感的锁骨。
  一头茶色大卷发披散在后背上,一双风流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在人群中搜寻着某人的身影。
  程溢画的视线最终落在了官阮的身上,唇边挂着柔和大方的浅笑,步步朝着官阮走近。
  “官小姐,晚上好。”程溢画踩着白色羊皮高跟鞋站在了官阮面前,对着官阮伸出白皙纤细的右手。
  “程总,晚上好。”官阮也跟着伸手,轻轻搭在了程溢画的手心,与对方很官方式的握了握手。
  “我们也算半个亲戚,你叫我姐姐好了。”程溢画对着官阮露出一个温柔大方的浅笑。
  “溢画姐姐。”官阮冲着程溢画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声音有些清冷。
  “一会儿的致辞准备的怎么样了?”
  “准备好了,溢画姐姐。”
  程溢画本还想再多聊两句,赵秘书突然出现在身旁。
  “程总,您的电话。”赵秘书双手递上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说道。
  程溢画伸手接过手机,放在眼底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好看的眉宇顿时微拧了一下,即刻又恢复了唇边的浅笑,抬头看向官阮。
  “官小姐,我还有点事,就先陪了。”
  “嗯。”
  “加油,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
  程溢画拿着手机,走到了角落,这才重新拨了一个电话回去。
  “晚会不来了吗?”
  “嗯啦,好可惜,来不了了。”电话那头传来纪璎故意撒娇的声音,“我好想看看这官妹妹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把我们的程总逼得要用大招。”
  纪璎背靠在舒适柔软的皮质靠垫上,将手机搁在香肩上,偏头摁住。双手接过助理递上来的行程安排表,一目十行的浏览着。
  “注意你的措辞。”
  “对了,你真想好要这么做吗?”纪璎翻看行程表的手指突然顿了顿,拧眉问道,“万一.........”
  “没有万一。”
  “哈哈,哈哈。”纪璎忍笑忍得很辛苦,实在是忍不住了,突然轻笑出声,“祝你成功。”
  “............”程溢画蹙眉,“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程溢画站在原地,拽着手机的指尖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调整了一下情绪,保持着优雅的身姿再次走入人群中,与那些商业伙伴们“嘘寒问暖”。
  “程总,晚上好。”王总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冲着程溢画探试着问道,“听说你这次要给S大捐五千万?”
  “对。”程溢画大方的承认,微微勾了勾嘴角,“毕竟钱少了也不太拿得出手,王总你说呢?”
  “当然,当然。”王总附和的笑笑,笑容有些尴尬。
  “我还有点事,王总你请便。”程溢画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再抬头冲着王总优雅的笑笑。
  “好的,程总,你先忙。”
  待程溢画走后,王总脸上的笑容瞬间撤去,小声嘲讽着一句,“不就是个富二代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十分钟后,官阮站在了大红舞台的正中央。
  公 众 号 YuriAcgn 自 购 分 享
  官阮先是调整了一下话筒,然后冲着底下的嘉宾们微微欠了欠身,唇角至始至终挂着大方礼貌的微笑。
  “各位先生女士们,大家晚上好。”官阮的目光很自然的落在人群中的程溢画身上,然后迅速的巧妙收回。
  “我是来自S大大四的学生,官阮。我很荣幸能站在这里,代表S大的全体学生们致辞.........”
  嘉宾席的人们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这个陌生的漂亮面孔。
  唯有坐在最前排的程溢画一人听得最认真,即便极力掩饰,眼眸里那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情却出卖了自己。
  “这小美人是谁啊?瞧着好高冷。”
  “你不知道啊,她可是今天的主角之一,S大的高材生,二十岁就念大四了。”
  “学霸也这么漂亮的嘛,我还是第一次见。”
  “巧了,我也是第一次见。”
  “你说星艺为什么非要给S大捐款呀?”
  “这........我哪里知道。”
  短暂的二十分钟后,官阮结束了致辞,再次冲着嘉宾席微微欠了欠身,转身下了舞台。
  程溢画第一个鼓掌,带动了席间的其他人也跟着鼓掌。掌声如一片热浪袭来,瞬间响彻整个大厅。
  接下来,就是程溢画代表程氏集团对S大进行捐款的环节。
  S大的校长和书记们纷纷站在了舞台上,两位教师代表双手接过程溢画手中标注了“五千万”的横牌。
  程溢画嘴角挂着官方式的微笑,大方得体,挨个和各位老师们握手。
  特邀的记者们快速按动着相机的快门,闪光灯不停对着程溢画闪个不停,“咔嚓”声此起彼伏。
  捐款仪式结束后,便是大家自由寻着商业猎物的环境。
  穿着定制晚礼服的女人们脸上画着无懈可击的精致妆容,踩着高跟鞋穿梭于大厅中,凭借着一双敏锐的双眼,寻找着商业猎物。
  当然,那些西装革履的男人们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与娇艳的女人们交谈甚欢。
  和学校领导们纷纷问好后,官阮依旧安静的站在宴会厅的角落,目光在人群中流连。
  整个宴会上,官阮除了学校的老师们,其他人一个也不认识,当然还除了那个见过两次面的程溢画。
  “官小姐,晚上好。”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娇柔的女人声音。
  官阮闻声,转过身去,便看到一个还算熟悉的面孔。
  女人穿着一袭黑色的晚礼服,脸上画着精致的淡妆。官阮记得,这人是程溢画的秘书,姓赵。
  因为今天就是赵秘书来学校接的自己来宴会。
  “赵姐姐,晚上好。”
  “官小姐,今天的演讲很成功,我敬你一杯。”
  “谢谢。”
  “听说官小姐又拿了本学期的全额奖学金。”赵秘书说着,将手中空了的红酒杯搁在了一旁服务生的托盘上,又取了一杯盛满红酒的高脚杯,握在了手里。
  “官小姐真是优秀,我再敬你一杯。”赵秘书举起杯中红酒,对着官阮礼貌的笑笑,用意再明显不过。
  “............”官阮微微拧了拧眉,也跟着再次取过一杯红酒,和赵秘书碰了碰杯,柔声道,“谢谢。”
  接下来,赵秘书变着法儿找各种借口,灌官阮的酒。
  官阮不知赵秘书用意何在,可也不好明着拒绝,好在自己酒量一向很好。
  彼此都喝了不少红酒后,赵秘书明显有些站不稳了,却还是试图继续找各种借口,灌官阮的酒。
  官阮无奈,只好假意装醉,以便借机早点离开。
  “官小姐,你怎么了?”赵秘书上前一步,关心着道。
  “没事,只是有点头晕而已。”官阮低垂着脑袋,用指腹轻按了一下太阳穴,说道,“赵姐姐,时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学校了。”
  “你这个样子回去,我也不放心呀。”赵秘书说着,一把扶住了官阮,“这样吧,我先扶你去房间休息一下。等你一会儿稍微舒服点了,我再让司机送你回学校。”
  “谢谢。”官阮微微点了点下巴,道了一声谢。
  程溢画站在大厅中央,手里端着一杯盛满雪碧的高脚杯,应付着一个个来向自己敬酒的名流们。
  目光一直落在不远处的官阮身上,当看到赵秘书扶着官阮消失在宴会厅时,深褐色的瞳孔骤然放大。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各位。”程溢画对着身侧的名流们微微一笑,转身径直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程溢画站在电梯门口,伸手按了一下电梯的开关按铃。
  叮---------
  通往顶层豪华套房的专属电梯在程溢画面前缓缓打开,程溢画深呼吸一口气,踩着高跟鞋踏进了电梯里。
  随着电梯门再次关上,程溢画紧张的双手交握,心里默念:
  不成功,便成仁。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求收藏
  老规矩,留言送红包
 
 
第2章 
  一觉醒来,官阮觉得浑身乏得厉害。太阳穴不时传来阵阵抽痛感,胸口也有些发闷。
  官阮缓缓睁开一双狭长的凤眼,抬手用指腹轻按了几下太阳穴,习惯性的环视了一圈四周。
  是昨晚临时休息的那间总统套房,厚重的窗帘将窗外的阳光通通掩去,只一些细碎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了红木地板上。
  可是..........
  身边却躺着一个只穿着黑色性感内衣的漂亮女人。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和官阮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仅有过两面之缘的远方亲戚的远方亲戚。
  当然,还是自己暗恋了两年的人。
  官阮的瞳孔骤然放大,一把掀开盖在身上的蚕丝绒薄被,挪动了一下丨身子,顿时松了一口气。
  自己虽穿着酒店的白色睡袍,好在,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
  官阮蹙眉,用指腹再次按了按太阳穴,力道加重了些,努力回想着昨晚宴会上的事情。
  昨晚,赵秘书不知用意何在,一直找借口灌自己的酒。官阮当时就察觉出了不对劲儿,可也一时间想不出原因。
  无奈之下,官阮只好假意喝醉,想趁机早点离开宴会。
  赵秘书扶着装醉的自己去总统套房稍作休息,却恰巧在走廊上遇到了星艺的总裁程溢画。
  官阮只是假意装醉,却不知为何特别困。头一沾着枕头,不消片刻就睡着了。
  本来只打算稍作休息片刻,就找借口离开酒店,结果却真的睡着了。
  以至于后来为什么程溢画也睡到了床上,官阮是一点也记不得了。
  程溢画侧卧在官阮的身边,正睡得香甜。
  一头茶色大卷发慵懒的披散开来,浓密纤细的睫毛如羽翼般轻扫在眼睑上,小巧的鼻翼微微张合着,呼吸均匀。
  内衣的肩带垮落在了手臂上,胸前的雪白丰盈若隐若现。
  官阮看得恍了神,鬼使神差的俯身凑近。就在柔唇快要覆到对方唇角的一瞬间,官阮猛地坐直了身子。
  动作幅度过大,将熟睡中的程溢画给吵醒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